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高級軍官大都留學日本獲贈天皇指揮刀



    從清朝末年到民國初年,許多中國學生紛紛東渡日本留學,形成了一股巨大的留日浪潮。這些留日學生不僅有著眾多不為人知的逸聞趣事,而且對中國社會影響深遠。

      法政和軍事是熱門

      1894年,中國海軍在甲午戰爭中的慘敗,讓中國先進的知識分子感到震驚。他們在痛心之余,開始關注日本的近代化,“向日本學習”逐漸成為一時的風氣。

      中國學生最初到日本,大多進一些語言學校和速成班。當時比較有名的院校有:宏文學院、經緯學堂、政法大學速成科、同文書院和振武學堂等。教師講課時,旁邊一般都配有中文翻譯。

      不過日本一些人為了賺錢,也為中國學生開辦了很多速成班。這些速成班辦學條件很差,實際上就是一個工棚,只不過掛了一塊“大學”的牌子。教學方面,日本學校也是魚龍混雜,一些“野雞大學”、“草臺班子”充斥其間。

      中國留學生學習的專業包括軍事、文史、外語、美術等應有盡有,但最熱門的是法政和軍事。1904—1908年,日本法政大學專為中國學生開辦了“法政速成科”,5年間共開辦了5期,進入該校的中國留學生共計1885人。

      另外,學習軍事的中國學生也很多。據調查,在1911年的中國陸軍中,大約有800名軍官留學日本,其中約有630人在日本士官學校學習過。

      之所以學習法政和軍事,是因為當時的人們認為,中國失敗落后最主要的根源就是政治和軍事方面與列強存在差距。中國想要走向富強,政治方面必須要實行憲政,軍事方面必須建立新型的陸海軍。

      “海歸”境遇各不同

      眾多留學生來到日本,其人生境遇各不相同,學習生涯差別也很大。蔡鍔、蔣百里等人在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學習,成績優異,與同學張孝準并稱為“中國三杰”。蔡鍔在畢業時獲得騎兵科第二名,而蔣百里畢業時獲得了步兵科第一名,榮獲日本天皇親贈指揮刀的殊榮,以至于一些日本人耿耿于懷。于是從第四期開始,日方特意將中日學生分開編隊,以免這種尷尬局面再次出現。

      不過,留學生中也有很多沉迷浪蕩生活的。那些公費留學生每年的學費都很可觀,在日本的購買力也相當強,于是一些虛度歲月的人就花天酒地,常常出沒于風月場所。更有甚者,個別人還與日本女子公然過上露水夫妻的生活。據說個別人在日本留學多年,竟然連一句日本話都不會說。

      留學生成清朝掘墓人

      清王朝派學生留學日本,本來期望他們學成后,能成為維系其統治的支柱,但沒有想到,這些人回國后大部分成了推翻清王朝的骨干力量。當時膾炙人口的《革命軍》、《猛回頭》、《警世鐘》,就是留日學生鄒容、陳天華所寫。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無論是武昌首義的領導者蔣翊武、孫武,還是后來響應起義的蔡鍔、唐繼堯、閻錫山,都是留日的學生出身。

      另外,留日士官生也成為后來中國軍事力量的中堅。在民國十年之前,中國軍隊中位居中上將者,有2/3都曾留學日本。當時在民國軍事舞臺上的風云人物,如蔣介石、蔡鍔、何應欽、蔣百里等人,都是留日“海歸”。

      除了軍事外,留日學生在政治方面對當時的中國也有著廣泛的影響。中國共產黨建黨領導人、號稱“南陳北李”的陳獨秀和李大釗,以及中共一大代表李達、李漢俊、董必武等,都曾東渡日本留學。(據世界新聞報 文/黃東)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