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為什么對志愿軍產生出宗教般的尊敬?



        

        上甘領戰役背后的沉思。

    這是一場極其有名的戰役,以一場戰役打出多項世界之最而揚名天下,有時候上甘嶺已經失去了地理名詞的意義,變成了一種堅強不屈英勇頑強的精神的象征,而在人們心中樹立起一座永難磨滅的豐碑。

    初識上甘嶺戰役是在小時候看過的那部電影上甘嶺,那是童年時記憶最深刻的一部影片,上甘嶺已經不是一部電影那么簡單,而成了一種揮之不去的情懷。長大后我還時常念叨著這部電影。很難想象這部電影給了我怎樣的震撼,我曾深深的沉迷于電影所展現出來的世界當中,我喜歡電影里的各種細節,比如蘇式轉盤機槍,重機槍,爆破筒,還有那烽火連天的難忘歲月,坑道堅持戰斗的艱辛,那只小松鼠,那首動聽的我的祖國,還有志愿軍戰士所表現出來的大無畏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以及不怕一切困難,不怕一切犧牲,誓與美帝國主義斗爭到底的氣概,這一切都讓人久久難忘。我感覺到,那怕中國再窮,再苦,只要有這些最可愛的人在,中國就是偉大的,就是不可戰勝的,有時候真的很想出現在上甘嶺前線和美國鬼子斗個你死我活,為祖國而付出一切。

    后來長大了,對于上甘嶺戰役仍沒有遺忘,這期間又看到了不少的資料,對于那場戰役的了解就更多了一些,這時候我發現了一個極其讓人感興趣的話題,范弗里特為什么要選擇上甘嶺作為攻擊目標呢,后來又了解到一些情況,美國人至今也想不通,上甘嶺為什么會打不下來。時間過去這么多年了,還有一種情結糾纏不清,總是對那場戰斗耿耿于懷,其中一個關鍵在于當時美軍選了一個什么樣的目標進攻。美國的軍事研究者們用電腦模擬得出結論,范弗里特如 果不攻五圣山,改為攻打西方山谷地,憑借美軍強大的機械化裝備,共軍兩個主力師(十五軍四十六師和三十八軍的一一二師)是抵擋不住的。他們不準備認為上甘嶺的失敗是輸給了中國軍人,因為這似乎不是人力能夠做得到的,可是二流部隊的四十五師可以做到。美國人在疑惑,很好,很好,這也是我在想的一個很有趣的問題,我們不妨看看當時戰場上的形勢是怎么樣的。

    朝鮮戰爭進入到了1952年的時候,交戰的雙方由于實力上的相當而在戰場上形成了對峙的局面,誰都很難打破戰場上的形勢。而在戰場中部的地方有一塊十分重要的戰略要地,這就是以平康為頂點,以金化鐵原為邊的一個三角形地區,這是中朝一方戰場上的薄弱環節,美國人在這一年進行了幾次試探,東西兩線都發動了進攻,結果以失敗告終,彭德懷說,美國人要動,在哪動,可能是中線,五圣山是朝鮮中部的門戶,失掉了五圣山,我們將后退200公里,無險可守,你要記住,誰丟了五圣山,誰要對朝鮮的歷史負責。為了守住這塊陣地,不讓防線出現大的漏洞,彭德懷調三十八軍和十五軍來共同守住這塊陣地,以策萬全,而范弗里特在得知這一情況之后不禁大吃一驚,為了守住這一塊地方,共軍竟集中了兩個主力軍,出于對志愿軍的了解,范弗里特不禁驚呼,這真是一塊鐵三角啊,此言一出,美軍便把這一地區稱為鐵三角地區,這個名稱多少代表了美軍對志愿軍的戰斗力的認識,他們也知道這兩只部隊打起仗來是怎樣的頑強和可怕。

