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高等院校國防教育的歷史回顧和經驗教訓



    歷史回顧

    新中國成立后,我國便注重在普通高等院校開展國防教育,至今已走過近60年艱難而曲折的歷程。這期間國防教育開展經歷了一些起伏,其內容、形式、手段等也在不斷變化和發展。自上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以貫徹《中華人民共和國兵役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教育法》和《國務院辦公廳、中央軍委辦公廳轉發教育部、總參謀部、總政治部<關于在普通高等學校和高級中學開展學生軍事訓練工作意見的通知>》(國辦發【2001】48號)為契機,結合當時的實際情況,采取了一系列有效的措施,最終在先后經歷了以培養預備役軍官為目的和以訓練民兵為主題的專業性軍事教育之后,將普通高等院校國防教育的主題定位于國防知識普及化教育及愛國主義精神和國防觀念培育上,使我國普通高等院校的國防教育工作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階段。

    目前廈門大學的吳溫暖[1],清華大學的楊邵愈[2],安徽師范大學的臺啟權[3]都對新中國成立后普通高等院校國防教育進行過歷史回顧,其劃分階段主要是從“學生軍訓”這根主線進行,但筆者認為,不能拋開國際、國內大形勢孤立地看待普通高等院校國防教育,而應該將普通高等院校國防教育放在國際、國內的軍事、政治、經濟、文化的大背景下來考慮。因此,本文結合國際、國內發展形勢,回顧過去近60年我國普通高等院校國防教育工作,將新中國成立后我國普通高等院校國防教育的歷史大致分為以下四個階段:

    以宣傳抗美援朝為主題的普通高等院校國防教育(1950~1954)

    這期間的普通高等院校國防教育主要是開展抗美援朝教育,號召學生積極參加軍事干部學校。

    1950年6月25日,朝鮮內戰爆發。27日美帝國主義公然宣布武裝干涉朝鮮內政;同時派出第7艦隊,公然進駐我國領土臺灣。9月15日,美國在仁川登陸。1950年10月2日,黨中央做出了出兵朝鮮、抗美援朝的重大決策。與此同時,根據黨中央和毛澤東主席發出的“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偉大號召,一個以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為中心內容的群眾性國防教育運動在全國迅速展開。作為廣大熱血青年聚集地的普通高等院校,國防教育更是深入人心。據1950年11月20日《人民日報》報道:截止11月下旬,“學?姑涝麄鬟\動達到高潮”。僅11月19日星期日這一天,北京數十所學!凹娂姵鰟,在內城、外城廣泛開展活動”。通過廣泛的教育和宣傳,人們對“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認識更加清楚,國防觀念明顯提高”。

    在此基礎上,根據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政務院1950年12月1日發布的《關于招收青年學生青年工人參加各種軍事干部學校的聯合決定》,發起了保送學生上軍事干部學校的活動,全國各普通高等院校的學生積極響應。據1950年12月4日《人民日報》報道:“北京市普通高等院校大中學生熱烈要求參加軍事干部學校。清華大學已有700多人決心參加! 1951年1月22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用醒目的標題報道了“響應祖國號召加強國防建設,二十五萬青年報名參加軍!。為了進一步適應國防建設的需要,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于1951年6月24日再一次做出了“各種軍事干部學校招收學生的決定”,隨后,團中央、全國學生聯合會發表了“告全國學生及共青團員書”號召廣大青年學生和團員積極參加軍事干部學校,投身國防事業。

    在此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各普通高等院校開展的國防教育,仍然以宣傳抗美援朝,號召和鼓勵學生積極參加軍事干部學校,為加強我國的國防建設做出貢獻為主題。

    抗美援朝戰爭結束后,全國人民尤其是普通高等院校學生,始終把志愿軍作為心中最可愛的人。擁護解放軍,積極參加國防建設成為青年學生的自覺行動。由此可見,這一時期的普通高等院校國防教育,不僅廣泛且深入人心,教育的成效也十分顯著,直接為國家國防建設輸送了大批人才。

    以培養預備役軍官為主題的普通高等院校國防教育(1955~1957)

    這期間的普通高等院校國防教育主要目標是在普通高等院校中培養預備役軍官和專業技術軍官。

    抗美援朝戰爭結束后,國家全面轉入經濟建設,但黨和政府仍十分重視對廣大人民群眾特別是青年學生的國防教育。1955年1月4日,《人民日報》以“向人民群眾經常進行國防教育”為題發表社論,強調要組織青年學生“在暑期試辦軍事訓練和探險旅行,有條件的地方開展國防體育活動,使我國人民特別是我國青年不只是具有高度的愛國主義和革命英雄主義的氣概,而且具有健康強壯的體魄和初步軍事知識,成為優秀的全面發展的公民”[1]。

