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軍隊裝甲兵史上第一車——“功臣號”坦克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  作者:  時間:2014-09-14 08:54:37

    人民軍隊裝甲兵史上第一車

        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后,奉命挺進東北的八路軍、新四軍部隊與在東北堅持斗爭的東北抗日聯軍組成東北民主自治軍。11月的一天,在民主自治軍工作的高克等人到沈陽九一八工廠(原日本關東軍坦克修理廠)偵察敵特活動情況,無意中發現那里有幾輛日軍的坦克。隨后,他奉命帶領幾名戰士將其中兩輛坦克開到沈陽鐵道西,停放在一個被破壞的工廠里。高克留下幾名戰士看護坦克,又帶領幾名工人繼續尋找車輛和器材、零件。晚上,組織人員進行修理。在幾名老工人的幫助下,經過十幾天的收集和修配,修好了兩輛坦克、兩輛裝甲車、兩輛牽引車和一輛汽車。

        此時,國民黨軍隊正向東北大舉進犯,已占領了山海關至錦州一線,東北民主自治軍準備撤出沈陽。司令部命令高克等駕駛坦克和車輛向吉林通化轉移。經過一天行進,坦克和車輛由于故障太多,不得不停在沈陽西北的小橋子屯。當時,由于臨時拉進來的工人中混進的敵特分子趁高克帶領戰士打探道路未回之機發動暴動,將坦克和車輛大部分破壞后,逃回沈陽。只有一輛坦克在部分工人的保護下,得以幸免。高克等人返回后,看到如此情景,非常痛心和氣憤,為了保全這剩下的一輛坦克,只好暫住在小橋子屯等待部隊來人接應。

        民主自治軍司令部失去了同高克等人的聯系后,時刻牽掛著他們的安全,派出了曾學習過坦克技術的孫三帶領騎兵警衛排向沈陽西北尋找,經過兩天的四處打探,終于在一天傍晚于小橋子屯找到了他們。

        此時,沈陽附近的敵情越來越嚴重,上級要求高克、孫三等帶上可以帶走的坦克器材迅速轉移?商箍擞捎谄茐膰乐責o法行進,必須去搜集器材,重新修理。經研究決定,孫三率警衛排再闖沈陽九一八工廠搶器材,高克率領剩下人員修理坦克。

        孫三帶人搶回一車的器材、零件,高克等人修理好了坦克。此時,國民黨軍已沿著北寧路開始向沈陽方向進攻。為避免損失,高克、孫三等駕駛著那輛修理好的坦克和一輛裝滿器材、零件的汽車,向東北炮兵司令部所在地馬家灣子開進。

    開國大典上,“功臣號”引領坦克方隊通過天安門,接受檢閱(資料)

        當他們到達馬家灣子時,坦克的隆隆聲驚動了炮兵司令部全體人員,他們圍著坦克轉了一圈又一圈。時任東北炮兵司令員兼炮兵學校校長的朱瑞緊緊握著高克和孫三的手說:“你們開來的不是一輛坦克,你們給我軍帶來了一支裝甲部隊。”當晚,炮校首長宣布東北局的決定,在炮校附設坦克大隊,任命孫三為大隊長,毛鵬云為政委,高克、劉大祥、霍舒亭為副大隊長。東北坦克大隊是當時各解放區中第一個正式建立的坦克部隊,這輛普通的日造坦克傳奇般地成了人民解放軍裝甲兵歷史上的第一車。

        這輛日本造97式中型坦克加入人民軍隊序列后,先后參加了綏芬河剿匪、三下江南等戰役戰斗。因為其資格老、機件舊,被坦克手親切地稱為“老頭坦克”。在1948年遼沈戰役攻打錦州作戰中,東北坦克大隊首次參加了大規模城市攻堅戰。“老頭坦克”和另外3輛坦克一起掩護步兵突破國民黨守軍的老城外圍工事。戰斗中,其他3輛坦克被擊傷掉進河溝,無法作戰,“老頭坦克”孤車沖向敵軍陣地。由于敵軍炮火猛烈,“老頭坦克”先后五次負傷,但坦克駕駛員董來扶冒著危險,幾次爬出坦克,將坦克修理好,然后再開動前進繼續進攻,坦克手們用坦克炮將敵軍火力點一一消滅,為步兵掃除了不少前進的障礙。“老頭坦克”邊修邊打,一直猛沖到國民黨軍城防司令部,對著敵司令部猛烈開炮,迫使敵軍打出了白旗。戰后,第四野戰軍司令部、政治部命名這輛坦克為“功臣號”坦克,榮記集體三等功。董來扶和機槍手吳佩龍榮立一等功。

