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軍士兵講述在伊血腥經歷:我曾是變態殺手



        新華網消息 據西班牙《起義報》11月21日報道,一名前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官日前接受了古巴記者羅莎·米麗婭姆·埃利薩爾德的采訪。以下是專訪主要內容:

      “我今年32歲,是個訓練有素的變態殺手。我會做的唯一事情就是招募年輕人入伍,教他們殺人。我不會干其他工作。對于我來說,平民毫無價值、思想落后,他們是弱者,是一群羔羊,而我是他們的牧羊犬。我是個強盜,在軍隊里他們叫我‘鯊魚吉米’!

      這是3年前吉米·馬西寫的《地獄中的牛仔》書里的第二段。這本書是迄今為止披露2003年最先抵達伊拉克的美國海軍陸戰隊軍人經歷的最生動也是最暴力的一本書。吉米在書中敘述了自己冷酷血腥的軍隊經歷以及戰爭如何讓他發生了改變。在委內瑞拉加拉加斯的書展中,這位前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官接受了古巴記者羅莎·米麗婭姆·埃利薩爾德的采訪。離開戰爭已有4年,吉米現在仍被噩夢折磨著。

      羅莎:身上的這么多文身都代表什么?

      吉米:我有很多文身,都是在軍隊里文的。手背上的這個,是黑水公司的標志,有一天我們全排人喝醉了,于是都去文了同樣的圖案:一個雙眼流血的牛仔,它代表著死亡,意味著你殺了人。我右臂的文身是海軍陸戰隊的標志,還有美國和得克薩斯州的旗幟,那是我參軍的地方。

      羅莎:為什么你說海軍陸戰隊里有你所認識的最惡劣的人?

      吉米:美國海軍陸戰隊的軍人只有兩種用途:執行人道主義任務或殺人。在我作為海軍陸戰隊成員的12年中,我從來沒有參加過人道主義援助。

      羅莎:在去伊拉克之前你曾經負責招募年輕人參軍。在美國成為一位征兵者意味著什么?

      吉米:意味著當一個騙子。布什政府在強迫年輕人參軍,基本上他們在做的、也是我在做的就是用經濟利益騙人入伍。3年中我招募了74名士兵,從來沒有人對我說他們參軍是為了保衛祖國或其他愛國理由。他們需要拿錢來上大學或得到人身保險。我首先跟他們說明參軍的所有好處,最后才提到報效祖國。我從來沒招過富人子弟,為了保住工作,招兵者不能有任何顧慮。

      羅莎:現在五角大樓將參軍條件放寬了很多,這又意味著什么呢?

      吉米:參軍條件大大降低了,因為沒有人想入伍。只要你通過了測試,心理有問題或者有犯罪前科的人成為軍人都不成問題。

      羅莎:你在戰后變了很多,但以前都是怎么想的呢?

      吉米:以前我和其他所有軍人一樣,相信政府說的一切,但當你來到軍隊后,感覺很糟,尤其是作為一名招募人,你不得不整天撒謊。

      羅莎:但是你相信自己的國家是為對伊拉克的正義之戰而招兵買馬。

      吉米:對,我們收到的情報資料說薩達姆在生產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后來我們才發現一切都是謊言。

      羅莎:什么時候你覺得自己被騙了?

      吉米:當我抵達伊拉克的時候。我的隊伍奉命前往伊拉克軍隊呆過的地方。在那里我們看到了數千箱打著美國標簽的軍用物資,這些東西在美國幫助薩達姆政府打伊朗時就在那兒了。我的手下不明白為什么伊拉克境內會有美國的軍用物資。中情局的報告說那里是恐怖分子的戰場,我們會在那里發現生化武器,但我們什么也沒找到。這時候我開始覺得我們的真正任務是石油了。

      羅莎:你在書中自稱是變態殺手,可以解釋為什么這么說嗎?

      吉米:我是個變態殺手,因為他們訓練我就是為了殺人。我并不是生來就有殺人思想的,是海軍陸戰隊把我變成了強盜,一個罪犯。他們訓練我盲目服從美國總統的命令,帶給他們需要的東西,不做任何道德考慮。我心理變態,因為他們訓練我先開槍、然后再問為什么。這是病人而不是軍人的行為,職業軍人只和軍人作戰。當我們必須殺死婦女和兒童時,我們會照做。因此我們不是軍人,而是雇傭殺手。

      羅莎:有什么特別經歷讓你得出這個結論嗎?

      吉米:有好多。我們的任務是前往城市特定區域控制那里的公路。我們碰到過運載伊拉克平民的汽車,所有中情局的報告都告訴我們來的是裝有炸彈和炸藥的車。汽車來時我們開了幾槍作為警告,如果它不減速我們就毫不留情地開始掃射。每次我們都希望汽車爆炸時能有炸藥味,但從來也沒聞到過。打開汽車,我們看到的只是在錯誤的時間和地點死傷的平民,沒有任何武器或“基地”組織宣傳物品。

      羅莎:你還在書中提到你們如何對一個和平集會進行掃射。

      吉米:對,那些伊拉克人告訴我們他們在進行和平集會,但上級說有恐怖分子化裝成平民藏匿其中,命令我們開槍。我記得自己開了12槍,后來我們在這些集會人群中沒有找到任何武器。

      羅莎:當你的伙伴感覺到受騙時他們有何反應?

      吉米:我的士兵問我為什么要殺這么多平民,可否跟上級說一下,做報告時更準確充分一些,最后得到的回答是“不”。我們在伊拉克的首要任務不是媒體報道的人道主義援助,而是保證巴士拉油田的控制權。在卡爾巴拉,我們24小時開炮,這是我們攻打的第一個城市,我以為會向當地民眾發放醫療物資和食品,但沒有,軍隊繼續前進直到抵達油田。

      羅莎:你回美國后發生了什么事情?

      吉米:他們視我為瘋子、懦夫、叛國者。我所揭露的證據令上層無法喘息。美國軍隊已經精疲力竭,這場戰爭持續的時間越長,事實真相顯示的可能性就越大。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