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析日本應急預備役制度



        日本陸上自衛隊自創建以來,一直保持18萬人的規模,1995年11月制定的《防衛計劃大綱》將其壓縮為包括預備役在內的16萬人。1997年4月25日,日本國會通過《防衛廳設置法等部分修正案》,對現行的預備役制度進行了部分修正,并決定實行應急預備役制度。

        一、日本應急預備役制度的主要特點

         1、提高預備役在防衛力量中的地位。實行新的預備役制度后,應急預備役將作為現役自衛隊的一部分而存在。根據新體制,在師或旅的4個步兵團中選定1個團,其中20%由現役軍人組成,剩余80%由應急預備役軍人組成,這一計劃在1997年度第4師(駐福岡)改編的同時開始實行。日本陸上自衛隊參謀部還作出規定,應急預備役軍人同現役軍人一樣,同為“真正的防衛力量”,緊急時它與常備兵力發揮同樣的作用。

        2、拓寬了預備役的職能。實行應急預備役制度前,日本預備役人員主要應付戰時征召,擔負一些輔助性的任務,如后方警戒和后方支援等。在現行的應急預備役制度下,一般預備役人員的職能沒多大變化,但應急預備役在戰時征召后,幾乎可以擔負與現役相同的作戰任務。平時,在社會治安、搶險救災等方面,以現役人員組成的部隊不足以應付局面時,也可征召應急預備役人員。

        3、突出了預備役的質量建設。日本中期防衛力量發展計劃(1996-2000年度)在新防衛計劃大綱的基礎上,明確提出了要加強自衛隊“合理化、效率化、精干化”的質量建設。在預備役方面,日本軍方認為,應急預備役人員應從退役的年輕自衛隊軍人中選拔,要求“與一線部隊有同樣的訓練水平和快速反應能力”,并將應急預備役的訓練(單兵訓練和部隊訓練)時間從一般預備役的年度實際訓練5天增至30天,單兵訓練以軍人共同科目和專業技術科目兩天的連續訓練為基礎,部隊訓練以幾天的連續訓練為基礎,每年分別進行數次,以期達到既有快速動員能力,又有較強的作戰能力。

        4、強化了應急預備役的保障措施。應急預備役人員的錄用,與預備役人員相同,在自愿的基礎上,通過考核選拔錄用。被錄用的應急預備役人員身份為非常勤隊員(非常勤的特別國家公務員),根據戰時征召令、治安征召令和搶險救災等征召令被征召時,自報到之日起即成為現役軍人。同時,提高應急預備役人員的待遇和對所在企業的補助,以保證預備人員的參訓率。應急預備役人員的月津貼為1.6萬日元(普通預備役人員的月津貼為4000日元),訓練補助按銜級每天1.04-1.42萬日元(普通預備役人員一律每天8100日元)。另外,對于服役期間成績良好者,一個任期內頒發獎金12萬日元,這是普通預備役人員所沒有的新制度。日本認為,雇用應急預備役人員會給企業帶來各種各樣的負擔和麻煩,為此將對雇用應急預備役人員的企業一年支付51.24萬日元/人(每月4.27萬日元/人)。

        二、日本實行應急預備役制度的動因

        1、自衛隊任務多樣化,現役兵力不足

        近年來,日本軍事戰略已開始由“冷戰式的安全戰略”向“多邊安全戰略”轉變,1992年6月,日本政府強行在國會通過了《聯合國維持和平行動合作法》;1994年日本政府又修改了《自衛隊法》,把向海外派兵作為自衛隊的重要職能之一。1995年新的《防衛計劃大綱》除重申自衛隊的本來任務是“懾止和抵御對日本的侵略”外,還強調了“對付日本周邊地區發生的緊急事態”,以及“大規模的搶險救災、為國際和平做貢獻”等多種任務。但僅憑新大綱確定的“9個師,6個旅為基干的16萬人”的陸上自衛隊和4.4萬人的海上自衛隊,4.5萬人的航空自衛隊,要完成上述任務并非易事,把力量向預備役拓展也就成為必然的選擇。

