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商”間諜內幕大曝光:問米價 說黑話 聽敵臺



        不少臺灣軍情局間諜打著所謂臺商的旗號在大陸從事情報活動。這些假臺商究竟是如何活動的?他們的間諜手段有哪些?臺灣的《中國時報》2日罕見地披露了近年來在大陸落網的軍情局特務的親歷,令外界一窺臺灣軍情情間諜在大陸的勾當。

        工廠有生產 但沒有出貨

        在1996年解放軍舉行臺海大演習之際,臺灣島內盛傳大陸解放軍將進攻臺灣外島,就連美國都曾發情報警告。臺灣軍方分析,如果解放軍真想打外島,會在沿海省分集結預備部隊,大陸百姓看到部隊,聽到風聲,就會緊張并囤糧。這是軍情局派王冠都這類所謂的臺商情報員于大陸沿岸,到處查探打聽的用意。

        大陸3月中旬結束三波軍演與導彈試射。3月下旬,臺灣首次總統大選結束。42日,周天祥與石祥麟在廈門落網。19975月,王冠都在南京被捕。

        周天祥,一審判有期徒刑12年,二審改判8年,現已服刑出獄返臺。石祥麟判有期徒刑10年,現也出獄。王冠都判刑11年,明年出獄。上述有關情報傳遞暗語,均詳載大陸法院判決書中,一字無誤。

        情報員傾巢而出偷窺軍演

    1996年臺海大演習時,有關大陸軍演動態,除了美國將衛星情報即時轉傳臺灣,臺灣軍情局也動用一切資源,傾巢而出,在大陸東南沿岸進行人員情報搜集。據稱,結合衛星照片與人員情報,臺灣得以掌握解放軍演習動態。

        而這些間諜在大陸潛伏的諜報表現,獲得美國高度肯定。由于衛星情報有其盲點,得由人員情報彌補。不過,人員情報風險高。周天祥、石祥麟與王冠都,便是1996臺海大演習期間的在大陸落網的情報員。

        周天祥之所以進入情報圈,系受其兄長影響。周天祥的哥哥周X然上校,在臺灣軍情局任職,19937月,周天祥加入軍情局,化名周明。

        周天祥第一個情報潛伏地點,是在蘭州,是臺灣軍情局執行基干入陸政策后最遠的情報據點。周天祥月薪6.5萬元,必須三個月返臺一趟,做定期歸詢,向軍情局報告并接受任務指示。

        解放軍19957月開始導彈試射并在沿海舉行東海演習,周天祥因表現良好,遂于9月自蘭州改派到廈門站。19963月,臺灣總統大選倒數計時。軍情局化名李健明的情報員,奉命到廣東汕頭情搜,任務達成后,在澄海機場公共電話亭打給廈門待命的周天祥。

        周天祥接到這一重要的情報電話,即以暗語工廠有生產,沒有出貨回報軍情局。這一電話,被大陸國家安全部門截獲。后周天祥被捕,199611月,判決有期徒刑12年,二審則改判8年。如今,周天祥已出獄返臺,居于臺北市。其兄周X然,亦已退役,離開臺灣情報圈。

        另一潛入大陸的臺灣情報人員石祥麟,大學畢業。19927月,到廈門某光學公司擔任廠長,199510月,加入臺灣軍情局,化名劉林,月薪五萬。

        據悉,由于石祥麟加入軍情局前,已在大陸工作三年,而且任廠長要職,掩護身分極佳,根本無須染色(情報圈術語,身分掩護稱為染色),于是臺灣軍情局充分運用,事前約定的暗語與密碼,都與工廠產制的眼鏡相關,并以采購眼鏡名義,傳遞情報。199510月到19963月,石祥麟搜集的軍演情資,都以眼鏡報價單方式書寫密碼,傳回臺灣軍情局。

        這種報價單傳遞情報的做法,相當普遍。做眼鏡的,就用眼鏡報價單,做電子的,就用電子商品報價單。報價單傳遞情報,由于是密碼書寫,最多只能傳十多個字。通常傳遞的都是關鍵卻沒有文件的情報,如“312日開始演習等寥寥數語。若屬機密文件等情資,則無法以密碼傳遞,還是得靠軍情局派遣交通專人處理。19963月,石祥麟被大陸國家安全部門全天候監控,并于4月被捕,同年11月,被判有期徒刑10年。

        王冠都大陸探米價

    王冠都則是19963月,臺海大演習最關鍵時刻加入軍情局,隨即派往東南沿海,再沿路下杭州,肩負的任務是到處查問米價,打聽居民是否屯糧或屯積民生用品,查探大陸預備部隊是否進駐東南沿海省分。

        據稱,王冠都的籍貫是江蘇南京,臺語說不好,所以臺灣軍情局事前與他約定,如果說臺語,就代表處境有危險。

        知情人士說,王冠都加入軍情局雖短,卻是天生的情報員,在19967月被捕前,短短的五百天情報生涯,曾先后進出大陸六次,足跡遍及十余省,四十多個城市。

        此外,王冠都還在青島等軍港,拍到一些內部照片。王冠都還試圖策反解放軍軍官。王冠都隨身帶有三公尺長伸縮天線,收聽密碼廣播,接受情搜任務指示。19977月,王冠都在南京被捕,判刑11年。

        電臺廣播密碼外行人聽不懂

        密碼廣播,是很古老的間諜工具,但仍為各情報單位常用。臺灣軍情局對潛伏情報員的密碼廣播,是設在臺灣的星X電臺,有一臺、二臺等數個電波頻道。

        每位潛伏大陸情報員,都有廣播代號,通常是五位數。軍情局與情報員聯絡,便直接呼叫代號,再念出只有雙方才能譯讀的密碼。密碼通常是四位數,或六位數。

        如情報員的廣播代號是92973,收聽到的廣播內容則是“92973同志,接著念一長串數字,讓情報員抄收。

        由于星X電臺是臺灣軍情局專屬電臺,整天播的都是一長串數字,所以不相干人即便找到頻道,聽也聽不懂,也相當無趣。不過,對情報員言,這個電臺卻是重要無比。

        軍情局會依大陸不同省分與城市,以一小時為時段,全天候廣播代號與數字。例如,潛伏在廈門的情報員,可能是早上五時到六時收聽密碼廣播,上海的情報員可能是六到七時。所以,每位潛伏情報員,都得在某個時段,坐在收音機前。由于情報員得抄收內容,通常會選在隱密的室內收聽。

        當然,軍情局不會每天對潛伏情報員下達指示,情報員也不一定每天都在固定住所,所以,一則密碼廣播,可能會連播半個月,時段與內容一樣,以便情報員能收到指令。

        例如臺商情報員王冠都,接獲軍情局搜集大陸飛機制造廠對某型飛機改裝空中加油機情形的任務指示,便是靠密碼廣播傳遞。王冠都在南京收聽廣播并抄收譯讀全文。

        至于密碼本,每個情報員不同,通常是一本書,而且每個情報員選的書,都不同。例如雙方以時報出版的“文茜小妹大2”,并約定以四位數做密碼,則密碼“3673”,即第36頁,第7行,第3個字。如此,情報員依抄收的數字,再翻書頁,譯讀全文。(據中國網 文/天籟)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