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英法軍大沽口之戰



      第二次鴉片戰爭中清軍在天津大沽口抗擊英法聯軍的三次作戰。
      大沽位于海河出?,是天津的門戶,兩岸建有炮臺,南岸3座,北岸1座,共安炮200余門,守軍3000人;另于南岸炮臺后側及海河兩岸駐軍5000人,由直隸總督譚廷襄指揮。1857年(清咸豐七年)12月,英法聯軍攻占廣州后,即策劃北犯,企圖直接脅迫清廷“修約”。1858年4月,英、法艦船20余艘,載兵2600余人駛抵大沽口外。5月20日,聯軍炮艇6艘轟擊大沽兩岸炮臺,掩護陸戰隊千余人分向炮臺側翼登陸。各臺守軍發炮還擊,擊沉敵舢板2只,擊傷炮艇4艘,斃傷敵近百人。當登陸之敵逼近炮臺時,守軍沖出炮臺,展開白刃格斗。譚廷襄等在危急時刻竟棄軍逃跑,后路駐軍也不戰自散。炮臺守軍孤立無援,300余官兵壯烈犧牲,南北炮臺先后為敵攻占。26日,聯軍炮艇沿海河駛抵天津城下。6月下旬,英、法、美、俄公使脅迫清廷簽訂了《天津條約》。
      1859年6月17日,英法聯軍艦船22艘,載2100人駛抵大沽口外,要求由聯軍艦隊護送公使進京換約。這時,大沽口在科爾沁親王僧格林沁督率下,防御工事已得到加強:兩岸炮臺增至6座,新安各型大炮60門,各炮臺圍墻加高培厚,循墻筑土堡,堤墻外挖壕溝,嚴密偽裝,由4000人防守。另于北塘、新河、新城等地駐馬步隊2600人,在距天津30余里的雙港筑炮臺13座、駐兵6000人,以加強大沽口的翼側和縱深設防。25日拂曉,聯軍炮艇13艘駛入?,強行拆毀障礙物,并于下午3時炮擊兩岸炮臺。僧格林沁令各炮臺守軍立即開炮還擊,擊中聯軍旗艦,打傷艦隊司令賀布,其他炮艇也多被擊傷。5時,聯軍陸戰隊千余人向南岸強行登陸。僧格林沁急調火器營等部據壕擊敵,北岸炮臺亦發炮支援,斃敵多人。戰至半夜,陸戰隊余部狼狽逃回艦船。此戰,清軍不僅加強了大沽的設防,而且主帥親臨前線,指揮得當,南北炮臺守軍主動協同,沉著應戰,從而取得擊沉敵艇3艘,重創3艘,斃傷敵448人的重大勝利。
      聯軍慘敗的消息傳到倫敦、巴黎,英、法政府決定再次增兵,擴大侵華戰爭。1860年7月27日,聯軍1.7萬人分乘艦船100余艘駛抵大沽口外,決心以武力迫使清廷“賠禮道歉”,互換和履行《天津條約》,并勒索更多的戰爭賠款。戰前,僧格林沁驕傲輕敵,不諳敵情,錯誤認為英法軍因無法攜運大炮而不利于陸戰,遂準備與敵進行“野戰”,故盡撤北塘守兵。8月1日,聯軍首批陸戰隊5000人乘隙從北塘登岸。12日,聯軍陸戰隊萬人擊敗清軍馬隊2000人,攻占新河、塘沽。21日,聯軍陸戰隊在炮火掩護下,從塘沽迂回側擊大沽北岸炮臺,直隸提督樂善率部開炮拒敵,不幸陣亡,守軍大部犧牲,北岸炮臺相繼失陷。此時,僧格林沁認為南岸炮臺已“萬難守御”,便率守軍撤往天津,旋又退至通州(今北京通縣),南岸炮臺遂被聯軍占領。24日,聯軍不戰而據天津。清廷于第二次大沽作戰獲勝后,在指導思想上側重于“撫”,前線統帥僧格林沁又因輕敵、判斷失誤而株守據點,致為優勢之敵各個擊敗。
      三次大沽之戰,清軍一勝二敗,它表明,即使在武器裝備方面處于劣勢 的清軍,只要認真備戰,指揮得當,仍然能夠戰勝擁有優勢武器裝備的侵略軍。(王式金)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滬ICP證000263
    關于本站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技術支持  

     版權所有:上海國防戰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tricaym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