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債血償!跨國緝捕南京大屠殺“百人斬”殺人競賽劊子手



    2019-04-02 20:10:12 文匯客戶端

    血債血償!跨國緝捕南京大屠殺“百人斬”殺人競賽劊子手

    案起報紙

    1946年5月的一天,東京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工作人員、中國檢察官辦事處的秘書高文彬,在查閱日本官方資料時,于1937年12月的《東京日日新聞》上發現了一張題為《百人斬超記錄》的照片,照片上是兩個侵略南京的日軍少尉軍官向井敏明和野田毅,他們以砍掉中國人頭顱的數量來進行“比賽”,最終以向井敏明砍死106名無辜南京平民“獲勝”。而野田毅失敗的原因是軍刀卷刃,無法再進行兇殘的殺戮。

    高文彬急忙將報紙手抄了一份,火速遞交給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未料,法庭調查科卻認為,該法庭處理的都是犯有戰爭罪的日本高官,進行“百人斬”競賽的日軍少尉職位太低,他們沒有過多時間處理此案。

    不久,以國民政府名義發出的協查報告再次送交到東京國際軍事法庭,追查“百人斬”殺人案件得到了調查科科長理查德·沃森的重視,一場緝捕行動展開了。

    艱難追捕

    沃森首先通過《東京日日新聞》確定了向井敏明、野田毅曾經服役的部隊——中島師團(第16師團)片桐部隊富山大隊。向井敏明曾任富山大隊上尉副官,野田毅是炮兵小隊長。沃森又命秘書處調來富山大隊的資料,終于找到了兩人填寫的入伍志愿書,上面清晰地寫著兩人住址:向井敏明家住日本山口縣的神代村,野田毅的老家在鹿兒島縣的河下村。沃森隨即率領國際憲兵前往抓捕。然而,時過境遷,村人已多年未見向井敏明和野田毅,二人生死未知。

    行動陷入僵局之際,傳來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高文彬在日本厚生省的一份資料中,發現了印有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名字的遣返名單。

    1944年,美軍登陸萊特島,日軍第16師團被殲滅13158人,其中620人成了俘虜。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就在這份620人的遣返名單中。很顯然,他們還活著。

    沃森四處派遣國際憲兵追查線索。這天中午,一隊國際憲兵路過東京赤坂路一家魚丸店,聽到店內傳來爭吵聲,一個名叫田中軍吉的中年男子與店老板廝打一處,只聽田中軍吉狂叫道:“老子當年在支那參戰,一天就殺掉了100多個支那人,吃碗魚丸還敢要錢,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國際憲兵的領隊懂日語,當即將田中軍吉押至軍事法庭調查科的審訊室,由沃森親自對其展開突審。

    田中軍吉借著酒勁兒,毫不避諱地大談他在南京城手持戰刀,一路瘋狂砍殺100多個中國無辜百姓的“戰績”,并稱半年前曾在家鄉鹿兒島縣的一所小學見到過剛剛作完報告的野田毅。根據田中軍吉提供的野田毅的相貌特征,沃森重新請畫像師畫了一張肖像,并率國際憲兵對鹿兒島縣的大街小巷進行地毯式梳理。最后,在一條僻靜的水泥路路邊,他們發現了一個頭纏白布擺攤販賣生活用品的中年男人,模樣很像畫像上的野田毅,當即將其拘押到東京。在田中軍吉的指認下,百般狡辯的野田毅承認了自己的真實身份,并供出向井敏明的下落:其已偽裝成平民,隱藏在山口縣的深山里,靠賣山貨維持生計。根據野田毅提供的向井敏明的畫像,國際憲兵在山口縣深山中一位樵夫的帶領下,很快將向井敏明抓獲。

    最終審判

    1947年12月18日,南京軍事法庭正式開庭審理這起南京大屠殺中的“百人斬”殺人競賽案件。

    在法庭上,面對審判長石美瑜提出的證據,向井敏明狡辯道:“《東京日日新聞》所登的照片,是該報記者淺海在無錫為我和野田君所拍,其內容純系虛造,假言登載,毫不足信!”野田毅也說,他們之所以同意記者淺?沁@張夸大武功的照片,是想博日本女界之羨慕,希望能早日獲得美女垂青……若中國法庭以此為證據,對他們進行起訴,絕對是冤枉好人。而那個莽漢田中軍吉也感到事態嚴重,為了保命,對自己曾經供認不諱的罪行矢口否認。

    石美瑜當即傳喚英國記者威廉姆出庭作證。1937年南京城淪陷時,威廉姆曾經目睹過日軍殘忍殺人的暴行。威廉姆舉證完畢,法庭又出示了一張田中軍吉殘忍地揮刀砍下中國平民頭顱的照片。

    經南京軍事法庭幾次開庭審理,最終宣判:對三名戰犯處以死刑。判決生效后,向井敏明、野田毅、田中軍吉三人被押住南京雨花臺刑場,三聲槍響,結束了他們罪惡的一生。

    ——摘選自《作家文摘》合訂本221期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