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蔣介石 戴笠聞風喪膽的風云人物



        沈醉曾經說:“這個人(指王亞樵)的行動的確使蔣介石感到害怕。那個時候連蔣介石、戴笠都怕的人,是值得寫入歷史的!蓖鮼嗛允嵌、三十年代聞名上海灘的人物,因為他字九光,江湖上又稱“王九”、“九爺”。王亞樵一生的經歷十分“豐富多彩”:他參與上海灘幫派間的利益爭斗,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他聯絡革命志士,炸死日本大將白川義則,為抗日出力,是個愛國者;他多次冒險刺殺蔣介石,是連戴笠都害怕的反蔣頑固勢力……

        刺殺淞滬警察廳廳長

      上世紀20年代初,中國大地被各路軍閥割據,上海這個冒險家的樂園,自然也成了軍閥們爭奪的的一塊地盤。直系的江蘇督軍齊燮元把親信徐國梁派往上海,充當淞滬警察廳廳長,擁有武裝警察7000多人,獨攬滬上;皖系的浙江督軍盧永祥也巧立名目,在上海特別設立了一個軍事機構——上海擴軍署,派他的妹婿何豐林任擴軍使,駐兵上海。一塊肥肉爭著吃,摩擦也就開始了,軍警斗毆事件不斷發生。隨著摩擦的不斷升級,盧永祥失去了耐心,他決心干掉徐國梁,把警權奪過來。

      不久,盧小嘉便通過李少川的關系認識了王亞樵。李少川是李鴻章的族孫,因為與王亞樵是合肥的同鄉,因此相交甚密。在杭州督軍官邸,盧永祥熱情地招待了王亞樵,并且親口答應事成之后,奉送湖州一地,槍支四百條。王亞樵雙手抱拳說:“督帥放心,一個月后聽王九的消息!”

      王亞樵回到上海后,立即著手布置刺殺行動。一天有手下向王亞樵報告:徐國梁進了溫泉浴室。這溫泉浴室在大世界游樂場對門,是個熱鬧繁華的地方,王亞樵清楚這是一個下手的好機會,于是連忙派出得力干將鄭益庵帶領一批人趕到溫泉浴室。

      鄭益庵到了地方一看,果然徐國梁的轎車停在浴室門口,他的十幾個負責警衛的武裝警察守衛在附近。鄭益庵向手下的人發出了隱蔽信號。大約過了兩個小時,徐國梁終于從浴室內走出,鄭益庵瞅準時機發出攻擊命令,行動組的人立即擁上街面,快要靠近車旁時,突然一齊開槍,徐國梁當場被打死。鄭益庵在撤退途中不慎絆倒,被法國巡捕逮捕。

      齊燮元接到徐國梁被刺的電報大為震怒,立即派人去上海交涉引渡人犯,可是王亞樵先動手,通過上海黑社會的關系和一筆重金,把鄭益庵引渡到上海擴軍署,然后悄悄送出了上海。
     

      炸死日本大將白川義則

      1932年2月29日,日本陸軍大將白川義則奉命親臨上海吳淞口,在“出云”艦上坐鎮指揮,對十九路軍發起了更加猛烈的攻擊。當時身為“上?谷站葒鴽Q死軍”幕后總指揮的王亞樵,得知這一情報后,立即挑選一批“水鬼”,身負炸藥,潛入江中,把炸藥包拴在“出云”艦底部。只聽“轟隆”一聲巨響,軍艦顫動了幾下,卻并未受到致命打擊。白川義則嚇得慌忙離艦,把司令部遷至陸上。

      4月下旬,中日雙方全線;。日軍狂妄宣稱,將在日租界虹口公園舉行“淞滬戰爭勝利祝捷大會”。日寇侵略了中國,還要公然在中國國土上“祝捷”示威,王亞樵發誓一定要借此機會“干掉”白川義則。

      “祝捷大會”那天早晨,虹口公園周圍崗哨林立。朝鮮志士尹奉古、金天山(金九)等人裝扮成日本僑民,手提藏有定時炸彈的熱水瓶進入會場。9點整,日本大將白川義則、日本公使重光葵等十幾名日本軍政要人來到會場。不久,主席臺邊一聲巨響,天搖地動,血肉橫飛……白川義則當場被炸死,重光葵被炸斷一條腿,有十幾個日本要人也是死的死、傷的傷。

      虹口公園炸彈案發生后,震驚了日本軍部。但“祝捷大會”事先有“中國人不得參加”的禁令,所以盡管損失慘重,日本軍部“啞巴吃黃連”,不好對中國人采取什么行動。
    刺蔣不成再刺宋

      1931年2月28日下午,蔣介石在南京黃埔路中央軍?垩毫肆⒎ㄔ洪L胡漢民,引起兩廣地方實力派的不滿,不久兩廣通電討蔣,另組國民政府。王亞樵站在兩廣一邊,還派洪耀斗、余立奎為代表,參加廣東的“非常會議”。就在這時,廣東方面希望王亞樵利用京滬一帶勢力殺蔣鋤奸,以為報復。