        遼沈戰役結束后,“功臣號”坦克又隨第四野戰軍南下,參加了平津戰役。在攻打天津戰役中,“功臣號”坦克再立戰功。隨后,“功臣號”坦克和它所在的戰車團參加了北平入城式和西苑機場閱兵式。

        在開國大典中,“功臣號”坦克光榮地參加了閱兵式,并被作為領頭車,接受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檢閱。

        隨著中國人民解放軍裝甲部隊的裝備不斷更新,“功臣號”坦克也光榮退役,但因為它的卓越功績,被送進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幾十年來,這輛人民裝甲兵的功勛坦克不斷以其傳奇的經歷,向人們講述著裝甲兵的歷史與光榮。

    開國大典留下的重量級文物

    開國大典那天,解放軍歷史上第一位坦克戰斗英雄董來扶駕駛著“功臣號”通過天安門,F藏于中國軍事博物館。

        坦克,自第一次世界大戰登上戰爭舞臺,便顯示出它的強大威力。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坦克成為縱橫戰場的驕子。1937年秋天,毛澤東在延安窯洞里揮著手說:“我們現在還沒有一輛坦克,也沒有大炮,但是有一批懂技術的干部了。有人,就一定能把特種兵建立起來,坦克和大炮敵人會給我們送來的。”

        事實驗證了這位偉人的預言。那是1945年11月的一天,我東北人民自治軍司令部工作人員高克等人英勇機智地從敵人手中奪來一輛日式坦克。當他們把這輛坦克開進東北炮兵司令部所在地馬家灣子時,坦克的隆隆聲驚動了炮兵司令部全體人員。時任東北炮兵司令員兼炮兵學校校長的朱瑞緊緊握著高克等人的手說:“你們開來的不是一輛坦克,你們給我軍帶來了一支裝甲部隊。”12月1日,朱瑞宣布中國人民解放軍東北坦克大隊成立,這輛日式坦克被取名為102號,成為人民解放軍裝甲兵歷史上的第一車。

        隨后,102號坦克參加了攻打錦州、解放天津等多次戰斗,屢顯神威,戰功赫赫。在1948年遼沈戰役攻打錦州作戰中,它擔任了掩護步兵突破國民黨軍把守的老城外圍工事的任務。102號坦克駕駛員、戰斗英雄董來扶回憶說:“那場戰斗打得非常激烈,敵人的炮火、手榴彈不停地在坦克周圍爆炸,坦克多次被打壞,由于時間緊迫,我們顧不上停下來修理,只能邊打邊修……”戰后,第四野戰軍將102號坦克命名為“功臣號”坦克。

        1949年3月25日,黨中央、中央軍委從河北平山縣西柏坡移到北平,毛澤東在北平西苑機場檢閱了包括“功臣號”在內的裝甲部隊。隨后,在開國大典上,董來扶駕駛著“功臣號”坦克作為首車,率領100多輛中、重型坦克通過天安門廣場,接受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檢閱。今天,我們還能從當時拍攝的影像資料中看到“功臣號”的英姿。

        “功臣號”坦克光榮退役后,因其功勛卓著,1959年被送進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作為功勛兵器陳列在兵器館的前廳。

    “功臣號”與開國大典

     

