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葆青春的逐夢人
    ——記上海財經大學國防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博士生導師嚴劍峰


    原創: 郭京平 國防經濟學家微信公眾號 2019-10-14

    當年不知深淺地躍進國防經濟研究的大河,而今已身處河中,唯有奮力向前!

     

     

    嚴劍峰,1970年10月出生于河南省潢川縣,現任上海財經大學國防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副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中國科學學與科技政策學會軍民融合專業委員會委員、上海軍民融合研究會理事、上海軍民兩用技術促進會副秘書長、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經濟研究中心常務干事、四川軍民融合戰略研究中心第一屆學術委員會委員。

    認識嚴劍峰的人,都能強烈地感覺到他身上始終洋溢著一股青春的氣息,不論談學術、談人生,他總是保持著不言敗、不退縮、激流勇進、勇于創新的精神。特別是在人生旅途上幾經輾轉后踏入國防經濟學研究領域,雖然面對諸多困難,但他依然保持旺盛的拼搏精神,一路青春一路歌,成為新時代中國國防經濟學舞臺上的活躍人物,向人們展示了他在這一領地的逐夢風采。

    01 青春作伴求索路

    與大多數男孩子一樣,嚴劍峰同志兒時也有一個參軍夢,對綠色軍裝和神秘軍營充滿向往、對剛毅果敢的軍人和為國殺敵的英雄充滿敬意;他也曾偷偷報名參軍,但因是家中獨子、母親反對而最終沒能成行,為此他深感遺憾,但希望為國效力的心愿卻從沒動搖。

    中師畢業后,他進入一所小學教書、后又進入鄉中學教書,但因為一直對外部的世界充滿向往,希望能有機會進入大學繼續學習深造,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所以在教書之余他也從未放松學習,一直參加各種自學、函授、進修等,學習過中文、計算機應用專業,因種種原因,一直沒能實現他的理想。后來,他從一位朋友那里偶爾聽說經濟學是一門“經世濟國”的學問,他感覺這正是自己一直希望報效祖國的理想所在,于是便開始自學經濟學,最終在中小學從教11年之后,考取了云南民族學院的碩士研究生。當親朋好友來為他送別時,他忍不住熱淚盈眶。他說,當時回想自己在鄭州進修時,曾站在一個天橋上看著城市遠處的輝煌燈火,感嘆自己只是城市的匆匆過客,心頭甚是感慨。

    嚴劍峰同志與國防經濟結緣,是從讀博士階段開始的。他博士學位攻讀的是財政學專業,導師叢樹海教授是當時財政學專業的權威專家之一,叢教授認為國防支出在國家財政支出中占如此大的一個比例,但在地方院校卻基本上沒有人能把國防支出安排的依據、流程、效果、效益等說清楚,因此希望找一個學生深入研究一下這個問題,于是便安排嚴劍峰參與他的國家社科基金課題《財政支出后效益評價》,研究其中的“國防支出后效益評價”。當時嚴劍峰對國防經濟、國防支出等內容根本不了解,也沒有感性的經驗和認識,加上國防支出問題的復雜性,研究的結果自己不滿意、導師更不滿意。后來做博士論文階段,他的論文選題《兵力動員制度的經濟學分析》也是導師給的“命題作文”。由于缺乏基礎,加上他當時認為自己是搞財政學的,希望畢業以后進入財稅部門工作,因此對于研究兵員征募制度并沒有多大興趣,當時只想著能“蒙混過關”就行,雖然是通過了博士論文答辯,但覺得那時的自己可能連國防經濟研究的大門都還沒有進去。

