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之魂

    -----第二次世界大戰緬印戰區縱橫

    鄧賢



        謹以此書,向所有參加過第二次世界大戰并為反法西斯而戰的人們,活著或死去的,有名或無名的,士兵或將軍,獻上我的一方小小的墓志。碑文銘刻:---也許你們被遺忘了,但你們創造的業績永存。
    ----作者題記
    引子:歷史的堅果
    公元一九七三年即中日邦交正;诙,一批日本客人獲準訪問了中國的邊陲城市昆明?腿藗兿虍敃r的云南省革命委員會提出一個不合時宜的要求,希望允許他們到滇西祭一祭日本士兵的骸骨。這個要求被理所當然的拒絕了。
    據說全體日本人當即失聲痛哭。
    一九七九年之后,越來越多的外國游客來到云南,他們被允許到更多的地方參觀和游覽。但是凡事都有一個限度,開放的限定就定在昆明以西三百多公里的大理市。這里依山傍水,風景如畫,更有南詔古國的遺址和五朵金花的故事蜚聲中外,然而日本游客卻個個愁眉不展。他們終日翹首西望,茶飯不思。莽莽蒼山好像一道嚴重的歷史帷幔遮斷他們的視線。臨行,日本人個個面西而立,長跪不起。
    他們也是要到滇西祭掃亡靈的。
    我頭次聽說這件事,曾經長久地為日本人的執拗念頭迷惑不解。我以為戰爭早已成為過去,歷史只不過是一縷輕煙。天空被陽光熱烈照耀,大地到處有鮮花和綠草,那些日本人何以要執著地尋找失落的歷史,何況是并不光彩并不榮耀的歷史?
    我回答不出。
    準確說當時的我回答不出。我相信我現在的同胞大多數依然回答不出。
    這便是后來不斷促使我關注歷史的一個原因。
    第一部緬甸之戰
    第一章緬甸風云

    昭和十六年(公元一九四一年),世界戰局進入一個決定性階段。
    六月,德軍入侵蘇聯,蘇德戰爭爆發。
    十二月七日,日本偷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
    同一天,日本飛機全面襲擊西方盟國在南太平洋上的所有軍事基地。僅僅一周,盟軍損失一千架作戰飛機和一百二十艘艦船,喪失了戰爭主動權。
    倫敦,首相官邸。
    "爵士,這難道能算作壞消息嗎?"大胖子邱吉爾從扶手椅上彈起來,激動地朝外交大臣艾登爵士嚷道:"嗨!日本人干了件什么蠢事----你想想看,往美國牛仔屁股上捅一刀,這會有什么結果?!不管怎么說,我們不會單獨作戰了。"
    十二月八日,英國對日宣戰。
    莫斯科,克里姆林宮。
    當蘇軍作戰部長華西列夫斯基中將匆匆把日本偷襲珍珠港的消息向最高統帥報告時,斯大林同志正在掩蔽地下室昏昏欲睡。
    "什么?!你再給我念一遍!"斯大林突然兩眼放光,好像睡醒的獅子一樣亢奮起來:"好極了,真是好極了!聽聽,這群黃臉猴子干得真不賴。"
    半個月后,蘇聯最高統帥部秘密從遠東軍區抽調三分之二的兵力,包括三十個步兵師,九百輛坦克和全部作戰飛機投入莫斯科前線。遠東方面只留下部份邊防軍與日本官東軍對峙。
    十二月十七日,英國首相特使,外交大臣艾登飛抵莫斯科,敦促蘇聯立即對日宣戰。這一要求遭到斯大林憤怒拒絕。
    此后,英美首腦多次敦促蘇聯對日宣戰,均遭拒絕。
    《蘇日互不侵犯條約》一直被保持到一九四五年八月八日,即日本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前一周和美國在廣島投下原子彈當天,才被蘇聯政府宣布單方面廢除。蘇聯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唯一個對日本采取中立立場和保持外交關系的同盟國家。
    對英美盟國來說,太平洋初期無疑意味著一段充滿災難,恥辱和不堪回首的日子。
