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戰促使陸軍進入機動與控制主導戰局時代



    進攻和防御作為作戰的主要類型,已經跟隨陸軍延續了數千年,在即將到來的信息化戰爭中,進攻和防御將逐漸被“機動與控制”替代,成為陸軍乃至整個戰爭的主導作戰類型。貫穿于美軍4年的伊戰之中,這一特點已經在很多方面有所體現。

      美軍認為,“軍事上以多取勝”已成為過去,現在主要是靠“效力而不是數量”。

      在戰爭節奏越來越快的信息化戰場上,軍隊的效力,特別是陸軍的效力,在很大程度上是通過自身機動能力的強弱得以體現的。所以,美國陸軍一直都把機動作為一種非常重要的作戰樣式,對加強陸軍機動能力的建設更是極為重視。為提高陸軍的戰略機動能力,其大力發展“更加輕便、更加機動、更加靈活”的陸軍力量,確保建立一支可以快速從美國本土部署到全球戰區的地面部隊,要求96小時內能部署到位1個旅,120小時內能部署到位1個師,30天內能部署到位5個師。

      在作戰運用中,美陸軍也極為強調發揮部隊的機動能力。在伊拉克戰爭初期,美軍采用地面部隊機動作戰的方式,第3機械化師、陸戰第1師、第7騎兵團等利用坦克、步戰車快速開進。特別是第3機步師主動避免與伊拉克南部的伊軍部隊死纏亂打,高速挺進,開戰僅5天,長驅直入400公里,直逼巴格達,甚至創造了日行170公里的開進速度,相當于海灣戰爭時期美軍開進速度的3倍。

      對美軍來說,如果轟炸南聯盟是一場通過空中進攻主導勝負的戰爭,而攻陷伊拉克在某種程度上則使通過有效機動主導戰爭勝負的作戰趨勢露出了端倪。受其影響,建立輕便靈活的陸軍已經成為世界主要大國陸軍的發展趨勢,英、法、俄等國已著手陸軍的機動作戰能力,開始對陸軍進行輕型化、小型化的調整。

      未來戰爭是信息化條件下的聯合作戰,取得戰爭勝利僅僅依靠單一兵種或單一手段都不足以成事。

      隨著戰爭信息化程度的不斷提高、精確制導武器和遠戰兵器的廣泛應用,陸軍作為主戰兵種在傳統戰爭中“包打天下”的作用雖然有所下降,但是作為聯合部隊的重要組成部分,陸軍通過快速部署和有效機動,營造有利戰場態勢的地位和作用卻是無法撼動的。

      對此,美軍在其“快速決定性作戰”理論中也把“制敵機動”、“精確交戰”與“信息作戰”并列為三大作戰原則,予以強調。

      作為驗證,這一思想也比較切合地體現在美國陸軍發展上,他們放棄了輜重笨拙的“十字軍戰士”武器裝備計劃,大力發展和裝備偵察、預警、導航、定位功能強大的衛星天基系統;不斷改進大功率電磁干擾、網絡干擾和無線電干擾偵察系統;注重運用精確制導武器、隱形戰斗轟炸機等攻擊戰略武器;率先在戰場上大規模投放使用的武裝機器人,使美國陸軍對戰場的控制能力絲毫沒有減弱的跡象。

      表現在伊戰初期,這一思想也得到了充分運用。美軍先是由其地面部隊和空中機械化兵團充分發揮強大的“地面機動優勢”,在伊軍地面部隊作出任何有效反應之前,以超過伊軍“地面機動速度”數倍乃至數十倍的機動速度,迅速到達伊境內任何重要的戰略目標附近,并完成對其合圍與封鎖,營造了有利的戰場態勢,為呼喚?者h程火力打擊和實施心理瓦解創造了條件,較好地實現陸軍的限制力、約束力與遠戰兵種的打擊力之間的有機結合。

      因此,也就不難理解,在僅僅一個月的大規模交戰中,美軍使用的精確打擊武器比例就指數增長般地躍升到近70%,達到海灣戰爭的8倍、科索沃戰爭的兩倍。陸軍的良好發揮已經成為其各種先進武器系統在戰爭中充分發揮的條件之一。與此同時,也讓美軍避免了其在科索沃戰爭中“只能推翻政府,難以傷及軍隊”的尷尬局面。

      雖然美國陸軍一直在向“機動與控制”靠攏,但美國陸軍今天的在伊駐扎,卻從本質上違背了“機動與控制”的原則。

      美軍進駐伊拉克,在某種程度上就等于放棄了自己在“機動”方面的優勢。特別是隨著駐扎時間的增長,美軍也由戰爭初期的機動之師,變成了駐守之士,其地面部隊的活動規律已逐漸被當地伊拉克人熟知并掌握,要從這些規律中找到這支軍隊的弱點,對伊拉克人來說也就不再困難。

      而且由于美軍在伊駐扎不得人心,其情報信息方面的來源也正在逐漸匱乏,單純依靠技術手段獲取的情報已無法保證其地面部隊能夠有效機動,更不用說“在恰當的時間、通過恰當的手段、與恰當的目標進行交戰”。

      4年之中,美軍地面部隊的控制手段和控制能力雖然一直在不斷加強,但機動能力的“弱化”卻把美國陸軍置于極為尷尬的境地:一方面是美國陸軍很難在伊拉克找到一支“像樣”的敵軍,另一面則是陸軍士兵又不得不天天跟反美武裝分子的狙擊手、迫擊炮、火箭筒和土炸彈膠著纏斗。不難看出,美軍地面部隊今天在伊拉克要解決的問題既不是進攻,也不是防御,而是怎樣更好地“以動為控”。

      相比美軍的“控制有余,機動不足”,反美武裝則表現出了典型的“機動有余、控制不足”。他們沒有裝備重型武器,但他們充分發揮本鄉本土、地利人和的自身優勢,神出鬼沒、飄忽不定的戰法,卻讓美軍頭疼不已。

      但也要清醒地看到,這些襲擊多是自發性的,具有較大的盲目性,有的甚至還造成了較大規模的平民傷亡。其戰斗規模也多以零敲碎打、散兵游勇為主,戰斗組織簡單原始,戰斗模式多為“守株待兔”,缺乏通過主動創造戰機沖擊美軍控制優勢的戰斗行動。因此,至今也難以把殺傷美軍的量變,積累轉化為迫使美軍從伊拉克撤軍的質變。

      對美伊雙方而言,如今伊戰已進入一個相對“難受”的時期。拋開戰爭本身成敗得失的是是非非,幾乎可以期待的是,這一“陣痛”過后,經過伊戰洗禮的未來陸軍卻極有可能從此進入以“機動與控制”主導戰局發展的嶄新時代。 (據中國青年報 文/楊曉濱 王云峰 )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