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連續3年組織殲擊航空兵部隊空戰對抗競賽性考核
    “金頭盔”的涵義到底是什么


    來源:解放軍報  時間:2014-01-02


        【新聞背景】

        金頭盔

        ——中國尖子飛行員的“LOGO”

        “金頭盔”,空軍在每年一度的殲擊航空兵自由空戰對抗比武中授予飛行員的最高榮譽,因獎品為金色頭盔得名。

        2011年底,空軍組織100余名新型戰機尖子飛行員首次開展同型機間的空戰比武。經過激烈角逐,10名飛行員獲得空戰能手(機組)“金頭盔”獎。每名獲獎者都獲得了與戰斗機飛行員頭盔同比例的金色頭盔。

        在空軍部隊,“金頭盔”象征著榮譽、責任、實力!敖痤^盔”獎的誕生,激發了空軍飛行員愛軍精武的使命感和崇尚榮譽的自豪感。

        如今,爭奪“金頭盔”之戰,已成為空軍部隊推動強軍目標進崗位進實踐的強勁抓手,更是引領飛行員創新訓練理念、提高實戰化訓練水平的“加速器”和“孵化器”。

        【記者思辨】

        觀戰四問

        ——觀察“金頭盔”的四個視角

        2013年,空軍第三屆殲擊航空兵部隊空戰對抗競賽性考核落幕。至此,空軍已連續3年組織“金頭盔”比武考核,共有30名飛行員榮膺“金頭盔”,評出11個“優勝單位”和一批“空戰優秀飛行員”“地面優秀引導員”。

        有關專家認為,“金頭盔”爭奪戰,是空軍轉變戰斗力生成模式的一次頗具特色的深入實踐。觀察三屆“金頭盔”之戰,從超視距打擊到近距格斗、從全程電子對抗到實時數字評估、從同型機比拼到異型機對決,給我們帶來許多深層次思考和啟示。

        一問:“王牌”勁旅為何折翼

        說起3年前首屆空戰比武競賽,沈空某團團長顧盛東記憶猶新。

        他所在的這支曾在抗美援朝戰爭中創造多項空戰紀錄的“王牌”勁旅,也是空軍較早裝備某新型戰機的部隊,歷史光榮,武器精良,原本志在必得。

        然而,對抗打響,飛行員們幾乎均被對手“獵殺”。

        59∶166!大比分的慘敗昭示一個飛行員們不得不面對的事實:驕兵必敗。一味沉浸在歷史光環中,滿足于平臺先進,平時訓練一廂情愿,對以強取勝的戰法研究多、以弱制敵的預想準備少,敗得一點也不冤!

        時隔3年,這一幕在第三屆“金頭盔”比武中,被航空兵某團重演——這是空軍較早裝備某國產新型戰機的部隊,體系對抗、實彈打靶、高原駐訓等一系列重大任務,他們一路凱歌高奏。在首屆比武中,曾奪得“優勝單位”和3頂“金頭盔”。然而,時隔兩年,卻首輪被淘汰出局。

        昔日的“王牌”勁旅,何以落馬?“眼界的狹隘,是最大的落后!”廣空某團團長呂廣坤認為:“高飛遠航之人,不能淪為坐井觀天的青蛙!”

        面對挫折,不少飛行員幡然醒悟:轉變戰斗力生成模式,不是那么好轉的。對于信息化條件下的空戰,我們還處在“滾石上山、負重攀爬”的階段。首次參賽敗北的沈空某團,回營后痛定思痛,大興學習信息知識、掌握信息技能、研習信息作戰之風,第二年就打了翻身仗。第三屆比武,他們一舉拿下3個“優勝單位”,4名飛行員摘得“金頭盔”。

        二問:“老鷹”為何敗給“雛鷹”

        以前記者采訪飛行員,大都習慣問“你飛行了多少小時”。言外之意,飛行時間多飛行員的本事就大。然而,“金頭盔”比武顛覆了這個邏輯。

        侯慶龍,1987年出生的沈空某基地飛行員,是第三屆比武最年輕的選手。他在新型戰機上的飛行時間僅幾百小時,面對飛行時間2000多小時的“老鷹級”對手,他最終以20∶13的優勢獲勝。

        “后生可畏!”對手驚訝不已:只飛了幾百小時的“雛鷹”,身手如此老練,只有一種可能,就是平時練得夠狠!

