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




      J.V. Stalin, Joseph Vissarionovich, 1879.12.21 ~ 1953.3.5 蘇聯共產黨和國家主要領導人,武裝力量最高統帥,蘇聯大元帥,政治家,戰略家,軍事家。生于格魯吉亞哥里城一農民出身的鞋匠家庭。原姓朱加施維里。1894年開始從事革命活動。1898年加入俄國社會民主工黨。1901年3月開始職業革命家生涯,投身俄國無產階級解放事業。在南高加索積極參加俄國1905年革命,捍衛并執行布爾什維克的戰略和策略。至1906年,先后發表《武裝起義和我們的策略》、《兩次搏斗》、《馬克思和恩格斯論起義》等文章,指出無產階級政黨應成為起義的領袖,加緊注意武裝工作和組織紅色隊伍,按照統一計劃組織武裝起義,并在起義中采取進攻政策。1912年1月被缺席補選為黨中央委員會委員和俄國局成員。在反對沙皇專制制度的斗爭中英勇不屈,1902~1913年先后被捕七次,流放六次。 1917年3月沙皇專制制度被推翻后,他從流放地返回彼得格勒,被選進俄國社會民主工黨(布)中央常務局。在黨的第七次全國代表會議上再次當選為中央委員會委員。7~8月間在黨的第六次代表大會上作中央委員會總結報告和關于政治形勢的報告,闡述V.I.列寧關于爭取社會主義革命勝利的方針和策略。10月23日當選為政治局委員。10月29日被選為黨領導武裝起義的軍事革命總部成員,同時還擔任彼得格勒蘇維埃軍事革命委員會委員, 參與準備和發動十月武裝起 義。俄國十月社會主義革命勝利后,在第二次全俄蘇維埃代表大會上當選為全俄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并擔任第一屆蘇維埃政府即人民委員會的民族事務人民委員。 1918~1920年蘇俄內戰和外國武裝干涉時期,他擔任共和國革命軍事委員會委員和全俄中央執行委員會駐工農國防委員會的代表,受黨中央和國防委員會委托轉戰各條戰線。1918年6月前往察里津(今伏爾加格勒)解決糧食調運問題和組織察里津保衛戰。12月赴東方戰線調查彼爾姆失陷原因。1919年1月根據對彼爾姆失陷原因的調查,向列寧提出關于建立常備預備隊制度、改進動員辦法、精簡機構、健全集團軍革命軍事委員會、 加強政治工作和后勤保障等重要建 議。3月在俄共(布)第八次代表大會上支持列寧關于建設正規軍的方針,批評“軍事反對派”提出的綱領草案。5月被派往彼得格勒組織保衛戰;7~9月被先后派往西方戰線和南方戰線組織軍事行動。11月被全俄中央執行委員會授予紅旗勛章。1920年1月被派往西南戰線組織軍事行動。同月任烏克蘭勞動軍委員會主席。5月任加強兵工廠工作委員會主席。8月在給中央政治局的信中建議建立共和國戰斗預備隊,發展汽 車、裝甲車和航空工業。斯大林在保衛無產階級革命成果的斗爭中,充分顯示出一個革命家的軍事和政治才能,但在工作作風上也表現出粗暴和專斷的缺點。 內戰結束后,他在1922年4月黨中央全會上被選為中央委員會總書記。1923年3月發表《論俄國共產黨人的戰略和策略問題》一文,論述無產階級戰略和策略原理,認為現代條件下的作戰藝術在于掌握戰爭的一切形式和科學成就,合理運用它們并善于把它們結合起來,或者根據情況運用其中某一種形式。1924年4月寫成《論列寧主義基礎》一書。1925年1月在中央全會上,批評黨內和政府機關內想把軍隊改編為民警直到取消軍隊的取消主義情緒,主張加強軍隊建設,以防不測。12月在黨的第十四次代表大會上作政治報告,提出實現國家社會主義工業化的方針。在國家工業化過程中,片面強調優先發展重工業,造成國民經濟的比例長期嚴重失調。1927年12月在黨的第十五次代表大會上,提出農業集體化和運用新技術改造農業的計劃。在農業集體化過程中,犯有急躁冒進的錯誤。1934年1月在黨的第十七次代表大會上, 分析1929~ 1933年資本主義世界經濟危機,指出法西斯國家正在準備新的反蘇戰爭和世界大戰。其間,積極開展爭取建立歐洲集體安全體系、改善蘇聯國際環境和防備帝國主義進攻的活動。在資本主義國家包圍和世界大戰危險增長情況下,領導蘇聯人民進行經濟建設,發展國防工業,建立起社會主義的強大物質基礎。在蘇聯取得社會主義建設偉大成就的情況下,他獲得很高的威信和聲譽,開始接受和鼓勵對自己的崇拜。在30年代的“清洗”中,錯捕錯殺大批黨政軍干部,破壞社會主義法制,給黨、人民和軍隊造成嚴重損失。 