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遼戰爭



       宋太平興國四年至景德元年( 遼保寧十一年至契丹統和二十二年,979~1004),宋遼之間爭奪河北、河東地區的長期戰爭。
      戰爭緣起及戰前沖突 五代后唐末,契丹帝耶律德光(即遼太宗)通過扶植石敬瑭為后晉皇帝,割取了燕云十六州(今北京至山西大同地區),并以此為基地,不斷遣兵南襲。后漢滅亡后,遼在河東(治太原府,今太原南晉源鎮)北部扶植北漢,作為燕云地區的屏障。后周顯德七年(960),殿前都點檢趙匡胤代周稱帝后,即有先取北漢,再復燕云的企圖,多次遣軍攻北漢。遼亦不遺余力地給北漢以軍事支援。宋遼之間爭端迭起,矛盾日深。開寶元年(968),宋攻北漢,敗北漢軍于團柏谷(今山西祁縣東南),進抵太原城下。后因遼軍援太原,不果而退。二年及九年,宋太祖兩度親征北漢,均遭遼援軍阻撓,未獲成功。
      宋太宗趙光義繼位后,于太平興國四年(979)親率大軍攻北漢,擊敗遼援軍,圍攻太原,迫使北漢投降,為進取燕云創造了條件。(見宋滅北漢之戰)
      宋對遼的戰略進攻 北漢既平,宋太宗迅即將進攻矛頭指向幽州(今北京)。太平興國四年六月,親率10萬大軍由鎮州(今河北正定)北進。擊敗遼軍在沙河(今拒馬河)的抵抗,進圍幽州,遼守城軍苦戰待援。屯兵于城北的南院大王耶律斜軫見宋軍勢盛,乃示弱誘宋軍北進,遣軍迂回其后,擊退宋軍。適逢惕隱耶律休哥率援軍至,與耶律斜軫軍左右夾擊,大敗宋軍于高梁河(見高梁河之戰)。宋軍退屯定州(今屬河北)、關南(今高陽東)、鎮州,以備遼軍反擊。九月,遼乘宋新敗,遣南京留守韓匡嗣等率軍攻滿城(今滿城北)。宋軍根據戰場情況,改變太宗所授陣圖,合八陣為兩陣,集中兵力擊敗遼軍,殲萬余人(見滿城之戰)。五年三月,遼軍10萬攻雁門(今山西代縣),被宋將楊業等擊敗。是年冬,遼景宗耶律賢親率大軍進攻瓦橋關(今河北雄縣)獲勝(見瓦橋關之戰)。宋遂以南易水為防線,大修邊備。七年四至五月,遼軍三路出兵,攻宋滿城、雁門、府州(今陜西府谷),被宋軍擊敗。后遼景宗病死,圣宗耶律隆緒繼位,用兵高麗、女真,無暇南顧。宋則致力于休士養馬,廣積軍儲,以圖再舉。宋遼邊境暫趨平靜。
      雍熙三年(986),宋太宗認為契丹(遼于983~1066年重稱契丹)帝幼弱,太后蕭綽攝政,內部不穩,決心分兵三路,大舉攻契丹。東路以幽州道行營馬步水陸都部署曹彬、幽州西北道行營前軍馬步軍都部署米信等率主力10萬人出雄州(今河北雄縣);中路以定州路都部署田重進等率軍出飛狐(今淶源);西路以云、應路行營馬步軍都部署潘美、副都部署楊業率軍出雁門。企圖以東路牽制契丹軍主力,中、西路乘虛奪取山后諸州,爾后轉兵東向,三路軍會攻幽州。進攻開始,西路軍連克寰(今山西朔州東)、朔及應、云(今應縣、大同)諸州;中路軍克飛狐、靈丘(今屬山西)、蔚州(今河北蔚縣);東路軍奪占固安(今屬河北),進據涿州(今屬河北)。面對宋軍大舉進攻,契丹蕭太后親臨幽州前線指揮,采取集中全力先敗東路宋軍主力,再及其他各路的方略,乘曹彬孤軍冒進,又缺糧餉之機,迫其退出涿州,并追至岐溝關(今涿州西南),將其擊潰。繼而遣都統耶律斜軫率軍10萬,對宋中、西路軍相繼發起反擊,收復蔚州、飛狐、寰州、朔州等地,俘楊業。宋三路進攻均告失敗。(見岐溝關之戰)
