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科技助推軍隊戰斗力提升的幕后英雄
    ——訪軍委科技委某小組深圳負責人唐波博士


    原創: 郭京平 國防經濟學家微信公眾號 2019-12-02

     

    唐波,男,漢族,1980年10月生,陜西澄城人,工學博士,副研究員,現任西北工業大學深圳研究院副院長、深圳工大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簡稱工大創投)董事長,中央軍委科技委某小組深圳負責人;曾任西工大武器裝備型號辦主任、國家某型號行政副總指揮;中央博士服務團成員,曾掛任六盤水市發改委黨組成員、副主任;工業和信息化部先進技術創賽評審專家,廣東省融委、浙江省融委軍民科技協同創新領域專家;對國防經濟學和產業經濟學有較深入的理論研究和實踐。發表學術論文20余篇,其中SCI論文4篇,EI論文5篇,中文核心期刊10余篇,承擔國家級、省市課題6項,授權國家發明專利5項。先后參與完成了國內某水下自主航行器、某空中信息化武器系統等10余個國家型號、演示驗證項目的論證、研制、試驗、批生產等有關管理工作;創新武器裝備型號研制投融資模式,組織完成了某高空高速大機動靶標研制。

    英雄,永遠是鼓舞人心的旗幟和照亮前行道路的明燈。英雄不僅僅是拼殺在戰場上的勇士,更多的是隱身于戰爭舞臺之后的普通一兵;赝麘c祝新中國70周年大閱兵,大國長劍,威震蒼穹;銀鷹突擊,雷霆萬鈞;鋼鐵巨陣,所向披靡。閱兵式不但讓我們看到一個日益強大的祖國,而且讓我們明白歲月靜好的背后,有無數像人民子弟兵一樣的無名英雄在負重前行,有千千萬萬個軍工科研人員在默默奉獻。今天站在我面前的這位剛毅持重的唐波博士,就是其中的一員。他把人生志向與國防需求緊緊地聯系在一起,為強國興軍奮斗了近20年,在他的青春年輪上刻下了一道道閃光的符號。


    成長階梯:

    飛天巡洋、化育先翔

    “風勁帆滿海天闊,三航領軍鑄華章”。唐波,出生于軍工重鎮陜西。1999年年滿18歲的他懷揣著軍迷的夢想,高考進入西北工業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系。盡管未能如愿錄取為“飛行器設計專業”,但只要能夠進入西工大,就是一個美好的開始。西工大為他開啟了進入國防經濟學領域的大門。西北工業大學作為我國唯一一所以同時發展航空、航天、航海(三航)人才培養和科學研究為特色的多科性、研究型、開放式大學,80年來為經濟社會發展和國防科技事業輸送了19萬多名高素質創新人才,眾多校友已成為國內航空、航天、航海領域的杰出代表。在校學習期間,他深刻感受著“軍工人”的情懷“做隱姓埋名人,干驚天動地事”。他與多數同學在來到西工大之前,對學校的了解只限皮毛、知之甚少,甚至有的同學以為西工大在西北大漠。從老一輩西工大人“古路壩燈火點燃的莘莘學子報國熱情”,到“史上最牛航空班”三位總師(殲-20總設計師楊偉、運-20總設計師唐長紅和殲-15常務副總師趙霞)的《致遠方》,諸多的杰出校友共同譜寫著一曲“西工大現象”。

    國防經濟學是一門新興交叉融合的系統學科,尤其是在當今后冷戰時期,新技術變革催生了新一輪軍事變革和大國競爭,核擴散、資源爭奪、種族沖突以及恐怖主義等問題,使得國際軍事和政治的危險可能比以前更多、更復雜,國防經濟學涉及的領域更加廣泛。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和國防與軍隊現代化建設的發展,作為一個開放的學科體系,國防經濟學也在不斷豐富與發展。因此,進入國防經濟學領域的門檻和要求越來越高,不僅需要有堅實深入系統的軍事學、經濟學、管理學等學科知識作為基礎,而且要對國際政治、宗教文化、科技創新等領域進行緊密跟蹤,否則很難有高質量的研究成果。對此,唐波感到自己的學習、工作成長經歷非常幸運,“國防七子”之一西北工業大學的本、碩、博連續培養,為他能在國防經濟大舞臺上孜孜求索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在校學習和工作期間,唐波正是在這種軍工情懷的耳濡目染下,逐步走進國防經濟學領域。他在西工大先后完成了本科、碩士、博士學習,基于他品學兼優、各方面表現突出,研究生畢業后就留校工作,并長期從事國防科研生產管理和研究工作。他先后參與完成了某水下自主航行器、某空中信息化武器系統、某先進布局無人機等10余個國家型號和演示驗證項目的論證、研制、試驗、批生產等有關管理工作。他一邊從事相關理論研究,一邊參與重大型號研制,大學校園、北京機關、科研院所、外場基地都有他深深的軍工烙印。讓他用一句話來表達對這份事業的熱愛,那就是“科技報國、裝備強軍”。談起往日工作場景,記憶猶新的便是外場試驗,斗酷暑、戰嚴寒,經歷了漫長單調的外場封閉生活,跨過了“舉一反三”的故障歸零,守候著最后指揮長的一聲令下,在克服了一切困難后,完成任務的喜悅是一般人無法體會的。每逢重大試驗,祭拜聶榮臻元帥和其他英烈已是試驗隊內化于心的必然程序,試驗前一定要先向國防事業先烈“報告”。

