59式手槍裝備不到一年就從陸軍中撤裝
    半個多世紀后為何又回來了?


    2019-05-28 13:04:33 揚基幀察站

    隨著紀念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慶日子的臨近,幀察也將從多種角度盤點一番新中國國防工業領域的諸多建設成就。

    七十載歲月,能講的故事實在太多。所以河馬決定用一個比較俗的辦法——講講那些以國慶逢十周年的年份命名的輕武器的故事,作為這個系列的開端。而由于我們在1949年生產的各型輕武器仍屬于各廠自行安排仿制生產的,所以開篇自然就是1959年誕生的59式手槍了。

    當年真正的軍用版59式手槍,握把護片上幾乎都是這個盾徽——這很公安,然而實際上公安系統裝備的59式數量并不多

    當年真正的軍用版59式手槍,握把護片上幾乎都是這個盾徽——這很公安,然而實際上公安系統裝備的59式數量并不多

    59式手槍,仿制原型是蘇聯馬卡洛夫PM手槍。如果讓河馬用一個詞語來描述PM手槍,我會選一個在當代漢語語境里,非常重要的褒義詞:實事求是。

    PM手槍于1951年正式列裝蘇軍,這種手槍的開發,是基于之前7.62×25mm托卡列夫手槍彈與配用武器的經驗與教訓而來。7.62×25mm托卡列夫手槍彈源于7.63×25mm毛瑟手槍彈,是一種彈頭較小,初速較高的手槍彈。這使得它在長槍管的沖鋒槍——比如PPD、PPSh、PPS上使用時,性能相當不錯,可以破壞一些較為薄弱的掩體殺傷對手。但是,它在短槍管的手槍,比如TT-33(我國仿制型即51/54式手槍)上使用時,就有停止作用不足的問題。

    這也是兩種二戰前后長期活躍在各種戰場上的經典彈藥

    這也是兩種二戰前后長期活躍在各種戰場上的經典彈藥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蘇軍總結戰時的經驗發現,相比步槍和沖鋒槍,手槍在實戰中使用率極低;再加上托卡列夫手槍的一些固有缺點,因此決定開發新的軍官自衛手槍,要求這款半自動手槍要比托卡列夫手槍更緊湊、更安全、停止作用更大。最后一項指標要求直接決定了新彈藥——9×18mm馬卡洛夫彈的誕生。

    雖說9×18mm馬卡洛夫彈和9×19mm魯格彈(派拉貝魯姆彈)在名稱上顯得級別差不多,但實際上9×18mm是一種相對較弱的彈藥,而且彈頭較粗,實際直徑是9.27mm。因此9×18mm馬卡洛夫彈配套的手槍型號,如PM及其改進型PMM、以及斯捷奇金全自動手槍,都是自由槍機;而使用9×19mm彈的手槍,往往都是有閉鎖的(且主要是勃朗寧式的槍管偏移閉鎖)。

    3種最常見9mm手槍彈的對比圖,可見59式/PM手槍的9×18彈藥尺寸明顯小于9×19彈藥

    3種最常見9mm手槍彈的對比圖,可見59式/PM手槍的9×18彈藥尺寸明顯小于9×19彈藥

    PM是一種極為成功的手槍,《槍炮世界》網站上介紹其為“結構簡單,性能可靠,成本低廉,在當年是同時代最好的緊湊型自衛手槍之一”。這一描述非常精準,依照河馬有限的操作經驗……除了丑我還真挑不出這種手槍有啥毛病——河馬這個偏見嚴重的人,從視覺上更喜歡全尺寸戰斗手槍,也更喜歡有專門的復進簧導桿的設計(59式/PM的槍管就是它的復進簧導桿),反正不是我的槍,丑就一個字,我會說很多次。

    PM手槍之成功,還有一個證明:雖然蘇聯/俄羅斯這個國家在輕武器設計上非常高產,有諸多精彩的作品,新一代手槍也有多個型號開始列裝;但是PM手槍及其彈藥,依然是如今俄羅斯境內最為常見的手槍及其彈藥。如很多讀者朋友所知,手槍的生命力往往極長,但近年來,PM卻逐漸有點“續不動”的趨勢。

    PM手槍

    PM手槍

    在PM手槍剛剛裝備的年代,手槍的主要攻擊目標都是軟目標——即無護甲的人類軀體。然而,隨著時代的發展與進步,單人防彈器材普及程度越來越高,PM手槍配套的9×18mm彈藥早已顯得殺傷力不足。即使通過改變發射藥,將子彈初速提升到420m/s的SP-7型依然無法應對當前的需求——毛子可不缺悍匪。

