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殺毛澤東案是如何偵破的?


    2011-12-29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1949年12月,毛澤東乘火車出訪蘇聯,為斯大林慶祝70大壽。得到消息的美蔣特務蠢蠢欲動,密謀在旅途中暗殺毛澤東。策劃此次暗殺計劃的是臺灣國民黨保密局局長毛人鳳,而指揮偵破此案的是中共中央社會部部長李克農,兩位上將級別的諜戰風云人物,就此展開了一場不見面的暗戰。

        特務代號“0409”現敵情

        1949年11月,解放軍反特監聽臺收聽到一個神秘的電波。技術人員對截獲的信息進行緊急分析,認定這是從北京某國民黨特務潛伏臺發往臺灣的電報。電報破譯后的結果令技術人員大吃一驚。這是關于毛澤東即將訪蘇的絕密情報。情報還顯示,敵人計劃在毛澤東訪蘇回國時對其實施刺殺!當時負責偵破這起案件的是公安部副部長楊奇清。立案伊始,楊奇清手頭的線索僅有一部被破譯了的密碼、幾張監聽記錄和一個神秘的特務代號“0409”。武林中有一種特殊的兵器叫做暗器,毛人鳳正是個玩暗器的高手。他遙控指揮著特務,總是在無形中下手!0409”,正是這場暗戰中毛人鳳手里的暗器。

        距離毛澤東預定的出訪日期只有十多天了,如果破不了案,后果不堪設想。當毛澤東看到這個案子的卷宗時,他用一貫豪邁的作風揮筆批示道:“公安部:在我回國之前,鎮壓這個反革命!泵珴蓶|決定按原計劃出訪蘇聯,而楊奇清被調往毛澤東身邊,隨行保衛。案件被轉交給負責全國反特鋤奸工作的中共中央社會部部長李克農。這場暗戰中的另一大高手,李克農終于登場了。

        根據以往的經驗,李克農把追查錢的來源作為整個案件的突破口。國民黨垮臺之后,這些所謂“為黨國效力”的殘余特務從事破壞活動,其實就是為錢效力。如果對來自境外的匯款情況進行調查,一定能夠發現一些蛛絲馬跡?墒潜本┓秶鷥,并沒有發現任何異常的匯款。案件的偵破又一次陷入了困境。

        李克農布置下四臺測向機和三部搜索機,展開24小時全天候監控。案件很快有了進展。在天津,偵察員查到,近期有兩筆來自香港經由天津轉到北京的大額匯款。匯款的收款地址都是“北京和平門外梁家園東大院甲7號沈宅”,收款人是“計愛琳”。這筆錢為什么不直接寄到北京,而要到天津兜個圈再轉到北京來呢?這個“計愛琳”會不會就是北京潛伏電臺背后的那個“0409”呢?偵察員們連夜返回北京。

        原來,和平門外梁家園東大院甲7號沈宅的戶主叫沈德乾,是個商人,在周口店中華窯業公司擔任總經理。但他家里并沒有一個叫“計愛琳”的人。一條看似很好的線索,卻一下子斷了。

        蛛絲馬跡尋端倪

        公安機關在7號院內安排了一名眼線,對沈宅實施監視。一天,監視的人聽到沈德乾和妻子計致玫吵架。計致玫逼沈德乾還錢給其妹計采南。被逼急了的沈德乾說道:“你們哪來的錢我還不知道?我給你們報告了,誰也活不了!”一語泄露天機。經過暗中調查,偵察員們發現,計采南在她的新歡所在的新橋貿易總公司中入有兩股,一股是她自己的名字,另一股所用的就是“計愛琳”這個化名。 其實,計采南的背后還有人,那就是她的弟弟計兆祥。計兆祥曾在國民黨國防部二廳北平綏靖總隊當過上尉報務組長。北京解放前夕,他接受了綏靖總隊布置的潛伏任務。1949年初改受保密局毛人鳳的直接領導。但是,辦案人員在調查派出所的戶口底票時發現,“計兆祥”既沒有地址也沒有職業,僅僅有一個名字。案件的偵破再次陷入了僵局。

        正當偵察員們一籌莫展的時候,根據軍委情報部門提供的技術資料,公安部電偵組偵測到潛伏電臺就在距王府井不遠的南河沿磁器庫胡同,具體位置很有可能在南岔道7號院。李克農立即請北京市公安局配合,對7號院的10戶居民展開秘密調查。很快,偵查員們的注意力集中到了一個叫計旭的住戶身上。這個計旭家里有異常電波,而且用電量特別大。

        專案組調來了北京和平解放時完好保留下來的全市敵偽檔案,并在一張發黃的表格上發現了計兆祥的照片。經過照片比對,計旭和計兆祥是同一個人。

        大魚咬鉤始收網

        但李克農并不急于抓他。刺殺毛澤東,不可能只靠一個計兆祥,毛人鳳必定還有后援派來。李克農是個經驗豐富的諜戰高手,他要等毛人鳳亮出他的全部底牌再行動。

        1950年2月17日晚,在哈爾濱附近的一片山林上空,兩只降落傘徐徐下降。這是國民黨保密局派出的高級殺手?墒敲锁P萬萬想不到的是,兩名特務剛剛落地,就被俘虜了。第三天清晨,國民黨潛伏特務組織“東北技術縱隊”的司令馬耐,帶著手下來到了約定的旅館房間。經過一番試探,馬耐確信來人就是保密局的特派員,便放心地將刺殺行動方案和盤托出,并交出了170個參加行動的人員名單。馬耐哪里知道,來人其實是李克農派來的公安干部。

        毛澤東訪問蘇聯圓滿成功。2月14日上午,在莫斯科大飯店,周恩來和維辛斯基代表兩國政府簽訂了《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斯大林、毛澤東等出席了簽字儀式。2月21日凌晨,毛澤東乘座的蘇聯專列返回滿洲里車站。毛澤東和護送的蘇聯同志一一握別,然后,由我方警衛人員護衛換乘自己的專列。已經穩操勝券的李克農決定收網了。1950年2月26日上午,公安機關分頭在京津兩地逮捕了計兆祥、計采南和與本案有關的10名從犯。

        最后,李克農還給毛人鳳來了一次特殊的呼叫。他吩咐計兆祥架好天線,呼叫國民黨保密局。接通之后,李克農說道:“毛人鳳,經你精心策劃,在北京潛伏的萬能臺被我們偵破了。跟你說話的是李克農。不要怕,好好地聽著:得人心者昌,失人心者亡。這是不可抗拒的歷史規律。告訴你,發報的報務員,就是你新提升的少校臺長計兆祥!”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