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史郎日記》自序



    《東史郎日記》自序[]東史郎每個戰場上都有戰死的危險,若戰死我將化為灰燼,即使還剩一口氣,也不可能把我帶回日本。我在戰場上目睹了老百姓的一切悲慘的情景、戰爭的罪惡。

    由于我受過很深的觸動,有過非同尋常的經歷,因而如實地寫下了善和惡。

    我們受過“中日戰爭是圣戰”的訓導。

    “效忠天皇重于泰山,你們的生命輕如鴻毛。寧當護國之鬼,不受生俘之辱!”既然自己的生命輕于鴻毛,不值一提,中國人的生命豈不是更輕嗎?所以就喪盡天良地屠殺了他們。

    軍國主義思想武裝的日本軍沒有人類愛,沒有人道主義,戰斗的目的是勝利,勝利就是正義。我們士兵成了“作戰的活武器”。訓導我們的是:“忠于天皇,光榮戰死!”

    軍國主義教育把我們士兵加工成作戰武器,麻木不仁地盲從長官。在“活武器”心中只有為天皇盡忠。

    然而,人的天性中就具有人類愛和同情心。有一次西原少尉命令我說:“明天早晨要把她們統統殺掉,要看守好,防止逃跑!”我想:“這五個女人犯了什么罪,為什么非要殺她們不可呢!”遂違抗軍令把她們放跑了。她們向我叩頭感謝后便消失在夜幕之中。在我的“南京戰記”里有一篇寫的就是這件事。另外,十二月五日凌晨,五個男青年和一個女青年被捕時,因為他們身邊帶著無線電發報器,被認定是特務,相繼遭到了殺害。當時青年的相互友愛和女性的純真的愛及其崇高的行為深深地打動了我,我在日記中寫道:“愛的力量比死還大!”

    (你有人性嗎?impossible。

    我還記錄了由于我們發動了侵略戰爭,使當地的老百姓失去了工作,斷了生計。在邯鄲有一家靠妻子和十五歲的少女賣春糊口,在饑寒交迫中掙扎。我含著眼淚在日記中記下了黃河大堤被炸后的悲慘情景。不僅是人在殺人,還有那慘不忍睹的成堆白蛆正在活活地咬死老嫗的場面。我在為日本軍侵略的犧牲品而落淚,然而,自己又是侵略者中的一分子。

    (你有眼淚才見鬼。

    我是忠于天皇敕諭“軍人天職乃臨戰當敵,片刻不可忘記‘武勇’二字”的盲從兵;是一個侵略中國的兵;是一個被天皇授予武功超群這一最高榮譽獎——金鷂勛章的忠實士兵。

    人類愛和戰士的使命感使我產生了疑惑,為此,我寫了日記。每次作戰結束后就著手下次進攻的準備,部隊要休整。

    我利用休整期間把戰場的情況寫了下來。因為是匆忙之中寫下來的,所以是一個概況。一九三九年九月我回到了日本。

    在一九四0年和一九四一年,我回顧了戰場的情況,并且趁還沒有忘記的時候對戰地日記進行了整理。

    因為當時我經營了八個電影院,沒有能將日記全部清稿,在清稿日記的開頭我寫道:我要在這里記下戰場上的真實。

    要記錄戰場上的美與丑。

    只以一個人的立場加以如實記錄。

    戰爭是什么?

    “戰爭”二字就是殘忍、悲慘、暴虐、放火、屠殺等等慘無人道的眾惡之極的概括性代名詞。

    所謂戰爭,就是包括了一切非人道的罪惡無比的巨大的惡魔口袋,它茶毒生靈,破壞良田,摧毀房屋,恣意暴虐,毀滅文化,使人間變成地獄,導致無數的生靈成了孤魂野鬼。

    戰爭的真實情形,……似乎是最大的痛楚,又似乎是無盡的悲痛,還似乎是對永恒怨恨的吶喊的感傷。

    我第二次出征的時候,在浙江省寧波市迎來了日本戰敗投降。我帶領部下把我們獨立大隊的武器彈藥裝上八艘帆船運往上海。當時,一位尉官以上的中國軍官對我說:“南京交戰時,我在下關碼頭遭到了日軍集體屠殺,因躺在戰友們的尸體下裝死而死里逃生。夜里悄悄地逃脫出來后與可恨的日本軍拼命到今天。一想到當時的仇恨,東軍曹!我恨不得把你殺掉扔進黃浦江!但是因為上面有令‘要以德報怨’,所以今天放你一條生路!彼麤]有對我以牙還牙討還血債。多虧中國軍人的寬大,我才幸運地活到今天。這種“源源不斷、不爭先后、大江日夜悠悠流”的大陸民族中國人的寬宏大量,使我感激涕零。想到這些,我覺得日本軍不但在軍事上吃了敗仗,而且在道德上也是敗將。中國人對不共戴天的敵人日本軍以德報怨饒恕了我,我要感謝感激。愫靡馑蓟钤谑郎蠁?干嘛不吊死??)

    人類的進步來自于學問,

    學問、文化產生于文字。

    漢字是中國教給日本的,

    日本文化的原點是中國。

    寫字的紙墨也是中國教的。

    火藥也是中國發明的,后又傳到日本,而日本卻忘恩負義地就用這個火藥,來恣意侵略這個火藥之師——中國。十五個春秋里,中國臥薪嘗膽取得了最終勝利。

    應該永世不忘中國人民對我們的恩德,因為他們并沒有對日本軍國主義——軍閥所犯下的滔天罪惡以牙還牙,而是對我們“以德報怨”。

    日清戰爭中,日本占領了臺灣,從中國索取了大量的賠款。然而這次日本戰敗后,中國并沒有占領日本一寸土地,沒要日本人賠償一分錢,反而對我們說:“我們要永遠為友好而努力!”這種恩德我們要報。

    孔子曰:“過,則勿憚改!币驗槲覀冨e了,所以必須反省,切不可成為忘恩負義的卑鄙小人。我要懺悔,但白罪過,脫胎換骨。遺憾的是至今軍國主義陰魂仍然不散的那群家伙竟然控告說:“東史郎在說日本軍的壞話,這是毀壞名譽!薄安还獠实那致院蜌埍┑娜毡拒娋烤褂惺裁疵u?!”我義正詞嚴地反駁了他們,六年來與他們斗了整整兩千個日日夜夜。三百萬人出征,而我為了洗刷自己的罪過一直在與軍國主義斗爭。

    在原告的律師事務所里設立了“確認南京大屠殺虛構會”,這是原告的目的。因為我坦白了日本軍在戰爭中的殘暴行徑,他們就威脅和攻擊我,把我送上審判臺?墒,鐵的歷史事實不容抵賴,必須反!妄想抵賴南京大屠殺的卑鄙的軍國主義分子拼死地利用審判,其靶子就是我。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币痪啪虐四耆掳巳,朱成山館長和我一致同意將戰場日記全卷贈送給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并且一致同意以中文出版發行,以此使記錄著戰爭實況的“東日記”為“后事之師”發揮應有的作用。另外,還把當年天皇頒發的金鷂勛章和瑞寶章、從軍章及其證書、簽名軍旗贈給該館,以表我的懺悔之心。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滬ICP證000263
    關于本站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技術支持  

     版權所有:上海國防戰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tricaym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