    開國大典受閱坦克方隊的領隊車長董來扶駕駛著“功臣號”通過天安門廣場。

     攝影 紅 楓   圖片來源:解放軍畫報

        這是舉世矚目的開國大典。

        這是共和國第一次大閱兵。

        當開國領袖、共和國主席毛澤東第一次站在天安門城樓上,向氣勢壯觀的受閱方隊頻頻揮手致意的時候,萬眾歡呼,舉國沸騰,驚天動地。

        當共和國第一代坦克兵、戰斗英雄董來扶駕駛著“功臣號”坦克行駛在坦克方隊最前列,第一個通過天安門廣場,他心潮澎湃,激動萬分。

        60年過去,現已83歲高齡的老英雄董來扶在新年前夕接受記者采訪時回憶開國大典的閱兵盛況,仍然激動不已。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大典隆重舉行。下午3時,在陣陣禮炮聲中,盛大的閱兵式開始了。戰車第一師由99輛坦克、50輛裝甲車和107輛運輸車組成了坦克方隊和摩托化步方隊,戰斗英雄董來扶駕駛的“功臣號”是領隊坦克。當坦克方隊經過天安門城樓時,他驚喜地看到毛澤東主席被“功臣號”三個大字所吸引,頻頻地向“功臣號”坦克揮手致意。

        老英雄對記者說,這已經是毛主席第二次向“功臣號”坦克揮手致意。1949年3月25日,中共中央從河北省平山縣西柏坡遷到北平。為了迎接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戰車師噴涂一新的40輛坦克、100輛汽車與全副武裝的中央警衛團一起,威武雄壯地排列在西苑機場,接受毛主席、朱總司令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檢閱。作為一個討飯娃出身的坦克兵,董來扶能見到毛主席,激動得熱淚滾滾,感到無比幸福。

        對董來扶來說,最幸福的是參加1950年9月的全國戰斗英雄代表大會,他被授予“坦克戰斗英雄”稱號。在會議期間的宴會上,他作為裝甲兵的代表幸福地向毛主席敬了酒,毛主席那慈祥的笑容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腦海中。

        在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總政治部1950年編印的《全國戰斗英雄代表會議紀念刊》中,記者找到了董來扶的名字。在這位坦克英雄的照片下,刊載了他的英雄事跡:“董來扶,是坦克部隊中立功最多、技術熟練的‘功臣號’駕駛員。在錦州戰役的5次戰斗中,每次均勝利完成任務。”

        “‘功臣號’坦克是由‘老頭’坦克改名的。”董來扶談起這件往事更是神情激動。

        那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在日本人留下的沈陽“九一八”坦克修理廠發現有兩輛日本坦克。一輛坦克被日偽人員破壞,剩下的一輛就是后來為我軍屢立戰功的“老頭”坦克,也是我軍擁有的第一輛坦克。

        董來扶從我軍第一輛“老頭”坦克說起,為記者描繪出人民解放軍裝甲兵的成長壯大史。

        今天,記者隨老英雄董來扶重訪他的老部隊——北京軍區某裝甲師。他在這個師擔任過坦克團的副團長、師副參謀長。在坦克訓練場上,老英雄一眼就看到“功臣號”坦克,顯得異常激動。這輛“功臣號”坦克是這個裝甲師為新一代坦克命名的。

        老英雄高興地拉著新“功臣號”坦克車長的手說:“你我都是‘功臣號’車長,我是老坦克手,你是新一代坦克手,一代比一代強!”新車長李曉龍給老英雄介紹道:“如今,我們駕駛的坦克是‘三代同堂’,隨著電腦裝進坦克,實現裝甲戰車從信息傳輸到火力控制數字化。憑借可視化數字通信網等信息系統,指揮員可感知數百平方公里的戰場態勢,戰場偵測能力更強了:嵌入簡易火控系統等武器平臺,裝備火力打擊能力更猛了,精確度更高了,作戰效能更強了。”

        老英雄越聽越興奮,伸出大拇指連聲說:“好!好!老部隊有老傳統,又有現代化新裝備,那就更有戰斗力,更加戰無不勝了!”