    戰爭頭一周,日軍占領泰國全境,迫使鑾披汶政府簽訂城下之盟。
    十二月十日,日軍同時在菲律賓和哥打巴魯登陸成功。
    十二日,日軍強渡柔佛海峽,進攻馬來半島和新加坡。
    二十五日,香港淪陷,港督馬克·揚爵士宣布投降。
    此后一個月,馬尼拉、擊隆坡和新加坡相繼失陷。七萬美菲守軍放下武器,八萬新加坡英軍向三萬日本入侵者掛出白旗。美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將軍倉惶逃出澳大利亞。日軍乘勝南下,攻占爪哇、南蘇門答臘和巴厘巴板。
    縱觀一九四一年及其后的亞洲戰場,我們有充足的理由將這場戰爭區分為兩個互相關聯的局部:一個是亞洲東部幅員寬廣的中國大陸(中國戰場),另一個是南太平洋沿岸疆域遼闊的東南諸國(太平洋戰場)。日軍在太平洋戰爭初期動用總兵力不到二十個師團,約五十萬人.而在中國大陸,日軍常年保持的兵力高達五十至七十個師團,總數超過百萬人。由于中國戰場曠日持久地牽制了日本陸軍的半數以上的兵力,并且無休無止地消耗日本國內地戰爭資源,因此歷屆日本內閣都把中國抗日軍民的存在視為心腹大患。
    僅"珍珠港事件"爆發的民國三十年,侵華日軍就先后發動豫南戰役、贛鄂會戰、中條山大戰和第二次和第三次長沙會戰,均未得逞。
    十二月,日本東條英機在東京電臺多次發表對華談話,敦促重慶政府";","議和",均遭嚴辭拒絕。
    日軍雖然侵占大半個中國,在軍事上占有較大優勢,卻始終無法達到速戰速決和一舉摧垮重慶政府的戰略目的。
    但日軍在太平洋戰爭的其它地區卻連連得手:
    一九四一年六月,日軍占領法屬印度支那(越南),滇越鐵路被切斷。
    同月,隨著蘇德戰爭爆發,蘇聯象征性的援華運輸逐告中斷。
    十二月,香港陷落。香港通往內地的物質補給被切斷。
    是月,侵泰日軍前出泰緬邊境,對緬甸虎視眈眈…………
    太平洋戰爭爆發后,英美盟軍在東南亞的節節敗退不僅助長了日本侵略者的兇焰,而且把中國的大后方暴露無遺。
    由于日軍連續切斷滇越鐵路和香港的補給線,西方援華物資便只能低達仰光,然后經過唯一一條滇緬公路輾轉運到昆明。由于路途漫長,諸多困難,因此到次年一月,援華物資運輸總量便從正常的月三萬五千噸劇減到不足六千噸。
    一九四二年一月中旬,日軍攻入長沙。第九戰區炮兵第一旅占據岳麓山陣地,壓制敵人炮火。戰斗最激烈的時候,炮彈告罄。第九戰區長官部電告重慶,軍令部回答:炮彈尚在仰光待運。
    同月,從漢陽遷至重慶的兵工廠因缺少鋼材和原料,被迫停工。國民黨政府僅有的十余架運輸機亦因油料缺乏而停飛。
    作戰物資匱乏的危機同樣影響到敵后戰場。延安總部曾電告重慶,沂蒙山根據地遭到敵人"鐵壁合圍",急需軍火,糧食及被服支援。重慶方面答:因外援受阻,正面戰場亦無法保障供給。今后各抗日根據地須設法就地籌措物資。
    文史資料載:"七七"事變以來,中國抗戰后方所需各種戰略和各種民用物資:汽油、煤油、柴油、橡膠、汽車配件的百分之百,藥品、鋼材、棉紗、白糖、紙張的百分之九十,都須從西方進口。如果日軍切斷滇緬公路,斷絕中國同外部世界的一切聯系,中國國內的各種戰略物資儲存最多只夠維持三個月。難怪當時重慶的外交部長宋子文也不得不驚呼:
    "…………倘若日寇進犯緬甸,斷我賴以生存之滇緬路,我后方軍民則無異困守孤城,坐以待斃………?quot;(《中國國民黨大事記》)
    十二月,侵泰日軍第十五軍先頭部隊入侵緬甸南部維多利亞角,直接威脅仰光和滇緬公路,而英國人在緬甸的全部兵力總共只有兩個英緬師。鑒于緬甸局勢岌岌可危,鑒于英國殖民者頑固堅持退守印度的利己主義立場,同月下旬,中國蔣介石委員長在重慶主持召開中、英、美軍事聯席會議。會后,蔣介石接見中外記者并發表談話。
    有記者提問:"委員長能否談談戰爭前景?"
