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漢戰爭



      秦朝滅亡后,以西楚霸王項羽與漢王劉邦為首的兩大武裝集團為爭奪天下而進行的著名戰爭。
      戰爭緣起 漢王元年(公元前206)十月,劉邦率軍入關,滅秦。遣人巡視各縣,安撫百姓,又派兵把守函谷關(今河南靈寶東北),欲依楚懷王“先入定關中者王之”(《史記·高祖本紀》)舊約,稱王于關中。十二月,項羽揮兵破關而入,屯軍于新豐鴻門(今陜西臨潼東北),欲擊滅劉邦軍。劉邦自度勢單力薄,乃親赴鴻門謝罪。不久,項羽入咸陽(今咸陽東北),燒殺擄掠,大失民望。春,項羽陽尊楚懷王為義帝,將其遠徙江南。分封18諸侯,自立為西楚霸王,轄梁、楚九郡,都彭城(今江蘇徐州)。封劉邦于巴蜀、漢中,為漢王。又特意封秦朝降將章邯、司馬欣、董翳為雍王、塞王、翟王,分領關中,以扼制劉邦。劉邦納蕭何建議:屈就漢王封號,立足漢中,憑借巴蜀經濟實力,招賢納士以圖天下。四月,領兵入漢中(今屬陜西),并燒毀棧道,表示不再出兵,以麻痹項羽,項羽亦率部東歸。
      曾起兵反秦的齊國貴族后裔田榮不滿項羽分封,于五、六月間相繼逐走齊王田都,殺膠東王田市,自立為齊王。七月,劉邦趁戰亂迭起、項羽應接不暇之機,拜韓信為大將,決策東向,爭奪天下。八月,漢軍潛出故道(今鳳縣至寶雞一帶),襲擊雍地,連戰皆勝,進圍章邯于廢丘(今興平東南),繼迫司馬欣、董翳降漢,初步據有關中。項羽被張良書信蒙騙,認為劉邦得關中即止,不會東進,遂率大軍親征田榮,未在西方采取有力防范措施。二年十月,劉邦揮軍出關,為義帝發喪,遣使聯絡諸侯,公開聲討項羽,揭開大戰序幕。
      初戰彭城 四月,劉邦乘項羽滯留齊地之機,率諸侯聯軍56萬人長驅直入楚都彭城。項羽聞訊,率精兵3萬奔襲,殲漢軍及諸侯軍20余萬人,劉邦僅以數十騎逃離彭城戰場。諸侯或死或逃,有的復附楚背漢,反楚聯盟遂告瓦解(見彭城之戰)。嚴峻的形勢逼迫劉邦尋求新的對策。
      爭奪成皋 劉邦欲在關東再次爭取反楚勢力,共同對付項羽,問計于張良后,定下倚重韓信、聯絡彭越、拉攏英布的重大決策。不久,英布為劉邦使者說動,舉兵叛楚,牽制并分散項羽兵力。劉邦于五月抵滎陽(今河南滎陽東北),改組騎兵,擊敗楚軍追兵,得到喘息時間。從此,背靠關中基地,倚托滎陽、成皋(今滎陽西)有利地勢,與項羽長期抗衡。
      六月,漢軍以水灌廢丘,迫章邯自殺,消除后方一大隱患。八、九月,劉邦遣韓信率兵以聲東擊西戰法擊敗并生俘背漢的魏王豹,保障側翼安全(見韓信破魏之戰)。繼而采納韓信提出的偏師北攻燕、趙,東擊齊,南絕楚糧道的建議,將北部戰區的開辟、拓展納入對楚作戰的大方略。后九月,韓信破代。三年十月,韓信背水一戰,殲滅趙軍,殺陳馀(見井陘之戰)。冬末春初,項羽發動猛烈攻勢。四月,將劉邦圍困于滎陽。陳平施反間計,使項羽猜忌范增,不用其急攻滎陽之謀,致范增怒而辭歸。五月,劉邦用紀信之計逃脫。項羽緊圍滎陽,奪占成皋。劉邦由關中率新軍經武關(今陜西商南南)出宛(今河南南陽)、葉(今葉縣南),誘使項羽南下,得以減輕主戰場壓力。其時,韓信率部到達河水(黃河)北岸,策應滎陽一帶漢軍。彭越積極配合漢軍,渡睢水,戰下邳(今江蘇邳州南),迫使項羽回救。劉邦乘機收復成皋。六月,項羽西拔滎陽,再奪成皋。劉邦倉促北逃,命漢軍堅守鞏縣(今河南鞏義西南),又令韓信組建新軍擊齊,以便從側后打擊楚軍。八月,劉邦又遣兵入楚,協助彭越騷擾睢陽(今商丘南)、外黃(今蘭考東南)等楚地城邑。九月,項羽被迫第二次回師后方。四年十月,劉邦用計再次收復成皋,屯兵廣武(今滎陽北),倚敖倉(今滎陽東北)儲糧重地,作長期作戰準備。項羽擊退彭越等,西向尋漢軍作戰,未能如愿,只好屯兵廣武,與劉邦對峙。不久,韓信利用濰水,半渡而擊,殲滅齊楚聯軍,完成對楚軍的側翼迂回(見濰水之戰)。隨即遣灌嬰率一部兵力南下,兵鋒逼向彭城,對楚形成極大威脅。八月,項羽因腹背受敵,兵疲糧盡,被迫與漢訂盟,以鴻溝為界,中分天下。九月,引兵東歸。
      決勝垓下 劉邦本欲退兵,經張良、陳平及時提醒,乃全力追擊楚軍。五年十月,兩軍在固陵(今淮陽西北)接戰。項羽雖勝,再無后援。而劉邦以封賞為誘餌,繼續籠絡韓信、彭越兩員大將,又遣使策動九江守將叛楚,與英布合兵,抄楚軍后路。十二月,劉邦與韓信、彭越、英布等會師,經垓下之戰,重創楚軍,項羽自刎于烏江(今安徽和縣境)。楚漢戰爭遂以劉邦獲勝、項羽敗亡而告終。二月,劉邦稱帝,建立漢朝。中國重又歸于一統。
      雙方用兵得失 劉邦“不能將兵而善將將”(《史記·淮陰侯列傳》),短于斗力而長于斗智,其獲勝之道有五:大政方針,符合民意;注意外交,爭取同盟,在縱橫捭闔中削弱對手,壯大自己的力量;延攬英才,采納良言,“收人之智而用之不疑”(《何博士備論》),往往顯得計高一籌;重視后方,穩固根基,故能困而不乏,敗而復起;用兵奇正相生,攻守兼備,達成正面相持、翼側攻擊、敵后襲擾的巧妙結合。項羽屠掠咸陽,擅殺義帝,大失人心,又因分封不公招致諸侯不滿;不都關中,放棄形勝之地;未能利用陳馀、魏豹等反漢的良機,廣結同盟;專務正面強攻之術,忽視奇兵制敵之道;不善識才用人,致韓信、陳平等歸于劉邦,范增憤而告退。雖一度憑借個人勇武和實力置劉邦于險境,終因謀略不當,導致強弱易勢,兵敗身亡。(楊宗平)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滬ICP備11024603
    關于本站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技術支持  

     版權所有:上海國防戰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tricaym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