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轉型期軍事斗爭準備的雙重性


        發生在工業社會向信息社會轉型時期的高技術局部戰爭,不可避免地帶有機械化戰爭的濃重痕跡,同時也將顯現出信息化戰爭的某些輪廓。

      從決定戰爭勝負的戰斗力看,雖然信息作戰的作用已十分顯著,可以成倍地提高軍隊的戰斗力和武器裝備的使用效益,但仍未改變機動力、火力的主導作用。海灣戰爭中,以美軍為首的多國部隊對伊軍實施了強有力的信息作戰,幾乎完全癱瘓了伊軍的指揮和控制系統,奪取了戰場信息的主動權。但多國部隊還是對伊實施了長時間的空中打擊和地面作戰,最終迫使伊拉克同意接受聯合國;饏f議和條款?梢,機械化戰爭所表現的體能、物理能、化學能依舊是戰斗力的基本要素。

      從參戰的武器裝備構成上看,雖然信息技術高度密集的信息化武器裝備日益唱主角,但大量的一般技術武器裝備還不會很快退出戰場,武器裝備“幾代同堂 ”的狀況將長期存在。以西方發達國家軍隊較先進的主戰武器裝備為例,電子技術設備所占成本比例的基本情況是:飛機約占30%-40%,戰車和作戰艦艇約占 20%-30%,只有軍用航天器約占60%以上。多數工業化國家的陸軍仍以裝甲(機械化)部隊為主,一般擁有至少40%的裝甲(機械化)部隊。名副其實的信息化部隊,如陸軍數字化師、旅等,在發達國家也還處于試驗階段,要實現全部或大部軍隊的信息化,還需一個相當長的時期。

      從作戰的基本樣式看,雖然信息作戰已成為重要的作戰樣式,并且貫穿于戰爭的全過程,但以機械化力量為主體的地面戰、空戰和海戰仍然是基本樣式,具體表現為空、地、海立體化的機動戰,電子與火力相結合的癱瘓戰,?找惑w化的封鎖戰,形式多樣的特種戰,等等。作戰中,雖然強調攻擊敵方的“認知體系 ”,如偵察、情報、通信、指揮和控制系統,但仍把敵方的戰役戰術導彈、裝甲部隊、火炮陣地和其它重兵集團,以及機場、港口,大型橋梁等交通樞紐,作為重點攻擊的目標。

      如此看出,保留和發展有機械化的合理有用成份,注入信息化的新內容,軍事斗爭準備注重信息化與機械化“雙重性”思考,已成為這一時期的重要特征。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