        當記者采訪完老英雄回到北京,特地來到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恭敬地參觀老“功臣號”坦克時,眼前又好像浮現出戰斗英雄董來扶正在駕駛著他心愛的坦克緩緩駛過天安門廣場,接受共和國領袖毛澤東主席的第一次檢閱……

    回眸“功臣號”坦克

        中國人民解放軍裝甲兵部隊的建立,是經歷了一段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艱苦歷程,F存北京軍事博物館的“功臣號”坦克,是我軍的第一輛坦克,東安(密山)是我軍裝甲兵的搖籃。

        我軍第一輛坦克

        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之后,蔣介石為搶勝利果實,把“接收大員”從峨眉山派往東北,改偽滿軍為國民黨軍。當時,因為時局關系,我黨人員奉命撤出沈陽。我黨領導機關指示,盡快把戰利品運出沈陽。日軍破壞了的坦克,能修幾輛就開出幾輛。當時30多歲的沈陽民主自治區司令部保安大隊長高克(曾任東北裝甲兵司令部技術部長、黑龍江省農機廳副廳長、哈爾濱第一機器制造廠副廠長等職,1992年10月19日病逝,終年82歲)在一次奉命檢查沈陽一家軍工廠時,發現了幾輛坦克,當過司機的高克格外高興:我們共產黨所領導的軍隊,用小米加步槍,靠兩條腿,打了20多年的仗,還沒有坦克呢,得想辦法把坦克開出去。時間緊,任務急,高克與負責收拾坦克的戰士們,深夜潛入坦克庫搶修。在拂曉前,高克便把一輛十八噸日式坦克發動起來。敵人聞聲趕來,高克駕駛坦克迎著槍聲闖出了大門。當敵人清醒過來,坦克已經走出沈陽十幾公里了。這就是我軍第一輛坦克。但它百“疾”纏身,不斷發生故障。高克與戰友憑著勇敢和機智,經過千辛萬苦,最后終于開到了通化,開進我炮兵學校的大學。朱瑞司令員高興地說:“你們開來的不是一輛坦克,你們給我軍帶來了一支裝甲部隊。這輛坦克標志著我軍機械化開始。1945年12月初,炮兵司令朱瑞,宣布成立我軍第一支坦克部隊(當時只有這么一輛坦克)。

        1946年,蔣介石在美帝國主義支持下悍然發動內戰,大舉進攻東北,形勢驟然變化,8月,東北民主聯軍總部決定將我軍第一所航空學校、炮兵學校的坦克大隊遷至東安(密山)市。

    “老頭號”坦克稱謂的由來

        東北民主聯軍炮兵學校的坦克大隊(東北戰車大隊)1000余人,在大隊長孫三(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原山西省軍區副政委,正軍職)、副政委霍舒廷、副大隊長丁鐵石(1955年被授予大校軍銜,原基建工程兵政治部主任,副兵團職)的帶領下,選擇東安(現密山第三中學一帶)為營房。對開來僅有的三輛能開的坦克和一些零散部件開始了維修,組裝學習和訓練。東北戰車大隊到東安后,又改稱東安戰車團,這是我軍第一支坦克部隊,即現在軍委裝甲兵第一師一團。他們在東安用拆東補西的辦法,修出了20多輛坦克、50多輛汽車,先后參加了攻打吉林哈達灣、四平街和遼沈戰役,威風凜凜,立下了戰功。據當年坦克連指導員藍曼回憶,我軍第一輛坦克“資格”最老,機器最舊,培養出的坦克手和修理工最早,戰士喜愛它、敬重它,親昵地稱之為“老頭號”坦克。1948年,我東北解放大軍圍困了長春,一場決定性的大戰即將到來。我們這支小小的坦克部隊,也隨著戰爭形勢的發展而緊張起來。當時,為了部隊訓練需要,“老頭號”坦克已經拆得七零八落,它還能上戰場嗎?

        在這個關鍵時刻,這匹老驥有幸遇到了一位好騎手,他就是東安戰車團的學員董來扶。“老頭號”坦克能參戰立功,還真經歷了一段復雜的過程。藍曼回憶說:當年董來扶和車長牛生貴一起寫了一份請戰書。保證“老頭號”能上陣殺敵。于是,他與全車乘員一起,搶修“老頭號”坦克。飯在車邊吃,困了就在車里打個盹兒,機油把頭發粘成綹也顧不得洗。沒幾天,同志們都消瘦下來。天天抹得滿臉油黑的董來扶,兩腮雖深深塌陷,但他那雙眼睛卻炯炯有神。

