責任——榮譽——國家

    麥克阿瑟




    今天早晨,我走出旅館的時候,看門人問道:“將軍,您上哪兒去?”一聽說我到西點時,他說:“那是一個好地方,您從前去過嗎?”

    這樣的榮譽是沒有人不深受感動的,長期以來,我從事這個職業;我又如此熱愛這個民族;我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我的感情。然而,這種獎賞主要的并非著重推崇個人,而是表現一個偉大的道德情操——捍衛這塊可愛的土地上的文化與古老傳統的那些人的行為與品質的準則。這就是這個大獎章的意義。從現在以及后代看來,這是美國軍人的道德標準的一種表現。我一定要遵循這種方式,結合崇高的理想,喚起自豪感;也要保持謙虛。

    責任——榮譽——國家。這些神圣的名詞尊嚴地指出您應該成為怎樣的人,可能成為怎樣的人,一定要成為怎樣的人。它們是您振奮精華的起點;當您似乎喪失勇氣時由此鼓起勇氣;似乎沒有利用相信時重建信念;當信心快要失去的時候,由此產生希望。遺憾得很,我既沒有雄辯的辭令,詩意的想象,也沒有華麗的隱喻向你們說明它們的意義。懷疑者一定要說它們只不過是幾個名詞,一句口號,一個華麗的詞句而已。每一個迂腐的學究,每一個蠱惑人心的政客,每一個玩世不恭的人,每一個 偽君子,每一個專肇事端的人,很遺憾,還有其他個性完全不同的人,一定企圖貶低它們,甚至達到愚弄、嘲笑它們的程度。

    但這些名詞卻能完成這些事。它們建立您的基本特性,它們塑造您將來成為國防衛士的角色;使你軟弱時能夠堅強起來,畏懼時有勇氣面對自己。在真正失敗時要自尊,要不屈不撓;成功時要謙和,要身體力行不崇尚空談,要面對重壓以及困難和挑戰的刺激,要學會巍然屹立于風浪之中,但是,對遇難者要寄予同情;要律人也律己;心靈要純潔的,目標要崇高的;要學會笑,不要忘記怎么哭;要長驅直入未來,可不該忽略過去;要為人持重,但不可過于嚴肅;要謙遜。這樣您就會記住真正偉大的純樸,智慧的虛心,強大的溫順。它們賦予您意志的堅韌,想象的質量,感情的活力,從生命深處所煥發精神,以勇敢的優勢克服膽怯,甘于冒險勝過貪圖安逸。它們在你們心中創造奇境,永不熄滅的進取精神,以及生命的靈感與歡樂。它們以這種方式教導你們成為軍官或紳士。

    您所率領的是哪一類的士兵?他們可靠嗎?勇敢嗎?他們有能力贏得勝利嗎?他們的故事您全都熟悉,那是美國士兵的故事。我對他們的估價是多年前在戰場上形成的,至今并沒有改變。那時,我把他們看作是世界上最崇高的人物!現在,仍然這樣看待他們,不僅是具有最優秀的軍事品德,而且也是最純潔的人。他們的名字與威望是每個美國公民的驕傲。在年輕力壯時期,他們奉獻出了一切與忠誠,他無需找別人來頌揚,他們自己寫下了自己的歷史,用鮮血寫在敵人的胸膛上?墒,當我想到他們在災難中的堅忍,在戰火里的勇氣,成功的謙虛,我滿懷的贊美之情是無法言狀的。他們在歷史上成為一位成功的愛國者的偉大典范;他們是后代的,作為對于子孫進行解放與自由主義教育的教導者;現在,他們把美德與成就獻給我們。在20次會戰中,在上百個戰場上,在成千堆的營火中,我親眼目睹不朽的堅韌不拔的精神,愛國的忘我精神以及不可戰勝的決心,這些已把他們的形象銘刻在他的人民的心坎上。從天涯到海角,他們已深深飲干勇氣之杯。

    當我聽到合唱隊的這些歌曲,在記憶的眼光中,我看到第一次世界大戰中蹣跚的行列,在透濕的背包的重負下,從大雨到黃昏、從細雨到黎明,疲憊不堪地在行軍,沉重的腳踝深深踩在彈痕斑斑的泥濘路上,進行你死我活的斗爭。他們嘴唇發青,渾身泥濘,在風雨中哆嗦著,從家里被趕到敵人面前,而且,許多人被趕到上帝的審判席上。我不了解他們出生的高貴,可我知道他們死的光榮。他們從不猶豫,毫不怨恨,滿懷信念,嘴邊嘮叨著繼續戰斗直到勝利的希望而死。他們信奉——責任——榮譽——國家;當他們在開啟光明與真理時,他們一直為此流血、揮汗、灑淚。

    20年以后,在地球另一邊,又是骯臟的散兵坑,泥濘的地下洞;那灼熱的陽光,傾盆的大雨,荒無人煙的叢林小道,與親人長期分離的痛苦,熱帶疾病的猖獗蔓延,戰后的恐怖陰森;他們堅定果敢的防御,他們迅速準確的攻擊,他們不屈不撓的意志,他們全面決定性的勝利——永遠通過他們最后在血泊中的攻擊,莊嚴地跟隨著您的責任——榮譽——國家。

