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信息控制案例分析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心理戰在美國對抗第三帝國的戰略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當美軍一進入德國,美國心理戰專家就開始散布信息,使德國人民確信德國已經走到了失敗的盡頭,勸說他們與美軍合作。同時,美軍關閉了在德國控制區的報紙、雜志和無線電臺,確保了信息和宣傳的壟斷。

    因此,德國人民接收到的信息完全來自于美國控制區的資料、傳單、軍隊報紙及盧森堡無線電臺。

      1945年5月12日歐洲勝利日之后,在德國,盟軍遠征部隊最高司令部的心理戰師(PWD/SHAEF)改編為信息控制師(ICD)。由PWD/SHAEF指揮官,羅伯特•C•麥克盧爾將軍指揮這支裝備一新并擁有最好的PWD/SHAEF專業人員的隊伍。最初,信息控制師獨立于軍政府,但是,到了1946年2月,它就完全與軍政府合為一體了。

      最先,信息控制師主要關注消除受納粹影響的媒體。信息控制師取消了被認為有納粹背景的德國記者資格,并且禁止散布可能激起對納粹同情和鼓勵反對美國進程的納粹主義、軍國主義和民族主義信息。同時,啟動宣傳審批程序,信息控制師有選擇地授權德國編輯經營報紙和雜志。它成功地選擇了一些在政治上、思想上具有不同理念的個人團體。到1946年中期,信息控制師已經成功地授予了73名德國人新聞許可證,包括29名社會民主黨成員、17名基督教社會主義黨成員和5名共產黨黨員。因此,當美國軍政府官員施行極為嚴格的政治和思想上的審查制度來阻止納粹主義、軍國主義和民族主義信息的擴散時,它也尋求政治多樣性并允許多種政治言論的發表。

      雖然信息控制師授權效忠于創建一個全新的、民主德國的編輯人員,但該師一直密切關注他們的出版物。最初,它實行出版前審查制度,但是到了1945年8月,它又轉換成實行出版后審查制度。雖然德國編輯可以自由地運營他們的業務,但是始終存在因出版后審查導致許可證被撤回的可能性。因此,信息控制師界定并管轄著信息可否出版的分界線,以及該信息在政治和文化領域是否令人滿意的權力,它還負責監視、規范從美國控制區送達德國的信息。

      在占領德國的頭兩年,美國新聞出版政策大體上反映了信息控制師新聞出版官員的意識形態。大部分信息控制師的官員都是曾經在德國生活過的學者。他們中很大一部分都是新政策的堅定擁護者、知識分子、移民和左翼人士,都熱心于幫助在納粹的灰燼中建立新的民主德國。在柏林,多數信息控制師的官員都是德國移民。因此,許多的信息控制師官員說德語,很熟悉德國的文化,并理解德國的社會和歷史。在1945年,這些新聞出版官員熱情地歡迎德國人的合作,并將此作為建立民主德國新聞和文化進程的一部分。

      隨著冷戰的結束,美國軍政府官員的新聞出版政策發生了改變。被占領的德國成為了美國與蘇聯展開心理戰的第一塊戰場。1946年以后,建立一個獨立的、團結的戰后德國的可通性迅速消失。美國和蘇聯都開始在各自的控制區內利用新德國的媒體相互攻擊并進行廣泛的宣傳。比如,在1946年3月,美國軍政府官員強迫美國控制區內第一大報《新報》改變其社論立場,以反映美國的外交政策。從此以后,《新報》就成了美國軍政府官員在被占德國上抗衡蘇聯宣傳的代言人。

      到了1947年年初,信息控制師的專家已經被替換,原來的新聞出版官員也已被冷戰斗士所取代。因此,大多數并不跟隨美國軍政府官員反共產主義指示的刊物要么被勒令停辦,要么主編就被撤換。在1947年8月,布痕瓦爾德(1937年至1945年,德國納粹曾在此設立集中營,殘酷屠殺了數萬名反法西斯戰士)的幸存者,擁有出版《法蘭克福評論報》許可證的共產主義者埃米爾•卡拉巴奇被解雇了。還有,一本很受歡迎的雜志《Der Ruf》,因為信息控制師認為它有親共產主義傾向,所以將它關閉了,即使這是一本連與美國軍政府官員同等級別的蘇聯人物公開指責雜志也幸免遇難。同年10月,盧修斯•D•克勒將軍,美國軍政府首長,發動了“回應”行動,這是一項反宣傳措施,它利用在美國控制區內的德國媒體來對蘇聯的反美宣傳做出回應并與之作斗爭。一條嚴謹的反共產主義戰線強加在了德國新聞出版業身上,而相同的手法同樣在蘇聯控制區內蔓延開來。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