    在復雜細致的管理工作中,他能認真思考問題、主動鉆研,提出一些有創意的想法和見解,與其他專家教授進行交流,尤其是在科技創新機制與裝備需求論證融合方面開展了系統全面的深入研究,先后發表了《國防特色高校承擔型號項目的SWOT分析》《高校聯合廠所自籌經費研制武器型號管理初探》《航空型號項目風險預測的BP神經網絡模型及應用》等論文,對于高校聯合廠所開展武器裝備需求論證和聯合研制具有較強的理論指導和應用價值。


    服務地方:

    軍地聯培、博觀約取

      “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實踐是檢驗人才、鍛煉人才、培養人才的最好辦法。2014年底至2016年初,唐波作為中央博士服務團第十五批成員,掛任貴州省六盤水市發展改革委黨組成員、副主任,主抓循環經濟和高新技術產業培育。2014年時值國內經濟下行壓力持續加大,地方面臨產業轉型升級的極大壓力,傳統產業斷崖式下跌,急需培育新的產業增長點。鑒于唐波長期從事高新技術相關的武器裝備科研生產管理和研究,由工業和信息化部推薦,中組部、團中央選派,前往傳統產業為主導的資源能源型城市六盤水掛職鍛煉。一方面,通過掛職鍛煉使人才接受檢驗和鍛煉;另一方面,也想通過外派干部為地方引入一些新鮮血液,為地方產業新增長點培育建言獻策。

    對于唐波來講,從過去面向國家戰略需求的國防經濟學理論研究與實踐,轉入面向區域經濟社會發展,這既是一個挑戰,也是一次極佳的學習鍛煉機會。通過一年多的掛職實踐,唐波對地方經濟社會發展有了更加全面、深入的系統認識,尤其是對宏觀經濟、中觀經濟和產業培育、招商引資和產業投資等有了第一手的實踐認知。掛職期間,他對六盤水市第二產業進行了全面梳理,并通過半年多時間完成了長三角、珠三角部分發達地區相關產業調研,針對六盤水面臨的傳統產業產能過剩、接續產業培育乏力、招商引資困難等問題,通過分析研究,提出了解決路徑和建議,并發表了《六盤水市第二產業發展現狀及后續發展對策研究》,受到了市領導的高度肯定與贊揚。

    唐波掛職一年多來,為六盤水累計爭取國家、省級專項資金和專項基金扶持超過10億元,并招商引資落地產業項目3項,其掛職工作被工業和信息化部、貴州省委考核評定為優秀,其先進事跡被《貴州省人才通訊》(2015年第2期)專題報道。通過掛職鍛煉積累經驗和豐富認知,使得唐波對國防經濟學中國防與經濟協調發展這一重大關系有了更深入的理解,也為日后他的軍民融合創新實踐工作補充了一堂生動的實踐教學。


    知行合一:

    先行先試、厚積薄發

      十余年的積累,多崗位的綜合鍛煉,多角色的融合培養,造就了唐波勇于創新、敢為人先的秉性。他需要的只是一個機會。2015年4月軍民融合創新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西北工業大學黨委深刻領會國家戰略意圖,西工大具有天然的“軍民雙重屬性”,在軍民融合的號角下必大有可為。唐波于2016年初回到西工大擔任原科技管理部首任軍民融合辦主任,并啟動相關方案論證工作,其中包括籌建西北工業大學軍民融合研究發展中心、陜西軍民融合創新研究院等。唐波是早期策劃人和方案主要完成人之一,相關工作得到了學校主要領導的肯定。2016年6月,按照學校黨委安排,唐波被派往深圳研究院擔任副院長并開展相關先行先試工作。

