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上的最大慘。52萬日軍斃命菲律賓



        馬里亞納群島陷落后,日本“絕對國防圈”已被沖破,?哲妼嵙竞谋M。此時日本海軍主要軍艦僅165艘,88萬噸;而太平洋上美軍卻有791艘,352萬噸。但日軍大本營仍負隅頑抗,將精銳的關東軍6個師團調往菲律賓,并調集海軍全部主力,企圖在菲律賓與美軍決戰,代號“捷1號”作戰。 
         1944年8月,日軍大本營將在菲律賓的第14軍升格為第14方面軍,將號稱“馬來之虎”的山下奉文大將調去擔任司令官。同時,從關東軍、中國派遣軍和朝鮮軍調遣精銳師團進駐菲律賓。除第16師團駐防萊特島外,1944年7月,日軍將關東軍第8師團(原駐黑龍江綏陽)和第2坦克師團調往菲律賓呂宋島。同年7月,將中國派遣軍駐山西大同的第26師團派往呂宋島,駐馬尼拉附近(后前往萊特島)。此外,日軍在菲律賓還先后組建了第30、100、102、103、105師團。至8月山下奉文接任時,在菲律賓的第14方面軍已有9個師團、3個旅團,23萬人。此外在呂宋島還有第4航空軍6萬人,海軍7。5萬人,補充兵員3萬人,合計約40萬人(《馬來之虎——山下奉文》,第216-217頁)。 
         
          但這還不是在菲律賓的日軍全部。1944年9月22日,關東軍第1師團(駐黑龍江北部的孫吳)調往菲律賓。11月,關東軍第10、23師團和朝鮮軍第19師團也調往菲律賓(朝鮮軍的第19師團也參加了“關東軍特別大演習”,與第20師團一樣,也被視為關東軍部隊)。第10師團就是1938年進攻臺兒莊的部隊;第19、23師團是日軍中僅有的與曾與蘇軍作戰的師團(第19師團在張鼓峰,第23師團在諾門坎)。第19師團是馱馬編制,2。8萬人;第1、10師團是摩托化編制,2。44萬人;第23師團是日軍中唯一的機械化師團,2。6萬人。加上這4個關東軍師團,以及其他特種部隊,從東南亞返回本土途中滯留菲律賓的人員,日軍正規軍在菲律賓共57萬人。連同動員的武裝日僑,在菲律賓的日軍總計達63萬人,是日軍在太平洋上最大的一個戰略集團。 
        進攻菲律賓的美軍,是麥克阿瑟指揮的西南太平洋部隊,陸海軍總計達50萬人。登陸萊特島的部隊為第6集團軍,下轄5個師,20萬人。海軍第3艦隊主力是第38特混艦隊,有17艘航空母艦、6艘戰列艦、17艘巡洋艦和58艘驅逐艦;第7艦隊有738艘艦艇,包括18艘護航航空母艦、6艘戰列艦、11艘巡洋艦、86艘驅逐艦、25艘護航驅逐艦。10月20日,美軍登陸萊特島,在島上的日軍開始僅有第16師團,根本無法抵擋,被迫退往內陸(根據日本厚生省的資料,第16師團共有13778名官兵參加了萊特島戰役,其中戰死13158名,幸存者僅620名。師團長牧野四郎中將也被擊斃)。 

    日本海軍傾其全力,出動64艘、66萬噸軍艦(4艘航空母艦、9艘戰列艦、20艘巡洋艦、31艘驅逐艦),從10月23-26日,以萊特島為中心與美軍第3、7艦隊進行了長達4天的激戰。 
         
        萊特大海戰,世界上最大的一次海戰,戰場以萊特島為中心南北達1000多海里,東西500多海里,雙方投入航空母艦39艘、戰列艦21艘,巡洋艦47艘,僅驅逐艦以上大型軍艦就有300多艘,艦載和岸基飛機2000多架。日軍被擊沉航空母艦4艘,戰列艦3艘(含7萬噸級的超級戰列艦“武藏”號),巡洋艦9艘,驅逐艦9艘,計30。6萬噸;美軍損失航空母艦3艘,驅逐艦3艘,3。7萬噸,不及日軍損失1/8。 盡管海戰慘敗,日軍大本營仍不改決心,重兵增援萊特島。適逢菲律賓正是臺風季節,連下40日暴雨(860毫米雨量),盡管美軍在島上已奪取5個機場,仍由于山洪暴發和泥漿遍地而無法使用。日軍趁機將第1、26師團和第68旅團等部通過南部的奧莫克灣送上萊特島。 
         
        這個第68旅團并非等閑之輩,而是關東軍以陸軍公主嶺學校教導隊為基干編成的精銳部隊(服部卓四郎:《大東亞戰爭全史》,商務印書館第3卷,1277頁),堪稱精銳中的精銳。經增援,島上日軍已達7萬人。但到了11月中旬天氣略有好轉,美軍破譯日軍密碼,獲悉日軍有一支運輸船隊從馬尼拉駛向奧莫克灣。11月11日拂曉,載運日軍第35軍直屬部隊和第26師團一部共1萬人的5艘運輸船遭美軍347架飛機的襲擊,炸沉全部運輸船和4艘驅逐艦,日軍1萬人幾乎全部淹死,軍用物資也全部損失。 

