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誕生記:在大決戰炮聲中問世后迅速擴展



        

        1948年12月1日,中國人民銀行掛牌儀式在石家莊中華北街11號隆重舉行。此時,在遠方的淮海戰役和平津戰役戰場上,大決戰的隆隆炮聲正在宣告著蔣家王朝的覆滅,同時也像是在為未來新中國的中央銀行典禮而喝彩。同日,人民幣在石家莊市和中共中央所在地平山縣正式發行。

        中國人民銀行籌備處成立

        在人民幣發行之前,各解放區都有自己的銀行,并各自發行貨幣。除此之外,還有一些流通范圍較小、種類繁多的區域性貨幣和地方流通券。這些貨幣大多源于抗戰時期。隨著解放戰爭的勝利推進,各解放區開始連成一片,原先的割據狀態被打破,各區之間物資交流、貿易往來增多,新形勢要求各解放區統一財經政策。

        1947年3月15日,根據中共中央的指示,華北財經會議在河南省武安縣(1949年劃歸河北省)冶陶鎮召開。為了統一思想,中央派遣董必武前往指導會議。

        董必武帶著夫人和孩子從陜北一路東行。當他們走到山西五臺縣東山區大槐莊時,所帶的干糧吃光了。警衛員跑到一個小店買燒餅,但店家不收陜甘寧邊幣,甚至連公家開的商店也只認晉察冀邊幣,最后只好空手而歸。孩子餓急了,董必武的夫人只好用一塊新布料換了兩個燒餅。這件事使董必武深切體會到貨幣統一的必要性。

         同年4月,中共中央決定成立華北財經辦事處,以統一華北各解放區的財經政策,指導各解放區財經工作的開展。辦事處駐地在河北平山縣夾峪村,距劉少奇、朱德領導的中央工作委員會駐地西柏坡約兩公里。辦事處工作人員有五六十人,對各解放區的情況了如指掌。這個精干的機構,肩負起了戰時“財經內閣”的神圣使命。

        董必武在起草《華北財經辦事處組織規程》時,就將“籌建中央財政及銀行”列為規程的第五條。中央批準后,華北財經辦事處便開始醞釀籌建中央銀行,并開始考慮新貨幣的設計和印制問題。

        經過一番考慮,董必武致電中共中央:“已派南漢宸赴渤海找張(鼎丞)、鄧(子恢)商議建立銀行的具體辦法。銀行的名稱,擬定為中國人民銀行。是否可以,請考慮示遵。名稱希望早定,印鈔時要用。”

        當時毛澤東率中央機關正在陜北轉戰。接電后,他和周恩來、任弼時仔細推敲,回電說:“目前建立統一的銀行是否過早一點兒?進行準備工作是必要的,至于銀行名稱,可以用中國人民銀行。”自然而然,后來由人民銀行發行的貨幣,就叫人民幣。

        1947年冬天,在河北平山縣夾峪村一座農家小院的門前,掛出了“中國人民銀行籌備處”的牌子。成員們的工作是搜集各解放區貨幣發行政策、發行指數、物價指數和設計人民幣票樣等。

        毛澤東兩次拒絕在貨幣上印自己的像

         根據董必武和南漢宸的指示,晉察冀邊區財政印刷局開始設計人民幣票樣。大約在1947年11月,設計出來的票樣送到夾峪村后,南漢宸立即呈報給董必武審定。

        第一套人民幣上的“中國人民銀行”六個字,是董必武題寫的。他知道這幾個字的分量,特地沐浴更衣,懷著無比莊重和虔誠的心情,工工整整地寫下了這六個字。

        那時候,中共中央還在陜北。毛澤東得知票樣上印有他的像后,致電董必武,不同意鈔票上印他的像。理由是,鈔票是政府發行的,他是黨主席,不是政府主席,要印也要等將來他當了政府主席后再說。

        這是毛澤東第二次拒絕在貨幣上印他的像。第一次是在中央蘇區,黃亞光設計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貨幣時就準備用他的像。那時毛澤東是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主席。然而,毛澤東在審看票樣時卻說:“我的像不能用,我沒有這個資格。”誰有這個資格呢?當大家犯難時,毛澤東出了個主意:可以考慮采用列寧的頭像。這就是列寧的像出現在中國紅色貨幣上的原因。

