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國之怒!新中國六次對外經典戰爭



        第一次:抗美援朝

        1950年6月25日,朝鮮爆發了內戰,美國當局也悍然介入朝鮮內戰。金日成向毛澤東發來緊急求援電報。1950年10月8日,毛澤東正式下達命令:任命彭德懷為中國人民志愿軍司令員兼政委,率部進入朝鮮協同作戰。10月19日傍晚,中國人民志愿軍分三路跨過鴨綠江,秘密開赴朝鮮前線。金日成在朝鮮北部山區大榆洞的一間民房里會見了彭德懷。他們雖然首次見面,卻似舊友重逢,一見如故。彭德懷開門見山問金日成:“人民軍現狀怎樣?有多少兵力?”金日成搖頭道:“現在情況不好。實話說吧,現在我只有三個多師在手上,……其他隔在南方的部隊正化整為零,分散后撤,準備集結在滿浦整編,要將這些部隊整編好重新投入戰斗,恐怕至少需要兩個多月時間才行……”彭德懷分析了戰局,認為李承晚的偽軍戰斗力弱,應以其為突破口,這一方案,得到中朝將領的贊許。1950年圣誕節前夜,我軍在三所里、龍源里圍殲偽軍主力。初戰告捷,毛澤東、周恩來等都十分高興。蘇聯駐朝鮮大使和金日成都建議志愿軍一鼓作氣,打到南朝鮮去。但是,身在前線的彭德懷等志愿軍領導卻顯得格外的冷靜。他們看到現在我們的運輸線被敵人空軍轟炸破壞得很厲害,入朝最初20天,就損失汽車600多輛,整個志愿軍只剩下260多輛汽車,由于凍餓而減員的士兵,每個軍都在萬人以上。面對種種困難情況,部隊打到三八線以后,彭德懷斷然下令停止對敵人追擊。在勝利聲中,金日成和朝鮮外相樸憲永再度到彭德懷的指揮所,敦促志愿軍繼續南進。這時,彭德懷便直率地說:“據我看,敵人并未打算死守三八線,漢城也是自動放棄的,李奇微是在有計劃地后撤,企圖引我們南進,待我們部隊疲勞、給養缺乏的時候,再來一次登陸夾擊……我們不要上他的當!”金日成聽了以后,又搬出蘇聯大使來。他說:“ 史蒂科夫同志說,困難可以克服,不應過多強調困難。”彭德懷反問一句“他打過仗嗎? ”金日成有自己的算盤。他想中國人民志愿軍入朝作戰,打了勝仗,為自己增加了巨大的后備力,竭力想把自己的南進計劃再度付諸實施。于是,他專程趕到北京會見毛澤東與周恩來。毛澤東當時沒有更多考慮戰場上的諸多困難,一再命令南進,一直打到三六線。面對著這樣的局面,彭德懷左思右想,覺得應該立即趕回北京,親自向毛澤東匯報這里的真實情況。1951年2月下旬的一天,彭德懷身穿一身棉軍服,不顧衛兵的一再阻擋,直接闖進西山毛澤東的別墅,擾醒正在酣睡的毛澤東。彭德懷向毛澤東陳述了朝鮮戰場的實際情況,委婉地批評了毛澤東要他們“速勝”的戰役部署。毛澤東聽了彭德懷的話,一言不發,一支接一支地抽煙。接著彭德懷又向毛澤東報告了毛岸英犧牲的經過。毛澤東聽后長嘆一聲,吟起一首《柘樹枯》:“昔年移柳,依依江南。今看搖落,凄愴江潭。樹猶如此,人何以堪!”經過彭德懷的“闖宮”進諫,毛澤東根據朝鮮戰場的形勢,作了關于堅持長期作戰、輪番作戰的新的部署。1953年7月27日,敵我雙方終于達成停戰協議。這場從三八線上爆發的戰爭,在經歷了3年多之后,終于又在三八線附近結束。關于這場戰爭雙方的損失,據彭德懷的報告,3年多的抗美援朝戰爭,共斃、傷、俘敵軍109萬人,其中美軍39萬。擊落擊傷敵機1200架,戰車3000余輛。