    蔣介石答:"日寇乃一區區島國,只要英美諸國認清大局,將戰略中心轉移到亞洲戰場,我可以肯定地告訴大家,最多只需一年時間便可打敗日本?quot;
    記者:"據我所知,目前形勢對中國不利。萬一緬甸不守,請問中國政府有能力應付四面受敵的困難局面嗎?"
    蔣介石:"各位先生我愿意借此機會向大家透露一個消息。鑒于亞洲局勢日趨嚴重,我國民作出決定:不日將出兵緬甸,與日寇決戰。"
    記者:"請問蔣委員長先生,中國出兵有必勝的把握嗎?"
    蔣介石:"日寇雖然氣焰囂張,然終究只能逞兇一時。我軍乃堂堂正義之師,與日軍不共戴天,此次入緬作戰系國家存亡之舉,必然奮勇殺敵,置之死地而后生。"
    記者:"請問中國出兵還有其他背景嗎?quot;
    蔣介石答:"日軍若吞并緬甸,必然大舉入侵印度,進軍中東。緬甸不保,印度也危在旦夕。因此國軍入緬,其目的不僅保障滇緬交通線,更為保障盟軍統一戰線之大業。"
    第二天,蔣介石談話被突出地刊登在《中央日報》及國內各大報的頭版位置上。
    緬甸之戰立刻成為影響中國和亞洲局勢發展的新熱點。

    中國政府出兵緬甸的消息立刻震動了西方世界。
    對中國人的驚人之舉,世界輿論反響不一。
    《泰晤士報》評論員寫道:"中國人決心重返緬甸的行為表明,昔日白種人在亞洲的統治權威已經破碎了……"
    英國戰略評論家R·D·費恩先生:"……中國人的決定不僅表明他們的軍事潛力,更表現他們對于戰爭的信心。我正是從這一點中看出未來亞洲不容樂觀的演變格局?quot;
    澳洲《星報》:"中國人之所以敢于進行如此大規模遠征,是因為他們感到美國參戰,勝利終于有了保證……"
    美聯社評論:"蔣介石委員長……決心要在大聯盟中扮演大國角色,并在世界戰略中進一步確立中國的大國地位……"
    ………………
    英國政府敏感地作出反應。
    十二月十四日,英國駐華大使卡爾代表英國政府表示:"一旦緬甸形勢吃緊,愿以中國政府共同加強緬甸防務。"
    在大英帝國的版圖上,緬甸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印緬省,它在戰爭中的意義僅僅在于對印度構成一道外圍屏障。對艱苦抗戰的中國人來說,緬甸之役卻勢在必奪。緬甸是中國通往外部世界的唯一通道,它的存在直接關系到抗戰大后方的安危?墒菃栴}的復雜性恰恰在于,英國人雖然自顧不暇,卻不愿中國盟友插手緬甸事務。
    英國人這種缺乏誠意的老牌殖民帝國的頑固態度注定使會談從一開始就罩上互相敵視的陰影。
    蔣委員長在重慶黃山別墅會見并宴請英國客人。他滿臉微笑,身著戎裝,步出會廳歡迎貴賓到來。中國第一夫人宋美齡親自為丈夫充任外交翻譯。蔣委員長顯然對即將開始的中英會談持樂觀態度,因為大敵當前,英國人到處吃敗仗,所以他指望從這個獨眼英國紳士那里得到退回哄搶物資的確實保證,并就緬甸共同防務達成原則協議。
    不料會談開始,英方代表韋維爾搶先宣讀了一份態度強硬的備忘錄。備忘錄要求中國方面將"圍集在仰光港的租借物資部分地轉入緬甸防務",并規定中國軍隊入緬人數"不超過一個團"。