    畢業后,由于種種原因,嚴劍峰同志最終決定留校從事國防經濟學研究。他當時以為,自己是經濟學專業畢業,有很好的經濟學、管理學、數學、計算機、英語功底,從財政學研究改為從事國防經濟研究是從“高門檻”學科進入“低門檻”學科,只要自己努力,很快就會做出一番成績來。但是,當他真正投入國防經濟研究以后才發現,國防經濟根本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簡單。一路走來,他感覺碰到的問題真不少:首先,國防經濟入門難。國防經濟學不像其他經濟學科那樣,國內外都有相對成熟的教材能夠引領學習者、研究者快速入門,國防經濟學卻沒有這樣的教材。之所以產生這種感覺,是與自己當時的水平有關,就如一個不識珍寶的人,再好的玉石在他看來也是一文不值的石頭。其次,信息交流受限制。在地方從事國防經濟研究,缺乏資料,缺少感性認識,也沒有同行可以交流,加上保密的原因,很難接觸到國防經濟建設的核心資料和火熱現實,因此很難把握住國防經濟理論研究與實踐探索的前沿問題、熱點問題和核心問題,而對于一個地方上的剛入門者,要找準這些問題更是難上加難。第三,知識結構不適應。國防體系可以說是目前世界上規模最大、結構最復雜的組織體系,是復雜的“系統之系統”,涉及國家戰略、國防戰略、軍事戰略、軍力結構與武裝編成、武器裝備、裝備采辦、國防科技工業、軍事人力、戰爭設計、戰爭準備與動員、技術預判預研、軍民融合等眾多內容,如果不深入理解這些內容,研究國防經濟就只能是“瞎子摸象”,只能停留在淺層的泛泛而談上。而要熟悉這些內容,研究者不僅要懂經濟、管理,還必須懂政治、懂軍事、懂技術、懂戰爭,甚至是工程方面的知識。從這一點來看,國防經濟絕不是一個“低門檻”學科,而是一個實實在在的“高門檻”學科,對研究者的知識結構要求是很高的。第四,研究成果認定難。國防經濟是應用經濟學的二級學科,地方院校在評定教師與科研人員的科研成果時即按照其他應用經濟學的標準去考核認定。由于國防經濟的特殊性,很難像其他應用經濟學那樣去做模型、做實證,這樣在其他經濟學者看來,國防經濟的研究成果沒有什么“技術含量”;既不像是管理學的、也不像是經濟學的,有點“不倫不類”。在地方從事國防經濟就必須忍受成果得不到承認的孤獨與失落。最后,在地方從事國防經濟研究還面臨調研難、發表難、對接項目和資源難等問題。特別是近年來,受部隊院校合并與專業調整以及地方院校推進“雙一流”建設的影響,開設國防經濟專業的院校和研究隊伍都被大幅縮減,研究國防經濟更是成了“小眾中的小眾”,學科生存十分困難。

    面對這些困難,嚴劍峰并沒有退卻,而是毅然決然地沖鋒向前。他說,“那時的自己年輕氣盛、不知深淺,就自信而勇敢地一頭扎進了國防經濟理論研究中去!

     

    02 逐夢人生新舞臺

    正是由于幾乎所有的國防經濟研究領域對他來說都是全新的,因此他就像走進了神秘魔幻、多姿多彩的“百花園”,對國防經濟的每一個領域都充滿了好奇;在學習、鉆研、探索國防經濟理論過程中,他也逐漸意識到國防經濟作為一個對國家安全和經濟發展都如此重要的學科,還有很多地方尚缺乏深入的研究,因此自己也有義務做好國防經濟研究。這么多年下來,他說自己就像“瞎子摸象”一樣,基本上把國防經濟這個“大象”周身摸了一遍,總算對這個“大象”有了一個整體性認識。他希望自己能夠深入到大象的機體,如“庖丁解!卑銓澜洕恍┲匾I域的運行機理做更加深入的研究,為國防經濟建設提供更加科學合理的理論支持與切實可行的方案選擇,推動國防經濟學科的進一步發展;仡欉^去,他不無感慨地說:“當年不知深淺地躍進國防經濟研究的大河,而今已身處河中,唯有奮力向前!”

    從事國防經濟研究十多年來,為了把握國防經濟這個“大象”的全貌,嚴劍峰同志的研究涉足了國防經濟研究的主要領域,具體包括最優國防支出規模、國防支出與經濟增長的關系、國防支出與國防預算、國防需求生成系統、國防采辦系統、國防科技工業體制改革、國防科技工業集群創新、軍民融合及產業培育、軍事人力資源管理、國民經濟動員等。到目前為止,他在軍地國防經濟研究的權威及核心期刊上發表學術論文50多篇,論文連續三次入選全國軍民融合高科技成果展及學術論壇優秀論文集、多次獲得《軍事經濟研究》《中國國防經濟》年度優秀論文獎,兩次獲得上海財經大學“中振科研基金優秀論文獎”。

    在最優國防支出規模方面,嚴劍峰同志與學生一起全面梳理了目前學界關于國防支出規模決定的幾種方法,并基于戰爭的成本-收益計算構建了一個決定國防支出規模(或比例)的基礎模型,并通過模型的擴展和動態化,回答了在不同情境下影響和決定國防支出規模(或比例)的因素與模型。