      1931年6月,蔣介石到廬山辦公,王亞樵認為機會來了,當即派出龔春蒲、肖佩偉、陳成等化裝游客尾隨上山,住進廬山新旅社內,嚴密監視蔣介石的一舉一動。一天,蔣介石的座車急馳下山,陳成突然在路旁遇到,來不及報信聯絡,急忙掏出炸彈想扔進車中,正舉手之際,從車內射出子彈,擊中頭部,陳成應聲身亡。原來陳成的行動早已被衛士發現,搶先射擊。隨后蔣介石的座車飛也似地往山下奔去。

      廬山遇刺這件事對蔣介石的觸動很大,他沒想到有人會有那么大的膽子來行刺他。蔣介石立即指示戴笠盡快破案,并囑咐決不能聲張,封鎖消息。戴笠懷疑這件事是王亞樵所為,便故意在滬杭一線放出口風:“王亞樵如有謀害我領袖之舉動,我必殺他!”

      1931年7月,王亞樵收到財政部長宋子文將近期抵滬的消息,王亞樵想,之前刺殺蔣介石的計劃失敗,對兩廣方面沒法交待,宋子文是蔣氏集團的核心人物之一,如果能刺宋也是對兩廣方面的補償。王亞樵決定待宋抵達上海時在北火車站行刺。

      巧的是這一天宋子文和秘書唐腴臚穿的都是一身白嗶嘰西服,戴白色拿破侖式帽子,只是宋子文空著手,而唐腴臚卻夾著一個公文皮包。當他們在眾人的簇擁下走出站口時,王亞樵的手下劉剛突然向唐腴臚開槍,劉剛并不認識宋子文,他把穿白色西裝的唐腴臚誤認成宋子文。其他同伙見劉剛射擊,便也集中火力一齊向唐腴臚開槍。宋子文的衛士迅即反擊,并掩護宋子文躲避在一根柱子的后邊。站臺上警笛鳴叫,軍警們向候車室內沖去。龔春蒲以為大功告成,便投出兩枚煙幕彈,趁亂逃跑。

      當晚,王亞樵從晚報上看到一則消息:“歹徒今晨在北站行刺財長未遂,秘書唐腴臚當場斃命!蓖鮼嗛愿械讲幻,便匆匆離開上海到香港去了。


        想刺蔣卻刺中汪精衛

      在香港,王亞樵并沒有放棄刺殺蔣介石的念頭,他經常與幫會重要成員商議如何行動。華克之建議王亞樵在南京辦一家通訊社,取得記者身份后,尋找機會接近蔣介石。于是王亞樵取得胡漢民的支持,在南京申請辦了一家名叫“晨光”的通訊社,由華克之任社長,張四明、賀坡光、孫鳳鳴三人做采訪記者。

      1935年10月,國民黨即將召開六中全會,華克之知道消息后便積極準備行動。孫鳳鳴主動請纓表示愿意深入虎穴,誓死鋤奸。隨后華克之通過關系,從國民黨中央黨部內部獲取一張入場證。當日,孫鳳鳴持入場證進入中央黨部。當國民黨的中央委員們站在會議廳門前列隊準備照相時,孫鳳鳴想趁機實施計劃,可是照相的人群里惟獨不見蔣介石和汪精衛二人。原來汪精衛見蔣介石沒來,便上樓去請他,不曾想原本打算照相的蔣介石突然改變了主意,決定不參加照相了。汪精衛轉身下樓。汪精衛和委員們照完相,委員們便陸續向會議廳走去。孫鳳鳴見情勢緊迫,如果再不下手就沒有機會了,于是迅速從大衣內抽出手槍高喊“槍斃賣國賊”,同時對準汪精衛連開三槍,汪精衛應聲倒地。

      蔣介石聞聲而來,見狀大驚,急忙上前扶起血泊之中的汪精衛。蔣介石十分惱火,限戴笠必須在三個月內破案!

      隨著政府形勢的不斷變化,王亞樵產生了離開的想法。他把想法向老友李濟深吐露,并且提出想去延安投奔共產黨,請李濟深引薦,李濟深欣然提筆給周恩來寫了推薦函。當天夜里,王亞樵還提筆給毛澤東、朱德寫了一封信,表示愿率隨從投奔延安。

      這一年的9月,王亞樵的手下余立奎的小老婆余婉君帶著孩子突然從香港來到梧州,她把一群特務引到了梧州。10月21日晚,余婉君以有要事相告為借口將王亞樵騙到自己的住處。王亞樵毫無戒備地去了,他一踏進房門,幾個彪形大漢便一擁而上,用亂刀將王捅倒,殺死王亞樵后,特務們又殘忍地將他的臉皮用刀劃開撕下來,帶回去向戴笠請功。

      王亞樵這個曾經在上海灘叱咤風云的傳奇人物,一個連蔣介石和戴笠都感到恐懼的暗殺魔王,最終也沒能擺脫被殺的命運。(據搜弧社區)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