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首批殲擊機女飛行員



     

    躍動的春天播撒希望,燦爛的笑臉輝映藍天。

      4月2日,空軍某飛院喜氣洋洋,空軍首批殲擊機女飛行學員畢業典禮在這里隆重舉行。經過兩年半基礎教育和一年多初教機、高教機訓練的16名女飛行學員,接過學院授予的軍事學學士學位和三級飛行員證章,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

      “鏗鏘玫瑰沖云霄,藍天巾幗不讓男,頭盔難掩女嬌容,鏖戰長空逞英豪。”當精神飽滿、信心百倍的女飛行員們走上前臺,面向軍旗莊嚴宣誓時,現場的各級領導和新聞媒體記者驚喜地發現,身著嶄新軍服的女飛行員們顯得那么英姿颯爽,那么朝氣蓬勃,真不愧是我國首批培養的女殲擊機飛行員!

      萬里挑一競風流

    2005年9月,35名第八批女飛行學員經過層層選拔,從全國12個省、20余萬應屆女高中畢業生中脫穎而出,走進了空軍航空大學。 

    大浪淘沙始見金,萬里挑一競風流。談起闖關過隘的經歷,姑娘們記憶猶新,僅身體檢查就有116項:身高不足160厘米的“出列”,體形不勻稱的“稍息”,牙齒磨損的“淘汰”……每一關,甚至一個細微的環節不合格,都意味著難圓“飛天夢”。

      四川姑娘余旭清楚地記得,坐在高速大幅度旋轉的轉椅上,檢測抗眩暈的能力,幾分鐘下來,姑娘們個個臉色煞白,天旋地轉,有的甚至嘔吐不止。盡管這樣,還要求在兩秒鐘內準確地辨認自己上椅子時的位置。然而,過關斬將脫穎而出的姑娘們還未來得及慶幸,充滿艱辛磨難的飛天之路就擺到面前:S形繞桿跑、固定滾輪旋轉、每天3000米長跑……

      姑娘們說,體能訓練再苦再累咬咬牙就過去了,可飛行訓練對她們則是一個更加嚴峻的考驗。飛機座艙內各種儀表參數、功能和位置必須爛熟于心;每次飛行幾百個操縱動作和程序,必須絲毫不差記;機場周圍所有地標、地物,近百個空中特情處置方法,必須倒背如流……

      一次,大隊長提問正在座艙實習的南京姑娘周帥:“發動機使用溫度上限是多少?”周帥一懵,頓了一秒才答出。沒想到,大隊長厲聲責問:“準備這么多天還記不住,空中誰等你?就這水平,離停飛不遠啦。”頓時,周帥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掉個不停。周帥是幸運的,她爬坡過坎,過了初教機關,飛上了最先進的殲擊機教練機,而有些人就沒那么幸運了。訓練大綱要求,每個學員只有10小時檢飛時間,如果合格,就將進入下一階段的訓練,反之,則意味著停飛。學員小潘高考分數達到名牌大學提檔線,但她只報了飛行學院一個志愿。然而,當她上飛機后才發現,不管地面準備多好,到了空中大腦還是一片空白。學員小劉特別要強,體能訓練成績名列前茅,但因空中檢飛成績靠后被停飛。

      女飛行員個個都是堅強的,不會輕易落淚,然而,當別離的一刻到來時,她們卻相擁而泣,那是對藍天的眷戀與不舍。李敏至今還深深記得分別時小劉對她的囑咐:“藍天不屬于我屬于你,你飛就等于我在飛!”雖是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包含了太多太多……

      當晚,李敏在日記里為同伴寫下這樣一句話:遠去的車消失在離別的夜幕中,然而,你的藍天夢卻沒有一同離去,明天,我將帶著你的希望與祝福振翅高飛,穿越一片片云影……

      彩虹總在風雨后

      從認識飛機外表到進入座艙熟悉每一塊儀表,從第一次啟動試車到第一次地面滑行,從第一次感受飛行到教員首次帶飛上天,每一步都讓女飛行學員感受到飛行的艱難。面對艱難,姑娘們斂起笑容、扛起自信,以頑強的毅力和超人的膽識,在飛天路上艱難跋涉。

      早上集合站隊,姑娘們覺得“我們夠快了”,但教員告訴她們,空中作戰勝負就在米秒之間。為練就“米秒速度”,姑娘們每天堅持50米、100米、800米、3000米全速跑、變速跑等轉換練習。如今,姑娘們走路“一陣風”,達到一分鐘起床,兩分鐘離開宿舍,三分鐘列隊完畢的要求。

      殲擊高教機超音速飛行,機動性強,技術難度大,特別是俯沖躍升、快速急轉、減速盤旋時,最大載荷達6至9G,常人難以想象。與男性相比,飛殲擊機對女性身體、心理素質和操作技能等方面提出了更加嚴峻的挑戰,首先,強健的體魄就是殲擊機女飛行學員必須跨越的一道坎。姑娘們懂得,飛行不是瀟灑、威風的代名詞,而是諸多細節的疊加,是大量付出的積累,她們決心要闖過這道難關。單杠練習,一吊就是一分鐘左右,下來渾身酸痛;“推小車”訓練,一推就要繞籃球場一至兩圈,常常是手被粗糙的石粒扎得血流不止;下肢力量練習,蹲著繞籃球場圈快速走,一次就是三四圈,往往累得腰酸腿疼直不起腰。