    西北工業大學深圳研究院,過去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窗口單位。新的歷史時期,學校賦予了他新的使命和職能。研究院應充分發揮學校國防軍工背景和“三航特色”,以軍民融合創新發展作為戰略切入點和主要抓手,聚焦“民參軍”“軍轉民”,開展相關探索實踐。2015年初,軍隊改革逐步清晰明朗,唐波協助課題組負責人共同完成了《軍民融合下的創新技術體系框架研究》報告,并報軍委某機關,該建議報告為全國首個某創新小組的落地起到了積極的支撐作用。唐波通過對軍民融合的體系研究,準確聚焦軍民融合“六大體系”的重點領域“中國特色先進國防科技工業體系”和“軍民科技協同創新體系”,將如何開展有組織的科研、生產、投資等活動,有序引導優勢民營企業進入武器裝備科研、生產和維修等領域作為重點研究內容。通過對全國民營創新力量的系統梳理和國際比較分析研究,準確找準發展路徑:民營企業應當立足核心競爭力培育,切入比較優勢領域,以產學研合作方式,快速切入國防經濟市場,以民養軍、以民掩軍。

    當今,我國設立了17個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156個國家高新區,全國眾創空間有4298家,科技企業孵化器3600余家,加速器400多家,各類創新創業的創客空間在全國各地發展非常迅速,民營高新技術企業已超過13萬家。如何將民營企業孕育的創新資源和能力體系有效激活,引導、孵化、培育一批優勢民營有生力量,支撐構建中國特色國防科技工業體系由小核心轉變為大國防,是一篇大文章。很多社會創新主體苦于缺乏明確的軍事需求方向的指引,缺乏對軍事需求的信息獲取和需求解讀路徑,軍方用戶也不了解民營企業的創新能力,造成了“軍地二元結構”中的突出矛盾。

    縱觀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催生了軍事領域的大國競爭。軍事強國紛紛作出了重大戰略部署,通過軍民協同創新,竭力搶占新科技革命的制高點,力爭以最快的速度把新科技的成果引入到軍事領域,實現不對稱性的優勢,占據軍事科技革命的前沿。2014年美國開始實施第三次“抵消戰略”,并于2015年啟動了國防創新試驗單元(DIUx),其核心戰略思想是以非對稱的方式,充分利用、發掘美國的科技發展潛力,建立軍事競爭優勢,通過激發顛覆性創新來顛覆競爭對手的競爭優勢。

    準確把握和深刻理解軍民融合國家戰略的精神實質,如何構建軍民一體化的國家戰略體系和能力,科技創新領域必然大有作為。2016年11月,在唐波的建議下,西工大深圳研究院率先在深圳推動發起構建軍民融合科技與產業創新聯盟,聯合清華大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北京理工大學等駐深研究院共同發起組建聯盟和專業智庫,推動軍民融合科技與產業創新發展和落地探索。在聯盟合作的基礎上,2017年率先與南山區委區政府開展先行先試,組織基地建設方案論證,并明確重點探索任務和發展目標,依托四所大學在深已有約20萬平米的物理空間,共建軍民科技協同創新示范基地。2018年該基地上升為市、區兩級政府共建。唐波及其科研團隊,不僅在體制機制方面進行了大量研究和探索,更在實踐落地工作中進行了有益嘗試。唐波及其科研團隊的研究成果在基地建設中得以應用,支撐了基地建設方案的核心內容;亟ㄔO定位于打造集“軍政產學研資介用”八位一體、高效融合的平臺,在后續的理論研究和探索實踐中將得到進一步的創新發展。


    助力國防:

    牽線搭橋、創新驅動

    “關山初度塵未洗,策馬揚鞭再奮蹄”。雖然唐波在架設科技力向軍事力轉化的橋梁紐帶上發揮了重要作用,取得了驕人的成績,獲得了無尚的榮耀。但他始終感到,強軍興軍,重任千鈞,還需風雨兼程,砥礪向前。他說:“作為一名國防經濟學戰線的理論工作者和實踐者,及時把握科技創新的時代脈搏,在富國與強軍的征程上,破解‘軍地二元結構’突出矛盾,借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深圳的政治、經濟、科技、文化等創新生態體系優勢,探索構建先進商業技術和產品到國防能力的直通車,引導培育民營創新有生力量,用理論和實踐創新守護好國家安全和發展利益,既是我秉持的情懷和理念,也是我今后努力奮進的目標!

