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特戰連長水下30米穿過魚雷管口鼻出血


    2013年03月19日 08:37:07 來源:解放軍報

    廣州軍區某集團軍特戰旅作戰二營一連連長劉珪 舒 威攝

        這次射擊,讓人心驚膽戰——

        一名上尉手持氣球靶,離頭頂不過半米,讓戰士在遠處用自動步槍打。一陣槍聲響過,靶上5個氣球一個個被打爆。上尉神態自若,眼皮都不眨。

        這次訓練,讓人手心冒汗——

        一個“嗤嗤”冒煙的炸藥包,在6名官兵手中傳遞,導火索還剩下最后一厘米時扔進水池,官兵臥倒。最后接手的,還是這名上尉。

        這名上尉是誰?為何如此膽大?廣州軍區某集團軍特戰旅作戰二營一連的戰士們驕傲地伸出大拇指:“他是我們連長,名叫劉珪!”

        腳后跟一踢手槍,子彈“咔嚓”一聲上了膛——

        這個連長真叫“帥”

        劉珪今年33歲,濃眉大眼,黑不溜秋,四肢肌肉有棱有角,一看就有個武士的“范兒”。

        其實,劉珪原本是書生。他曾是湖南汽車機械工程學院的學生,2000年參軍入伍,在特戰旅先后任排長、副連長、連長。

        劉珪連長當得“!。去年初,旅里比武競賽,他的連隊一下奪走了五分之三的金牌、二分之一的銀牌。近3年,全旅士官選取比武,進入頭20名的人選中,一連每次至少有10人。

        劉珪“!背隽嗣,軍區其他部隊不少戰士要求調到一連去。戰士袁永光3次申請才如愿以償。目前,一連有13名戰士是從外單位主動申請調入的。

        劉珪的魅力在哪里?戰士們如數家珍——

        他,熟練掌握20多項特戰技能和56種裝備操作,在全旅創造8公里逆水劃舟和3000米高空定點跳傘紀錄,至今無人能破。僅樓房攀登,他就會8種不同的攀登技能,還能用雙腳“倒掛金鉤”,持槍向房內目標射擊。

        劉珪“玩槍”,在特戰旅是出了名的。曾有一名射擊高手找劉珪過招,那人剛拔出手槍,劉珪第一發子彈已經打到了靶上。

        那人叫停,詫異地問:“怎么沒見你上膛,子彈就出去了?”劉珪腳后跟往上一勾,那人“哦”了一聲,明白了,原來劉珪是用腳后跟踢槍上膛的。

        這還不算,一次演練,劉珪爬窗上樓與“敵”遭遇,只見他右手抓住窗沿,左手掏出手槍在墻上一蹭,“咔嚓”一聲上了膛,胳膊伸直,槍聲已響,瞬間斃“敵”!巴,真帥!”樓下,一群新兵拍紅了巴掌。

        劉珪的“帥”是苦練出來的。記者與他握手,感覺他手上的老繭厚如牛皮——用腳后跟踢槍上膛,他練了近5000次,手上的皮無數次被踢破,作戰靴后跟也磨出個大口子。

        負重25公斤狂奔7.2公里,甩下外籍教官300米——

        這個連長很“霸蠻”

        “霸蠻”是劉珪老家湖南方言,意思是說執著頑強能吃苦,細咂摸也有點“認死理”的味道。特戰旅的兵談起劉珪常說:這個連長很“霸蠻”!

        劉珪如何“霸蠻”?且看一次跪姿瞄準訓練。那次,劉珪一動不動地瞄了1個小時。訓練結束時右腳麻木,怎么也伸不直了。眾目睽睽之下,只見劉珪高高舉起突擊步槍,“嗵”的一聲,用槍托砸向右腳。

        “直了!”劉珪疼得嘴角一抽,隨之呵呵一樂。腳伸不直用槍砸?何不用手揉揉?“揉揉?”劉珪嗤之以鼻:“哪有這些閑工夫?”

        劉珪的絕活,還有一項全旅官兵無人不服。前年全旅10公里越野跑,31歲的他患著感冒奪冠,成績是39分51秒,紀錄保持至今。

        這個成績著實不易,他是怎么得來的?這里又有“霸蠻”一例——

        平時,劉珪不是空手跑10公里,而是背負25公斤的背囊和裝具。一度,劉珪每天居然要跑3次。一天晚上,戰士們聽到劉珪發出一聲慘叫。原來,他的腰被背囊磨破,血肉跟衣服粘到一起,脫衣時撕起一片皮肉!

        負重長跑,劉珪曾練得暈倒過、嘔吐過,甚至尿過血。有人算過,2007年至今,劉珪跑了18000多公里,相當于沿京廣線跑了4個來回!

        2009年,劉珪來到土耳其安卡拉特種作戰學校留學,參加25公斤負重7.2公里武裝越野。此前,劉珪和他的中國戰友們剛剛完成了6天6夜的高強度演練,體壯如牛的教官塔克斷言:“在這種條件下,以前、現在和將來都不會有人超過我!”

        這一路,塔克健步如飛,劉珪緊緊追趕,心里在咆哮:“追上去,超過他!”結果,他硬是甩下塔克近300米到達終點!塔克驚詫不已:“天吶,是什么讓你如此強大?”