        萊特島上的日軍在海上運輸線被切斷的情況下,盡管頑強奮戰,特別是第1師團第57聯隊在利蒙附近高地50天的戰斗中重創美軍第1騎兵師和第24師(我們在朝鮮戰爭中很熟悉美軍這兩支部隊),以致美軍稱為“斷頸嶺”,但日軍彈盡糧絕下終于崩潰,第57聯隊僅余200多人。第1師團是日軍中最老的師團之一,號稱精銳的“玉”師團,共有1。5萬人登陸萊特島,生還者僅743人。1945年1月中旬,萊特島戰役結束,島上日軍死亡6。8萬,美軍僅死亡3500人(總傷亡1。2萬人),只有日軍1/20。 
         
        日軍在萊特島上的第35軍所屬的第1、16、26師團和第68旅團全軍覆沒,這是太平洋戰爭以來日軍第一次在一場島嶼戰中就被殲滅3個師團兵力。日本首相小磯國昭曾宣稱“萊特島之戰是日美戰爭中的天王山”(天正十年,軍閥羽柴秀吉和明智光秀在山崎交戰,占領天王山為勝敗關鍵)。至戰敗后,小磯故作鎮靜,又宣稱“天王山之戰已由萊特島向呂宋島轉移”。日本民眾因此嘲笑說:“聽說沒有敗,只是天王山移動了”。一時傳為笑柄。 

        1945年1月9日,美軍第6集團軍19萬人登陸呂宋島仁牙因灣,掩護艦艇達850艘。由于日軍頑強抵抗,美軍進展緩慢。麥克阿瑟于1月底將第8集團軍投入戰斗,并投入第11空降師斷敵后路,很快就將掩護仁牙因灣至馬尼拉的日軍第19、23、103師團、第2坦克師團和第58旅團等部擊潰,于2月4日沖入馬尼拉。防守馬尼拉的是日本海軍人員約2萬人,經一個月巷戰全部被擊斃。日軍主力退入山地叢林,病死餓死者超過戰死者10倍以上。據幸存的日軍回憶,當時患上登革熱、爛腳病的人,就等于被宣判了死刑。“回歸熱”更是熱帶叢棘中最可怕的一種疾病;颊咧芷谛缘爻掷m高燒,初次發燒一般七天,又歇七天;然后第二次發燒五六天,又間歇五六天;再第三次發燒……周而復始,將人折磨得死去活來,同時間歇時間越來越短,發燒越來越頻繁,故名“回歸熱”。 
         
        不知有多少日軍被“回歸熱”反復折磨,熬干氣血,在已無人形時悲慘地死去。饑餓,是更大的敵人。滲入叢林的數十萬日軍官兵,成為與叢林中的動物競食的一股可怕力量。他們似一群大蝗蟲,所過之處,樹皮、草根皆遭殃,飛禽走獸紛紛落荒而逃。日軍甚至還自相殘殺,吃掉戰友的尸體!據士兵荻原長一回憶,他曾來到某個巖洞,受到3個軍士的 “款待”,給他吃了一種味道獨特的熏肉。獲原等人狼吞虎咽地吃完那些熏肉后,好奇地詢問這是什么肉。那個伍長淡淡地說:“我們在同類相食呢!”曹長補充道:“把不能行走但還有一口氣的戰友的軀體就那么扔在那里,讓蛆蟲、野獸暴食,怪可惜的……所以我們自己享用了!”荻原一行聽罷,不禁翻腸倒肚。 
         
        后來才知道,被這幾個人吃掉的,并不是他們所說的與他們素不相識的海軍人員,而是與他們同一分隊的朝夕相處的戰友,而且都是同鄉。在一個已經塌頂的小窩棚里,還橫陳著5具士兵的尸體。尸體的大腿肉已被剔去,僅剩下白森森的股骨和肱骨。窩棚不遠處,有四個士兵圍坐在篝火旁烤食著人肉。一名少尉帶領一個分隊路過這里時,這四個士兵加入了這支隊伍。幾天后,這四個士兵殺掉了熟睡中的少尉,除骨頭外,包括腳掌底下的皮都吃得干干凈凈(以上見《骷髏的證詞:52萬大軍化作白骨》)。這就是日軍在菲律賓失敗的慘狀。 

        如前所述,據《日本陸海軍事典》統計,日軍在菲律賓就戰死陸軍36。87萬人,海軍11。79萬人,合計48。66萬人。加上軍屬,共計死亡51。8萬人(而據大岡升平所著的《萊特戰記》稱,日軍在菲律賓的戰斗人員死亡總計達55萬人,非戰斗人員死亡4萬人)。(搜弧社區)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