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臺灣“軍情局”:六大情報項目直指大陸



        說起臺灣軍事情報局,總是會聯想到高度機密、白色恐怖、特務、間諜等字眼。隨著臺諜案的不斷曝光,這個曾經是臺灣特務部門中最隱秘的單位也開始逐漸揭開了神秘的面紗。香港大公報4日的報道從如下幾個方面講述出軍情局不為人知的內幕。

        臺軍情局前身是蔣介石統治時期的軍統。本部就設在臺北市陽明山下的芝山巖(也稱芝山莊)。除了芝山莊與臺軍情報學校所在地新莊以外,軍情局還下轄許多機密單位,它們散布臺北市各處,如位于臺北市林森北路的侖坪電臺、臺北市陽明山風景區內的菁山莊以及位于臺北縣新店市溪園的溪園營區等。

        “絕密見不得光

        由于工作涉及絕密,其人才招收對象絕大多數都是臺軍各軍種的現役軍官,軍情局間諜培訓班通常每年開班一次,平均每期120人左右,而課程則有基礎專精之分。

        專精訓練主要科目是間諜情報行業特有的情報搜集、情報辦證、檔案制作、化妝與變身、技術情報等特殊技術。專精訓練的紀律也極為嚴格,如學員都必須使用化名,一起受訓的同學在結訓之前都不允許打聽同學的真正背景,幾乎每個人都在一種見不得人的猜疑世界中學習和生活。甚至在一些機密程度較高的訓練中,教官和學員都采取單獨授課的方式,而且據說早期培訓時雙方還要戴上能蓋住面部的斗笠。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計劃內容的不同,各個情報機構還對情報人員進行了不同的訓練。比如以搜集大陸沿海情報為主的黎明、先基等計劃實施人員就主要裝扮成臺灣漁民進行刺探活動。而且,為了掩人耳目、以假亂真,這些情報人員還曾在訓練中專門練習過一個科目,即在長達兩個月的時間里,每天都要不戴手套,使勁拉一條長達十幾米的粗糙纜繩,即使雙手磨得血肉模糊也不能停下。這樣,在兩個月之后,傷口愈合時雙手就會長滿如同老漁民一樣的老繭。

        六項目直指大陸

        另外,依據臺軍情局的規定,接受情報訓練的學員不能說自己的真實姓名,一切都是在完全保密的環境中進行,學員的思想壓力極大。即使是脫離了情報系統之后,依照保密規定,3年內不準出島旅游、探親,使臺軍的情報工作真正成了見不得人的事業。

        據臺軍情局內部人士透露,長期以來,為了對大陸進行持續有力的情報搜集活動,軍情局配合國安局以及其它6家情報單位,對大陸進行了所謂六項情報項目計劃,分別是夏陽、黎明、先基、晨曦、春風、復華計劃。

        具體而言,這六項計劃各有側重。其中夏陽計劃是指在大陸政治、軍事、經濟、科技等九種重要戰略目標中積極發展情報組織的行動計劃。該計劃以具備上述目標的重要城市為核心,明確規劃出20個一級優先發展情報力量的城市,不僅包括北京、天津、沈陽、南京、廣州等大城市,還包括蕪湖、湛江等中小城市。

        間諜死活無人理會

        盡管臺灣當局為了刺探情報不遺余力,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實際上,這些表面上聽起來很唬人的項目計劃背后都隱藏著許多臺灣軍情局特務的血淚歷史。臺軍情局人員自己也認為,干上這行通常前景不妙。自1949年國民黨退守臺灣后,已有3000多名軍情局間諜以身殉職。

        更為嚴重的是,臺當局和軍方過河拆橋、卸磨殺驢,不管情報人員死活。如1982年因從事間諜活動而被捕的臺軍情局情報員李俊敏,200610月,經多次減刑后即將被釋放,但軍情局執行作戰任務死亡為由,為其辦理了死亡手續,還注銷了其在臺灣的戶籍。后來李俊敏家屬經過多方活動,才讓軍情局撤銷了李俊敏的死亡手續。

        “軍情局”對自己人“見死不救”的事情也時有發生,2004年1月,多名為“軍情局”充當間諜的臺商被捕,結果“軍情局”根本不承認他們的身份,并一再宣稱跟“軍情局”沒關系。2004年4月,曾被“軍情局”稱為“國府001號情報員”的老牌間諜張志鵬專門召開記者會,聲淚俱下地控訴“軍情局”過河拆橋,不顧其死活。(據中新網)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