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一兵張震



         

    相關圖文

     
     

        張震將軍鶴發童顏,體長而神爽,置身人群中如鶴立雞群。

        張震將軍下部隊視察,不喜長篇大論作報告,而喜見縫插針提問題。將軍所提問題,一針見血,一矢中的,弄虛作假者原形畢露,無地自容。

        張震將軍下部隊開座談會,凡會前必來一段笑話,會場氣氛立即活躍、歡快。始基層官兵見將軍皆拘謹,經笑話感染,遂放膽發言也。

        某日,張震將軍視察某部,召集將、校軍官十余人座談。某領導發言時,將軍突然插話問:“一個戰士的津貼費是多少?”在座將校軍官皆沉默,竟無一人能答。張震將軍話鋒一轉,曰:“國民黨有個軍閥,叫張宗昌,人稱三不知將軍,一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兵,二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支槍,三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個小老婆!痹谧鶎⑿B勚悦婕t耳赤。

        某日,張震將軍視察某部“紅一連”。連長、指導員匯報曰:連隊四年達標,年年先進。將軍問連長:“你們達的什么標?”連長支吾。問教導員,亦支吾。又問團長、政委,亦如是。將軍怒曰:“達的什么標都不知道,還達什么標?”將軍又言:“有個舊戲,叫《法門寺》,太監在上面一喊,下邊的人,不管聽懂還是沒有聽懂,也跟著‘嗯’地答應一聲,然后一聲聲傳下去,一聲聲往下‘嗯’。我們可不能搞法門寺作風!”

        張震將軍視察時喜問保衛干部三個字;“忙不忙?”若答“忙”,即不悅;若答“不忙”,則喜之。有人不解,問其故,將軍曰:“保衛干部若忙,這個部隊肯定問題多,不忙,說明問題少!

        1997520日,張震將軍視察駐港部隊“大渡河連”。將軍問該連司務長:“一個雞蛋有多重?”司務長對曰:“一兩左右!庇謫枺骸耙粌捎卸嘀?”答:“一兩60克!庇謫枺骸白畲蟮碾u蛋多少克?”答:“70克!眴枺骸白钚〉亩嗌倏?”答;“50克!睂④娤苍唬骸斑@個司務長行,他上街買過菜!睆堈饘④娙诬娢敝飨瘯r,要求保證士兵一天吃一個雞蛋,并規定必須是煮雞蛋,炒、蒸、煎均不行。有人謂如此規定過于死板,將軍答曰:“一煮雞蛋營養價值高;二可防止干部偷工減料,克扣士兵的雞蛋!

        張震將軍至某連視察,問連長:“你們連有幾支步槍?”連長答之。又問:“幾支手槍?”連長答之。又問:“你的手槍號是多少?”連長支吾。將軍曰:“我當連長時發的第一支槍的手槍號到現在還記得,是×××號!毖粤T拂袖而去。

        某日張震將軍視察某部“邱少云連”。將軍問官兵:“火燒到跟前了,邱少云為什么不動,寧愿燒自己?”答:“紀律重于生命!”將軍曰:“答得好,那你們唱個《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給我聽聽!背跏,全連聲音洪亮,至三句后便音不成音,調不成調了。將軍言:怪哉!怪哉!

        1970年至1975年,張震將軍任武漢軍區副司令員兼葛洲壩水利工程指揮部政委。將軍住工棚,吃干糧,察山視水,不恥下問,向水利專家請教,遂被稱為“半個水利專家”。

        1980年底,葛洲壩水利工程指揮部成授臺電話請示張震將軍。其時,葛洲壩工程即將截流,。張震將軍詢之極詳:采取什么辦法截流?決戰的龍口在哪里?準備石料多少?機動車輛多少?萬一截不住怎么辦?長江現在的流量是多少?泄水閘修得怎么樣?快到合龍時上下游水位差有多少?流速有多大?25噸、30噸的混凝土能不能截得?成授臺言,時張震已任中央軍委副主席,電話所問問題均為專家語言。

        張震將軍極重儀表,總是一身筆挺的軍裝。平時,喜穿中山裝,從不穿西服,出國訪問亦如此,風紀扣扣得嚴嚴實實。

        張震將軍喜記日記,當天事,當天記,數十年如一日。若工作忙,無暇記,次日必補記之。

        張震將軍健步爽神,80歲精神步履若少年,有車不坐,以步行為樂?驮唬骸昂巫钥嗄藸?”將軍對曰:“他人走路多要腳痛,我走路不多要腳痛!

        張震將軍晚年生活極有規律,自言“一二三四”。一為每日做一道高等數學題;二為每日早上吃兩個雞蛋;三為每日中午喝三杯酒;四為每日晚飯后走四里路。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