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經百戰的卞修武說這次抗疫比以往遇到的任何事情都要難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 作者:左勝男 發布:2020-05-10 07:16:37

    全國政協委員、陸軍軍醫大學教授、全軍臨床病理學研究所所長卞修武院士——

    沖鋒在鮮為人知的“戰場”

    ■解放軍報特約通訊員 左勝男

    卞修武在工作中。圖片由陸軍軍醫大學提供

    5月5日深夜,重慶。

    室外大風呼嘯,室內燈火通明,剛結束隔離的全國政協委員卞修武院士在實驗室,帶領團隊骨干進一步研討新冠肺炎病理和精確診斷相關學術問題,討論課題、觀察切片、修改論文……

    卞修武是陸軍軍醫大學教授、全軍臨床病理學研究所所長,2月8日奔赴武漢抗疫一線,直到4月16日圓滿完成任務后才隨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回撤。在身經百戰的卞修武看來,這次抗疫“比以往遇到的任何事情都要難”。

    剛到武漢時,沒有新冠肺炎患者尸檢的相關政策依據,沒有依托機構和實施資質,沒有充足人手開展工作,沒有符合生物安全的尸檢平臺和病理室……特殊情況下,一切只能從零開始。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伊始,作為病理學專家,我知道尸檢對于治療一種重大新發傳染病的意義,所以積極呼吁盡早開展尸檢工作!北逍尬湔f。

    為什么必須做遺體病理解剖?卞修武這樣解釋:“病理乃醫學之本,尸體剖驗就像疾病診斷的‘偵察兵’,病理診斷就是臨床醫生的‘眼睛’。只有通過遺體病理解剖才能全面揭開新冠肺炎病毒的真面目,才能在診斷中幫助臨床醫生分析可以用什么樣的‘武器’進行精準反擊!

    沒有尸檢室,就搭建國內首個負壓生物安全尸檢方艙;沒有足夠尸檢人員,就自己上臺解剖;沒有新冠肺炎解剖資料,就邊解剖邊總結,臨床標本與病理研究相結合,揭示發病機制、尋找病毒分布規律……烈性傳染病尸檢工作“臟、累、險”,尸體轉運解剖,標本取材,病理制樣、檢測和觀察,每一個環節都面臨巨大風險,鮮為人知的尸檢室和“紅區”病房一樣,都是“硝煙彌漫”的戰場。

    回想起在武漢進行的第一例解剖,卞修武記憶猶新:“武漢初春的深夜,氣溫偏低,但在尸檢室內連續工作3個多小時后,防護服里的衣服早已濕透,缺氧導致身體乏力,長時間的站立又加劇了腰痛。但當我第一眼發現病變組織最本質、最原始的狀態時,所有難受瞬間就無影無蹤了!

    卞修武帶領團隊在疫情防控一線先后完成40例新冠肺炎患者遺體病理解剖工作,他牽頭探索研究的新冠肺炎病理學改變的相關內容,被全文納入國家《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填補了新冠肺炎診療規范中的病理學空白。

    當筆者問卞修武在抗疫一線如何頂住壓力、堅定前行時,他的回答鏗鏘有力:“因為我相信,這是國家和軍隊的需要,更是人民的需要!”

    采訪手記

    ■左勝男

    戰“疫”,需要勇氣,更需要科學。面對采訪,卞修武說:“未來戰場變幻莫測,未知的東西很多,我需要繼續研究!弊鳛檐娽t大學教授和全軍臨床病理學研究所所長,卞修武身上有一種強軍興軍的責任感和時不我待的緊迫感。

    改革強軍新時代,呼喚更多像卞修武一樣敢于攻堅克難、敢于奪取勝利的科研工作者,面對未知的挑戰,用嚴謹的態度、科學的路徑尋找答案,鍛造能打仗、打勝仗的科學利刃。

    責任編輯:宋麗麗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