    十五軍軍長秦基偉在接受了防守五圣山的命令后,來到了五圣山山頂,看過地形后,他吃驚于他眼前地形的險要,以他這樣一位善攻的將軍看來這里都是易守難攻之地,他的目光沿著西方山西坡,警覺地注意到了一條八公里寬的谷底,一邊是十五軍的防區,一邊是三十八軍的防區,這條谷底有漢城至海港重鎮元山的公路,鐵路橫貫,溝連朝鮮南北。這是戰場上的薄弱地方,也是十五軍和三十八軍的接合部,這里一旦出現了差錯,身后200公里將無險可守,為了防守住這個戰略要地,秦基偉派上了軍主力部隊,四十四師,而對面的三十八軍同樣不敢待慢,也派上了自己的主力部隊,第113師,形成了以兩支主力部隊共同扼守一條谷底的形勢,光憑這兩個師足可以讓任何對手望而卻步,這兩個師決不是善碴,范弗里特也看到了戰場上的這種形勢,他沒有選擇那條谷地下手,而是把攻擊目標挪到了上甘嶺來下手,并在那里碰了個頭破血流。后來美軍在研究戰史的時候又重新提到了這場戰斗,他們通過沙盤演習和電腦摸擬認為,范弗里特選擇上甘嶺下手是聰明人犯的糊涂,如果把戰場移到那條谷地的話,效果會更好一些,在模擬中得知,憑中共有限的重武器和兵力,根本擋不住強大的美軍的沖擊,如果真的在這里打開缺口,歷史將會是另外一個樣子。這也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軍事學術爭議,但國內的一些人也持有這樣的看法,對于兩個主力師防守的地域能否真的擋住美軍的進攻持懷疑態度。歷史不能假設,畢竟上甘嶺戰役按照范氏的謀略展開了,并且成了定局,不過再討論這些話題同樣讓人興味不減,有時候我在想,如果美軍把攻擊的目標定在那條谷地的話,其結果到底會怎樣,志愿軍能不能擋住美軍的強大沖擊,這樣的問題困繞了我好久,我總想找到答案。

    后來我接觸了更多的朝鮮戰爭史料,對于那場戰爭有了一個更深刻的認識,于是有一天我突然想通了那個問題的關鍵,范弗里特不把攻擊的地點選在那條谷地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同志愿軍打過仗,對于對手有著深刻的了解和認識,其認識和了解的程度要超過沙盤演習和電腦摸擬。而一些人用電腦摸擬和沙盤演習所得出來的是一個不負責任的結論,他們這樣講的根本原因是他們沒有和志愿軍打過仗,他們根本不了解志愿軍是一個什么樣的對手,我在《遠東朝鮮戰爭》這本書中就找到了答案,而書中有許多讓人振奮,讓人感動的地方,使我明白了志愿軍是一些什么樣的人。

    三十八軍113師,也就是那塊谷地另外一邊的防守部隊,這個師名聲最大的一次作戰行動是在抗美援朝戰爭中的第二次戰役時期,113師孤軍深入,長途奔襲三所里,14小時強行軍72.5公里,搶先南逃的美軍一步到達封鎖口,并拼死阻擊敵人,使南逃美軍和北上支援的部隊相距不到一公里,卻始終無法會合。為了打通這條路,在戰斗最激烈的時候,美軍出動了上百架飛機,整個龍源里陣地上山搖地動,坦克炮、榴彈炮、迫擊炮和航空炸彈把陣地上堅硬的巖石整個“翻耕”了數遍,對自己的火力十分迷信的美國士兵對中國人能在這樣的轟炸中活下來的本領油然生出一種敬畏的“宗教情緒”。113師的官兵一直在最慘烈的地方進行戰斗,直到最后包圍圈里的美軍被殲滅,戰后,三十八軍被賦予萬歲軍的稱號,并名震遐邇,傳頌一時。第四次戰役的時候,38軍在漢江南岸進行防御,令得進攻的美軍在漢江南岸寸步難行,攻擊的速度比蝸牛爬快不了多少。后來第38軍奉令撤過江去,李奇微欣喜若狂,并上戰場親自督戰,看著美軍橫渡漢江的行動,在李奇微的面前,美第二十五師渡江前的炮火準備可以稱得上是“這次戰爭中最猛烈的炮兵射擊之一”。 148門野戰炮,l00輛坦克,48門重迫擊炮,加上25輛M-16自行高射機槍,l00挺重機槍,還有天空中的10多架轟炸機,一齊向江對岸中國軍隊的陣地開火,情景之壯觀令李奇微十分滿意;鹆蕚20分鐘后,美軍開始渡江,但是,立即遭到中國軍隊炮火的封鎖,炮彈打到了李奇微的身邊,李奇微又一次感到了什么叫做打不爛的中國軍隊。 試想以這樣的部隊,范弗里特怎么敢把攻擊的矛頭指向113師呢。然而在抗美援朝戰爭史上還有更多有意思的事情。