         2、國內不同意見的折衷產物

        新《防衛計劃大綱》不僅對陸上自衛隊,也對海上和航空自衛隊提出了“進一步合理化、效率化、精干化”的調整方針。但是,對于自衛隊兵力削減,日本國內尚有分歧。一種認為針對冷戰后蘇聯威脅減小,“當然應該削減”;另一種認為“在東亞,朝鮮半島、臺灣海峽、南海等地區爭端并未解決,中國的發展趨向也不明朗”,考慮自衛隊壓縮是“危險之舉”,所以必須避免常備兵力的大幅度削減。1995年的新《防衛計劃大綱》確定了陸上自衛隊16萬人的體制,其中包括應急預備役1.5萬人,這實際上把陸上自衛隊削減了3.5萬。因此可以認為,應急預備役制度的施行,是冷戰后日本政治社會條件變化和軍事戰略要求的“妥協產物”。

         3、政治拉動,實現政治大國目標的需

        90年代以來,日本明顯加快了實現政治大國的步伐,對軍事力量的運用提出了新的要求。雖然日本政府在公開場合一再聲明不做軍事大國,但政治大國必然要由強大的軍事力量作后盾,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在全球化的裁軍熱潮中,日本自然不能逆流而動追求擴軍。實際上,從編制看,現役人員將大幅度削減,但有了應急預備役以后,實有兵員只是小幅度削減。從應急預備役的職能看,雖然名之曰預備役,但一旦有事時,它與現役并沒有什么差別,而且遂行的任務更趨多樣化。日本國內一貫認為,與周邊各國相比,其常備軍的數量是絕對少的,緊急時用于補充常備兵力的預備兵力也是有名無實。由此可見,日本實行應急預備役制度,是保存軍事實力的變通形式而已。

        三、應急預備役制度對日軍預備役建設的影響

        日本受其所處特殊地位和環境的制約,自衛隊數量很難擴充。因此,后備力量建設將成為日本防衛力量發展的一個重點。日本戰后預備役制度建立于1954年,在實行應急預備役制度以前,存在較多問題:一是規模較小,人數只占退役軍人總數的4%,與現役的比例僅為1:0.2。二是訓練時間少,規定參訓時間為20天,但實際上連5天也難以保障。三是年齡偏大,待遇偏低。預備役最高軍銜為上尉,日訓練津貼不到民間企業平均日工資的二分之一。四是運用領域有限,只能執行基地防衛和后勤支援任務,或向一線作戰部隊補充單個人員。實行應急預備役制度后,上述幾乎所有問題都得到較好的解決。日本軍界認為,在新《防衛計劃大綱》的指導下,陸上自衛隊能否遂行“多種任務”,關鍵在于應急預備役制度能否有效地發揮作用。從日本國內狀況看,適齡服役的青年人口也在明顯減少,18-27歲的適齡男子人數不斷銳減。1994年減到最低點,為900萬人,其中的核心部分,即18歲人口,預計到2010年將減半。為此,日本已經意識到,要具備一定的防衛水平,謀求建設一支“自我完備型”的防衛力量,加強預備役建設已成為最緊迫的任務。

        雖然應急預備役制度的實行在日本很有市場,但僅以1.5萬人的應急預備役人員和名義上的4.79萬的一般預備役是很難滿足日本野心膨脹的需要。為此,日本預備役近期建設采取了以下措施:一是擴大預備役規模,爭取到本世紀末達到10萬人,同時擴大預備役人員的來源,預備役向女性開放,吸收女退役軍人參加預備役。二是進一步改善預備役結構,提高快速擴編能力。日本預備役建設,主要目的是保留軍事人才,通過適當的訓練,保持并提高預備役人員的戰術技術水平,在國家遭到外來侵略時,迅速而有計劃地確保自衛隊組織防御作戰。日自衛隊軍官和軍士的人數占總兵力的70%,軍官、軍士和兵的比例為1:1.3:1.8,參照現役兵力結構,日本將把士兵作為預備役的主體來發展。三是逐步實現與現役建設的有機融合。日本認為,預備役制度的改革是對削減陸上自衛隊常備兵力的補充措施,因此要以應急預備役制度推動一般預備役制度的建設,逐步向現役靠攏。為此,日本擬考慮把常備兵力改編成職業化戰斗集團,使一年進行30天征召訓練的預備役人員能夠編入常備兵力之中,同時將常備兵力和適當規模的后備力量組合在一起,組建相當于當前常備兵力一半的后備力量(即應急預備役和預備役),以此來提高自衛隊的靈活性。

                                    鄧永毅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