    委員長挨了當頭一棒。第一輪會談陷入僵局。
    客人一出門,委員長臉色立刻變得鐵青。宋美齡安慰道:"大令,同英國人打交道是不容易的,好在我的手里還有一張美國牌。"
    委員長終于恨恨咆哮:"娘希匹!這些洋人,都是帝國主義,沒有一個好東西。"
    中英分歧引起白宮極大的不安。
    羅斯?偨y對英國人的短視和自私很惱火。中國人參戰不僅對亞洲戰局至關重要,對在歐洲焦頭爛額的盟國也很重要。只要拉著中國人在亞洲堅持抗戰,英美就可集中力量對付德國。不要忘了,人是戰爭最寶貴的資源,而中國有的是人。
    羅斯福決心說服英國人放下殖民者的架子,同中國人共同抗戰。為了協調英中軍隊的關系,美國派出一位將軍到中國任參謀長。
    用美國的武器和物資武裝中國人,由亞洲人解決亞洲人的問題,美國和英國就可以全力去對付歐洲戰場了。
    不久,著名的"阿卡迪亞"會議在華盛頓結束。會議簽署并發表《聯合國家宣言》,確立了以歐洲而不是亞洲為中心的戰略方針。
    中國委員長沒有被邀請出席會議。但是會議決定將緬甸、泰國和法屬印度支那(越南)從盟軍東南亞戰區中劃出來,與中國戰區合并,稱"中、緬、印戰區",由蔣委員長出任最高總司令。
    中國人意外地獲得了本世紀以來第一塊屬于自己領土外的勢力范圍。

    公元一九四二年二月的一天,在美國南部海岸陽光明媚的邁阿密空軍基地,一個身高五英尺九英寸的瘦削的美國將軍登上一架銀白色水上飛機。他也許還沒有來得及從這樣一個令人眩暈的事實中清醒過來,幾天前他還是一名美國的集團軍總司令,而現在卻要離開這片熟悉的土地,到一個遙遠的東方國家擔任參謀長職務。他也許永遠無法明白這是怎樣一種命運安排,但是他的使命卻注定要使他同那個國家古老而曲折的歷史緊緊地聯系在一起。
    將軍的名字叫約瑟夫·W·史迪威。
    第二章仰光陷落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上午,日機空襲仰光,拉開了日軍侵緬的序幕。
    一九四二年元月十九日,日軍入侵緬甸,英國守軍土崩瓦解。
    三月八日,仰光陷落。
    第三章金戈鐵馬

    滇緬公路,東起云南昆明,西出邊境重鎮畹町,與仰光公路相接,全長九百六十三公里。沿途皆高山深壑,地形險峻。公路始筑于民國二十六年底,征集民工二十余萬人,夜以繼日,人挑肩扛,艱難備至。經年余始得完成。
    ---《云南文史資料第二十七輯》
    公元一九四二年二月,緬甸毛淡棉失守后大約兩周,滇緬公路上突然塵土飛揚旌旗揮舞,浩浩蕩蕩的中國軍隊好像一條望不到頭的灰色長龍,開始向緬甸境內大規模挺進。
    國內輿論無不歡欣鼓舞。
    戴安瀾,自號海鷗,陸軍少將,安徽無為人。黃埔三期畢業,早年參加北伐。因在"剿共"中戰功卓著,多次得到擢升。"蘆溝橋事變"后,先后參加長城保衛戰,臺兒莊大戰和武漢大會戰,屢有建樹。二十五歲升任陸軍第二百師少將師長。