    在戰爭經濟學方面,他著重研究了戰爭對于國防資源配置的影響,尤其是在智能化無人戰爭情境中,新型作戰樣式對國防戰略與軍事力量結構、武器裝備研發、后勤支持、人力資源、訓練維持等方面的影響及應對之策。

    在國防支出與經濟增長關系方面,他構建了一個國防支出與經濟總量之間互動增長的模型,并比較了“先高后低”、“先低后高”和“均衡支出”三種國防支出安排下的經濟總量和國防資產積累的差異,從理論上驗證了應優先發展經濟并應努力提高國防支出對經濟增長貢獻率的結論,也為軍民融合發展提供了數理證明。

    在國防預算方面,他與合作者一起深入研究了美國國防預算編制的流程、特征,并提出優化完善我國國防預算編制流程的建議。

    在國防科技工業方面,他深入研究了國防工業的壟斷體制及其弊端,并據此提出國防工業體制改革的目標模式和改革建議;研究了我國國防科技創新系統的現狀,構建了一個涉及政府、軍方、國家實驗室、軍隊實驗室、大學及其附屬研究機構、產業界和中介機構的“六位一體”的軍民融合型國防科技創新體系,并研究了這一系統在不同動力機制下的運行過程,并指出不同運行過程中的關鍵環節,為打通軍民融合創新的“痛點”“斷點”“堵點”提供了理論指南;通過對美國國防科研體系組成的研究,并與中國國防科研體系的組成進行對照,提出我國軍工科研院所的分類改革建議。此外,他還深入研究了美國國防部激勵國防科技創新和管制國防科技工業企業的政策手段,為我國相關制度的改革完善提供決策參考。

    在軍事人力資源管理方面,他著重研究了美國的軍事人力資源管理全流程,軍事職業分類系統,軍人的薪酬制度設計、尤其是美軍軍人基本工資表的設計,軍人保留率對于軍人服役年限結構及軍隊總規模的影響,軍人征募,退役軍人安置與福利項目設計等,這些都為結構化、定量化、科學化地理解軍事人力資源管理問題提供了洞見。

    在軍民融合方面,他與學生一起研究了軍民融合的經濟學基礎及其實現途徑,軍民融合的障礙及對策,研究了戰爭游戲、私人軍事公司、航空工業等軍民融合產業及產業集群發展的意義、培育方式。

    在對待學術研究上,他一貫堅持“有用、好用、管用、經世濟用”的原則,堅持國防經濟研究要為“能打仗、打勝仗”服務,力求理論與實踐相結合、定性與定量相結合、歷史與邏輯相結合、國內與國外相結合;力求做到“板凳坐得十年冷,文章不做一句空”。在他的研究成果中,有很多創新之處,為相關問題的深入研究提供自己的思考和見解,推動了相關領域研究的深入。他一直有一個想法,希望經過多年的研究后,能夠把這些研究成果系統化地整理為一本具有中國特色、中國氣派、體現地方院校國防經濟研究特色和水平的《國防經濟學》教材,能夠讓初學者實現快速入門并進入國防經濟研究的核心領域,以彌補他剛剛進入國防經濟研究領域時找不到合適教材的缺憾。他謙虛地說:“與各位同仁和同事相比,自己的差距還很大,很多成果也不值一提,但這些卻是自己在國防經濟研究道路上艱難跋涉的腳印!

     

    03 夢想之詩在遠方

      回顧來時的腳印,總結逝去的歷程,展望未來的遠方,嚴劍峰一直葆有詩一樣的情懷,他始終認為:理想信念是照亮前路的燈、把準航向的舵,更是馳而不息的槳、長風破浪的帆;只要有了遠大理想、鴻鵠志向,才能明晰奮斗方向、激發奮進潛力,才能披荊斬棘、攻堅克難;否則,就會像無舵之舟漂泊不定,任何風都成為逆風。所以,當記者問起今后的打算時,他談了以下幾點認識:

