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時期毛澤東如何同文化“怪”人交往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作者:趙連軍  時間:2014-01-28

        原標題:延安時期毛澤東如何同性格怪異的文化人交往

        1942年5月2日,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一開始即詼諧地說,我們有兩支軍隊,一支是朱總司令的,一支是魯總司令的。朱總司令的指的是“手里拿槍的軍隊”,魯總司令的則是指“文化的軍隊”。他接著說文化的軍隊是“團結自己、戰勝敵人必不可少的一支軍隊”。由此,可見毛澤東對文化人的重視?箲鹬,大批文化人奔赴延安投身抗日斗爭,怎樣做好和這些文化人的交往,團結教育發揮好這支文化軍隊的作用,是當時毛澤東始終注意的一項重要工作。

        下面是毛澤東同一些文化人交往的事例。

        與塞克的交往

        塞克原名陳凝秋,劇作家、畫家和翻譯家,其劇作《流民三千萬》為抗戰文藝的開山之作,被人們譽為“抗戰吼獅”。作為黨外人士的著名知識分子,塞克當年是延安文化界的“怪人”之一,不但留著一頭在延安革命女性那里都看不到的長發,而且性格倔強孤僻,時有怪誕之語。常見他叼著大煙斗,一個人溜達到山里,不是挖石頭磨硯臺,就是刨樹根子雕刻煙斗和手杖。1938年秋塞克來到延安后,毛澤東與他多有交往相談甚歡。不料,有一次毛澤東派人請塞克來自己的窯洞聊天,塞克竟把頭一扭,很干脆地回答:“我不去”。問他為什么,回答是“我進不得衙門,受不了在哨兵眼皮下走動”。毛澤東聞訊,馬上決定塞克來的時候,一路撤崗!但這個決定,卻遭到了衛士們的反對。毛澤東只好又做衛士們的工作,向他們說,我這個朋友,脾氣可大啦,如果你們不撤崗,他來了一看,扭頭就回去啦,你們可吃罪不起呀!結果,毛澤東又派人去請,不僅撤掉了崗哨,自己還到窯洞前的山坡上遙遙相候。塞克這才來見。

        與蕭軍的交往

        蕭軍是魯迅先生的弟子,當時也是延安文藝界的“怪人”之一,又是與毛澤東交往最多的知識分子之一。蕭軍狂放不羈性情暴烈,在延安時因為他個人感情生活的流言蜚語,曾闖進文化俱樂部的會議上,狠狠地把短刀插在桌上,后在日記中寫道“我是決心,如果真的沖突了,我決定用刀子對付他們!泵珴蓶|一直對他青眼有加,很喜歡找他聊天。而毛澤東也是為數不多的能夠讓蕭軍尊敬并親近的人,只是仍比不上魯迅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酒酣耳熱之時,蕭軍曾對人公開說:“魯迅是我的父輩,毛澤東只能算是我大哥!笔捾姷窖影彩窃1938年3月,因為想到五臺山去打游擊,他頭戴狗皮帽,肩背褡褳,拄著木棍,孤身一人路過延安。毛澤東聽說后很想見見這位聞名遐邇的魯迅弟子,特派辦公廳秘書和培元前去問候。當和培元熱情地提出要為蕭軍安排時間見見毛澤東時,蕭軍卻說:“不見了,他挺忙的,我也只住上一兩個星期就走!彼幌胍娒珴蓶|,毛澤東便親自到招待所上門拜訪他,這讓蕭軍大為感動。更讓他感動的是,他應邀參加一次會餐,幾張大桌子擺在陜北公學的操場上,毛澤東、陳云、李富春、成仿吾等人拉著他坐一桌。沒有凳子,幾個人就站在桌子周圍,一個大陶碗盛著酒,一口一口輪著喝。忽然狂風大作,塵土飛揚,幾個人以黃土下酒,喝了個痛快。就這樣蕭軍在延安終于找到了英雄豪情,住了下來。到了1941年6月,《解放日報》連載周揚的一篇文章,文中一些觀點引起了艾青、舒群、蕭軍等一批文化人不滿,蕭軍便寫了一篇商榷文章寄到《解放日報》,卻被退了回來。他大感不公平,直接去找毛澤東評理。但是,毛澤東并沒有用自己的身份幫助蕭軍,他對蕭軍說《解放日報》不給登,你不是自己辦了一份《文藝月報》嗎?你可以登在《文藝月報》上啊。于是,蕭軍果真把文章登在了《文藝月報》上?赡苷且驗槭捾娕c周揚的爭論而找到毛澤東評理,讓毛澤東注意到了延安文藝界的一些紛亂現象。蕭軍最先向毛澤東提出了“黨應該有個文藝政策”。當時蕭軍心情惱怒準備離開延安去重慶,到毛澤東住處辭行,毛澤東極力挽留他留下來。談話中蕭軍問毛澤東,黨有沒有文藝政策?毛澤東說哪有什么文藝政策,現在忙著打仗,種小米,哪還顧上。蕭軍表示應當有個政策,否則爭論不休,沒有標準,難明是非。毛澤東當即表示這個建議好,并委托蕭軍幫忙收集文藝界的各方面意見。此后,毛澤東和蕭軍書信往來十余次,不僅談論文藝問題,還善意坦誠地提醒蕭軍的毛。骸把影灿袩o數的壞現象,你對我說的,都值得注意,都應改正。但我勸你同時注意自己方面的某些毛病,不要絕對地看問題,要有耐心,要注意調理人我關系,要故意地強制地省察自己的弱點……你是極坦白豪爽的人,我覺得我同你談得來,故提議如上!