    一是加強科技研發戰略管理。不斷豐富和完善軍民科技協同創新體系,不斷擴大戰略合作伙伴范圍,繼續強化與保利國防科技研究中心、遠望智庫、特發集團等單位戰略合作,充分發揮2017年初率先在東莞市發起設立三航軍民融合創新研究院的作用,在中山設立創新中心,將軍民融合創新發展融入粵港澳大灣區國家戰略。

    二是繼續探索體制機制創新。首要解決的就是打破“軍地二元結構”突出矛盾。在軍委某機關的領導和支持下,對2018年3月全國首個某創新小組在深圳落地啟動后的改革完善,密切關注先進商用技術、理念與模式,主動發現、快速響應具有應用潛力的商用技術及產品,架起軍方與商業創新前沿、社會創新資源的橋梁,通過概念和技術展示等多種形式,探索建立先進商用技術及產品到國防能力的直通車。雖然經過一年多的運行,小組工作成效初顯,并形成了行業內的廣泛影響力,聚集民營高新技術企業近千家,深度服務企業近百家,在某些細分行業領域找到了國內的優勢企業,并通過精準需求導入、產學研服務等形式,將民營企業逐步引導進入到國防經濟市場中來,挖掘和培育了一批創新成果,部分成果已實現產品應用,但唐波并不滿足于現狀,他決心繼續探索有關體制機制創新難題,為更好更快地促進科技生產力向軍事戰斗力轉化提供優質服務。

    三是建立健全運營模式?傮w目標是建立“政府引導、高校支撐、企業得利、社會共享資源”的長效化運營模式。前期基地建設得到了深圳市委市政府、南山區委區政府的大力支持,基礎服務能力平臺已初步完成建設并投入使用,包括一站式服務大廳、綜合成果展示中心等。在市場化探索方面,建立了明確的反哺機制,確保公益平臺長效運行,市場落地方面重點在商業模式上進行有益探索,積極打磨產品與服務,完善服務流程,切實在服務民營企業參軍的路徑上提供高質量的服務。

    目前,西北工業大學深圳研究院在國內軍民融合創新發展領域的社會聲譽與日俱增,各級地方黨委融辦領導悉數來訪交流,民營企業有識之士意愿參軍,上門拜訪者絡繹不絕,已經形成了顯著的“虹吸效應”,相關工作也得到了各級首長的肯定。研究院于2017年4月獲批國家軍民融合公共服務平臺首批軍民融合科技服務機構,并于2018年審進入“供需對接類”軍民融合科技服務機構國內前三強。研究院獲批中國產學研合作軍民融合獎,系國家獎勵辦首次設立。作為唐波個人,連續三年獲深圳市科技創新委科研創新優秀組織獎。下一步,唐波及其科研團隊,也將重點聚焦國防經濟學的熱點“軍民融合”開展大量理論研究和實踐探索。在軍民科技協同創新領域,除了培育孵化及投資了雷神智能裝備、智慧海洋、海岸語音、同科聯贏等30余家高成長性科技企業外,還將逐步擴大以高新科技服務國防建設的層級與范圍。

    臨近采訪結束,我不禁還是問一句常規的話題,讓他談談參與某小組工作的體會。唐波說:“能夠在改革開放前沿深圳特區為國家戰略落地服務,使命光榮,責任重大。小組工作高大上的叫法是‘星探'和‘前哨',更精確的描述是軍委某機關的‘馬前卒’。我非常樂于當這個‘星探’和‘前哨’,更愿意為軍委機關決策當好‘馬前卒’。我要利用‘星探’的慧眼,找到有‘金剛鉆’的民營企業,并進行大量的引導、培育,鼓勵民營企業開展更高層次的自主創新和集成創新,擺脫過去‘民參軍’的老路,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主導作用,讓社會各界有更多更好更強的力量加入到強國興軍偉大事業中來!”

    “一語不能踐,萬卷徒空虛!眹澜洕鷮W固然需要發展完善的學科理論體系,但更需要運用理論解決當下國防建設實踐問題,理論與實踐相結合才是繁榮國防經濟學的硬核。唐波及其團隊甘做“星探”和“馬前卒”,架設了經濟連通國防的直通車,打造了科技力向戰斗力轉化的加速器,為強軍興軍提供了強大有效的技術支撐,他們是培育、提升軍隊戰斗力的科技精英,是國防建設舞臺的幕后英雄。

    新時代長征路上,更加迫切呼喚群英薈萃,更加需要培育更多的幕后英雄!

    (郭京平)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