        “沒錯!”第三屆比武競賽最年輕的“金頭盔”得主、廣空某團飛行大隊大隊長宋輝在此次比武中,力挫多名飛行時間高于自己數百小時的“老鷹”,一舉奪魁。他的感言是:“平時多走險道,戰時才有坦途!

        “一名飛行員每年光自由對抗空戰就飛近百架次,而且緊貼大綱上限專練精練實屬罕見!闭勂鹪搱F的制勝之道,空軍軍訓部副部長張占禮說,3年前,自由對抗空戰訓練起步時,很多單位曾擔心出事故不敢飛。3年過去,事實證明:越是縮手縮腳,越是名落孫山;越早脫毛換羽,越早脫穎而出。

        蘭空某團團長湯應坤也回憶說,去年比武時,我們剛剛改裝新型戰機,本來不在考核之列,但我們主動請纓參戰,雖然成績墊底,卻找準了差距。經過一年苦練,今年比武中我們躍居總成績第二!

        從檢驗性考核到競賽性比武、從較早下達比武任務到臨機通知考核時間、從武器裝備自帶自用到統一驗收保管臨時分發、從“背靠背”對抗到“面對面”互評自評……3年來,考核越來越貼近實戰,“金頭盔”的含金量也越來越高。據統計,本屆比武初次參加競賽的人員達到60%,一大批“80后”選手脫穎而出。

        三問:飛行員在“算計”什么

        去年比武前夕,記者發現,空軍某飛行試訓基地某團十幾位參賽選手,沒有像往年那樣圍坐一起,翻閱戰法“大部頭”,而是人人對照一張記錄著數據和方程式的表格,針對對手的裝備特點和武器性能,一筆筆在計算著什么。

        團長于和杰說:別小看這張表格,里面蘊含著殺機——

        對手逼近,機載設備告警,就在對手準備進攻的千鈞一發之際,他們施放電磁干擾,全身而退;回旋反擊,雷達掃描截獲,在對手發現并且將要擺脫的瞬間,他們果斷發射導彈,精準命中目標……

        這些精彩戰例,都離不開飛行員們事先對這張表格的深入研究和對空戰數據的精確研判!巴瑯拥臄祿,蘊含不同的門道。如果人家能舉一反三,你卻只能舉一反二,那么沒有上天就勝負已決!边B續兩屆以微弱差距敗于該團的廣空某團團長田鯤鵬感嘆道:如今空戰對抗高手對決,善變為王。

        說起“以變應變”,田團長坦言:“于團長是我的老對手,第一屆輸給他們,不服,回去把他們研究透了,想著來年翻盤,沒想到又輸了!

        “為什么每次交手你們總有新戰法?”田團長曾忍不住問于團長:“說實話,你們是不是留了一手?”對此,于團長的答復是:“如果真留了一手,那就是一句話:研究,研究,再研究!”

        打仗,不進步就挨打,進步慢了,也挨打!坝蒙弦粚玫膽鸱ù蛳乱粚玫膶κ,贏的幾率很小!毕s聯兩屆“金頭盔”的成空某團參謀長蔣佳冀對此深有感慨。同樣,沈空某師3個團此番考核全部勝出,既沒有套用上一屆的成功之法,也沒有照搬別人的現成經驗,而是“把戰法變成算法、把戰術變成算術”,把握對抗精髓出奇制勝,盡管兩個團首次參戰,依然拔得頭籌。

        四問:高手“對決”到底比什么

        放眼空軍,“金頭盔”比武掀起的“頭腦風暴”越刮越烈——

        “飛行員在空中對抗,實際上是團隊整體實力的較量!”曾在首屆空戰比武中失利的沈空某團副團長程遠森回顧說,當年我們的教訓,就是把對抗單純理解為空中格斗,對信息先導、要素集成、裝備挖潛等體系力量開發不足。

        “高手對決,勝利看似在空中,決戰其實在地面。當你深刻了解了對手的裝備、思維、習慣和性格,拔劍之時,勝負已見分曉!笔讓谩敖痤^盔”獲得者、南空某團飛行大隊大隊長顏峰說。

        高手“對決”,到底比什么?評估組專家、空軍航空大學教授劉璘認為:在裝備性能相當、人員武藝相當的前提下,歸根到底比的是戰斗素養。

        “所謂素養,乃是平素之養。平時是小雞,打仗絕不可能變成老鷹!薄敖痤^盔的光彩,絕不是一天鍍上的!贝舜伪任浠閷κ值目哲娔筹w行試訓基地飛行大隊大隊長陳小平和成空某團團長崔浩,感悟不約而同。