1939年在世界戰爭危機日益嚴重的情況下,他于3月在黨的第十八次代表大會上指出德、日、意是侵略者,批評英法放棄集體安全政策、對侵略者采取“不干涉”政策,強調黨的任務是爭取建立歐洲集體安全體系,加強戰備和發展軍事工業。8月在判斷與英法結盟無望后,與德國改善關系以贏得時間加強戰備,并決定與德國簽訂互不侵犯條約。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后,他判斷德國最終會進攻蘇聯,但不會早于1942年5月,決心抓緊時機全面加強防御準備,并以本國安全為由出兵占領鄰國領土,以武力解決歷史遺留的領土爭端,將蘇聯國界西推300~400公里,建立一條從波羅的海到黑海的“東方戰線”。1939年11月任總軍事委員會委員,致力于武裝力量建設,鼓勵研制新式武器和發展軍事學術。1941年2月在黨的第十八次代表會議上,建議研究工業轉入戰時軌道問題和提高軍事工業產量。4月在西部邊境戰云密布的形勢下,與日本簽訂中立條約,緩和遠東邊境緊張局勢。5月被任命為蘇聯人民委員會主席。 1941年6月22日,德國對蘇聯發動突然進攻。由于斯大林對德國發動進攻的時間和主要方向判斷失誤,致使蘇聯沒有適時完成戰爭準備,戰爭初期遭受慘重損失,陷于十分危急的境地。6月30日出任國防委員會主席。7月3日向全國發表廣播講話,闡述打敗德國法西斯奪取衛國戰爭勝利的綱領。10日任最高統帥部大本營主席,19日兼任國防人民委員,8月8日任武裝力量最高統帥。以斯大林為主席的國防委員會集中了國家一切權力,組織領導全民進行反法西斯戰爭,從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方面動員一切力量,保障反侵略戰爭順利進行。他依靠最高統帥部大本營及其指揮機關總參謀部及時作出戰略決策,制定戰略計劃,組織戰略協同,組建和使用戰略預備隊,總結失利教訓,推廣成功經驗,先后取得莫斯科會戰、斯大林格勒會戰、庫爾斯克會戰等一系列戰略決戰的重大勝利。同時,他積極開展外交活動,推動世界反法西斯聯盟的建立和鞏固:1941年7月與英國簽訂《在對德戰爭中一致行動協定》,9月宣布贊同《大西洋憲章》,1942年1月簽署《聯合國家宣言》,1943年11月出席德黑蘭會議,1945年2月和7月出席雅爾塔會議和波茨坦會議。在這些會議上,圍繞聯盟戰略和戰后世界安排等重大問題,與美英首腦進行磋商,進行必要的斗爭和妥協,達成有利于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最后勝利的協議,但在涉及處理其他國家事務時也表現出大國沙文主義和民族利己主義傾向。戰爭期間,以國防人民委員和最高統帥名義所作的報告、發布的命令和訓令,對于指導戰爭和發展蘇聯軍事學術起了重要作用。在以他為首的聯共(布)中央領導下,蘇聯軍隊和人民最終取得蘇德戰爭的偉大勝利,并支援盟國打敗日本法西斯,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最后勝利做出重大貢獻。 戰后,斯大林領導蘇聯人民恢復和發展遭到戰爭嚴重破壞的國民經濟,但是沒有能夠從蘇聯國內外已發生重大變化的歷史條件出發,及時改革30年代形成的高度集中的政治經濟體制和完成從戰備體制到和平體制的戰略轉變,從而對蘇聯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產生消極影響。1946年2月在莫斯科選民大會上發表演說,總結衛國戰爭經驗,闡述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起源和性質以及戰前蘇聯的積極防御準備。同月在一封公開信中指出,必須從現代軍事科學的觀點出發,對資產階級軍事思想家過時了的原理和見解進行批判的分析,以推動軍事科學的發展。5月以武裝力量部部長名義發布命令,強調蘇聯武裝力量必須在戰爭經驗、軍事科學和軍事技術發展的基礎上逐步提高自己的軍事藝術水平。9月針對美國的核訛詐發表評論,明確指出原子彈只能用來嚇唬神經衰弱的人,不能決定戰爭的命運。1951年2月針對英美一些政治家1946年以來發表的“冷戰”言論,批評西方國家推行戰爭政策,同時指出新的世界大戰不是不可避免的。1952年在其最后一部著作《蘇聯社會主義經濟問題》一書中指出,資本主義國家爭奪市場的斗爭比東西方兩大陣營之間的矛盾更加激烈,美蘇必戰之說缺乏根據,但只要帝國主義仍然存在,戰爭的不可避免性也就仍然存在。(見斯大林軍事理論) (徐曉村)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