        經過一番思考,董必武要求人民幣的票面設計,應盡量體現人民性質,反映工農業生產。人民幣的風格就此定調。改革開放以后,人民幣開始與世界接軌,1988年發行的第四套人民幣上,出現了毛澤東等已故領袖人物的肖像。

        由王益久和沈乃鏞設計的第一套人民幣,10元券正面圖案為車水灌溉和礦山,反映工農業生產;20元券正面圖案為礦山采煤和工人推動煤車,反映工業生產;50元券正面圖案為毛驢車水和礦山工廠,也是反映工農業生產的。
        印制首批人民幣,毛澤東贊不絕口

        1948年4月,中共中央會議在石家莊召開。會上,討論了由董必武起草的《中國人民銀行組織綱要草案》。剛開始時,鑒于當時西北和山東還在進行激烈的戰斗,與會代表認為建立中國人民銀行和發行人民幣時機還不成熟,決定金融貨幣統一分步實行,在一年內先實行各區貨幣的互相流通,再建立中國人民銀行和發行人民幣。但時隔不久,國民黨軍隊在戰場上連連敗北,其經濟形勢更是岌岌可危,蔣家王朝出現了提前總崩潰的跡象。

        經濟必須與政治、軍事步調一致。新的形勢,促使人民幣必須提前發行。

        1948年4月,晉察冀邊區銀行與冀南銀行遷入石家莊市中華北街l1號聯合辦公。7月22日,兩銀行合并組成華北銀行,南漢宸任總經理,胡景法、關學文任副總經理。9月,華北財經委員會第一次會議決定:“人民銀行券于明年1月1日發行。今年的三個月為準備階段……我們這次發行是統一貨幣,整理發行,不是幣制改革。”

        為什么要特別強調人民幣的發行不是幣制改革呢?因為當時國民黨政府正在搞幣制改革,由金圓券取代法幣,實際上宣布了法幣的崩潰,從而引起國統區民眾的恐慌。

        此時,晉察冀邊區財政印刷局已改稱華北銀行第一印刷局。根據華北銀行總經理南漢宸的指示,第一印刷局進行了生產總動員,全廠上下迅速投入到第一套人民幣的印制工作中。華北銀行第一印刷局生產的第一套人民幣,有10元、20元、50元三種面值。

        首批人民幣剛剛印出,票樣就立即被送到了西柏坡,由董必武面交毛澤東審閱。毛澤東對嶄新的人民幣贊不絕口,興奮地說:“人民有了自己的武裝,有了自己的政權,現在又有了自己的銀行和貨幣,這才真正是人民當家做主!”

        中國人民銀行成立,人民幣在各解放區印制

        1948年12月1日,在石家莊中華北街11號原華北銀行舊址,舉行了中國人民銀行的掛牌儀式。當時,淮海戰役和平津戰役正在進行中。

        中國人民銀行成立之初,人民幣的發行范圍是華北、西北、華東三區。由三區銀行合并組建的中國人民銀行還是區域性銀行,人民幣還是區域性的貨幣。

        中國人民銀行成立當日即發行了10元、20元、50元三種面值的人民幣。12月7日,《人民日報》(華北版)發表社論:“我們解放區的貨幣正在配合著戰爭的勝利,迅速擴張它的流通范圍,并把蔣幣驅逐到它的墳墓里去。”

        除晉察冀邊區之外,東北是最早參與人民幣印制工作的解放區。

        東北印制的千元券特點突出:一是票面規格不同,長寬比例關內為2:1,東北為2:0.8;二是正面“中國人民銀行”和“壹仟圓”不是董必武題寫的,這在第一套人民幣中是特例;三是背面無“中國人民銀行”字樣;四是在第一套人民幣中首次采用了水紋鈔票紙;五是鈔票號碼與羅馬冠字左右位置與關內相反。

        除上述1948年版的1000元券之外,佳木斯廠還印了1949年版甲種10元券、100元券、200元券、500元券和乙種100元券人民幣。在河北涉縣懸鐘村的原冀南銀行印鈔廠,生產了1948年版5元券人民幣,正面圖案為帆船。該廠改稱中國人民銀行第二印刷局后,印制過1949年版的20元券,正面圖案為農民打場。

