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將取勝

    鐵托




    我不是信徒,我認為我沒有義務向國外的任何人交代,即便是在布加勒斯特,當情報局要求我這樣做的時候,我也這樣認為。至于在國內的工作,在自己人民當中的工作,我們有義務只對人民負責。有權要求從我這里聽到全部真實情況的,莫過于你們。你們同我一起在烏日策戰斗過,我們一起越過利姆河,穿越波斯尼亞東部和克拉伊納,在格爾梅奇山下,在奈雷特瓦河第一次遭到切特尼克的腹背攻擊,經歷了伊格曼的慘重損失,目睹了從尼亞和科爾敦來的一隊隊饑餓的孩子和婦女,目睹斑疹傷寒流行,在蘇捷斯卡我們的數千名戰士染上了瘟疫……我清楚:你們同我一起開拓革命的征途,同我一起護送過斑疹傷寒患者的隊伍,用希望鼓舞在被燒毀和洗劫的村莊里幸存下來的人,正是你們一定會最理解,而且更加相信,我們沒有別的道路可選擇。

    我同我們的許多同志曾被宣布為蓋世太保的特務和共產主義運動的叛徒,只是因為我們仍然堅持共產主義運動的理想和國際主義的原則,不同意有人對我們發號施令,不同意仰仗他人的鼻息,不同意把我們的財富弄走,要我們的人必須俯首聽命與外國的軍事和經濟顧問,為其他國家的情報機構效勞。對于一個革命者來說,難道有什么比不公正地宣布他為叛徒,今天全世界的整個共產主義運動都否定我們的當并宣布我們的國家為瘟疫地區這件事更難受的呢?我相信,我們會有力量戰勝這一切,但是問題是:是否能預見到真理將取勝的時刻的到來。

    現在我比迄今任何時候都更難受。在地下活動被人追捕的時期,在獄中和向敵人發起進攻的時候,使我們戰勝一切艱難困苦的不僅僅是我們對我們斗爭的正義性和必不可避免性有不可動搖的信心,而且還有世界進步運動給予我們國際聲援和支持的強烈感情,哪怕這種聲援和支持是道義上的也罷。而今天,由于真理被迫處于無可奈何的地位,我們成了孤立無援的人。我們能否選擇盲目屈從的道路?在多年艱苦戰爭結束后不久,我們將面臨可能更加困難的時期,這或許是不可避免的。

    我可以選擇另一條道路,向斯大林和情報局屈服的道路。假若我選擇了這條道路,我仍然會受到贊揚,說我了不起,而且對我個人也有好處;我也不會成為“叛徒”,“出賣靈魂的人”。但是,這樣的道路我不能選擇。假若我這樣做了,將給我的整個一生蒙上恥辱,而我是一個房無一間的工人和無產階級戰士,一個嘗過什么是被剝削,依附他人的滋味,經歷過革命者之路,經歷過犧牲在戰場上和斷頭臺上的人的指揮員之路的人。那樣做的話,我真的會感到我是一個出賣了靈魂的人……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滬ICP證000263
    關于本站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技術支持  

     版權所有:上海國防戰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tricaym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