    而在對威力要求更高的軍用領域,DAP92、7N21,M1152等9mm派彈家族的彈藥,更強的裝藥、更高的初速已經是其共通特征。與這些型號相比,先天不足的9×18mm彈藥顯然更沒啥發展空間了,所以應用了SP-7型彈藥、增大彈容量、改變握把設計的PMM手槍,還是命運不佳。

    改進型的PMM手槍,使用雙排單進12發彈匣,握把形狀也明顯修改

    改進型的PMM手槍,使用雙排單進12發彈匣,握把形狀也明顯修改

    當然,這都是幾十年之后的事兒了,當年我國決定仿制PM式手槍的時候,它還是絕對當得上結構簡單、性能可靠、成本低廉這12字評價的。于是國產版PM從1959年初開始仿制,并很快試裝備于團級指揮員,但也很快在裝備中發生多起安全事故,使得59式手槍僅在陸軍裝備了不到1年時間,就在1960年被迫停產并撤裝。

    59式的產量過少,導致空軍航空兵也裝備了一些54式手槍作為補充

    59式的產量過少,導致空軍航空兵也裝備了一些54式手槍作為補充

    仿制,是任何后發國家的必由之路。59式手槍“快速仿制,飛速撤裝”的遭遇,也證明了“輕武器不輕”的事實。當年中蘇關系破裂之后,蘇聯援華技術專家撤離時,給我們留下了PM手槍的一些樣品和圖紙。但是輕武器從來不是光有圖紙和樣品就能造出合格產品的——輕武器雖小,依然需要所謂的“技術包”:原設計生產方派駐人員攜帶技術資料,在仿制方身邊,從技術資料解讀(翻譯)到生產應用的每個過程,進行督促、指導并糾錯。后來我國向其他國家援建輕武器生產線的時候,就印證了這個道理。

    蘇聯PM手槍及其槍套

    蘇聯PM手槍及其槍套

    59式手槍及其原型PM,是一種原理上相對簡單的手槍——自由槍機手槍。但是原理上的簡單,同時也帶來了設計制造上的相對困難,需要優化調整槍機質量、復進簧力和后坐力之間的關系:若槍機質量太大、復進簧太強,不僅射手難以拉套筒操作手槍,也會導致無法半自動射擊;如果槍機質量太小,復進簧太弱,那么槍機后座(因為是自由槍機,閉鎖是靠復進簧與槍機質量實現的)過快,可能會導致抽斷殼等危險情況。

    根據《槍炮世界》網站上的描述,59式手槍的黯然退場,是與新中國建立不久,一切技術都要補課、一切資源都匱乏分不開的。9×18mm馬卡洛夫彈藥的蘇聯原版是銅殼彈,摩擦較小,而我們使用的是鋼殼彈,摩擦系數較大,增大了槍機虛擬質量(可以簡單解釋為抽殼力度要求高,像是槍機過“重”)。

    鋼殼彈已經帶來了不小的難題,加之建國初我們沒有建立起完善的彈藥檢測機構,而彈殼材質、彈頭直徑的微小差異,發射藥顆粒的大小和形狀、燃燒面、化學成分、溫度、分量的改變,都影響了槍彈的發射質量

    鋼殼彈已經帶來了不小的難題,加之建國初我們沒有建立起完善的彈藥檢測機構,而彈殼材質、彈頭直徑的微小差異,發射藥顆粒的大小和形狀、燃燒面、化學成分、溫度、分量的改變,都影響了槍彈的發射質量

    眾所周知,蘇聯擁有深厚的材料學底蘊、冶金和金屬加工能力。這使得其在輕武器設計制造上的一些本事,外人想仿制起來并不容易。比如PM手槍為了避免銷釘松動影響可靠性,就盡量不用銷釘,而是在零件上直接加工出轉軸,不僅工藝較復雜,工時多,也意味著在加工能力不足時較高的廢品率。

    其擊錘簧(兼扳機簧)和阻鐵簧(兼掛機簧)的設計也比較“獨特”,紅箭頭為擊錘簧兼扳機簧

    其擊錘簧(兼扳機簧)和阻鐵簧(兼掛機簧)的設計也比較“獨特”,紅箭頭為擊錘簧兼扳機簧

    紅箭頭指示處為阻鐵簧兼掛機簧,這種“一物二用”的設計,造好了就是簡化部件,造差了就是啥都干不好

    紅箭頭指示處為阻鐵簧兼掛機簧,這種“一物二用”的設計,造好了就是簡化部件,造差了就是啥都干不好

    而在新中國建國初期,金屬材料和工藝水平都遠遠不能和蘇聯相比,因此看上去一模一樣的產品,耐疲勞性能就是趕不上原裝貨,這也導致了國產59式手槍使用時間不長后就會容易出現各種問題?傊,在當年的技術水平下,“結構簡單、性能可靠、成本低廉”,59式手槍基本上一條都沒實現。