        “‘金頭盔’比武,是增長見識的大課堂、切磋技藝的競技場、展示風采的大舞臺”“爭奪‘金頭盔’,雙方比拼的不光是技術,更是眼界”“‘金頭盔’的奧秘,就是實戰化訓練的真諦”……與前兩屆采訪不同,今年的選手們對“金頭盔”的理解更趨理性。

        “金頭盔”的涵義到底是什么?作為連續3年空戰比武考核的組織者,空軍軍訓部原副部長徐敏杰試著闡釋了“金頭盔”的涵義——

        “金頭盔”是一種榮譽,更是一種象征。它象征著揚棄和超越,象征著開放和自信,象征著一支部隊能打仗、打勝仗的追求、品質和精氣神。

        金頭盔,流光溢彩。其實,它只是在普通的戰斗機飛行員頭盔上鍍了一層金色,故名“金頭盔”。

        采訪“金頭盔”比武,斷斷續續已3年。每當面對一個個意氣風發的飛行員,我們總在想:那頂并非由黃金打造的“金頭盔”,在飛行員們眼中為何如此耀眼?

        今天,這個問號似乎可以拉直了——“金頭盔”爭奪戰,之所以被譽為中國空軍殲擊機飛行員的最高榮譽,代表著中國空軍對抗空戰訓練的最高水平,其實真正耀眼的并非那頂頭盔,而是頭盔下面飛行員的頭腦。

        一位哲人說過:“人類以什么樣的方式生產,就以什么樣的方式打仗!蓖瑯,我們是否可以說,軍人平時以什么樣的狀態訓練,戰時就將以什么樣的狀態作戰;軍人平時腦子里裝著什么,戰時才能從腦子里掏出什么!

        翻開世界空戰史,記者發現,80%的飛機是被20%的飛行員擊落的,而被擊落的飛行員大多喪生在頭10次的空戰中。當今世界強國的空軍訓練實踐也表明,對抗空戰訓練作為和平年代最接近實戰的訓練,是對飛行員技戰術綜合能力的考驗和評估,對于打造一支適應信息化空戰的高素質飛行員隊伍意義重大。3年來,中國空軍的“金頭盔”比武考核,最直接的效用就是以“戰爭預演”的方式,幫助飛行員提高打贏能力,進而從深層次牽引空軍殲擊航空兵部隊不斷創新訓練理念、提高實戰水平。

        颶風起于青萍之末,大潮起于涓涓細流。從突出空中格斗能力的對抗空戰比武,到錘煉對地突擊能力的突防突擊競賽性考核,再到強化多兵種全要素體系作戰演習,在這條由“小體系”通往“大體系”的跑道上,每一名飛行員都是托舉沖天之翼的發動機,他們的素質和能力直接關乎戰斗力轉型建設的得失成敗,進而深刻影響中國空軍的未來走向。

        “我做夢都想拿‘金頭盔’!”采訪中,很多飛行員毫不諱言自己對“金頭盔”的向往。是啊,軍人視榮譽為生命。然而,眺望未來戰場,勝利的“金頭盔”在哪里?真正的榮譽又在哪里?這需要每一名中國軍人鄭重地作出回答。(劉安東 張 力

    素練之卒,不如久戰之兵。誰平時練得好,“金頭盔”就屬于誰。 ——首屆“金頭盔”獲得者 于昌明

     

    與“羊”比武,勝之不武,虎狼才能逼出好獵手。 ——首屆“金頭盔”獲得者 劉曉鵬

     

    作戰之外的雜念一點不留,作戰沒用的動作一個不練。 ——兩屆“金頭盔”獲得者 蔣佳冀

     

    奪取“金頭盔”,靠的不是飛行員的單槍匹馬,而是團隊智慧和體系支撐。 ——兩屆“金頭盔”獲得者 許利強

     

    戰斗的最終勝利,源于對對手的深入分析。 ——第三屆“金頭盔”獲得者 宋 輝

     

    “金頭盔”比武,讓我更深地理解了“苦練精飛”的含義。 ——第三屆“金頭盔”獲得者 李 勇

    (照片由李武朝、沈玲、楊進、黃子岳提供)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