       契丹軍反攻及宋軍的戰略防御 岐溝關之戰后,宋軍喪師數萬,國力窮沮,被迫在戰略上采取守勢。契丹乘宋軍勢衰,立即反攻。是年冬,蕭太后令南京留守耶律休哥為先鋒,率部攻望都(今屬河北),自率主力攻瀛州(今河間)。耶律休哥計勝宋知雄州賀令圖部,率軍至瀛州與主力會合。宋瀛州兵馬都部署劉廷讓率數萬騎迎擊契丹軍,在城北君子館被契丹軍包圍,全軍覆沒,劉廷讓僅以身免。契丹軍乘宋后方空虛,攻掠祁州、深州(今河北無極、深州南)等地后撤回(見君子館之戰)。此后,契丹軍利用騎兵優勢,不斷深入宋境襲擾。但在宋軍抵抗下,雙方互有勝負。契丹統和六年(988),契丹圣宗率軍攻宋,數月間連下滿城、新樂(今屬河北)、祁州等地。宋定州守將李繼隆、袁繼忠率精騎出城拒戰,敗契丹軍于唐河以北。次年初,契丹軍攻占易州(今易縣)。七月,契丹軍偵知宋軍護送輜重赴威虜軍(今徐水西北),耶律休哥率數萬騎前往截擊。宋將尹繼倫率數千騎夜巡,尾隨契丹軍之后,乘其早膳發起突襲,耶律休哥受傷先逃,契丹軍大潰,死傷慘重。十三年,契丹以招討使韓德威率數萬騎兩攻麟州(今陜西神木西北),均被宋將折御卿所部擊敗。
      宋真宗趙恒繼位后,契丹乘其初理國事,屢屢興兵攻宋。十七年,契丹帝親率軍攻保州(今保定)、威虜軍不克,轉軍進襲寧邊軍(今蠡縣)、祁州、趙州(今趙縣)等地,游騎遠達邢州、到州(今邢臺、永年東南)。次年正月,敗宋軍于瀛州西南,遂自德州、棣州(今山東陵縣、惠民東南)渡黃河,掠淄州(今淄博市淄川)、齊州(今濟南)而去。十九年冬,契丹軍攻長城口(今河北徐水西北),被宋軍擊敗,喪師2萬人。二十年,攻靜戎軍(今徐水)及保州,獲勝而返。二十一年,攻望都,俘宋副都部署王繼忠,殲其所部。
      宋遼締和 宋景德元年(1004)秋末,蕭太后、契丹圣宗親率軍大舉攻宋。閏九月,契丹軍會集固安,進攻順安軍(今河北高陽東)、威虜軍、北平寨(今完縣東北)、保州,均未克。后轉攻定州,被阻于唐河。遂移師東向瀛州,并利用降將王繼忠致書宋帝,試探議和。十月,契丹集中兵力攻瀛州,十余日不克,傷亡慘重。十一月,轉兵攻天雄軍(今大名東北)不克,南下破德清軍(今河南清豐西北),逼澶州(今濮陽),襲取通利軍(今?h東北)。蕭撻凜在澶州察看戰地時,中伏弩身亡。契丹失主將,士氣大挫,軍心厭戰,且恐宋鎮州、定州所屯重兵襲擊側后,亟謀妥協。宋以澶州為決戰戰場,集中兵力與契丹軍相持。真宗親臨督戰,以振軍心。但唯恐契丹軍突破澶州,危及東京(今河南開封),遂許諾向遼納送幣帛,締結和約。史稱“澶淵之盟”。(見澶州之戰)
      宋遼戰爭,先后25年余,以和議告終。宋不僅未獲燕云,反而每年要向遼輸銀10萬兩、絹20萬匹。宋之所以失敗,首先是因宋太宗低估遼的軍事實力,在其全盛時期貿然決戰。二是在作戰指導上一錯再錯,進攻時倉促出戰,輕敵冒進;防御時消極專守,被動應付。加之作戰中各部相互協調支援不力,不能集中優勢兵力,致屢戰失利,最終導致了屈辱的城下之盟。(徐孟秋)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滬ICP證000263
    關于本站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技術支持  

     版權所有:上海國防戰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tricaym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