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印自衛反擊戰

    雷英夫口述、陳先義執筆




    自從朝鮮戰爭結束之后,中國人民贏得了一個令人歡欣鼓舞的和平時期。中國第一代領導人雄心勃勃,要利用這個用千百萬生命代價換得的和平,盡快建設一個強大的新中國。然而,就在這時,西南中印邊境卻進入極度的不穩定狀態。

    印度在中印邊境推行“前進政策”,在東段用軍事力量強占了傳統習慣線以北9萬平方公里的中國領土,在中段強占了中國2000多平方公里的領土,在西段硬把3萬平方公里的中國領土劃入印度版圖以內,為此調兵遣將強行入侵,在我境內設置了10多個軍事據點,不斷挑起武裝沖突,多次打死打傷我邊防人員。1959年3月20日,印度總理尼赫魯公開向中國提出將上述領土并入其版圖的要求,這理所當然地遭到中國政府的嚴辭拒絕。即便如此,中國政府息事寧人,仍堅持和平解決邊界事端的原則態度。

    1959年11月,中國政府最高層的決策會議正在杭州舉行。中央指示我參加這次最高層的會議,中心議題是研究中印邊界爭端。朝鮮戰爭以后,毛澤東作出過明確指示,中央最高層研究外交、軍事等重大問題和舉行談判時,一定要有軍隊的同志參加。他還多次親自提名要我參加一些高級的決策會議。

    參加杭州會議的,有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彭真、胡喬木和我,自然,我是這其中的小字輩。會議主要討論如何避免中印邊界沖突和流血事件。會議首先由我口頭匯報了一個時期以來中印邊界不斷發生的流血事件。并說明,中印邊界的我方指戰員已經到了怒不可遏的程度。然后提出了總參和外交部共同研究的避免中印邊界沖突的幾項措施。例如不許打第一槍,不許還擊等等。毛澤東聽著匯報,面色肅然地抽著煙。

    當我講到一些部隊避免沖突的困難和一線指揮員的要求時,毛澤東摁滅了煙蒂,嚴肅地批評說:“我們有些同志打了幾十年的仗,可還不懂得一個起碼的道理:兩軍的邊防戰士一天到晚鼻子對著鼻子站在那里,手里都拿著槍,一扣扳機,子彈就會打死人,沖突怎么能避免呢?”因此,他提出實行隔離政策,雙方各自后撤20公里,如印方還不干,我單方后撤。根據毛澤東的提議,在這次杭州會議上,中央確定了避免邊界沖突的隔離政策。

    1959年11月7日,周恩來總理代表中國政府致函印度總理尼赫魯,建議兩國武裝部隊立即從實際控制線各自后撤20公里,脫離武裝接觸,同時建議兩國總理盡快舉行會談。

    但是,印度總理尼赫魯竟拒不接受,反而認為中國軟弱可欺,加劇了在中印邊境進行的武裝挑釁。在尼赫魯拒絕我方建議之后,為了兩國的共同利益和亞洲及世界的和平,毛澤東決定:中國部隊單方面從中印邊境后撤20公里。

    1960年1月,我方又下令采取了一系列非常措施,即在我方實際控制線20公里內不開槍,不巡邏,不平叛,不打獵,不打靶,不演習,不爆破;對前來挑釁的入侵印軍,先提出警告,勸其撤退,勸阻無效時,才依照國際慣例解除其武裝,經說服后,發還武器,讓其離去。

    中國軍隊的這一系列措施,在國際輿論界反響強烈,普遍認為中國軍隊所具有的忍耐和克制,是著實讓人驚嘆的。

    自從中國政府單方面命令軍隊后撤20公里,已快兩年了。兩年來,印度軍隊不僅沒有絲毫收斂,反而變本加厲地向中國境內進攻。1960年4月,周恩來飛赴新德里,同尼赫魯舉行邊境問題高級會談,尼赫魯態度無絲毫轉變,再次向中國提出領土要求。那是125萬平方公里相當于一個福建省大小的中國領土啊,中國政府豈能拱手相讓?1961年,中國政府多次向尼赫魯提出和談建議,并實行隔離政策,均被一一拒絕了。進入1962年,局勢越發緊張起來。

    6月,印度軍隊加快了武裝入侵中國的“推進”速度,東段已越過麥克馬洪線,進入西藏山南的扯冬地區。

    截至1962年8月底,印軍在中國境內部署了100多個據點。這些據點最近的距中國哨所幾十米甚至幾米遠,形成“面對面”的對峙,有的楔入中國哨所之間,有的還插到了中國邊防哨所背后來了。印度軍隊一步逼近一步,顯然要打上門來鬧事了。

