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




      G. Washington, George, 1732.2.22~1799.12.14 美國獨立戰爭時期大陸軍總司令,美利堅合眾國第一任總統,軍事家。生于弗吉尼亞東部威斯特摩蘭縣一種植園主家庭。11歲喪父,由母親和異母兄撫養長大,僅受過一些非正規教育。1748~1751年從事土地測量工作,熟諳弗吉尼亞的地理環境。1752年繼承其兄的莊園遺產,并遞補為英國殖民軍民兵少校副官。1754年晉中校,曾率英軍小分隊在弗吉尼亞西部阻擊法軍進攻。次年任E.布拉多克將軍副官,建議放棄歐洲傳統戰法,采取適應北美叢林特點的新戰術。但英軍未采納他的建議,孤軍冒進,大敗而歸。他由此受到R.丁威迪總督的賞識,被任命為弗吉尼亞民兵司令,領上校銜。1758年當選為弗吉尼亞議會議員,以名譽準將銜辭去軍職。1765年因對英國殖民當局的重稅和高壓法令不滿,參加議會反英活動。1773年波士頓“傾茶事件”發生后,投身于北美獨立運動。1774年9月作為弗吉尼亞議會代表參加第一屆大陸會議,呼吁北美各殖民地聯合起來以武力抗擊英國。
      1775年美國獨立戰爭爆發后,于同年5月參加第二屆大陸會議。由于他的個人威望、軍事經驗及政治態度,而且又是南方人,對南方保守派有影響并擁有大量財產,于6月15日被任命為大陸軍總司令。7月3日就職后,立即著手在民兵基礎上組建軍隊,籌集槍彈和糧草,逐步把大陸軍建設成一支以正規軍為骨干、以民兵和志愿兵為輔助力量的革命軍隊。1776年初率部圍攻波士頓,迫使英軍撤離。同年8月率部保衛紐約,分兵把口同英軍打陣地戰,損失慘重,于11月底放棄該城。12月25日夜利用英軍疏于戒備之機,率部奇襲特倫頓,俘敵近千人,并于次年1月3日在普林斯頓再敗英軍,使美軍士氣大振。1777年9月在英軍強大攻勢下,放棄大陸會議所在地費城,退至瓦利福奇扎營,任用志愿人員、原普魯士軍官B.斯托伊本對部隊實行冬訓,提高部隊戰斗力。1778年6月利用英軍撤出費城之機實施追擊,在新澤西之戰中擊敗H.克林頓所率英軍。1781年9~10月率美法聯軍包圍約克敦,迫使英將C.康沃利斯投降,取得獨立戰爭的決定性勝利。1783年9月英美簽訂《巴黎和約》后,于同年12月23日辭去大陸軍總司令職務,返回莊園。1787年5月被推選為費城制憲會議主席,主持制定《美國憲法》。1789年4月就任美國第一任總統, 并于1793年連任。 1796年9月19日發表《告別詞》,表示不謀求第三次連任總統。1797年3月卸任后退居莊園。1798年因美法出現戰爭危機,一度被任命為美國武裝部隊總司令,領中將銜。次年因患喉炎逝世。 華盛頓作為軍事統帥,具有堅定的信念和遠大的戰略膽識,指揮沉著果斷、機動靈活。其軍事思想的主要特點是:強調在戰爭中學習戰爭,注重及時總結經驗教訓;不計一城一地之得失,注意捕捉戰機,相機殲敵;善于實施機動,采取迂回包圍、突然襲擊、出奇制勝的戰術;重視軍隊建設,堅持文官治軍原則,強調軍事訓練和紀律教育,戰時嚴厲處罰逃兵。這些對取得戰爭勝利起了重要作用,對美軍以后的建設和作戰具有深遠影響。在八年總統任期內,堅持資產階級“三權分立”的政治體制,組成總統內閣制聯邦政 府;鼓勵發展工商業,保護對外貿易,建立國家銀行,統一貨幣,實行國債制度;在開發西部過程中,對印第安人采取屠殺政策,派兵鎮壓“威士忌酒起義”。對外奉行中立的不結盟政策。因其在建立和鞏固美國資產階級共和政權中做出杰出貢獻,享有“美國國父”之稱。(霍萬城)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