        與柯仲平的交往

        柯仲平是延安街頭詩運動的發起者,又是延安秦腔劇團(后來的平民劇團)的創辦者。創辦秦腔劇團時,毛澤東送給他300元鋼洋,買了毛驢、汽燈等必需品。延安文藝座談會第二次會議上,柯仲平發言時,結合自己率領劇團到各地演出大受歡迎的情況說,劇團離村的時候,群眾戀戀不舍地送得很遠,并給了許多慰勞品。他幽默地講道:“我們就是演《小放!,你們瞧不起《小放!穯?老百姓都很喜歡。你們要到我們所在地區找劇團,怎么找呢?你們只要順著雞蛋殼、水果皮、紅棗核多的道路走,就可以找到!钡綍脑S多人都笑了,毛澤東也笑了,接著他的話頭說,普及工作還要和提高工作相結合,不能老是《小放!,你們如果老是《小放!,就沒有雞蛋吃了。1942年9月,毛澤東為辦好《解放日報》第四版副刊,與副刊主編舒群反復商討親筆抄錄了一份16人的撰稿人名單,柯仲平是其中之一,并在他的名字下注明:“以大眾化文藝及文化為主,其他附之,每月一萬二千字!彪S后,即由中共中央辦公廳按名單發出了通知,請大家參加毛澤東的“棗園之宴”。開宴那天,大家邊吃邊講,直到夕陽西沉,明月東升,才盡興而散。只有柯仲平仍舊坐在那里,吃吃喝喝,沒完沒了。毛澤東叫警衛員送來3個碗,給柯仲平、舒群和他自己斟得滿滿的,說,喝吧,老柯、大舒,酒逢知己千杯少。又對柯仲平說,你帶個劇團,常年奔波“他鄉”,辛苦了。喝吧,這是慰勞酒!柯仲平說,感謝你,是你批給300塊錢,讓我搞起這個劇團。毛澤東說,讓你去受苦受難……柯仲平說,過慣了,我愿意同老百姓在一起。月亮漸高,夜色又濃,舒群悄悄地寫了一個條子,想背著毛澤東遞給柯仲平,勸他罷飲歸去。不料卻被毛澤東看到截住了,他笑了笑把紙條撕掉,挽留兩人繼續喝下去。直到柯仲平喝到不能再喝,毛澤東才送到屋門口,望著他們走了?轮倨骄坪榷嗔,騎在馬上左右搖晃,終于跌了下來,舒群下馬攙扶,但已扶不起來,結果兩人東倒西歪都在地上呼呼大睡起來。好夢正酣的時候,被人叫醒,抬頭一瞧,發現竟然是毛澤東站在面前,還有延安唯一的一輛華僑所贈汽車,送他倆回去睡覺。

