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戰時臺灣曾秘密出兵中東培訓當地飛行員



    約旦、沙特聯合借兵,蔣介石婉言謝絕

      1962年11月4日,臺灣“外交部”突然收到臺灣駐約旦“大使館”的一封標有“極急密”的電報。電報內容讓臺灣當局大吃一驚,原來約旦和沙特阿拉伯國王聯合向臺灣求助,希望臺灣方面派遣空軍人員協助北也門王室作戰。遠在萬里之外的約旦和沙特為何突然要向臺灣借兵呢?一切都要從北也門的事變說起。

      也門位于阿拉伯半島西南部,是一個有著3000多年歷史的古國。16世紀初,也門淪為奧斯曼土耳其的屬地,隨著奧斯曼土耳其的衰落,也門又成為了英國殖民者覬覦的目標。1914年,英國強迫土耳其簽訂《英土條約》,將也門分成南北部分,并在1934年強行奪取了南也門,給這片土地埋下了日后沖突的種子。1918年,北也門宣布獨立,建立穆塔瓦基利亞王國。1962年9月26日,以阿卜杜拉·薩拉勒為首的“自由軍官組織”發動革命,推翻了統治北也門44年的巴德爾王朝,成立了阿拉伯也門共和國。巴德爾王朝的王公貴族們倉皇逃亡沙特和約旦,尋求庇護。面對這些逃亡者,沙特和約旦王室忐忑不安,當時阿拉伯半島的革命浪潮風起云涌,他們害怕自己成為下一個革命的對象。因此他們在庇護北也門王室的同時,也在積極策劃北也門王室的復辟。但沙特和約旦的實力對于這樣的任務卻心有余而力不足,兩國雖有大量先進的美制戰機,卻缺少技術過硬的本國飛行員,雇用美國飛行員,兩國又認為不可靠,怎么辦呢?他們想起了臺灣當局。當時,臺灣既是兩國的“友邦”,又有大量經驗豐富的飛行員,確實是理想的求助對象。

      于是,約沙兩國向臺灣當局提出,希望臺灣派出戰斗機飛行員和地勤人員,專門負責駕駛和維護沙特空軍的美制F-86“佩刀”式戰機,為北也門王室軍隊的進攻行動進行護航。腰包鼓鼓的石油巨富們還提出,無論臺灣當局開價多少,他們都可以接受,同時承諾對外界嚴格保密。對于約旦、沙特兩家王室的請求,臺灣當局馬上召開緊急會議討論。臺“外交部”認為,約旦和沙特一直是“友邦”,而北也門王室在聯合國代表權問題上對臺灣也“積極友善”,因此對他們的要求不好拒絕。臺“國防部”也表示贊同,認為出兵不但能促進臺灣對外軍事合作,而且可以增加臺軍飛行員的戰斗經驗。但也有人提出,中東局勢十分復雜,如果臺方人員的身份一旦暴露,將使臺方陷入十分被動的境地。報告打到蔣介石那里,蔣介石思來想去,最后婉拒了兩國要求臺灣立即出兵的建議,但他表示可派人去考察約旦、沙特兩國的空軍情況,為以后的出兵做準備,為此臺方還專門制定了一個“天祥計劃”。

      借口培訓約旦飛行員,臺灣空軍飛進約旦

      在婉拒約旦、沙特的要求之后,臺“國防部”秘密派遣空軍少將楊紹廉(化名為楊猛)、空軍總部技術考核組長空軍上校冷培澍(化名為冷靜)、第二修補大隊副大隊長空軍上校李文忠(化名為李國強)3人前往約旦考察。這3人都是臺空軍的精英,其中冷培澍空中格斗經驗豐富,曾在1958年與大陸空軍的空戰中,擊傷1架殲-5戰斗機。他們的任務就是了解約旦、沙特空軍情況以及中東局勢,為以后可能的軍援鋪路。

