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法戰爭



      1917年8月~1918年5月,孫中山為維護與恢復標志共和國體的《中華民國臨時約法》和國會, 發動和領導的反對北洋軍閥的戰爭。 又稱“南北戰爭”。
      1917年7月,張勛復辟失敗(見反張勛復辟之戰),段祺瑞重掌北洋政府大權后,通電各省拒絕恢復約法和國會,并派北洋軍第8、第20師等部入湘,鎮壓南方革命。孫中山等率部分駐滬海軍抵廣州后,電邀國會議員赴粵,并致電和派人聯絡西南軍閥陸榮廷、唐繼堯等人,共圖推翻以段為首的北洋政府。八、九月間,在廣州召開的國會非常會議,決議建立中華民國軍政府(下稱廣州革命政府),選舉孫中山為軍政府海陸軍大元帥,興師討伐段祺瑞。計劃以滇、黔、桂、粵等省陸軍和海軍一部,共約15萬人,分從湘、川和閩浙三路會師武漢,進軍北京。由廣西督軍譚浩明為兩廣護國聯軍總司令,率部入湘;云南督軍唐繼堯任滇黔靖國聯軍總司令,指揮所部攻川;海軍總長程璧光等指揮粵軍和駐粵滇、桂軍及海軍入閩。段祺瑞調集北洋軍和湘、粵、閩等省軍隊近20萬人,企圖以主要兵力入湘,制服兩廣,以一部兵力奪取四川,制服滇黔,進而消滅南方革命勢力,實現武力統一全國的計劃。
      第一次湘戰 9月18日,湖南零陵鎮守使劉建藩、湘軍第1師第2旅旅長林修梅聯銜宣布湘南自主,參加護法。不久,湖南第1、第2區守備司令吳劍學、周偉等相繼宣布獨立。湖南督軍傅良佐奉段之命,令湘軍第1師代師長李佑文率第1旅開赴衡山,鎮壓劉、林護法軍。下旬,該旅一部在衡山七里灘與林部交戰,其大部官兵響應護法,李逃回長沙。傅急令第8師師長王汝賢為湘南司令,指揮第8、第20師各一部進攻衡山;湘軍第2師朱澤黃旅往永豐(今雙峰)策應王部作戰。10月上旬,王部占領衡山以北之白石鋪、護湘關,續向衡山外圍進攻。護法軍向衡陽退卻。在永豐西南地區的周偉等部與朱旅激戰數日,界嶺、青樹坪等地得而復失。下旬,兩廣護國軍陸續入湘,湘南護法軍總司令程潛(旋任湘軍總司令)、譚浩明等指揮湘粵桂護法聯軍主力向朱部反攻,以一部兵力在衡陽、攸縣牽制敵軍主力和阻擊經贛入湘的安武軍。戰至11月11日,護法聯軍攻克永豐、寶慶(今邵陽)等地。14日,直系王汝賢等不愿繼續為皖系作戰,發出南北議和通電,旋令所部北撤。護法聯軍乘勝追擊,20日占長沙。1918年1月23日,護法聯軍主力進攻岳陽。27日,占領該地,俘敵千余人。
      四川靖國之役 1917年4月,川軍第2師師長劉存厚因對滇軍將領、暫署四川督軍羅佩金裁編川軍不滿,聯絡其他川軍發動“劉羅之戰”。后經調停,滇軍由成都撤至川南。7月,張勛復辟,黔軍將領、暫署四川省長戴戡,以劉受溥儀委任巡撫為由,令駐川黔軍進攻劉部,黔軍戰敗。中旬,唐繼堯以護法討逆名義,將滇軍改稱靖國軍,自任總司令,通電討伐劉存厚,發動靖國之役,旋令羅佩金指揮滇軍向成都進攻。滇軍在青(神)眉(山)一帶同川軍激戰數日,傷亡甚眾,退回川南。8月初,北洋政府派長江上游總司令吳光新等率部入川支援劉存厚,企圖將滇黔軍逐出四川。8月下旬至11月下旬,雙方在資中、內江等地交戰,滇軍逐次向川黔邊境敗退。當川軍主力攻川南之際,在永川、合江的滇軍李友勛等部,乘川東兵力薄弱,于11月初向重慶方向機動,在川黔靖國軍協同下,12月初占領重慶外圍主要據點。防守重慶的川軍和吳光新部棄城逃走,滇黔川聯軍進占重慶。嗣后靖國聯軍向瀘州反攻,至1918年2月奪回瀘州、簡陽等地,威脅成都。川軍大部倒戈,劉率殘部退往川北,聯軍進占成都。