        留學期間,劉珪僅用兩個月時間就完成了土軍特種部隊6個月的訓練課程。

        高空遇險,揮刀斷傘繩;深海幽暗,鉆進魚雷管——

        這個連長“敢拼命”

        2010年6月21日,傘降訓練,劉珪帶領20名戰士跳出機艙,空中綻開一朵朵傘花。

        突然,一陣強氣流襲來,把新戰士陳波連人帶傘卷進劉珪的傘中,兩個降落傘交叉纏繞在一起。瞬間,兩人降到400米!

        此時,選擇只有一個,就是割斷一個人的傘繩拋掉主傘!班!”劉珪和陳波幾乎同時抽出匕首!安灰獎!我來!”劉珪大吼一聲,果斷地以最快速度割斷自己的7根傘繩,同時一把拉開飛傘柄,像一塊石頭一樣往下掉。

        千鈞一發之際,為防止再次纏繞,劉珪沒有馬上打開備份傘,而是等到陳波飛遠才開傘。此時,距地面已不到300米!

        無論高空還是深海,都是特戰兵出生入死的戰場。一年5月,海南島某訓練基地,全軍各路特戰骨干挑戰高危訓練科目——“蛙人”潛艇爬管。

        這項訓練,要求在水下30米,從8米長、直徑53厘米的魚雷管中爬出。教員直言不諱:“魚雷管非常狹窄,背著25公斤重的潛水裝具鉆進去,一旦卡在里面,氧氣耗盡就將窒息而亡,大家可以自愿報名參訓!

        “報告教員,我參加!”劉珪第一個站出來!

        漆黑,陰冷,水下的壓強讓耳膜劇痛,頭像要炸裂,眼珠往外鼓。他摳著管槽一點點往前挪,短短8米的魚雷管足足爬了27分鐘!當他浮出水面,口鼻滲出縷縷血絲……

        “這個連長敢拼命!”特戰旅領導告訴記者一組數據:5年多來,劉珪共射擊子彈2萬多發,穿爛10多雙作戰靴,先后4次韌帶撕裂,身上留下16處傷疤,12次與死神擦肩而過!

        這個成績著實不易,他是怎么得來的?這里又有“霸蠻”一例——

        平時,劉珪不是空手跑10公里,而是背負25公斤的背囊和裝具。一度,劉珪每天居然要跑3次。一天晚上,戰士們聽到劉珪發出一聲慘叫。原來,他的腰被背囊磨破,血肉跟衣服粘到一起,脫衣時撕起一片皮肉!

        負重長跑,劉珪曾練得暈倒過、嘔吐過,甚至尿過血。有人算過,2007年至今,劉珪跑了18000多公里,相當于沿京廣線跑了4個來回!

        2009年,劉珪來到土耳其安卡拉特種作戰學校留學,參加25公斤負重7.2公里武裝越野。此前,劉珪和他的中國戰友們剛剛完成了6天6夜的高強度演練,體壯如牛的教官塔克斷言:“在這種條件下,以前、現在和將來都不會有人超過我!”

        這一路,塔克健步如飛,劉珪緊緊追趕,心里在咆哮:“追上去,超過他!”結果,他硬是甩下塔克近300米到達終點!塔克驚詫不已:“天吶,是什么讓你如此強大?”

        留學期間,劉珪僅用兩個月時間就完成了土軍特種部隊6個月的訓練課程。

        高空遇險,揮刀斷傘繩;深海幽暗,鉆進魚雷管——

        這個連長“敢拼命”

        2010年6月21日,傘降訓練,劉珪帶領20名戰士跳出機艙,空中綻開一朵朵傘花。

        突然,一陣強氣流襲來,把新戰士陳波連人帶傘卷進劉珪的傘中,兩個降落傘交叉纏繞在一起。瞬間,兩人降到400米!

        此時,選擇只有一個,就是割斷一個人的傘繩拋掉主傘!班!”劉珪和陳波幾乎同時抽出匕首!安灰獎!我來!”劉珪大吼一聲,果斷地以最快速度割斷自己的7根傘繩,同時一把拉開飛傘柄,像一塊石頭一樣往下掉。

        千鈞一發之際,為防止再次纏繞,劉珪沒有馬上打開備份傘,而是等到陳波飛遠才開傘。此時,距地面已不到300米!

        無論高空還是深海,都是特戰兵出生入死的戰場。一年5月,海南島某訓練基地,全軍各路特戰骨干挑戰高危訓練科目——“蛙人”潛艇爬管。

        這項訓練,要求在水下30米,從8米長、直徑53厘米的魚雷管中爬出。教員直言不諱:“魚雷管非常狹窄,背著25公斤重的潛水裝具鉆進去,一旦卡在里面,氧氣耗盡就將窒息而亡,大家可以自愿報名參訓!

        “報告教員,我參加!”劉珪第一個站出來!

        漆黑,陰冷,水下的壓強讓耳膜劇痛,頭像要炸裂,眼珠往外鼓。他摳著管槽一點點往前挪,短短8米的魚雷管足足爬了27分鐘!當他浮出水面,口鼻滲出縷縷血絲……

        “這個連長敢拼命!”特戰旅領導告訴記者一組數據:5年多來,劉珪共射擊子彈2萬多發,穿爛10多雙作戰靴,先后4次韌帶撕裂,身上留下16處傷疤,12次與死神擦肩而過!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