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乎中國命運的一次飛行


    來源:解放軍報  時間:2013-01-14

    劉伯承、鄧小平、陳毅、聶榮臻、陳賡、蕭勁光、滕代遠等上機前的合影。作者提供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東北、華北和華東的廣大淪陷區存在許多等待受降、接管的問題。蔣介石借助美國的飛機、軍艦抓緊運送軍隊,搶占各大城市和交通要點。根據當時的形勢,我黨決定同蔣介石談判,希望為國家爭取一個光明的未來。毛澤東考慮到談判會十分艱苦,肯定會有一個談談打打、打打談談的過程,只有打痛了蔣介石,他才有可能讓步。因此,黨中央、毛澤東根據蔣介石的策略,決定采取針鋒相對的方針,將東北、華東、晉冀魯豫等地劃分為戰略區,要求各地部隊堅決保衛這些戰略區,保衛抗戰勝利的果實。

        然而,自1943年下半年起,各敵后抗日根據地的大部分領導同志已奉命回延安參加整風學習和黨的“七大”。在此形勢下,各戰略區的高級將領必須盡快返回前線。但當時延安沒有現代化的交通工具,從延安到太行山總部近800公里,步行要經過黃河天險、黃土高原、晉南山地的溝壑,還要冒險穿過敵軍占領區的道道封鎖線。當初,楊得志率部從濮陽到延安走了70多天,而江華從山東濱海到延安更是用了半年時間。如果還以這樣的方式返回,勢必遠遠落后于國民黨軍的推進速度,我軍也會失去戰略主動權。

        為了能夠把在延安的高級將領迅速、安全地送往前線,毛澤東和周恩來找來負責中央外事工作的葉劍英與楊尚昆商議對策,但一時也沒想出什么可行之策。

        回去后,葉劍英和楊尚昆又認真研究了諸多可行辦法。左思右想之后,葉劍英提出了一個大膽的設想:“是不是可以借用美軍觀察組的飛機把我軍將領從延安送出去?當然這有風險!睏钌欣ビX得在理:“參謀長,事到如今也只有這個辦法了,但這樣做確實有點冒險,因為要送的都是我黨我軍的精英,萬一有個閃失,要承受多么大的壓力和歷史責任!”最后,兩人決定把這一方案向毛澤東匯報。

        聽完匯報后,毛澤東也認為這個辦法可以考慮。為慎重起見,毛澤東又召集周恩來、朱德、劉少奇、任弼時等同志進行磋商。大家從各個方面作了權衡,最后同意了這一方案,并責成葉劍英、楊尚昆盡快與美軍觀察組取得聯系并付諸實施,但必須確保安全,做到萬無一失。

        1945年8月中旬的一天,中央外事組與美軍觀察組在延安舉辦了一次氣氛十分活躍又非常融洽的聚會。中間休息時,楊尚昆不露聲色地同美軍觀察組負責人提及了這件事。楊尚昆說:“我們有一批指揮員早些時候從前線回到了延安,現在急于返回太行山麓參加對日的最后一戰,目前我們自己的交通工具有限,時間又緊,能否借你們的飛機將這些指揮員送到前線去?”因為是試探,楊尚昆自然沒有將這批指揮員的姓名、職務及其他有關情況透露出去。沒想到,美軍觀察組負責人竟連他的上司都沒有請示就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也許,在他們看來,這次飛行只不過是雙方長期愉快合作的一個小插曲。

        美軍爽快答應的原因可能有兩個:一是八路軍與美軍觀察組有長期的友好合作,而且延安方面為這種合作提供了諸多方便;太行軍民特別是黎城、平順百姓曾經全力救助美軍失事飛機的傷亡人員,給美軍觀察組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另一方面,早在1944年末,八路軍太行軍區司令部便在晉東南的黎城縣長寧鎮修建了一個簡易機場,用于接待前來搜集抗戰情報的美軍觀察組人員,轉運被各抗日根據地軍民救護的美空軍人員。太行軍區特設情報聯絡處負責此項工作,美軍也有電臺和情報人員常駐附近。美軍飛機以前曾多次往返于長寧與延安之間,對這條路線也比較熟悉。所以,當楊尚昆提出借飛機前往長寧時,美軍觀察組就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下來。

        美軍提供的飛機是道格拉斯運輸機,艙門矮小,且由于長期使用,門已關不嚴實。飛機有兩個螺旋槳,但起飛時需要靠人推動才能啟動發動機。機艙里的座位是簡陋的鐵架子,人坐在上面直不起腰,抬不起頭。由于這次空運非常危險,所以黨中央、毛澤東采取了許多防范措施。8月24日夜里才逐個通知相關人員于次日上午9時前趕到延安東關機場,只許一個人去,參謀和警衛人員都不許帶,也不準其他同志送行。還要求葉劍英和楊尚昆到機場親自檢查并組織登機,每個乘機者務必都要帶上降落傘以防萬一。同時,通知太行軍區做好接機準備。