      援閩討龍 1917年10月下旬,廣東潮梅鎮守使莫擎宇宣告獨立,反對護法。廣州革命政府潮梅軍和平潮軍旋即進剿莫擎宇部。至12月中旬,攻克廣東汕頭、五華等地。莫率殘部退往閩境。福建督軍李厚基派汀漳鎮守使臧致平率部支援莫擎宇。廣州革命政府令援閩粵軍總司令陳炯明率部入閩作戰。至1918年5月中旬,陳部克福建武平、上杭等地。為配合閩粵邊境作戰,兩廣巡閱使龍濟光奉北洋政府之命,于1917年12月率2萬余人由瓊州(今海南省)出動,在廣東陽江等地登陸后,向廣州方向推進,連占數縣。廣東督軍莫榮新即令駐粵西沿海部隊阻擊龍軍,以待后援。雙方鏖戰兩月,在陽江及其西南地區形成拉鋸。1918年3月初,討龍軍總指揮李烈鈞指揮約2萬人在駐粵海軍協同下,向龍軍發起反擊。戰至4月,收復陽江、遂溪等地。龍軍大部被繳械。龍濟光逃往北京。 第二次湘戰 北洋軍在湘、川等省作戰接連失利,引起北洋政府震驚。1918年1月上旬,北洋政府為解決再次攻湘的后顧之憂,令第3師代師長吳佩孚、第11師師長李奎元等部向荊(州)襄(陽)地區的湖北靖國軍石星川、黎天才部發動進攻。靖國軍孤立無援,相繼戰敗。月底,代總統、直系首領馮國璋在段祺瑞等威逼下,令援湘軍第1、第2路司令曹錕和張懷芝各率所部再度攻湘。2月下旬,第1路吳佩孚部向岳陽反攻,3月18日占領該地。護法聯軍向南撤退。26日吳部占長沙。第1路張敬堯部亦于22日占領平江。4月初,曹、張兩部合編成左中右三路,主力中路向衡陽方向反攻,左、右兩路分別在衡陽東西地區展開,策應主力作戰。程潛等鑒于左路施從濱師戰斗力較弱,決定以趙恒惕為湘東前線總指揮,率一部兵力在衡陽阻擊正面之敵,集中主力殲滅施部。20日,趙部秘密進抵衡陽東北的霞流市、青山沖地域,次日達成對施部合圍態勢。雙方激戰兩日,施部損失過半,余部向茶陵逃竄。護法軍乘勝追擊,至25日攻克醴陵等地。張敬堯、吳佩孚聞訊,各調一部兵力馳援施部。護法聯軍戰敗,向湘桂邊境潰退。
      5月初,國會非常會議在西南軍閥操縱下,改組廣州革命政府,廢大元帥制為總裁合議制,排擠孫中山。孫中山辭去大元帥職。戰爭結束。
      是役,在主要戰場上,程潛等指揮果斷,采用避強擊弱、以少制多等戰法,前期獲得勝利。但廣州革命政府沒有建立自己的革命武裝,依靠西南軍閥作戰,而西南軍閥控制湘、川等地盤后,以私利有所滿足,便向北洋集團妥協。在占領岳陽后,桂系軍閥拒絕執行孫中山繼續北伐的指示,擁兵不前,給北洋政府再次增兵攻湘以可乘之機,最后招致失敗。(董亞文)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滬ICP證000263
    關于本站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技術支持  

     版權所有:上海國防戰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tricaym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