        第二次:中印之戰

        中印之戰是有其深刻的根源的。當時的印度總理尼赫魯一直在做印度“大國夢”,常常以“亞洲領袖”自居。正是他的這種地區擴張主義,釀成了60年代初期中印邊界戰爭。到1962年8月,在中印邊界的東西兩段,印度共集結了32000余人。10月10日凌晨,印度“里窩那作戰行動” 開始,印軍對準尺冬山下林間草場上的中國邊防部隊開火,當場打死打傷中國官兵11人。接著又向河北岸的中國邊防部隊射擊,打死打傷中方22人?斯澙屎拥貐^成為印軍向中國大舉進攻的戰場。與此同時,印度政府和印度軍方也加緊進行擴軍備戰,印度的總兵力,由1959年的41萬增加到60萬。軍費開支也猛增。1962年10月17日,中央軍委下達了反擊入侵印軍的作戰命令。按照中央的命令,西藏邊防部隊組成東線指揮部,由張國華任東段指揮部司令;新疆邊防軍向喀喇昆侖山地區集結,由南疆軍區司令何家產任西段指揮部司令。10月20日前,中國邊防部隊在中印邊界全線已準備就緒。1962年10月20日清晨7時,印軍達爾維準將下令向克節朗河谷中國邊防哨所炮擊。戰斗開始,我西線邊防部隊集中了4個多團約9千人的優勢兵力,向入侵印軍發起全面反擊。中國邊防軍反擊攻勢凌厲,到上午10點40分,戰斗全部結束。印軍270余人被擊斃,42人被俘。中印邊界西段,我邊防部隊向入侵奇普恰普河谷和加勒萬河谷以及阿克賽飲地區的一些據點進行攻擊,切斷印軍向河谷逃跑的退路。這時,在提斯浦爾的印度第四軍參謀長辛格準將,不得不下達撤退的命令。在一個星期的反擊作戰中,中國邊防部隊共殲滅入侵印軍3000余人,其中俘虜印軍官兵927人,包括步兵旅長達爾維準將及7名校官、9名尉官。11月14日上午10時,印軍考爾中將又率部向中國的瓦弄地區開火。新的戰斗開始以后,中國軍隊全面進行反擊。11月23日,西藏邊防部隊已進抵非法的麥克馬洪線以南靠近傳統習慣線的附近地區,反擊作戰實際已經結束。在歷時一個多月前后兩個階段的反擊戰中,中國邊防部隊在全線共清除印軍據點90個,全殲印度各部隊若干旅團。據印度國防部1965年公布的數字,印軍共陣亡霍希爾·辛格準將以下軍人1383人,另有26人在被俘期間重傷死亡;失蹤1696人;被俘約翰·達爾維準將以下軍人3968人。中國邊防軍傷亡2000余人,無1人被俘。

        第三次:抗美援越 

        1965年春,越南民主共和國主席胡志明秘密到達長沙。他到這里會見正在視察工作的中央主席毛澤東。毛澤東會見胡志明時開口便說: “胡主席,你來自越南,我來自湖南,咱們一家子嘛!有什么困難?要人有人,要物有物,你說。”這時,胡志明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繪制著越南河內以北要搶修、搶建的十二條公路的示意圖,正是這張示意圖,使中國調動了8萬大軍赴越南。中國派出8萬優秀兒女赴越南,為越南修筑工程、公路、鐵路。他們冒著敵機的轟炸和酷暑的煎熬,千辛萬苦,奮戰不已,援越二支隊僅一次就被炸死27人。他們掩埋好同志的尸體又繼續戰斗,出色地完成了任務。越南方面對中國援軍的工程表示非常滿意。自1965年8月1日至1968年3月,前后分5批入越輪戰的中國高炮部隊,連同配屬援建工程的高炮部隊總計15萬余人,3年中,共對敵作戰2153次,擊落美機1707架、擊傷1608架,俘虜美軍飛行員42名,有力地支持了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國斗爭。20多年間,中國向越南提供的軍事、經濟和自由外匯的援助總值超過200億美元,其中包括足夠裝備陸?哲姡玻埃岸嗳f人的輕重武器、彈藥和其他軍用品,成百個生產企業和修配廠,2億多米布匹,3萬多輛汽車幾百公里鐵路以及全部鐵軌、機車和車廂;500多萬噸糧食,200多萬噸汽油,3千公里以上的油管以及幾億美元的現匯等。中國對越南的援助不附帶任何條件,絕大部分是無償,一小部分是無息貸款。

        第四次:中蘇珍寶島之戰

        珍寶島位于烏蘇里江主航道中心線中國一側,屬黑龍江虎林縣管轄。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珍寶島面積不足一平方公里,四周叢林環繞,中部為沼澤地。據有關資料記載,蘇方自1969年冬季起,多次侵入珍寶島及附近地區,打死打傷中國邊防戰士和邊民。雖然中方一再勸告、克制,但其不僅置若罔聞,而且變本加厲,使一般槍擊事件上升為炮擊和有組織的入侵。1969年3月2日,中國邊防站巡邏隊30人分成兩組前往珍寶島巡邏,蘇軍立即出動70余人,分乘2輛裝甲車、一輛卡車和一輛指揮車,上島后分成四路,合擊中國巡邏隊,中國邊防軍被迫自衛。蘇軍打死打傷中方6人;中方擊斃蘇軍7人。3月15日,蘇軍增兵再次向珍寶島發起攻擊,蘇軍30余人在6輛坦克、3輛裝甲車掩護下向守島中國部隊攻擊,中國邊防軍用75毫米大炮和各種輕武器進行反擊,經一個多小時戰斗,擊退蘇軍。中午,蘇軍又出動6輛坦克和5輛裝甲車在3架飛機配合下,再次向守島中國部隊發起進攻;下午15時又出動10輛坦克、14輛裝甲車和近百名士兵發起新的進攻。17時被中國軍隊擊退。3月17日,蘇軍再次出動5輛坦克和70余人,在猛烈炮火支援下,向珍寶島發起進攻,經一個多小時戰斗,我方擊退敵軍,擊斃親臨前沿指揮的蘇軍上校里昂諾夫。珍寶島自衛反擊戰,我邊防部隊共殲滅蘇軍200余人,擊毀擊傷其坦克、裝甲車17輛,擊毀卡車、指揮車各一輛,并繳獲蘇軍F62坦克一輛,及各種槍支彈藥和軍用物資等。