    1955年7月第一部《中華人民共和國兵役法》的公布,掀起了抗美援朝戰爭后的第二次國防教育高潮。這部《兵役法》中明確規定:“高等學校的學生,應當在學校內接受軍事訓練,并且準備取得預備役尉官軍銜和準備擔任尉官職務!盵2]緊接著,國防部和高教部于1955年冬,在北京體育學院(現北京體育大學)和北京鋼鐵學校(現北京科學技術大學)進行了軍訓試點,并由高等教育部向他們下達了第一個學生軍訓大綱,目標是培養預備役軍官和專業技術軍官。取得初步經驗后,1956年7月28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推廣學生軍訓工作,到1962年要培養出12萬名預備役軍官。普通高等院校學生軍訓工作全面展開。

    盡管此階段學生軍訓試點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但仍然存在著不少問題。1957年6月,國家高等教育部、教育部和國防部決定,在當年暑假以后,各普通高等院校的軍訓課程一律停止。至此,我國第一次普通高等院校學生軍訓試點工作匆匆結束了。究其原因,則在于把學生軍訓的主要目的定位在培養預備役軍官上,嚴重地脫離了當時我國普通高等院校的實際。

    以訓練民兵為主題的普通高等院校國防教育(1958~1978)

    這期間的普通高等院校國防教育在全國“早打、大打、打核戰爭”的戰備思想指導下,受“全民皆兵”思想的影響,直接目標是培養民兵,偏重于學生的軍政訓練。

    1958年7月美國出兵入侵黎巴嫩,這不僅造成了中東地區的緊張局勢,而且對其他新獨立國家形成了強大的安全壓力,同時蔣介石的國民黨軍隊宣布處于“特別緊急狀態”,妄圖“反攻大陸”,重新奪回失去的政權。在此大背景下,1958年8月,黨中央號召“全國大辦民兵師”,9月各主要普通高等院校相繼成立了民兵師或民兵團。到1960年,“全國中等以上的學校一般都建立了民兵組織。許多高等學校和中等?茖W校在當地黨委的領導下,當地軍事部門、共青團、體委和婦聯的組織和指導下,結合學生所學專業,有重點地進行了民兵技術兵的訓練。很多地區組織了學生軍事野營,還廣泛地開展了射擊、摩托、無線電、跳傘、航空、航海模型等深受青年歡迎的國防教育活動……培養了一批民兵建設的積極分子和干部”[1]。1961年10月,為加強基層武裝組織建設,各主要普通高等院校成立了武裝部。1963年8月,解放軍各總部下發了《關于制發高等學校和高級中學(中專)民兵試點訓練大綱(草案)》。大綱中指出:“通過民兵訓練,提高學生的階級覺悟,加強國防觀念,增強組織性、紀律性,并使他們掌握一定的軍事知識和技能,這對我國社會主義建設和鞏固國防都有很大好處!盵2]同時大綱規定“普通高等院校訓練時間為128學時,中等學校為96學時”[3]。這樣,就逐步將普通高等院校的學生軍訓變成了民兵訓練。由于形勢的發展,為加強戰備,在1964年及以后,野營與學軍(派學生到部隊當兵)成為普通高等院校學生軍訓的新形式。由于當時學生的學習任務已十分繁重,再加上軍訓,相應地帶來學生健康狀況的下降。為改變這種狀況,1966年1月頒布了《關于增進高等學校學生健康,實行勞逸結合的若干規定》,規定學生軍訓要從學生實際出發,精簡時間與內容。但這一時期普通高等院校國防教育在“戰備”思想的指導下,“訓練民兵”的主題色彩仍然很濃厚。

    以增強國防觀念為主題的普通高等院校國防教育(1978~至今)

    這期間的普通高等院校國防教育理念從軍事技能訓練為主轉向以愛國主義精神培育為核心內容、以增強學生國防觀念為根本任務,普通高等院校國防教育逐步走向法制化、系統化、規范化。

    改革開放后,我國的國防建設指導思想轉移到了和平時期建設的軌道上來。普通高等院校國防教育也逐步由戰備性的民兵訓練轉向了以愛國主義精神培育為核心內容、以增強學生國防觀念為根本任務的國防教育。

    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普通高等院校學生學軍時間大為縮短,性質也有所改變。1981年,中共中央下發的【1981】11號文件確定,普通高等院校的學生軍訓要納入“教學計劃,進行統一安排”[4]。同時,解放軍總參謀部、總政治部決定,普通高等院校平時不建立民兵組織,普通高等院校學生軍訓工作開始步入正軌。

    但是,和平時期浮現了新的問題。隨著經濟建設的快速增長,中國處在國際地位不斷提升的和平年代,相當一部分人對于未來過分樂觀,忽視了戰爭威脅的存在,和平麻痹思想開始漫延。針對這一情況,國家領導人認識到:“國防教育是關系國家興衰的戰略性問題”[1] ,“堅強的國防觀念,是一個國家長治久安的首要條件。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倘若沒有強烈的國家安全意識、國防意識,輕則處于非常危險的境地,重則要喪權辱國”[2];诖苏J識,黨中央、國務院將加強國防教育、提高人民的國防觀念,作為全黨全軍的一項戰略性任務寫進了黨的十三大報告和七屆人大一次會議報告。

