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列格· 卡盧金  



      引子:在前蘇聯情報機構"克格勃"內部,奧列格·卡盧金當年是一名"能干"的特工。因寫下一本自傳,去年他受到叛國罪指控,被俄羅斯法庭判處十五年監禁?ūR金沒有到庭受審,而是在今年八月初宣布自己已經成為美國公民。

      對于這名前俄羅斯間諜宣布成為美國公民一事,俄《真理報》次日就刊出大標題:"克格勃"內部出了"猶大"。

      ■ 自傳泄密惹出禍端

      卡盧金的自傳《第一總局:我的32年反西方情報和間諜史》1994年9月由美國圣馬丁斯出版社推上書架。此書的出版讓他背上了"叛國"罪名。

      2002年6月22日,俄羅斯莫斯科市法院判決"叛國罪"成立,判處卡盧金入獄監禁15年。法庭認定,卡盧金的回憶錄以"克格勃"下屬第一總局為"故事"原型,敘述了自己32年的"克格勃"生涯,暴露了一些為前蘇聯工作的美國人、加拿大人和澳大利亞人,導致他們在西方國家被捕。他還泄露了前蘇聯駐國外使館及駐美領館內某些蘇聯外交官的間諜身份。

      莫斯科市法院曾向卡盧金發出要被告回國受審的傳票,但遭卡盧金拒絕。案件審理中,被告缺席,沒有目擊證人出庭作證。

      ■至少四次長住美國

      卡盧金現年68歲,1995年移居國外后一直住在前蘇聯視之為敵國的美國。其實,這是他至少第四次長期在美國居住。從上世紀50年代起,他就在美當間諜,充作掩護的身份卻是訪問學者、電臺記者和前蘇聯使館新聞發言人。

      1965年至1970年,圍繞一些前蘇聯在美國招募的知名間諜,卡盧金親自著手組建了多個"間諜圈",為這些間諜提供支持,F已曝光的知名間諜之一就是美國人約翰·沃克?ūR金招募間諜的觸角還延伸到了西方國家使館、新聞圈和學術圈,甚至軍隊中。

      卡盧金說,1965年至1970年是"高產年"。他利用使館發言人和公共關系官員的身份做掩護,結識了幾十名記者,有歐洲人,也有美國人。他會適時地向這些記者介紹情況,但也會向他們提供假情報,不過手法巧妙,不致失信于媒體。 "我認為,按照'克格勃'的標準,我在華盛頓的5年確實讓我成為了最出色的'克格勃'特工之一。這就是為什么在我非常年輕時被召回莫斯科,被任命為對外反間諜工作的負責人。1974年,我被授予將軍軍銜,當時我還不到40歲。我所有的事業都極為成功,我沒有什么事情可抱怨。但是,我的理念……或者說我的價值觀和我的政治觀當時正在經歷一場演變。"

      ■退休后站到對立面

      因批評"克格勃"任人唯親,卡盧金與"克格勃"領導層發生了"摩擦"。1980年至1987年,他被貶職。于是,1990年從"克格勃"退休后,他開始公開批評前蘇聯和"克格勃"。

      選擇站到"克格勃"對立面讓卡盧金聲名狼藉,卻也使他在政治上獲得了更多發展。1990年他被戈爾巴喬夫剝奪了官銜、獎章和養老金。爾后他當選了前蘇聯立法機構蘇聯最高蘇維埃代表,繼續抨擊"克格勃"。

      去年得知自己被俄羅斯法院判處監禁,卡盧金認定自己已成為"政治報復的犧牲品",缺席審判是他以前的"克格勃"同事報復的手段?ūR金所說的同事之一,就是現任俄羅斯總統普京。普京曾經公開稱卡盧金為"叛國者"?ūR金表示,只要普京在任,他就不打算回俄羅斯。

      卡盧金說:"這是個合乎邏輯的發展、演變過程。畢竟,站在職業角度上講,美國從一開始就一直是我的興趣所在,也是我生命歷程的一部分。"

      現在卡盧金是華盛頓安全和反間諜研究中心教授,兼任華盛頓間諜博物館董事會成員。他還在天主教大學任教,在美國各地作巡回講學。很多電視新聞和紀錄片請他參與制作節目。馬蓮蓮

      在俄官方眼中:"叛國者"

      俄羅斯對外情報局發言人拉布佐夫猛力抨擊了卡盧金以叛國為代價成為美國公民的行為。"在這件事上,成為美國公民就像猶大為了30塊銀幣出賣耶穌一樣。"拉布佐夫說。他說,卡盧金只有在向美提供有關"克格勃"活動的詳細情況后才能成為美國公民。美國授予卡盧金公民資格"已證實了卡盧金是個叛國者"。"一個人要想獲得美國公民資格,就必須證明他對美國沒有威脅。"拉布佐夫說,"一名前情報官員只有誠實地交代他為前蘇聯情報機構工作的情況,才能成為美國公民。"

      個人檔案

      卡盧金簡歷

      1934.9.6在列寧格勒(今稱圣彼得堡)出生

      1952入列寧格勒大學學習,在那里被招募為"克格勃"特工,負責國外活動

      1958前往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學新聞,后又當莫斯科電臺駐紐約和聯合國的記者,其間從事過間諜活動

      1965-1970他先后任前蘇聯駐美國大使館駐外特工組副組長和代理駐外特工組組長,成為"克格勃"最年輕的將軍,最終成為該局負責全球反間諜活動的頭號人物

      父子同行

      在卡盧金看來,能在前蘇聯安全和情報部門工作是件榮幸的事情。他的父親也是一名多年從事間諜活動的"克格勃"特工。但卡盧金說,父親從來沒有對他選擇干這一行表示贊同。(據《新民晚報》)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