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津戰役



      解放戰爭時期,中國人民解放軍東北野戰軍和華北軍區部隊將國民黨軍傅作義集團抑留于北平、天津、張家口地區,予以各個殲滅的戰略決戰性戰役。是解放戰爭具有決定意義的三大戰役之一。
      全國軍事形勢發生新轉折,蔣介石決定暫守北平、天津 1948年11月初,人民解放軍在東北戰場上進行的第一個戰略決戰性戰役遼沈戰役勝利結束,殲滅國民黨軍東北“剿匪”總司令部總司令衛立煌所部47.2萬人,使東北全境獲得解放。由于遼沈戰役的勝利和其他戰場的勝利,全國軍事形勢發生了新的轉折。人民解放軍總兵力由戰爭開始時的120余萬人上升到300萬人,從劣勢轉為優勢;國民黨軍總兵力則由430萬人下降到290萬人,從優勢變為劣勢。11月14日,中共中央、中央軍委主席毛澤東指出:再有1年左右的時間,就可能將國民黨反動政府從根本上打倒了。
      11月初,人民解放軍華東野戰軍和中原野戰軍聯合發起了第二個戰略決戰性的戰役,即求殲國民黨軍徐州“剿匪”總司令部總司令劉峙所部的淮海戰役。西北野戰軍已將國民黨西安“綏靖”公署主任胡宗南所部壓縮于關中地區。華北軍區第1兵團正在圍攻國民黨太原“綏靖”公署主任閻錫山所部;第2兵團位于河北省阜平休整;第3兵團位于綏遠(今屬內蒙古)東部,準備圍攻國民黨軍華北“剿匪”總司令部總司令傅作義所部的后方基地綏遠省省會歸綏(今呼和浩特)。東北野戰軍先遣兵團(即第2兵團)已進至河北省薊縣(今屬天津)地區待機;東北野戰軍主力位于沈陽、營口、錦州地區休整,準備1個月后向山海關內開進,同華北軍區部隊協力殲滅傅作義集團。傅作義集團面臨著東北野戰軍和華北軍區部隊聯合打擊的嚴重局面。
      在這種形勢下,傅作義和蔣介石從各自的利害出發,對華北作戰有不同打算。蔣介石早在東北作戰接近失敗時,認為東北不保,華北孤危,同時淮海大戰亦有一觸即發之勢,曾考慮放棄北平(今北京)、天津等地,要傅作義率部南撤,以確保長江防線,或加強淮海戰場;但又怕南撤后,產生不利的政治影響,故徘徊不定。傅作義是長期活動于綏遠地區的地方實力派,深怕南撤后,其主力為蔣介石嫡系吞并,故不愿南撤;另一條路是西逃綏遠,但又怕西逃后勢孤力單難以生存,難下決心。11月初,蔣介石電召傅作義到南京商談華北作戰方針。經過磋商,認為人民解放軍華北軍區部隊在兵力上不占優勢,東北野戰軍需經3個月到半年的休整才能入關,因此“華北不致遭受威脅”,而控制平津,支撐華北,牽制人民解放軍東北、華北兩支部隊,使其不能南下,對整個戰局亦屬有利;谏鲜雠袛,蔣介石決定暫守北平、天津、張家口,并確保塘沽?。
      傅作義依據上述方針,于11月中下旬調整兵力部署,放棄承德、保定、山海關、秦皇島等地,除歸綏、大同兩個孤立地區外,以4個兵團12個軍共42個師(旅),連同非正規軍共50余萬人,部署于東起灤縣、西至柴溝堡(今懷安)長達500公里的鐵路沿線。其中,以蔣系的3個兵團8個軍共25個師,防守北平及其以東廊坊、天津、塘沽、唐山一線;以傅系的1個兵團4個軍共17個師(旅),防守北平及其以西懷來、宣化、張家口、柴溝堡、張北一線。這種部署,反映了蔣介石和傅作義雖然在方針上已統一于暫守平津,但仍各有打算,即戰局不利時,蔣、傅兩系部隊分別向南和向西撤退。
      中共中央軍委提出抑留并殲滅傅作義集團于華北地區的方針隨著淮海戰役的勝利發展,中共中央軍委判斷位于平津地區的蔣系部隊向南撤退的可能性增大,一旦蔣系部隊南撤,傅系部隊亦必將西逃。如果蔣介石采取撤退方針,人民解放軍雖可不戰而得平、津等大城市,但國民黨軍加強了長江防線,對于爾后渡江作戰不利。為此,準備提前調東北野戰軍主力入關,包圍天津、唐山、塘沽,在包圍態勢下繼續休整,以防止國民黨軍南撤。11月17日,中央軍委明確提出抑留并殲滅傅作義集團于華北地區的作戰方針。鑒于傅作義集團已成“驚弓之鳥”,隨時有南撤或西逃的可能,18日命令東北野戰軍主力立即結束休整,迅速入關,在華北軍區主力協同下提前發起平津戰役。

    1 2 3 4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滬ICP證000263
    關于本站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技術支持  

     版權所有:上海國防戰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tricaym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