    這幾個名詞的準則貫穿著最高的道德準則,并將經受任何為提高人類文明而傳播的倫理或哲學的檢驗。它所要求的是正確的事物,它所制止的是謬誤的東西。在眾人之上的戰士,要履行宗教修煉的最偉大行為——犧牲。在戰斗中,面對著危險與死亡,他顯示出造物者按照自己愿意創造人類時所賦予的品質,只有神明的援助能支持他,任何肉體的勇敢與動物的本能都代替不了。無論戰爭如何恐怖,召之即來的戰士準備為國捐軀是人類最崇高的進化。

    現在,你們面臨著一個新世界——一個變革中的世界。人造衛星和火箭進入太空,標志著人類漫長的歷史開始了另一個時代——太空時代的篇章。自然科學家告訴我們,花費了50億年造成的地球,在3萬萬年才出現的人類,再沒有比現在發展更快、更偉大了。我們從現在起,不單要處理世界上的事物,同時要探索宇宙中無窮無盡尚未發現的秘密。我們正在邁向一個嶄新的無邊無際的界限。我們談論著不可思議的話:控制宇宙的能源;呼風喚雨為我們工作;創造空前的合成物質,補充甚至代替古老的基本物質;凈化海水供我們飲用;開發海底作為財富與糧食新基地;預防疾;延長壽命幾百歲;調節空氣,使冷熱、晴雨分布均衡;登月宇宙飛船;戰爭中的主要目標不僅限于敵人的軍隊,也包括其居民;團結起來的人類與某些星系行星的惡勢力的最根本矛盾;使生命成為有史以來最扣人心弦的那些夢境與幻想。

    在所有這些巨大變化與發展中,你們的任務就是堅定與神圣的——即贏得我們戰爭的勝利。你們是職業軍人,這是個生死攸關的獻身的職業。其余的一切公共目的、公共計劃、公共需求、無論大小,都可以尋找其他的辦法完成;而你們就是訓練好參加戰斗的,你們的職業就是戰斗——決心取勝。在戰爭中明確的認識就是為了勝利,勝利不是任何東西可以替代的。假如您失敗了,國家就要遭到滅亡,唯一纏住您的公務職責就是責任——榮譽——國家。其他人將爭論著國內外的、分散人們思想的爭論結果,可是,您將安詳、寧靜地屹立在遠處,作為國家的衛士,作為國際矛盾的怒潮中的救生員,作為戰斗的競技場上的格斗士。一個半世紀以來,你們曾經防御、守衛、保護著解放與自由、權利與正義的神圣傳統。讓老百姓的聲音來辯論我們的政府的功過,諸如我們的力量是否因長期的財政赤字而衰竭;是否因聯邦的家長式統治力量過大,權力集團發展過于驕傲自大,政治太腐敗,罪犯過于猖獗,道德標準降得太低,捐稅提得太高,極端分子的偏激而衰竭;我們個人的自由是否像應有的那樣完全徹底。這些重大的國家問題毋須你們的職業去分擔或軍事來解決。你們的路標——責任——榮譽——國家,這抵得上夜里的10倍燈塔。

    你們是聯系我國防御系統全部機構的酵母。從你們的隊伍中涌現那些戰爭警鐘敲響時手操國家命運的偉大軍官。從來也沒有人打敗過我們。假如您這樣做,100萬身穿橄欖色、棕卡其、藍色和灰色制服的靈魂將從他們的白色十字架下站起來,以雷霆般的聲音響起神奇的詞句——責任——榮譽——國家。

    我并不是說你們是好戰之徒。相反,戰士比任何人更祈求和平,因為他必須忍受戰爭最深刻的傷痛與瘡疤?墒,在我們的耳邊經常響起著名哲人柏拉圖的不詳之話:“只有死者看到戰爭的結束!

    我已老朽,黃昏將至,我肉體行將入木,聲音與顏色也將隨之消失,輝煌的往事,已在夢境中消逝。這些回憶是非常美好的,是以淚水濕潤,以昨天的微笑撫慰的。我以渴望的耳朵聆聽著微弱的起床號聲的迷人旋律,遠處咚咚作響的鼓聲,在我的夢境里又聽到劈啪的炮聲,咯咯的步槍射擊聲,戰場上憂傷的低語聲?墒,在我記憶的黃昏,我又來到西點,那里始終在我的耳邊回響著:責任——榮譽——國家。

    今天我是最后一次檢閱你們。但是,我希望你們知道,當我死去時,我最后內心深處一定是這個部隊的——這個部隊的——這個部隊的。

    我愿你們珍重,再見了!

     

    (選自《麥克阿瑟元帥回憶錄》)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滬ICP證000263
    關于本站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技術支持  

     版權所有:上海國防戰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tricaym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