        在山東的北海銀行印鈔廠,后來改稱中國人民銀行第三印刷局。在第一套人民幣中,主圖案大多為工農業生產或風景名勝,唯有山東解放區北海銀行印鈔廠印制的10元券和50元券采用了人物肖像。

        2007年9月,筆者曾到上海采訪鈔票中工人的原型楊琦。楊琦回憶說:“我那個時候在北海銀行印鈔廠制版部,工作是雕刻制版。鈔票里的農民叫翟英,跟我一樣是制版部的雕刻師。在山東臨朐的一個小山村,我扮工人,翟英扮農民,在野地擺姿勢任畫家畫了一個星期。最初我是一手拿槍,一手拿錘子;翟英是一手拿槍,一手拿鋤頭。畫完后,上級審查,把槍去掉了,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在大決戰的隆隆炮聲中,人民幣問世并開始在解放區發行。紅色金融工作者接管舊金融機構之后,迅速利用國民黨遺留下來的印鈔設備印制人民幣。

        人民幣在祖國大陸一統天下

        中原解放區是人民幣擴展的最早地區。1949年2月,中共中央華東局指示北海銀行抽調人員組成南下支隊,代號“青州縱隊”,先在山東青州集訓,準備接收南京、上海等城市的國民黨金融機構。培訓結束后,青州縱隊開始南下。同行的有一支由三四十輛大卡車組成的車隊,滿載人民幣以供南下部隊解放南京、上海使用。4月25日,青州縱隊從揚州過江,兩天后到達丹陽。在這里,又進行了培訓,為接收上海作準備。

        一天,鄧小平和負責接管上海財經工作的駱耕漠乘吉普車從南京到丹陽,直至深夜才到。鄧小平和駱耕漠餓急了,到街上找吃的。餐館早就打烊,只看到一個餛飩擔子。吃完餛飩,駱耕漠將一張嶄新的人民幣遞給小販,問:“鈔票你愿意收嗎?”小販高興地說:“這個票子值錢,能買好多東西,大家都愿意要。不像國民黨的票子,只能當草紙擦屁股。”鄧小平聽后對駱耕漠說:“這就是人民的心聲!”

        押運人民幣的車隊向上海進發,其時大雨傾盆,千軍萬馬將道路擠得水泄不通。這時陳毅的車隊開過來了,大家紛紛讓路。陳毅看到運鈔車,特別允許運鈔車編入他的車隊。運鈔車隊深夜沿著蘇州河進入市區,當夜抵達金門飯店,第二天就接管了國民黨的中央造幣廠和中央印制廠,第三天就開始印制人民幣。

        1949年12月底,原華南解放區的南方人民銀行改為中國人民銀行華南區分行,其分支機構并入中國人民銀行系統。

        1950年5月1日,海南島解放。7月23日,海南軍政委員會發出通告,宣布瓊崖革命根據地發行的票券停止流通。人民幣的流通區域擴展到天涯海角。

        1951年3月20日,中央人民政府發布《關于統一關內關外幣制的命令》,責成中國人民銀行限期收回東北銀行和內蒙古人民銀行所發行的地方流通券。

        1951年4月1日,中國人民銀行為執行政務院的命令,對收兌東北幣和內蒙古幣作出了具體規定:“因為內蒙古地域遼闊,交通不便,內蒙古人民銀行地方流通券的兌換期限將延至7月底。人民銀行為照顧內蒙古人民,特印制了一部分有蒙古文字的人民幣在內蒙古地區流通。”同日,東北銀行和內蒙古人民銀行統一于中國人民銀行系統。

        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與西藏地方政府達成“十七條協議”,西藏政治制度暫時維持現狀。這樣,藏幣得以繼續在西藏地區流通。

        1959年,達賴集團撕毀“十七條協議”,發動武裝叛亂。平叛后,西藏實行民主改革,藏幣終于成為歷史,人民幣由此躍上世界屋脊。至此,人民幣在祖國大陸一統天下。(摘自《黨史博覽》2009年1月)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