    1984年10月第二部《中華人民共和國兵役法》頒布后,我國普通高等院校的國防教育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新的《兵役法》既不要求學生達到預備役軍官的標準,也無須成為民兵組織中的一員,只是要求學生接受基本的軍事訓練。在第二部《兵役法》第八章第四十三條中,將第一部《兵役法》第八章第五十五條 “高等院校的學生,應當在學校內受軍事訓練,并且準備取得預備役尉官軍銜和準備擔任尉官職務”改為“高等院校的學生在就學期間,必須接受基本軍事訓練”,且在第四十六條中,以法律的形式規定了“教育部門和軍事部門設學生軍事訓練的工作機構或者配備專人,承辦學生軍事訓練工作”。之后,不少試點普通高等院校成立了軍事教研室,實施軍事課教學,普通高等院校國防教育從專業性的軍事教育逐漸過渡到普及性的國防教育。

    1997年3月14日,全國人大八屆五次會議通過并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法》。其中第七章“國防教育”,專門對國防教育的目的、原則、形式等方面進行了法律上的規定,并專門對學校國防教育做出規定,如“學校國防教育是全民國防教育的基礎。各級各類學校應當設置適當的國防教育課程,或者在有關的課程中增加國防教育的內容”等。2001年4月28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教育法》的頒布將國防教育上升到了專門的法律地位,標志著國防教育向法制化、系統化、規范化邁進了一大步。

    隨著國防教育的法制化、系統化、規范化的加深,普通高等院校的國防教育逐漸走上了法制化、規范化的軌道。1991年3月28日,國家教委學校國防教育辦公室下發了《高等學校學生軍訓工作檢查標準(征求意見稿)的通知》,標志著以往只有教育制度沒有評估機制的格局開始打破,教育與評估的良性循環開始建立。同年6月國家教委學校國防教育辦公室下發了《關于對試點高等學校學生軍訓工作進行檢查的通知》,指出“為推動高等學校學生軍訓工作,決定對全國141所軍訓試點普通高等院校的學生軍訓工作進行檢查”,希望“通過檢查總結交流經驗,發現和解決存在的實際問題,進一步加強學生軍訓工作,提高軍事課教學質量,促進學生軍訓工作向制度化方向發展”。1996年國家教委下發了教防廳【1996】1號文件,指出“為加強學科建設,提高教學質量,使普通高等學校軍事理論課教學逐步規范化,國家教委決定成立全國普通高等學校軍事教學指導委員會!盵1]并于1997年4月正式成立全國普通高等學校軍事教學指導委員會。

    2001年6月,國務院辦公廳、中央軍委辦公廳下發國辦發【2001】48號文件,對普通高等院校學生軍訓工作的指導思想、方針原則、組織領導、工作機構設置、師資配備、派遣軍官管理和訓練保障等問題都做出了規定,成為開展普通高等院校國防教育的重要指導性文件。文件中明確規定普通高等院!败娛吕碚撜n教學時間為36學時,軍事技能課訓練時間為2~3周”。2002年6月,教育部、總參謀部、總政治部制定了《普通高等學校軍事課程教學大綱》,作為普通高等學校實施學生軍事訓練和軍事理論教學的基本依據,對軍事訓練和軍事理論課的主要內容做了規定。2004年1月教育部辦公廳下發了《關于加強普通高等學校軍事理論課教學工作的意見》。根據《2003—2005年全國學生軍訓工作發展規劃》,到2005年,全國所有普通高等院校,都要普遍開展學生軍訓。

    至此,我國普通高等院校的國防教育逐步邁向了法制化、系統化、規范化。


    --------------------------------------------------------------------------------

    [1] 吳溫暖.高等學校國防教育[M].廈門:廈門大學出版社,2007。

    [2] 楊邵愈.普通高等院校國防教育與人才培養[M].北京:軍事科學出版社,1999。

    [3] 臺啟權.高校國防教育歷程及其啟示[J].當代經濟,2006,(3):第36~37頁。

    [4] 教育部國防教育辦公室主編.學校國防教育文獻匯編[M].北京:軍事誼文出版社,2004,第18頁。

    [5] 中華人民共和國兵役法,第八章,第五十四條。

    [6] 教育部副部長劉皚風在全國民兵代表會議上的講話,1960年4月20日。

    [7] 教育部國防教育辦公室主編.學校國防教育文獻匯編[M].北京:軍事誼文出版社,2004,第92頁。

    [8] 教育部國防教育辦公室主編.學校國防教育文獻匯編[M].北京:軍事誼文出版社,2004,第97頁。

    [9] 教育部國防教育辦公室主編.學校國防教育文獻匯編[M].北京:軍事誼文出版社,2004,第132頁。

    [10] 徐向前.全社會都來關心國防教育[N].解放軍報,1990年1月5日。

    [11] 遲浩田.在人大分組會上的發言[N].解放軍報,1991年3月28日。

    [12] 教育部國防教育辦公室主編.學校國防教育文獻匯編[M].北京:軍事誼文出版社,2004,第333頁。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