      3人到約旦不久,中東局勢又發生了變化?吹奖币查T爆發革命,美國坐不住了,為保障其在中東的利益,美國火速向沙特派遣了3個中隊的F-100“超級軍刀”戰斗機。有了美國的支持,約旦和沙特也就不再需要臺灣方面的幫助了。于是,臺灣的“天祥計劃”隨之偃旗息鼓。

      盡管“天祥計劃”沒有實施,但它為雙方以后的軍事合作埋下伏筆。約旦、沙特王室一方面對這次“忽悠”臺灣心存歉意,一方面也確實在培養飛行員方面有求于臺灣。兩國逐漸加強了與臺軍方的往來。1966年,約旦空軍代表團訪臺,在觀看了臺空軍的演練后,約旦人提出了請臺灣空軍訓練約旦飛行員的要求。

      一開始,為避免引起國際社會的注意,約旦軍事人員多以外交人員或者普通游客的身份抵達臺灣,進入臺軍基地秘密培訓。這種訓練方式固然可以保密,但臺灣是個面積狹小的海島,與中東地區大面積沙漠戈壁的地形截然不同,接受訓練的約旦飛行員回國后不得不重新適應國內的環境,訓練效果不可避免地大打折扣。于是,在約旦政府的一再要求下,1974年臺灣空軍派出兩名空軍上校前往約旦擔任軍事顧問和高級戰術教官。第二年,臺軍又派遣一個軍事教練小組奔赴約旦,進行戰斗機基本戰術訓練教學,同時地勤人員也陸續跟進。

      沙特再提借兵請求,臺軍秘密介入南北也門武裝沖突

      就在臺灣教官熱火朝天地訓練約旦空軍的時候,沙特方面再次找上門來,并提出了一個更為驚人的要求,請臺灣方面向北也門提供軍事援助。十多年前,沙特曾積極謀劃推翻北也門政府,如今為何要幫助自己昔日的對手呢?原來,1967年南也門擺脫英國的殖民統治,宣布獨立后,逐漸向社會主義陣營靠攏。1970年,南也門改國名為也門民主人民共和國,正式宣布走社會主義道路,并獲得蘇聯的支持。從此南北也門成為美蘇全球爭霸的一個重要的角力場所。

      國家之間沒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不變的國家利益。對沙特而言,社會主義革命的威脅遠比北也門政府大得多。加上北也門政府又對沙特做出承諾,不支持顛覆沙特王室的行動。于是,沙特與北也門結成了同盟。就在此時,南北也門不斷爆發邊境沖突,一時間南北也門上空戰云密布。沙特向北也門提供大量金錢的同時,還打算提供軍事援助,但沙特本身軍事實力有限,因此又想起了臺灣。

      對于沙特方面的請求,這一次臺灣方面表現得十分積極。原來,此時的臺灣正面臨著空前的“外交”困境,不僅丟掉了聯合國席位,“邦交國”也紛紛棄它而去。為了維護與沙特的“邦交”,臺灣當局自然不愿得罪對方。于是,臺灣方面緊急制定了一項軍援計劃,代號“大漠計劃”。從1979年開始,臺灣方面每年都要派遣百余名空軍飛行員和地勤人員化名前往沙特。這些人到達沙特后,還要換上沙特軍服,然后以沙特軍人的身份前往北也門活動,或者在沙特從事培訓工作。直到1990年中沙建交前夕,“大漠計劃”才畫上了句號。

      客觀地講,在南北也門的軍事沖突中,這些臺軍飛行員使北也門空軍的實力大大增強,從而奪取了空中優勢。經過臺軍培訓的北也門空軍在1994年爆發的南北也門內戰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幫助北方政府贏得了內戰的勝利。一些研究者懷疑,臺灣方面大規模、長時間地援助北也門,美國方面可能早已知曉。由于當時美蘇雙方顧忌國際影響,都不好直接插手南北也門沖突,美國對臺灣介入南北也門沖突,干脆采取“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態度。而另一些學者更是大膽猜想,很可能是美國直接策劃了臺灣出兵中東三國的行動。(據環球網 文/劉崇德)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