    而59式手槍的黯然撤裝,某種程度上也讓我國在手槍領域的發展,特別是警用手槍領域里出現了更多令人惋惜的波折。使用自由槍機(結構簡單),威力恰當殺傷力適中,是仿制PM手槍帶給我們的寶貴經驗;加之之前仿制PP的52式7.65mm手槍(主要用于安全保衛系統),此時國內在警用手槍方面已經初步具備了一些積累;然而它們的下一代產品,完全自主設計制造的64式手槍卻褒貶不一。

    對本槍最友好的評價主要還是來自于公安戰線的女同志們

    對本槍最友好的評價主要還是來自于公安戰線的女同志們

    新中國兵工前輩們對于舊中國歷史的慘痛記憶,導致他們一直有設計、制造一種特殊的彈藥,使入侵之敵無法直接使用我們的彈藥的這種堅持。而這種堅持的產物之一——應用到今日,與64式手槍配套的7.62×17mm彈藥,是“小砸炮”的評價兩極分化的重要根源。

    以河馬的目光來看,如果59式手槍及其彈藥的技術路線能夠繼續發展下去,顯然是比64式手槍更加適合國內環境的一種緊湊型手槍。當然,歷史不容許如果,以事后諸葛亮的態度去苛求前人,是不現實的。

    不過59式的故事并沒有在撤裝后終結。根據相關資料,除了原產于1959年的真正軍用59式手槍(這批槍撤裝后,有一部分在上世紀60年代期間用于援助越南等國)之外,在上個世紀80年代以后,北方工業還委托一些廠家生產了一批外貿型的59式手槍,并且針對海外市場需要開發了使用不同口徑彈藥的改型。

    這些手槍握把護片上是這樣的五星徽記,但是繼續沿用了59式手槍的名稱

    這些手槍握把護片上是這樣的五星徽記,但是繼續沿用了59式手槍的名稱

    另外,隨著我軍近年來每年都要赴俄羅斯參加“國際軍事比賽”,而比賽中又有相當多的科目需要使用俄方提供的PM手槍完成;為此,部隊從倉庫中抽調了一部分質量較好的59式手槍用于參賽隊員在國內選拔階段的適應性訓練。雖然不算正經的作戰裝備,但59式從陸軍撤裝半個多世紀后又回來的故事還是很有趣的。

    59式手槍裝備不到一年就從陸軍中撤裝 半個多世紀后為何又回來了?

    “軍醫接力”比賽中,我軍參賽女隊員使用俄方提供的PM手槍。歷年比賽中,我軍女兵使用PM手槍的成績一直非常出色,2018年,鄒興越下士還以185環的總成績奪得男女手槍射擊賽第一,這是“軍醫接力”項目舉辦以來,馬卡洛夫手槍射擊的最好成績

    而在空軍航空兵的飛行員隊伍里,從服役那天開始,59式就從未真正退出使用——畢竟平時也不怎么用,陸軍的撤裝命令又管不到他們。時至今日,部分飛行員仍然使用這種比92式更方便攜帶的緊湊型手槍作為自衛武器。

    空軍原司令員,抗美援朝空戰英雄王海任空3師師長時使用的59式手槍

    空軍原司令員,抗美援朝空戰英雄王海任空3師師長時使用的59式手槍

    人民空軍的輕武器是很有意思的,比如圖中的54式,飛行員自衛手槍除了較新的11式,還有64式和77式?哲娎走_站還有56-2步槍現役,有個59式手槍反而一點都不奇怪了

    人民空軍的輕武器是很有意思的,比如圖中的54式,飛行員自衛手槍除了較新的11式,還有64式和77式?哲娎走_站還有56-2步槍現役,有個59式手槍反而一點都不奇怪了

    盡管和這個系列里的后輩們同為人民軍隊的現役裝備,但作為《9字尾系列輕武器》文章的開端,59式手槍的光芒實在稱不上耀眼。希望隨著本系列的陸續更新,河馬能為大家更好展示新中國成立以來,國產輕武器各領域發展的一幅幅畫卷。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