    關祟貴,一個因為違反了不準打空中飛機的紀律,卻由于找到了以輕武器對付空中危脅的方法而受到通報獎勵和學習的士兵,一個營的英軍士兵沒有攻下他們一個連的陣地,英軍傷亡50多人,還有一架飛機!£P崇貴的斗志因此受到極大的鼓舞,在接下來的戰斗中,他表現出驚人的勇敢和頑強。他率領一個班堅持阻擊敵人,全班戰士先后全部傷亡,陣地上只剩下他一個人。大部隊向后撤退了,三天之后,美軍的飛機還在向這個陣地輪番轟炸,轟炸的間隙他們依稀聽見有抵抗的槍聲。絕大部分美軍說,轟炸已經好幾天了,不可能再有中國士兵的抵抗,但槍聲確實還在響。軍長吳瑞林放心不下,下決心派兩個營從陣地的兩側包抄上去。部隊沖上去以后,看見在這個布滿英軍士兵和中國士兵尸體的陣地上,果然有個還活著的中國士兵,他就是關崇貴。原來,在大部隊撤退的時候,關崇貴沒有下來。他隱蔽在陣地的石縫中向敵人射擊,始終沒有讓敵人占領這個小陣地。彈藥和食品沒有了,他就在尸體中尋找,孤獨的他竟在這個陣地上堅守了兩天三夜!當沖上去的中國士兵們看見他的時候,他由于饑餓和疲勞,已經站不起來了,在他的身旁,堆著從英軍尸體上搜集來的步槍、機槍、沖鋒槍,竟有30多支。在朝鮮戰爭中這樣的事經常多次的發生, 在廣灘里至龍頭里的公路上,位于公路中段的寶龍里是美軍北進的必經之地,三三七團二連的堅守陣地就在寶龍里。美騎兵第一師對寶龍里的攻擊規模最后竟達到一個團的兵力。在阻擊到第五天的時候,二連前沿陣地上只剩了二班長趙興旺一個人。美軍以兩個連的兵力分兩路向這個只有一個中國士兵的陣地爬上來,趙興旺在陣地上來回奔跑,機槍和手榴彈一直沒有停止,美軍以為陣地上來了大量的增援兵力,始終沒能爬上來。美騎兵第一師為奪取寶龍里中國陣地,用了6 天的時間,先后組織了32次攻擊,并付出了220多名美軍士兵的生命。美軍如此迷信他們的火力,常常認為在他們的火力攻擊下,被攻擊的陣地不會有什么生物存在,但恰恰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只有中國人還在射擊,只有中國人能在如此強大的火力面前生存下來,并不斷的反擊,美國人不止一次的在中國人那種不可思議的生命力面前感到恐怖,并因此對中國士兵產生出一種類似于宗教般的尊敬。