    1962年10月18日,由毛主席召集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在中南海頤年堂召開。這是一次非同尋常的會議,它將對中印邊界問題作出重大的決策。參加會議的有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朱德、鄧小平、陳毅、賀龍、羅瑞卿、楊成武、張國華、王尚榮、章漢夫、喬冠華和我。

    主持會議的毛澤東要喬冠華和我報告中印邊境沖突的情況和各方面的反映。

    我們匯報完,周總理接著發言,他著重分析了有關中印邊境問題的形勢,說明從各方面看我們不進行自衛反擊不行了,因此建議立即進行自衛反擊作戰。會議在作了深入的分析討論之后,一致同意周恩來的意見。

    毛主席說:“多年以來我們采取了許多辦法想謀求中印邊界問題的和平解決,印度都不干。蓄意挑起武裝沖突,且越演越烈,真是欺人太甚。既然尼赫魯非打不可,那我們只有奉陪了,來而不往非禮也。俗話說不打不成交,也許我們反擊一下,邊境才能安定下來,和平解決邊界問題,才有希望實現。但我們的反擊僅僅是警告懲罰性質,僅僅是告訴尼赫魯和印度政府,用軍事手段解決邊境問題是不行的!

    毛主席說完,會議便接著討論中印兩軍的實力對比和能否打得贏的問題。

    毛主席問張國華:“聽說印度的軍隊還有些戰斗力,我們打不打得贏呀?”

    張國華肯定而自信地回答:“打得贏,請主席放心,我們一定能打得贏!

    毛主席說:“也許我們打不贏,那也沒有辦法,打不贏時,也不怨天怨地,只怨我們自己沒有本事。最壞的結局無非是印度軍隊侵占了我國的領土西藏。但西藏是中國的神圣領土,這是世人皆知,天經地義,永遠不能改變的?傆幸惶,我們會奪回來!

    大家在對形勢作了一番分析研究之后,一致認為戰勝印軍是有把握的。但毛主席一再提醒大家,我們沒有同印度作戰的經驗,千萬不可麻痹大意,一定要精心布置,打好這一仗。至于反擊作戰的方案,同意總參和張國華司令員共同擬制的計劃。

    根據總參提出的建議,反擊時間為10月20日(即這次會議兩天以后),前線總指揮為西藏軍區司令員張國華。

    離開頤年堂,西藏軍區司令員張國華立即乘飛機返回了西藏。

    1962年10月20日,中央軍委一聲令下,我中印邊境部隊自衛反擊作戰全面開始。第一個晚上就把印軍設在我軍實際控制線以內的克朗前節、達旺、加勒萬河谷、紅山頭等侵略據點,差不多一掃而光了。中路部隊很快打到了達旺,消滅了印軍第七旅,把旅長達維爾少將也俘虜了,這便是自衛反擊作戰的第一階段。

    10月24日,中國政府發表聲明,提出三項和平建議。周恩來總理于當日致函印度總理尼赫魯,希望印度方面對中國的三項和平建議作出積極響應。為了表示誠意,中國政府命令軍隊全線停止反擊作戰行動。

    遺憾的是,尼赫魯當天就拒絕了中國政府的和談建議,在宣布其全國處于“緊急狀態”的同時,又抽調了幾個精銳旅包括印軍的王牌部隊到達達旺以南。印軍的反華“英雄”考爾中將親赴前線指揮,想和我們決一雌雄。我國邊防部隊被迫于11月16日開始進行第二階段的自衛反擊戰。

    第二階段的反擊戰打了三天,我軍在東段西山口、邦迪拉、瓦弄地區先后擊潰了進犯的印軍,拔除了侵略據點,一直打到中印邊界傳統習慣線,印軍潰不成軍,總指揮考爾中將差一點當了我們的俘虜。

    在兩個階段的自衛反擊戰中,共殲滅入侵印軍3個旅及另3個旅的大部。包括死傷在內,俘獲印軍少將旅長達維爾、準將旅長霍維爾、辛格和季·普達維爾及以下8700余人。這時候印軍早已成為驚弓之鳥,爭相逃命。如果單純從軍事角度考慮,我軍完全可以長驅直入,追殲逃敵。但考慮到我們懲罰印軍的目的已經達到,黨中央、毛主席決定立即停止進攻,反擊作戰的部隊馬上撤回到我軍原來的實際控制線以北,并把俘虜和繳獲的武器彈藥、車輛、物資無償地退還給印度。

    11月21日,中國政府發表聲明,宣布從22日零時起,中國邊防部隊在中印邊界全線;。12月中旬,中國軍隊繳獲的武器、彈藥、車輛及其它軍用物資全部主動交還印方,俘虜的印軍人員于1963年5月26日前全部釋放回國。(《文匯讀書周報》)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滬ICP證000263
    關于本站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技術支持  

     版權所有:上海國防戰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tricaym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