    第二百師是蔣介石的嫡系,也是當時中國唯一一支摩托化炮兵師。全師裝備有坦克、裝甲車、摩托車和大口徑火炮,步炮比例三比一。一九三九年十一月,第二百師在廣西昆侖關與日軍精銳部隊第五師團鏖戰一月,陣地反復爭奪,終于擊斃日方指揮官中村正雄少將,取得著名的昆侖關大捷的勝利。此役充分顯示了第二百師的裝備優勢和戰斗力,為此全師受國民政府集體嘉獎一次,參戰人員提薪餉兩級。師長戴安瀾因指揮有方和重傷不下火線,榮獲四級青天白日寶鼎勛章一枚,被譽?quot;當代之標準青年將領"(蔣介石語)。
    緬戰之初,以中央嫡系三個軍為主力,以國內最精銳之第二百師為先導入緬作戰。這一兵力配置本身足以說明委員長決心之大,甚于國內戰事。
    三月初,蔣介石首次以盟軍中緬印戰區總司令的身份飛臨緬甸臘戌視察。
    臘戌是緬甸北部一座歷史悠久的歷史邊境小城。它座落在湯彭山脈與薩爾溫江夾峙的三角地帶,為緬北重要的交通樞紐。滇緬公路蜿蜒而至,在這里同仰光公路和仰(光)密(支那)鐵路相接。臘戌歷史上曾經屬于清朝政府管轄,在臘戌城東郊的石壁上至今仍能看見永昌府石刻的文告。
    三月三日,當委員長座機在臘戌機場剛剛停穩,另一架涂成黑色的美國轟炸機也鉆出云層,在跑道另一端徐徐降落。委員長同他的美國參謀長在緬甸不期而遇。
    委員長慢慢迎上去。他遠遠伸出手,微笑,然后站定。他的頭努力后揚,雙目平視,姿勢相當僵硬。委員長既想對客人表示友誼,又為自己內心的矜持和優越感所約束,因此很像一個身不由己的木偶。
    而美國人史迪威則是憑著西方人的直覺不大喜歡面前這位身著大元帥軍服的中國委員長的。他挑剔地覺得委員長的表情過分做作,眼睛冷冰冰的,缺少機智與激情的魅力。好在熱情活潑的蔣夫人及時轉移了美國將軍的注意力,她講一口流利動聽的美國英語,使所有的美國客人感到親切。
    下午,委員長在下榻的皇家飯店接見史迪威并把他介紹給他的部下。接見方式相當具有中國特色:委員長站在陽臺上喋喋不休地訓話,而他的將軍們的表情則好像一群綿羊。
    史迪威皺起眉頭,他從委員長身上嗅出一種獨裁者的專制氣味。
    傍晚,史迪威一行離開臘戌,登上飛機繼續東行。

    三月二十九日拂曉。太陽尚未露臉,同古城外地皮尤河被一層淡淡的薄霧籠罩著。遠遠望去皮尤河大橋好像一條死氣沉沉的巨蟒,一動不動地僵臥在水面上。
    連日來,從仰光撤下來的英緬敗軍如同潮水一般涌過大橋,他們連同古城也不敢停留,就慌慌張張繞城而過,往曼德勒方向逃去。一眼望不到頭的仰曼公路上,到處都是英國人丟棄的武器和裝備,還有許多汽車翻倒在河溝里。
    根據情報,日軍一個師團已經尾追而至,另有一個師團向西面包超,企圖一舉圍殲英緬軍主力。驚慌失措的英國人節節敗退,現在日軍前鋒已經距離同古城不到二十英里。
    當最后一批英緬敗兵涌過皮尤河大橋,中國遠征軍第二百師先頭部隊一個營剛好趕到大橋北岸。
    對于剛剛入緬的中國大軍來說,他們面臨的戰場形勢十分不利:仰光陷落,緬甸國門洞開,日軍長驅直入,盟軍一觸即潰。
    更重要的是委員長再次顯得信心不足。