    首先,一個人要有夢想。夢想是什么?夢想是多姿多彩的,僅就職業而言,我的夢想就是希望自己的國防經濟研究能在強國強軍進程中真正發揮出理論支撐和實踐導向作用,自己的理論和見解能更多地走進決策者的案頭和紅頭文件。他不無感慨地說:理想是可以實現的,而夢想卻不一定能夠實現,理想是有限的,而夢想卻可以無限,盡管有的夢想遙不可及,但也依然追逐著夢想,即使只是靠近了一步,也是敢于追逐夢想的步伐。面對在地方從事國防經濟研究的各種困難,多年來他一直處在奮斗之中,時時被各種學術與現實問題所折磨,總感覺困難重重而又無能為力,感嘆時光飛逝而卻一事無成。他感嘆說,痛苦與無奈是生命的常態,而夢想就是生命中的那一束光、是生命中的詩與遠方,人不能僅僅沉溺于現實而忘記了夢想,要讓夢想照進現實,正是這種夢想召喚并激勵著自己不斷前行,讓自己迎著困難、艱難跋涉。

    其次,不可太功利。在地方從事國防經濟研究是一個“吃力不討好”、“付出與收益不對等”的差事,也曾有好心的同事勸他不要搞了,但他總感覺,這樣一個對國家如此重要的領域,應該有來自地方的研究人員從第三方的視角、力圖更加客觀地發表對國防經濟建設的看法,自己不能僅僅考慮個人的利益,還應該考慮這個國家和社會的利益與需要!安还币惨髲氖驴茖W研究的人探索真理、堅持真理,不能成為某些利益團體的代言人。

    其三,做國防經濟研究必須持之以恒。由于國防經濟的“廣域性”“復雜性”“系統性”“涉密性”“時變性”,只有持續學習、不斷積累、密切跟蹤、深入研究,方能得其一二;那種蜻蜓點水式的、缺乏深入實踐一線、從文獻到文獻的研究很難站到理論與實踐的前沿,也很難做出無愧于時代、無愧于國防經濟建設偉大實踐的研究和作品。

    其四,要在創新與責任之間尋找平衡點。創新是科研的靈魂,“無創新、不科研”。但是創新往往是與風險相伴而行的,國防經濟研究是為國防經濟建設服務的,更是要規避和降低國防經濟建設中因為創新帶來的風險,所以不僅要做好理論上的創新,更要考量創新在實踐中的可行性。他常常在課堂上跟學生講,國防經濟是為贏得戰爭服務的,而戰爭是會有“犧牲”的,來不得半點虛假和矯情,也不能“為創新而創新”,更不能做“語不驚人死不休”“嘩眾取寵”的學問,國防經濟是“實打實”“地對地”的學問,一定要讓自己的研究“接地氣”“有生氣”“實戰化”,要有科學研究的使命感和責任感,要經常問一問“我們的研究深入嗎?理論可靠嗎?方法適當嗎?結論科學嗎?建議可行嗎?”真正做到邏輯上“說得通”實踐中“行得通”。

    最后,要有感恩之心。這么十幾年下來,嚴劍峰同志一直心懷感恩之情做人做事,他說自己深愛這片美麗多情的土地和淳樸善良的人們,希望能為國家繁榮富強、人民富裕幸福貢獻自己的綿薄之力。他時常教育學生說,“這個世界要因為我們曾來過而變得更加美好,而不是我們走后留下一地垃圾,因此決不能制造學術垃圾”;“我們要以個人進步推動社會發展,在社會發展中實現個人追求與價值”。最后他說:如果說自己取得了一些成績的話,那也首先要感謝引領自己入門、在自己成長道路上給予無私幫助和支持的師長和同仁,感謝國防經濟學界一大批前輩老師和朋友們的鞭策和鼓勵,感謝自己單位的領導和同事多年來對自己的寬容與支持,尤其要特別感謝自己的恩師叢樹海教授。是導師當年“硬逼著”他走上了國防經濟學的研究之路,這么多年的每一進步都凝結著自己恩師的心血,今后唯有加倍努力,才能不愧對恩師栽培。

    面向未來,嚴劍峰希望不斷拓寬、加深對國防經濟重大理論與現實問題的研究,以全面的能力、扎實的研究、創新的成果和卓越的貢獻把上海財經大學國防經濟研究中心打造成為國內一流、國際知名的國防經濟研究重地,提升我國國防經濟研究水平,為國防經濟建設提供堅實的理論支撐和創新的方案選擇。最后他表示自己會不斷奮斗,力求不負所望、不負時代、不負此生,堅定地做一個逐夢新時代的國防經濟學人!

    (郭京平)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