        1945年8月25日,事先接到通知的劉伯承、鄧小平、林彪、陳毅、薄一波、滕代遠、陳賡、蕭勁光、楊得志、鄧華、李天佑、江華、聶鶴亭、陳錫聯、陳再道、王近山、張際春、宋時輪、傅秋濤、鄧克明等20位各戰區負責同志陸續來到延安城郊的東關機場。這些將領在此之前多數沒有坐過飛機,一個個十分興奮。葉劍英、楊尚昆在機場與奔赴前線的將領們親切握手話別,反復說的是“一路平安”。由此可以看出這次飛行在他們心中的分量。登機前,大家合影留念。陳毅詼諧地說:“如果摔死了,就用這張照片開追悼會!”

        時任美軍駐延安觀察組聯絡員的黃華,每次美機抵、離延安他都要到機場去查看情況。這天他照例來到機場,一下子看到這么多高級將領,很是驚奇。了解情況后,黃華的心由驚奇變為緊張。因為乘客中沒有人懂英語,擔心如果飛行中發生緊急情況,他們與美軍飛行員無法溝通,會有危險。于是,他向楊尚昆提出隨機行動,陪他們飛到太行。楊尚昆說:“你的建議很好,那就請你走一趟吧?墒墙德鋫阒挥20副,你沒有這個,很危險啊!本瓦@樣,黃華以翻譯的身份加入到這個行列,成為第21名乘客。

        事實證明,黃華在飛機上確實發揮了作用。飛行途中,有一段時間飛機突然升高,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便問黃華。黃華同美軍駕駛員談了幾句后告訴大家:“現在是過同蒲鐵路,美國人說這一帶可能有日軍的高射炮陣地,為了避免不測,還是將飛機升到射程以外!边@才打消了大家的擔心。

        葉劍英、楊尚昆在焦急地等待著!毛澤東和黨中央、中央軍委最高統帥部也在焦急地等待著!時間一分一秒地走過,經過4個多小時的飛行,飛機終于飛到位于太行山腹地的山西省黎城縣長寧機場。

        所謂長寧機場,其實僅有一條黃土筑就的跑道,飛機每次降落時都要用點燃的火堆作導航。8月24日,太行軍區司令員李達接到中央要求接機的電報,他立即率領一個騎兵排星夜趕到長寧,準備好柴草、火堆、午飯、開水、西瓜等。25日中午時分,在長寧機場飛機跑道的兩側,30多名八路軍戰士持槍警戒,并在跑道兩側燃起了3個柴草堆。滾滾濃煙直沖藍天,向飛機發出了著陸信號,飛機安全著陸。

        太行軍區迅速將飛機安全著陸的情況報告給了延安。得到報告,葉劍英、楊尚昆才放下心來。他倆旋即向焦急等待中的毛澤東和周恩來報告。聽到這一消息,毛澤東、周恩來都長長松了口氣。

        將領們在機場附近稍事休息便奔赴各自的戰區。就這樣,美軍飛行員的一次不明真相的飛行,使我黨本來至少需要兩個多月艱苦跋涉的輸送任務在半天之內就完成了,甚至比美軍空運國民黨先遣接受日偽軍投降的人員還快。這些久經戰場考驗、善打勝仗的將領們先敵一步到達戰區,迅速集結主力,編組野戰兵團,開始從容地選擇戰場和戰機。其中劉、鄧下飛機后,即由黎城星夜趕到129師司令部駐地河北涉縣赤岸村,抓緊部署、展開上黨戰役,有力地支援了以毛澤東為代表的黨中央在重慶的談判。陳毅、林彪等在分頭趕赴華東、東北戰場后也迅速展開部署,波瀾壯闊的解放戰爭由此展開。

        借美軍飛機送指揮員上前線是黨中央的一次“豪賭”,在這架飛機里,后來成為共和國元帥的有3位,中將以上的將領多達15名,還有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等人。難怪當蔣介石看到諜報人員送來的美機運送人員名單后,大叫一聲:“哎呀!”他錯失了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

        后來,葉劍英、楊尚昆又巧借美軍飛機,把聶榮臻、蕭克、羅瑞卿、劉瀾濤、鄭位三等高級將領和張聞天、高崗、李富春等黨政要員分別送往山西靈丘和東北地區。這次空運,把晉察冀軍區的主要領導一下子集體送到了最前線,隨后他們迅速采取行動,將主力整編為9個縱隊20余萬人,地方部隊編為5個軍區11萬人,還派出1萬多部隊率先奔赴東北,有力地貫徹執行了黨中央的戰略決策和部署。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