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的尚武精神和軍隊的士氣

    約米尼




    盡管一個國家在軍事組織方面,具有極良好的規模,但是政府在同時卻不培養人民的尚武精神,那么這個國家還是不會強盛的。也許像英國人,位置在一個孤島上,有了強大的海軍足以保護他們不至于受到外國人的侵略,所以一個銀行家的頭銜可以比軍事上的勛績更為人所尊敬。但是大陸上的國家若是染上了這種市儈的風氣,那么不久就會被鄰國所征服了。羅馬的全盛時期,是文治武功相得益彰;到了以后羅馬人卻喪失這種傳統的美德,不再以服兵役為光榮的義務,而把保衛國家的責任交給外籍的傭兵,于是羅馬帝國的衰亡就已經無可避免了。固然強兵是富國的基礎,對于工業當然也應該十分的重視,不過比起培養英勇的美德,直接增強國力的工作,這卻還是居于次要的地位。一切的政策都應該符合這個觀念,假使在一個國家里面,那些犧牲生命、健康、幸福去保衛國家的勇士們,其社會地位,反而不如大腹賈,那么這個國家的亡國,就一點都不冤枉。

    提高民族尚武精神的第一個方法,就是在一切社會和公共生活方面,都應該盡量的保持軍事第一的原則。第二個方法就是使那些曾為國家服役的人,對于政府的官吏職務,有優先的候補權,甚至于可以規定某些職務必須服役滿多少年始準充任。近代的理論家,常常反對讓軍人轉任文職。固然不錯,有許多公職都是需要特種學術做基礎,但是在平時生活中,軍人的空閑時間也很多,他們也未嘗不可以自修而獲得這種必要的條件。

    不過又有人認為這種鼓勵軍人轉文職的辦法,對于軍事精神的培養,恰好會起一種作用。它會使軍人不安于位,而把軍職當作是一個過渡的工具。在古代有些國家規定軍人從七歲起,就由國家教養,他們所受的教育就是要為軍旅服務到死為止。甚至于在英國,軍人還是終身職業,而俄國則規定服役期為二十五年。不過這對于職業軍人而言,自屬合理,但是對征召入伍的軍隊卻又應當別論。古代羅馬的法律,規定所有公職候補人都必須要有十年的服役經歷,似乎是一個很好的方法。

    不管怎樣,照我的意見,就一般的情形來說,一個國家不管它的政府采取什么形式,為了避免受到后代子孫的譴責,和國家獨立受到威脅起見,提倡尚武精神,尊敬軍事職業實在是一種明智的政策。

    專門在民間提倡尚武精神還不夠,而對于軍隊本身的士氣,尤其應該加以激勵。軍隊的勇氣和它的軍事精神完全是兩件不同的事情,雖然他們可以產生同樣的效力但是卻不應混為一談。前者是多少含有一種暫時感情沖動的性質;而后者則比較具有永久性,不受環境的影響,它是軍事制度和將領領導得法的后果,這也是任何具有遠見的政府所應該經常注意的目標。軍隊中應該具有一種內在的紀律,一種勁氣內斂的精神,而不只是注重表面上的形式。

    只有這種精神才可擔負重大的責任,一個軍隊能在失敗的環境中挺立不動,其價值遠高于在勝利的環境中勇敢爭先。因為向敵人進攻只要有血氣之勇就夠了,而在一個勝利強大的敵人面前,實行困難的退卻,那卻是真正的英雄。所以一個良好的撤退,,也應該和偉大的勝利同樣的,應該受上賞的。

    平時就應該使部隊習于勞苦和疲勞的生活,維持他們的朝氣,使他們對于敵人永遠保持著壓倒的優勢。換言之,就是用一切的方法來鼓勵勇敢,懲罰懦弱這樣就可以永遠保持著高度的軍事精神。

    柔軟無力,就是羅馬兵團衰敗的主要原因:那些士兵過去在非洲烈日之下作戰,還一點不感到疲勞,現在在日爾曼和高盧的涼爽天氣之下,卻反而覺得甲胄是太重了;所以羅馬帝國的末日也就快到了。

    在提高自己的士氣時,對于敵方的力量卻也不要過份的輕視,因為這可能會養成部隊的輕敵觀念,而且假使將來一旦遭遇到堅強的阻力,馬上士氣就會受著很大的打擊。拿破侖在耶納之戰以前,向部隊訓話時,他一方面稱贊魯士騎兵的英勇,但是另一方面卻提出諾言,說他們決非法軍的對手。

    軍官和士兵都應該嚴防部隊發生突然的恐怖現象。假使部隊的紀律不夠嚴明,或者是他們沒有認清秩序就是維持安全的惟一保障,那么即令是最勇敢的軍隊也一樣可以發生這種恐怖的現象。當軍隊發生了這種現象,他們的組織就無異于完全解體,原有的秩序都喪失了。簡直成了烏合之眾,士兵都紛紛各自逃生,只顧自己的性命而忘記了團體。在這種情形之下當然是會潰不成軍。

    一個幻想力豐富的民族,他們的軍隊特別易于受這種恐怖癥的感染,只有強力的軍事制度和優良的領導,才可以補救這種弱點。甚至于以法國人而論,他們的軍事精神本是很好的,但是卻常常不免要發生這種恐怖癥,連拿破侖的軍隊也不能例外。

    在這一方面,也許俄國的軍隊可以當作他國的模范。他們在所有的退卻戰中,都是異常的決定,這一方面是由于民族性的影響,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他們具有紀律極佳的軍事制度。實際上,民族的幻想力并不完全是恐怖現象的主因,平時就缺乏保持秩序的習慣,或是將領對于這一方面并不注意,而沒有預先采取防制的措施,卻往往是更重要的原因。

    不過當士兵們在體力上遭受到極大的痛苦,到了完全支持不住的時候,則一切用人力來維持秩序的辦法也就會毫無效力——拿破侖在1812年的征俄失敗就是一個明顯的例證。除了這種例外的情形不算以外,平時注重紀律,養成守秩序的習慣并且隨時采取必要的預防措施,是應該可以阻止這種恐怖現象的發生。

     

    (鈕先鐘   譯)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滬ICP證000263
    關于本站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技術支持  

     版權所有:上海國防戰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tricaym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