      東北的冬天,天寒地凍,滴水成冰。有飛行任務時,早晨三四點鐘就要進場,一練就是一整天,風刮在臉上像鞭子抽打,穿著厚重的飛行服,不一會兒就被凍透了。每天飛行結束后,大隊、中隊、小組逐一講評,每次講評,姑娘們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擔心因“飛行缺點”不可克服而停飛。精神緊張,睡眠不足,使姑娘們個個都變成“熊貓眼”。

      “連續飛行時,好像剛躺下,就起床了。”章嫻、鐘芹她倆回憶起自己的故事,仍然淚花閃爍。那是一次晚餐,姐妹倆相鄰而坐,端著飯碗卻睡著了。“咚!”隨著兩人的頭撞在一起,飯桌上頓起一片笑聲。同桌就餐的大隊長看看章嫻和鐘芹,一種感動、一種愛憐涌上心頭。他起身宣布:“今天晚飯后的體能訓練取消,熄燈時間提前一個小時。”聽到大隊長的“破例命令”,女學員們仿佛感受到久違的父愛,淚水禁不住淌下。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姑娘們在訓練場上不怕流血流汗,就怕嬌嫩的皮膚變黑變糙。為了抵抗紫外線照射,每天進場前,無論多忙,她們也忘不了往臉上涂一層防曬霜。隨著戶外訓練時間增加,防曬霜依舊擋不住紫外線照射。不到一個月,白皙的膚色就由白變紅、由紅變黑……

      起初,從外場歸來,姑娘們總要舉著鏡子,由遠及近、從左到右照個遍。后來,每看見自己日漸“成熟”的臉,免不了聲聲惋惜。再后來,她們索性扔掉防曬霜,甘愿接受烈日的“饋贈”。如今,她們戴上飛行帽,不外露一絲秀發,卻顯得颯爽俊美。

      攜手跨越飛天路

      昨天,在家中,她們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心肝寶貝,處處受呵護;今天,投身軍旅,她們在被呵護中學會了呵護別人。她們是天之驕女,更是心地善良、充滿愛心的女孩,共同的理想追求使她們很快融入“藍天驕女”這個光榮集體,訓練生活中互相關心幫助,攜手跨越充滿艱辛而又不平凡的“飛天”之路。

      山西姑娘王欣是她們中的“大姐大”,被其他姐妹叫“嫂兒”。大家這么叫,不僅是因為她是這些姑娘中年齡最大的,更主要的是她就像嫂子一樣,會關心和照顧其他師妹。

      一次訓練結束時,與她同在一組的贠璐生病了,身上直冒虛汗。細心的王欣發現后,把她扶回宿舍,又幫她從醫療室取回藥品,并倒開水讓她服下,又到服務社買了贠璐喜歡吃的罐頭?吹酵跣肋@樣照顧自己,贠璐感覺就像在家里一樣溫暖,感動得流下了熱淚。

      王欣在關心“師妹”的同時,也贏得了姐妹們的關心。她記得去年國慶節前,大隊長帶她飛小起落,由于地面準備不充分,飛行時技術變形,回來后受到嚴厲批評,使她心理壓力增大,晚上睡不著覺。大隊教導員了解這個情況后,就和飛行教員一起做她的思想工作,幫她放下包袱。這時,其他技術掌握好的學員主動過來與她交流操作要領,在姐妹們的幫助下,她不僅克服了技術難點,而且動作要領掌握進步很快。

      飛行訓練中經常交流心得體會,使她們在飛行技能上不斷超越自我。不管誰在飛行訓練中遇到難點問題,姑娘們都會主動靠前熱心相助。今年1月,河北姑娘張博飛特技課目時,由于操作難度大,身體難受,內心有些畏懼,總想閉眼,同室“師妹”李敏聽說后,就對張博講,閉眼會更難受,你下次飛行帶點“酸梅”,難受就吃點。果然,小張一試這招還真靈。

      如果說她們的互相關心幫助,給姐妹們共渡難關帶來動力和勇氣;那么教員的無私幫助,則給她們戰勝困難提供了溫暖和力量。王照珂的教員龔茂新是一位有著10多年教齡的飛行員,雖然平時話不多,教學卻十分敬業。剛開飛的那段日子里,每逢落地退出,王照珂都要為教員遞上一杯水,可每次都被他婉言謝絕。初教六飛機一個起落航線只需五分鐘,時間少而緊湊,兩名學員交替上機常常會令教員在飛機上一坐就是大半天。后來,王照珂漸漸明白了,教員不喝水是怕上廁所而耽誤學員的飛行時間,這讓她更加理解了教員的良苦用心。

