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各界評論上甘嶺戰役“攤牌行動”得不償失



    “聯合國軍”總司令李奇微評述志愿軍坑道斗爭

     “血嶺”戰斗和毗鄰的“傷心嶺”上的戰斗也許是迄今為止最為殘酷、最為緊張的戰斗。這些戰斗需要我們消耗極大的體力,需要我們具有無限的耐心和勇氣。步兵象印第安人那樣作戰,他們在山坡上匍匐前進,吃力地拖帶著自己的步槍、彈藥以及迫擊炮彈。有時,他們還被迫抵近敵人進行爆破,迫使敵人鉆出地下工事。

     敵人以東方人所特有的頑強精神奮力加固他們在山上的工事。有時他們深知依靠人力來挖掘從山下的反斜面一直通到正斜面的坑道,以便在遭到空襲和炮擊時能撤離正斜面陣地,躲進空襲火力或重型榴彈炮火力難以打擊的反斜面工事內。敵人構筑的坑道有時長達3000英尺。這樣,他們既能迅速躲避轟炸,又能很快向前運動抗擊地面進攻。通常,前斜面的坑道出口都經過精心巧妙的偽裝,必須很仔細地觀察才能發現這些出口。

     美國知名作家評述美軍的“攤牌行動”

     在戰場上,從1952年9月份開始,共產黨為了在冬天前改善其陣地,小規模強攻不斷。10月8日,哈里遜將軍單方面宣布談判休會后,克拉克將軍授意范弗里特將軍發起"攤牌行動",目的是奪取金化以北的鐵三角一帶的高地。范弗里特預計以200人為代價,可在5天內實現目標。但第10軍從10月14日發起進攻,在共產黨猛烈抵抗下苦戰了好多個星期,使美國和南朝鮮付出了9000人的代價,共產黨死傷達1.9萬人之多。

     在戰斗于11月18日逐漸停下來時,聯合國軍的陣地只略略有點微小改善,而損失卻太大太大了。直接進攻敵軍主陣地,實現一點有限目標無異于枉費心機。為把共產黨從準備已久的主要防御陣地引出來,第8騎兵團于10月15日在元山以南約25英里的東海岸進行了一次兩棲登陸佯攻。但共產黨不入圈套,結果這次佯攻遭到了很大失敗。

    “聯合國軍”總司令克拉克:“挽回面子的惡性賭博”

    樂觀地準許了范弗里特"攤牌"的克拉克在他的回憶錄中也沮喪地說:"金化攻勢"是"發展成為一場殘忍的挽回面子的惡性賭博","我們死傷的人數在8000以上,大部分為大韓民國之官兵,得不償失……我認為這次作戰是失敗的。" (據新華網)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