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時代威脅虛擬國界安全


        4月6日,美國國防部長蓋茨說,他將就2010財政年度國防部預算向總統奧巴馬提出建議,對美國國防開支的重點展開全面改革和“根本性”轉移。其中,不乏縮減F-22等先進武器和重大軍事項目,但卻提出要增加網絡專家,以加強網絡戰能力,足見美國對網絡戰的重視。另外,今年1月法國海軍內部計算機系統因受病毒入侵而使海軍戰斗機停飛兩天。

    這些事件告訴我們,網絡時代必須要掌握制網權。

    信息網絡成國家“神經系統”

    利用網絡,既可以傳遞信息,又可以從事各種社會和經濟活動。社會作為整體,正變得越來越依賴于以網絡技術為核心的信息技術系統,網絡成為國家經濟賴以正常運轉的依托,它的安全、持續運轉,成為維系社會秩序的先決條件。

    今天的計算機網絡不僅是信息傳遞的工具,而且也控制著實體性目標,如國家的通信系統、交通運輸系統、民航運輸系統、輸送管線系統、電力系統、電子商務系統、金融銀行系統和股票市場等事關國計民生的各個方面。

    癱瘓別國網絡堪比核攻擊

    一個國家網絡建設越發達,對網絡的依賴程度越高,而受到網絡攻擊的威脅也越大。未來戰爭中敵對國家間通過摧毀敵國經濟賴以運轉的網絡系統,就能讓敵國陷入癱瘓狀態。

    在2008年8月爆發的俄羅斯與格魯吉亞軍事沖突中,俄羅斯在出兵格魯吉亞前就對格魯吉亞政府網站進行了協同攻擊。不過,格魯吉亞是全球互聯網依賴程度最低的國家之一,這次網絡攻擊的結果只是造成了不便,而非電力供應中斷或金融混亂。但如果發生沖突的是兩個信息化程度較高的信息社會國家則未必如此。

    美國曾經發生過由于信息網絡系統失靈,導致東海岸的信息主干線癱瘓、大量基礎設施損壞、大范圍停電、船只停航的重大事故。1992年,美聯邦航空管理局的一條光纜被無意挖斷,結果造成其所屬的4個主要空中交通管制中心關閉35個小時之多。從網絡癱瘓所造成的損失來看,網絡攻擊手段屬于大規模毀滅性武器。

    俄羅斯軍事學說已經將網絡攻擊手段定性為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并保留了用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或核武器反擊的權力,而美國的國家政策則稱“美國核力量的基本任務是遏制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使用”。

    網絡脆弱性導致安全隱患

    目前,網絡戰爭雖然還只是存在于戰爭的邊緣地帶,但這種沖突隨著信息社會的成熟終有可能走到戰爭的中心地帶。在現代戰爭中,網絡不僅可以提供高效、快捷、準確的指揮,而且網絡攻擊本身已成為一種重要的打擊手段。

    網絡的脆弱性是其固有的不足。網絡可以抽象為點與線的編織。這種網點分為三類:客戶機、服務器以及管理設備(路由器、網關、交換機等)。從網絡戰的角度看,所有的點都是網絡潛在的“鈾”,經過刻意組織就可以成為對網絡發動攻擊的毀滅性武器。

    網絡戰改變攻防成本格局

    網絡戰爭可以一舉改變幾十年來防御對進攻的成本優勢,造成進攻對防御的1比100成本優勢。但是,這種技術上的好處很可能打破網絡攻防的戰略平衡。

    首先,信息網絡在傳輸過程中需經過多個網絡設備,網絡本身的松散結構決定了對它進行有效管理的難度,從而給攻擊者以可乘之機。

    其次,入侵者可用多種技術方法進入計算機網絡和通訊網絡。在對方尚未察覺的情況下先發制人,就有可能搶奪一個國家的制網權或讓其關系國計民生的網絡癱瘓。

    再次,信息網絡的核心是計算機,而計算機離不開穩定電力供應;各種電子系統也需要適宜的溫度,溫度過高過低都會造成故障。

    由于網絡的先天弱點和掌握網絡技術的黑客人數的增多,虛擬國界的國防安全工作仍然任重道遠。(作者:李大光 來源:新民晚報)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