      進入小航線練習后,一些重點的飛行技術也進入爬坡階段,3分鐘一圈的小航線時間更是顯得彌足珍貴。一次,教員帶王照珂剛飛完第一輪起落就到了午飯時間,而他們此時恰好飛到了技術動作修正的關鍵時刻。落地后,教員問她餓不餓,她搖搖頭,教員說:“那咱們加完油繼續飛”,王照珂瞪大了眼睛,“教員您不吃飯了?”教員笑了笑:“省下這20分鐘,你可以多飛好幾個起落呢。”看著教員轉身登機的背影,王照珂忽然感到一股熱流涌上心頭,她默默告訴自己,刻苦訓練、飛出成績才是對教員最好的報答。

      鏗鏘玫瑰沖云霄

      放飛的日子終于到了,姑娘們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

      放飛前,教員給盛懿緋做了滑行進旗孔、停機的標準示范。那種靈活自如的掌控能力帶給她的震撼絕不亞于一位技藝超群的“騎士”,揮韁而馳,勒韁而止,瀟灑精確。她暗暗發誓,也要像教員那樣成為一名優雅的騎士。

      然而,并不如想象的那樣簡單,小小的兩面旗要想把飛機不偏不倚正好停在它中間,真的很困難,需要學員對速度的敏感,對位置方向的精確判斷,還有左手的油門、右手的剎車和腳下的舵的操縱控制能力。剛開始,盛懿緋總是對速度不敏感,有時候停機能沖出三五米,有時候轉彎一個剎車就停下了。

      一次滑行,盛懿緋全然忘記了后面即將著陸的飛機,仍然保持著自己的“慢步走”,眼看后機越來越近,危急時刻,后艙教員“嗡”地加上油門,“我來!”一個快轉彎,讓出了跑道,緊接著,減速,收油門,剎車,一串連貫動作讓盛懿緋目不暇接。等她緩過神來,飛機已經穩穩地停在了旗孔正中間。“即便是滑行也要分配好注意力,切不可麻痹大意,否則險情隨時出現。”教員的話給盛懿緋敲了一次警鐘。

      “天空是我們的舞臺,我們在上面各自展現風采,各自贏得掌聲,各自享受快樂,而滑行就是演出前的星光大道,誰也不愿意在紅地毯上跌個跟頭再快快地爬起來,影響整場的演出心情。”盛懿緋決心要像教員那樣,做一名優雅的“騎士”,在登臺前有一個驚艷亮相,給飛行增添一份美麗心情。

      2008年4月27日、8月23日,對姑娘們來說,注定是兩個終生難忘的日子。因為這兩天,分別是她們首次駕駛初教機和首次駕駛殲擊機教練機親吻藍天的日子。

      “幾多艱辛何所懼,敢與天公試比高。”第一個駕機飛上藍天的四川姑娘何曉莉,第一次放飛藍天時心情特別緊張,但第二次飛翔在藍天白云間,緊張感頓消。她透過舷窗鳥瞰大地,感到自己非常崇高和偉大,甚至情不自禁在心里哼起了小曲,袒露心中的暢快和欣喜。

      而山東姑娘張瀟初教機首飛卻遇到了意外險情。那天她駕機時,飛機地平儀突發故障。首次單飛就遇上特情,讓張瀟心跳驟然加快。她雙手緊緊握住駕駛桿,一邊保持飛機狀態,一邊向指揮員報告。在指揮員正確指揮下,她冷靜修正航線,終于駕機安全著陸。走下飛機,面對領導表揚,她激動的淚水伴著汗水掛滿臉龐。

      如果說初教機首飛讓張瀟感受了驚險考驗,那高教機特技課目訓練則讓西安姑娘孫美感到了緊張刺激。殲擊機特技飛行課目動作幅度大、飛行時間長、精神高度緊張,飛行員經常出現頭疼、壓耳朵等情況。連許多男學員都難以勝任,懼怕三分,可孫美闖過了。

      那是一次飛特技課目時,由于載荷過大,孫美耳膜受壓充血,恰在這時又突遇煙霧,能見度很差。從飛機舷窗往下看,一片白色,找不到地標。當時她心里特別緊張,抓住駕駛桿不敢松手。在帶教教員鼓勵下,她穩定情緒后,透過云縫看到一條河流,然后參照其反光,安全飛回機場,并一次著陸成功。

      歷經艱險百煉成鋼。去年10月23日,是讓歷史永遠銘記的一天,四川姑娘陶佳莉第一個駕駛新型殲擊高教機首飛藍天。她駕駛殲擊機起飛加速,猶如驚雷陣陣;轉彎俯沖,猶如飛燕掠過。特別是在云中飛儀表課目,沒有地標地物參照時,不管是做盤旋、上升、下滑動作,還是俯沖躍升、上升轉彎,都隨心所欲、順暢自然。隨后,姑娘們依次躍上藍天。

    鏗鏘玫瑰沖云霄,鏖戰長空逞英豪。經過幾年嚴酷考驗和艱苦磨礪,她們把花季的浪漫勁舞蒼穹,將青春的詩意寫滿藍天。她們將從這里起航,挾雷霆萬鈞之勢,不斷突破飛行禁區,在祖國萬里云天書寫出嶄新壯美的航跡。 (來源:解放軍報 作者:范西峰 戴景濤 王軍)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