        接到出發的命令,全團的坦克都上了火車,唯有“老頭號”坦克,還停在車庫里不能發動。這時,董來扶再次向領導保證,只要坦克拖上火車,在趕到前線之前,定能把坦克修好。在他們的一再保證下,大家都提著心把“老頭號”坦克拖上了火車。在開往前線的火車上,董來扶和全車乘員夜以繼日,餐風飲露,一直陪伴在“老頭號”坦克身邊。聚精會神地檢修毛病,真是功到自然成,當到達駐地,“老頭號”坦克在隆隆聲里,大搖大擺地走下火車時,戰友們都圍了上來,把董來扶高高地抬起。這匹老驥,將在董來扶的駕馭下和戰友們一起馳騁在解放錦州的戰場上。

    “老頭號”成為“功臣號”坦克

        “老頭號”坦克參加第一次沖擊,是在錦州外圍突破敵人防線的戰斗中,坦克在炮兵火力的掩護下,沖過了幾道戰壕,碾過數道鐵絲網之后,前面便出現了一大段開闊地。這是敵人有意布防的,這樣,可使我們的坦克暴露在敵人的火力之下,對坦克非常不利。為了避免坦克被敵炮火擊傷,董來扶雙手輪換急拉操縱桿,使坦克蛇行前進。只見坦克周圍騰起一股股炸煙,敵人的炮彈一顆顆都落空了。當坦克沖到鐵路橋前時,一道石墻擋住了坦克的去路。這時,步兵很難前進一步,石墻上面,敵人的機槍封鎖了步兵前進的道路。一陣陣密集的火力,壓得步兵抬不起頭來。坦克炮一陣猛烈的轟擊,石墻被打開了,步兵在一陣喊殺中沖過了石墻,敵人的防線被突破了。

        經過短暫的停歇后,“老頭號”坦克又開始了第二次沖擊。這時,步兵已進入巷戰。敵人在街道口堆起各種障礙物,碉堡星羅棋布,步兵每前進一步都得付出很大的犧牲。正當坦克碾過障礙,摧毀了碉堡領步兵前進的時候,董來扶發現,車溫突然升到95度。他馬上意識到:機油冷卻器被彈片擊傷了,機件潤油受到影響。董來扶冒著炮火進行戰地搶修。夜已經降臨了,槍聲和火光就是戰斗命令。董來扶開著修好的坦克向火光沖去,把第二梯隊的步兵帶到錦州老城下,勝利完成了第三次沖擊。第四次沖擊,是“老頭號”坦克單車完成的戰斗任務,消滅了敵人的火力點,攻克了敵人固守的火車站。

        最后一次沖擊,是攻打錦州老城。這是解放錦州的最后的一次戰斗。當時,敵人龜縮在老城里,妄圖依仗城墻和護城河進行頑抗。這是一次激烈的戰斗。“老頭號”坦克迎著炮火走在坦克隊列的前面,且戰且進。炮彈和手榴彈像冰雹一樣從城墻襲來,河岸煙塵四起,河中水柱沖天,一場大戰正在緊張時刻,坦克冷卻器第二次被擊傷。坦克雖不能行動,但并沒有停止戰斗。它充分發揮了坦克的火器威力,緊緊壓住敵人的炮火。炮手只幾發炮彈,便打掉了城內的敵人指揮所。當敵人的指揮所起火時,一陣喊殺聲震動了整個戰場,步兵像一陣暴風,紛紛越過護城河,爬上了城墻。這時,從坦克的瞭望孔可以看到城上的敵人已打出了白旗。

        在解放錦州的戰役中,“老頭號”坦克立了功勛。經上級批準,正式命名為“功臣號”坦克。而董來扶榮獲”坦克英雄”稱號。“功臣號”坦克一直隨著戰爭的勝利前進。從沈陽出發進關,參加了解放天津的戰斗。北平和平解放,它參加了入城式。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它接受了黨和人民的檢閱。在開國大典閱兵式上,坦克方隊最前方的坦克就是東安戰車團學員董來扶駕駛的“功臣號”坦克,“功臣號”坦克上的旗手是東安戰車團參謀李世雄;第二批兩輛并列的坦克上靠天安門一側敬禮的是東安戰車團副團長丁鐵石,丁鐵石左側向天安門敬禮的是東安戰車團政委毛鵬云,他們率東安戰車團的指戰員駕駛99輛坦克與裝甲車在轟鳴聲中威武地駛過天安門。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