        與華君武的交往

        華君武是一位漫畫家。1942年正月,華君武和蔡若虹、張諤3位畫家在延安軍人俱樂部舉辦諷刺畫展,展示的60余幅諷刺畫內容主要是批評當時延安出現的某些主觀主義、教條主義、黨八股,戀愛、開會不遵守時間、亂講自由、自高自大等不良現象。毛澤東參觀了畫展,并表揚了他們3位。4月的一天,毛澤東又請他們到楊家嶺作客,其間進行了一番爭論。毛澤東對華君武畫的《一九三九植的樹林》發表觀感說,那是延安的樹嗎,我看這只能叫清涼山的植樹,延安許多地方植的樹都是好的,也有長得不好的。這幅畫把延安的植樹都說成是不好的,這就把局部的東西畫成全局的東西,把個別的東西畫成全體的東西。漫畫是不是可以畫對比畫呢?比方植樹,一幅畫畫長得好的,欣欣向榮的,叫人學的;加一幅畫畫栽得不好的,枝葉被啃光的,或者甚至枯死了,叫人不要做的。把這兩幅畫畫在一起,或者是左右,或者是上下。這樣畫,是不是使你們為難呢?華君武說,兩幅畫對比是可以畫的,但是不能每幅畫都那樣畫。那樣畫諷刺就不突出了。有一次橋兒溝發大水,山洪把瓜地的西瓜沖到河里,魯藝有人下河撈,撈上來不是交還給農民,而是自己帶回去吃,這樣的漫畫可不可以畫呢?毛澤東回答說,可以,也可以展出,而且可以畫得尖銳些。但如果發表在全區性的報上,那就更要慎重,因為影響更大。對人民的缺點不要老是諷刺,對人民要鼓勵。以前有個小孩,老拖鼻涕,父母老是罵他,他改不了。后來有一天小學的老師看見他沒有拖鼻涕,就表揚鼓勵了他。從此,那小孩就改了。對人民的缺點,不要冷嘲,不要冷眼旁觀,要熱諷。魯迅的雜文集叫《熱風》,態度就很好。爭論過后是吃飯,幾杯酒下肚,華君武問毛澤東:聽人說,您愛吃辣椒,連吃西瓜都就著辣椒吃,有沒有這回事?毛澤東說,這有個來歷。長征時,我有一次正就著辣椒吃飯,有人送來了當地產的西瓜,便放下飯碗吃西瓜。就著辣椒吃西瓜就是這么傳出來的。華君武又問,打仗時勇敢沖鋒并不難,但是如果被敵人捉去了嚴刑拷打,經受不住怎么辦?毛澤東回答一句話:你想著為勞苦大眾嘛!這句話令華君武終生難忘。

        與楊令德的交往

        楊令德不是抗戰時到延安的文化人,而是《大公報》記者,“七七”事變后駐榆林從事采訪工作。1938年初楊令德將其外甥袁塵影送到延安入陜北公學學習,沒想到結業后因誤會被拘押。楊令德當即給西北局高崗和陜北公學校長成仿吾寫信,同時也給毛澤東寫信,請求釋放袁塵影。12月14日毛澤東復信楊令德:“先生兩信均收到了,因開六中全會,久稽奉復,至以為歉!但袁塵影兄早囑高崗同志令經手機關釋放,諒已獲悉。此事不但我不知,高崗、仿吾亦均不知。經手機關根據晉西北材料,遽爾如此處置,甚為抱歉!爾后此間有何缺陷,倘有所聞,尚祈見告,俾資改進,不勝盼禱!”當時,楊令德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情給毛澤東寫信的,而毛澤東對于一個普通新聞記者給他的信竟是這樣重視,親筆作復,令楊令德非常感動。他馬上提筆又寫一信向毛澤東致謝。1939年1月22日,毛澤東再次復信楊令德說:“12月24日,大示敬悉。令甥被屈事,能邀先生諒解,為之欣慰。如先生高興來延安一游,甚表歡迎!1943年6月,楊令德作為秘書隨鄧寶珊將軍由榆林南下重慶,毛澤東在楊家嶺大禮堂設宴招待鄧寶珊一行。入席前,當鄧寶珊介紹楊令德給毛澤東握手時,毛澤東以驚人的記憶馬上想起四五年前的事,親切地說:“噢,楊先生,我們還通過信呢!睂γ珴蓶|的話,楊令德感念不已。

        以上是毛澤東在延安時和文化人交往的一些片段。正是毛澤東的真心真情,謙虛禮讓,感動了那些性情各異風格不一的文化人,成為造就抗日文化大軍的一個重要因素。其實,當時在延安生活雖然艱苦,但是對文化工作者卻是十分照顧的,享受供給制待遇,對那些已有成就名望的文化名人更是特別優待,發給數額不等的津貼。如1938年3月到達延安的作家徐懋庸當上了抗大教員,每個月有10元津貼,同時在魯藝兼課另有5元補助。而在延安時期,八路軍師級以上干部包括毛澤東在內,每個月的津貼一律都只有5元。

        (作者單位:江蘇宿遷市紀委派駐紀檢十二組)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