    敵人大兵壓境,僅以中國遠征軍收復仰光是不可能的,可是如果不能收復仰光,入緬作戰就失去目的,而緬甸失守的最大受害者仍將是中國。英國人答復:已命令中東及印度軍隊增援緬甸,請貴軍火速開赴前線。委員長敏感地覺察出這是英國人的花招。英國人根本不想收復仰光,他們只想拿中國軍隊去當擋箭牌。
    問題在于蔣介石已經騎虎難下:取勝沒有把握,撤軍又沒有借口。委員長出任中緬印戰區總司令之初,曾致電美國總統,夸口要"讓中國軍隊來獨立防守緬甸"。如果戰而不勝,或者不放一槍就溜之大吉,這都將嚴重有損委員長的形象。何況委員長還盤算從美國人那里得到更多的武器裝備和租借物資。
    蔣介石不愧是政治家,政治家往往善于從宏觀把握策略和機會。仗當然要打,而且應當打得轟轟烈烈,但是損失必須有個限度。委員長不想為英國人做嫁衣裳。
    于是他一面命令大軍按兵不動,一面單獨招見戴安瀾,詢問第二百師能否在同古堅守一兩周,打個勝仗?戴立正,誓言鏗鏘:
    "此次遠征,系唐明以來揚威國外之盛舉,戴某雖戰至一兵一卒,也必定挫敵兇焰,固守同古。"(《戴安瀾列傳》,解放軍出版社一九八八年版)
    三月九日,委員長離開臘戌回國,指揮大權交給杜隸明。
    十九日晨,日軍一個快速大隊分乘二十輛繳獲的汽車和摩托車,大搖大擺尾追到皮尤河南岸,日本人根本不把英緬軍的殘兵敗將放在眼里,他們連通常的火力偵察都省略了,就一路打著槍肆無忌憚直奔大橋。
    伏在北岸的先遣營副營長曹行憲少校從望遠鏡里看得清楚,他把敵人車隊放進伏擊圈,然后猛一揮手,隨著一聲巨響,事先安放的幾百公斤炸藥將皮尤河大橋掀上天,橋上的汽車和人群好像下餃子一樣紛紛跌下河去,埋伏在河堤上的中國軍隊把暴風驟雨般的機槍子彈和炮彈潑向敵人,打得敵人來不及招架,就扔下許多尸體和汽車倉惶逃走了。
    先遣營首戰告捷,向師部發回擊退敵人一個大隊,殲滅一小隊的捷報。
    打掃戰場的時候,士兵從一具日本大尉軍官尸體上找到一份作戰地圖。地圖上標明:同古正面之敵為日軍第五十五師團,西路為三十三師團。另有兩個增援的主力師團正從海路趕往仰光登陸。曹營副倒吸一口冷氣,連忙親自把繳獲的地圖送到師部去。
    同古是南緬平原上一座小城,又譯作東吁或者東瓜,人口十一萬。同古距仰光二百六十公里,扼公路、鐵路和水路要沖,城北還有一座永克岡軍用機場,戰略地位十分重要。著名的同古大戰就在這里拉開序幕。
    第二百師指揮部,師長戴安瀾陷入一種少有的和莫名其妙的焦躁不安中。
    形勢發展出人意料。在臘戌,委員長對戴安瀾的忠誠勉勵有加,但是面授的機宜卻十分含糊。委員長再三強調"保存實力","堅守同古一兩周",可是并未指明堅守同古的戰術意義何在。阻滯敵人,掩護英軍撤退?抑或虛張聲勢?如果集中遠征軍優勢兵力,果敢迎擊冒進的當面之敵,擊潰或吃掉其中一部是完全可能的。問題在于戴安瀾僅僅是個師長,對于領袖的決策,他既無權質疑,又不敢貿然多嘴。他的使命注定是"理解和不理解的都要執行"。
    既然委員長需要二百師"打個勝仗",他的理解就是要擋住敵人,不許敵人越過同古城一步。但是先遣營送回的敵情加重了他的不安。一旦敵人援軍趕到,他區區一個師能擋住敵人二至三個師團的強大進攻么?