    這里不能不提的一件事是范弗里特的彈藥量,自從李奇微采用強大的火力開道,而贏得了不可思議的成功后,在美軍瘋狂的反擊中,范弗里特出色地繼承了李奇微的“火海戰術”,而且將之“發揚光大”。戰后的統計顯示,他在反擊作戰中所使用的彈藥量,是美軍作戰規定允許限額的五倍以上。記者們將之稱為范弗里特的彈藥量,這些彈藥把美軍所有的必經之地統統先變成了一片焦土,美軍飛行員們從空中向地面看去,他們說,在那些發生戰斗的地方,不可能再有什么生物存在了,可就是這樣的一些地方,還是常常會有中國士兵在開火回擊,通過跟志愿軍的作戰,讓范弗里特深刻地記住了對手的頑強。 鐵原阻擊戰中,范弗里特5萬多人,1600門各種火炮,300多輛坦克,強大的空軍,還有范弗里特的彈藥量,以這樣的實力硬是過不了一傷亡很大,糧彈奇缺,部隊疲憊不堪,武器裝備極差的六十三軍的防御,打了不是一天而是十多天都打不過去。我相信通過交手之后范弗里特對志愿軍的戰斗力是完全了解并對此記憶深刻,比一些用沙盤演習的家伙還要明白,更不要說電腦了。

    無論電腦怎么摸擬是完全摸擬不出來志愿軍的頑強和不屈的,在這一點上范弗里特就十分聰明,他根據以往對志愿軍作戰能力的判斷明白地知道如果要是進攻那一片谷地應該準備多少兵力,多少物資,這樣的準備基本瞞不過志愿軍去,他還清楚地明白進攻這樣的一個陣地得打多少彈藥,在這樣飽和的范弗里特彈藥量的攻擊下看上去不會有生物存在的陣地上會突然冒出多少志愿軍來反擊,得用多少部隊進行攻擊,一次沖不上去得沖多少次,無論沖多少次上去仍然會被反擊的志愿軍給打回來,這樣的拉鋸戰會持續多少天,會死多少人都難以打下陣地來,在志愿軍堅強的防守面前又會是怎樣的束手無策。正是由于他跟志愿軍打過仗,對于對手實在太了解了范弗里特決不肯把攻擊點放在那片谷地里,按照避實擊虛的戰法,他把攻擊重點放在了上甘嶺那兩個山頭上,他認為第一刀切走上甘嶺,五圣山就唇亡齒寒了,占領了五圣山,后邊的平康平原就會讓志愿軍無險可守,這是一招十分高明的棋,在實行中也確實達到了戰備的突然性,讓志愿軍在美軍有組織的攻擊面前判斷失誤,并陷于被動,但范弗里特還是失算了,從當時的情勢來看,美軍已經優勢盡失,無論在戰場上怎么打都無法扭轉戰爭形勢,憑美軍的能力已經無法再和志愿軍過招了。他更錯的地方在于,把防守上甘嶺的志愿軍第45師當成了弱旅,殊不知45師同樣是一支戰斗力極強的部隊,尤其擅長防御作戰,在上甘嶺這樣的防御陣地上同強大的美軍進行了殊死的拼殺,而且一天之內30萬發的范弗里特的彈藥量幾十架次的過于奢侈的空中支援,幾乎沒起到多少作用,志愿軍該頑強抵抗的還是在頑強抵抗,令范弗里特的金化攻勢和攤牌作戰從一開始就注定是毫無意義的。要怪只能怪范弗里特聰明反被聰明誤,在選錯了的時間,選錯了地點同選錯了的對手進行了一場選錯了的進攻作戰。

    似此一切問題都已解開,范弗里特連一個非主力據守的,戰斗力裝備水平和支援補給不如44師這種主力部隊的防守陣地都通不過,現在的一些人還有什么資格奢談想要通過由戰斗力更強,戰術素養更高,裝備更好,得到武器人員火力支援更多的主力師據守的陣地呢,任何這種結論都是極端不負責任,憑空猜想而得出來的和事實情況相差甚遠的結果。我在得出答案的時候感慨萬分,在這里我只能向偉大的志愿軍戰士致以最祟高的敬意,你們是最可愛的人,中國有你們而驕傲,中國有你們而自豪。(據搜狐軍事)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