        第五次:西沙保衛戰 

      西沙群島是南中國海的屬于中國的領土。據歷史記載:早在西漢時期,南海諸島已收入我國版圖。但是,西沙群島也一直是被“列強”和“列弱”覬覦的歷史舞臺。1971年7月,菲律賓派兵侵占南沙群島。在瓜分南海諸島方面,南越尤為貪婪。1956年起南越幾乎同時向我西沙、南沙下手。越南統一前,南越總統阮文紹派兵占領西沙,越南統一后,越南政府繼續堅持這個立場。他們竟把南沙群島31個島中占領了20多個。1973年底,廣東南海漁業公司的捕撈隊前往西沙海域作業。領隊是參加過八路軍的轉業軍人張秉林。他統領的97人的船隊,設有電臺還帶有機關槍、自動步槍和手榴彈。他們到甘泉島以后,升起五星紅旗并豎立了一個大木牌,用紅漆寫上“中華人民共和國神圣領土,決不允許侵犯!”上島兩天之后,即1974年1月15日,南越軍艦便對準島上的五星紅旗發射了10枚炮彈,由此揭開了西沙之戰的序幕。中央軍委為西沙之戰建立了領導小組。由周恩來、葉劍英抓總,領導小組中有鄧小平和當時竊居要位的王洪文、張春橋。1974年1月19日早上7時,南越軍隊在琛航島登陸。23名荷槍實彈的南越軍直撲琛航島,敵人偷襲登陸失敗,南越總統阮文紹從西貢發出命令:“打!”上午10時,雙方軍艦交火。敵我艦只是四對四。開戰不久,我海軍扭轉被動局面。南越一艘被命名為“怒濤”的護衛艦,被我炮火擊中,油庫起火,彈藥庫起火,終于支持不住,沉入大海的怒濤之中。海軍決戰之后,接著是登陸作戰。1月20日晨,我軍12艘艦艇,停泊在西沙永樂島海面,經過不多久的激戰,我軍全殲甘泉島守敵。接著立即揮兵珊瑚島,旋即,南越的國旗在珊瑚島折下。兩天戰斗結束,共計擊沉敵艦一艘、重傷三艘,擊斃敵艦長以下100多人,俘南越軍少校以下48人,美國顧問1人。我方代價:犧牲艦政委以下18人。直到1988年3月14日,中國人民解放軍才在情況復雜的南沙升起五星紅旗。

        第六次:自衛反擊戰 

        在中國與蘇聯關系交惡之后,越南公開倒向蘇聯,以蘇聯作靠山推行他們的地區霸權主義;同時,越南在柬埔寨制造了一個“韓桑林政權”,以擴大越南對柬的“移民空間” 。并且在中越邊界上不斷挑起磨擦,對中國進行蠶食。1978年8月,越南出兵占領了友誼關右前方的中國領土浦念嶺。占領者高喊:不光這里是我們的,連廣東廣西也是我們的,凡是有木棉樹的地方都是我們的。他們甚至公然把具有重要戰略地位的南沙群島更名為黃河群島。越南的擴張主義行徑激怒了中國領導人。1979年2月17日凌晨,中國火箭炮群的火光劃破長空。前線總指揮許世友、楊得志如期下達攻擊命令。萬馬千軍殺向越南。其時,莫斯科發表聲明說:蘇聯將履行根據蘇聯和越南友好合作條約所承擔的義務。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說:在亞洲國家之間的斗爭中,我們不偏袒任何一方。國務卿萬斯會見中國大使柴澤民,要求中國撤軍。倭國一位著名軍事研究員記錄了當時分析到的情況,他寫道:2月17日晨,集結在中越邊境上的17個師,總計22萬5千人的中國軍隊,以12個師的兵力,在國境線全線上對越南六個。保眰縣開始進攻。其中高平正面投入的兵力是6個師,諒山方向3個師,老街正面3個師。2月18日午后,中國軍隊在老街、高平、同登等地的進攻,受到越南軍隊的抗擊而一度停止。19日至20日,諒山正面加強了一個師及40輛坦克;高平正面加強了兩個連40輛坦克,再度展開攻擊。中國軍隊20日占領老街,包圍同登。其后,中國軍隊猛攻同登、高平,24日占領同登。27日占領高平。雙方在諒山的戰斗最為激烈。中國軍隊在陸續投入8個師的兵力之后,于3月4日占領了諒山。打下諒山后,中國命令撤兵。據有關方面透露,同越南的16天戰斗中,中國軍隊殲滅越南兵力一萬數千人,俘虜一千數百人。1984年,中國軍隊收復老山。1989年,越南宣布從柬埔寨全面撤軍。(據搜弧社區)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