    那時候所謂勝利,就只好同陣地共存亡,可是犧牲的意義何在呢?戴安瀾在地圖前站住,一種隱隱的悲哀好像蟲子一樣悄悄爬上心頭。
    戴安瀾深恐自己的悲觀情緒影響部下,于是毅然決然宣布:
    "來人!傳我的命令,各團營進入陣地,準備戰斗。本師長立遺囑在先:如果師長戰死,以副師長代之,副師長戰死,參謀長代之,團長戰死,營長代之……以此類推,各級皆然。"
    為了防止孤軍深入的第二百師被日寇吃掉,手忙腳亂的遠征軍長官部急令第五、六兩軍從臘戌推進至曼得勒,同時命令新二十二師前出到央米丁和彬文那一線,擔任二百師后援。英緬盟軍三個師也在西線卑謬穩住陣腳,與中國軍隊遙相呼應。至此,戰爭雙方均已擺出陣勢:日軍大舉進攻,氣勢咄咄逼人,但第一線兵力只有兩個師團。中英盟軍取守勢,全線總兵力為十三個主力師。
    但中國方面真正上場的只有第二百師。

    一九四二年三月二十日,中國遠征軍第二百師與侵緬日軍第五十五師在同古城外發生激戰,雙方均有較大傷亡。
    同一日,日本空軍兩百架飛機轟炸緬甸南部盟軍最大的烏圭機場,英緬空軍的飛機除少數幸免逃到印度外,其余大部分在地面被摧毀。此后一段時間,盟軍的飛機在緬甸天空消失了整整兩年。
    既然同古之戰注定是一場局部力量懸殊的防御戰,因此日本人一開始進攻,第二百師就像刺猬那樣縮成一團,擺出死守同古和準備挨打的架勢來。
    盡管日軍對華軍占有較大優勢,但是日軍增援部隊還在海上顛簸,而華軍的強大后盾就在兩百公里外的曼德勒。如果中英聯軍下決心實現以收復仰光為目的的戰略設想,那么在同古附近主動包圍和吃掉這個日軍師團是完全有可能的。
    盟軍之間的互相猜疑和同床異夢斷送了勝利的希望。
    日軍第五十五師團是一支從中國戰場撤下來的二流師團,該師團在長沙會戰中曾遭受重創,從此再也沒有恢復元氣。新上任的師團長竹內寬中將是個雄心勃勃和具有不屈不撓進取精神的年輕將領。仰光作戰后,為了擴大戰果,他甚至置后方空虛于不顧,率領師團窮追猛打,企圖一舉攻下曼德勒。
    輕敵冒進畢竟犯了兵家大忌。
    皮尤河前哨戰使他繼續北上的雄心初步受挫。繼而二十日中午,步兵第一四三聯隊奉命發動進攻,遇到強有力的反擊后受阻于皮尤河北岸。二十一日,師團主力到達,對同古城及外圍最杯、屋墩陣地發動全面進攻。
    出乎師團長意料,他的部隊竟遭到緬戰以來最為猛烈的抵抗。一連三天,第一四三、第一四四聯隊傷亡慘重,攻擊已呈疲軟勢頭,師團長即調另外兩個聯隊投入戰斗。
    日軍空軍每天從仰光機場出動百余架次飛機對同古城進行狂轟濫炸,投擲燃燒彈毒氣彈無數。但是同古防線仍然沒有被突破,城內守軍始終沒有動搖或敗退的跡象。
    二十二日夜,日軍敢死隊在敵人陣地上捕捉到一名軍官,經審訊才得知同古守軍是中國軍第二百師,并且在曼德勒一線還有兩個中國軍嚴陣以待,總兵力達十萬人。
    竹內師團長后背突然滲出許多冷汗來。"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日本人對于中國軍的到來竟然一無所知,這使他感到震驚,同時又暗暗慶幸。如果中國人在同古設下一個圈套,那么他的將軍生涯注定到此為止。令他費解的是,中國人為什么只縮在城里死守,而忽略了這個絕好的戰機?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滬ICP證000263
    關于本站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技術支持  

     版權所有:上海國防戰略研究所

     Copyright © 2008 by http://www.tricaym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