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間諜利用大陸網站引誘網友套取軍事情報



        《環球時報》記者面前的這個男人一臉的愁容悔意,許多天不曾刮過的絡腮胡茬又重又亂,黯淡而茫然的眼神,把恐懼、焦慮和重重的心事全都寫了出來。他是一名被捕的臺灣間諜,他希望媒體不要披露他的真名,為了敘述的方便,本文稱他吳兵(化名)。記者和他見面的地方是浙江省杭州市的一個看守所。200710月,杭州市國家安全局破獲了一起臺灣間諜案,主犯吳兵就是那時落網的。辦案人員說,吳兵其實是中國大陸人,在舉家遷往澳大利亞后,被臺灣軍情局隱蔽在澳大利亞的人員拉下水,墮落成了臺灣間諜。在臺諜機關隱藏在海外的一個針對大陸的工作點中,吳兵的角色是具體操作手。20068月,吳兵得到上線授意,開始在澳大利亞通過互聯網對中國大陸開展情報活動,明目張膽地在網上勾連大陸人員,進行策反和竊密活動。不久前,《環球時報》記者獲準采訪了在押的吳兵,詳細了解了他涉嫌從事間諜犯罪活動的事實經過以及他在落入法網后的懺悔。

      平靜的感覺永遠失去了

      吳兵今年44歲,是浙江省杭州市人。1981年,他18歲時高中畢業,曾參過軍,后在社會上干過多種職業。2000年,吳兵的妻子嚴某自費到澳大利亞留學,后來在當地定居下來。20034月,吳兵也帶著兒子去了悉尼,一家人團聚。不久,吳兵獲得了澳大利亞的永久居留權。

      吳兵說,剛出國時,覺得自己一定可以在國外過上很好的日子,但現實很快讓他產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他發現自己很難找到滿意的工作,靠辛辛苦苦管倉庫每天掙100澳元,恐怕一輩子都別想在澳大利亞買上房子,他開始挖空心思尋找賺錢的機會。

      根據吳兵交代,200311月,他到一家貿易公司應聘,沒想到自稱程瑞的華人公司經理對他當過兵的經歷非常感興趣,多次約吳兵見面,詳細詢問他在國內的關系,特別是部隊中的關系。吳兵交代說,當時他已經隱約有點感覺,這個公司十有八九有境外情報部門的背景。事實上,這家所謂的公司正是臺灣軍情局秘密派駐澳大利亞專門用來招募間諜的掩護公司。果然,程瑞不久就約他見面,并且特地囑咐他帶上護照和在部隊服役的證明文件。這一次,程瑞挑明了要吳兵通過國內的關系搞一些內部文件和情報資料。吳兵交代說:我意識到自己真碰上了間諜,當時的思想斗爭非常激烈,畢竟在部隊里也接受過一些保密防間諜教育,以前也從媒體上看到過一些間諜案,印象中最后判的都很重,自己好不容易才熬到在澳大利亞一家團聚,雖然現在生活比較艱難,但還不至于過不下去,要是萬一當間諜被抓,這一輩子就完了。程瑞好像看出了我的猶豫和不安,就安撫我說,為他們公司做事很安全,不會暴露,而且搞情報很賺錢,好的情報一份就值大錢。在他反復勸說和誘導下,我心存僥幸地想,現在偷偷做幾次就不干了,應該不會被發現的,而且這個錢來得容易,搞得好狠賺幾筆,我就可以在澳洲買上房子,好好享受了。最終還是貪欲戰勝了良知,金錢戰勝了恐懼,吳兵答應了程瑞,并在一份公司聘用合約上簽了字。

      從此,吳兵真正開始了間諜犯罪生涯。他受臺灣間諜組織的派遣,多次回國進行人員策反和情報搜集活動。他交代說:其實,每次被他們派回國,我都感覺壓力很大,總是偷偷摸摸的,心理負擔非常重。我對幾個軍校的老同學透點風試探一下,除了一個人當時沒有表態以外,其他的人都一口拒絕了,這更讓我覺得這種事情絕不像他們說的那么簡單,風險那么小。特別是每次出入境,我生怕被抓,哪怕通關后坐在出境區候機,也還在擔心萬一廣播報我的名字就麻煩了!只有飛機起飛了,心中的石頭才算落地。但是,回到澳洲后我還是會想,不知道下次還能不能回來。以前再怎么樣,自己還是心安的,可自從和他們簽了合同,心里就總是忐忑不安,平靜的感覺永遠失去了。更痛苦的是,和一些愛國華人在一起的時候,我自己嘴上也和別人一樣大談愛國,內心卻備受煎熬,人格是完全分裂的。

        一旦上了船,幾乎不可能抽身

      幾度回國發展關系和搜集情報不力,吳兵的表現讓程瑞越來越不滿意,吳兵拿到的錢也比他自己想象的要少很多。2005年上半年,程瑞和吳兵接頭時甚至鬧了一場不愉快。但后來的事實證明,一旦上了臺灣間諜這條船,要想抽身幾乎是不可能的。

      吳兵交代,20068月,一個操臺灣口音、自稱杰克遜的男子又找上了他,成了他的新上線。杰克遜在請吳兵吃飯時說,這次希望他利用互聯網收集情報。吳兵說:當時我想,這個辦法比較新,而且在網上搞情報,待在家里沒事就能做,安全肯定沒有問題,搞得好同樣可以賺大錢。他馬上就答應杰克遜試一試。

      隨即,杰克遜指導吳兵在網上找到了一些大陸的軍事網站、退伍軍人網站和軍事論壇。杰克遜點撥吳兵說,大陸的這類網站上有很多軍事愛好者和現役、退役軍人,他們都知道不少軍事秘密,可以通過和他們在網上交流、打探、套取乃至購買軍事情報,另外,一些大陸專業招聘網站也是值得好好下工夫的地方,在那里注冊的人大多想找工作掙錢,只要有利益誘餌,不少人會主動找上門來。杰克遜還誘惑吳兵說,互聯網現在是公司工作的重點,連臺軍情局局長沈世籍都號召大家利用網絡搞情報,大陸網絡存在很多安全漏洞,很多大陸網民在網上完全沒有什么防范意識,公司內部有很多人都直接在互聯網上搜集情報,收獲很大,而且在網上操作還輕松方便,基本上沒什么風險。

      吳兵果然被說動了,回到家里就埋頭在電腦上干了起來。剛開始,他按杰克遜教的以試探為主,在一些軍事網站和軍事論壇上尋找有可能掌握情報的人員,設法搞到他們的信箱,然后群發征稿啟事,打著一家澳大利亞防務周刊的幌子鼓動大陸人員投涉及中國軍事的文章,并許以高額稿酬。利用自己的軍事知識,吳兵還在很多軍事論壇上跟帖,和軍事網友交談,套取情報。他有時投其所好、大肆吹捧,引誘網友繼續說出更重要的內情,有時又用激將法刺激對方拿出更準確、更內幕的信息。后來,吳兵還讓臺灣諜報機關出錢,在一些招聘網站上注冊會員,以國外信息咨詢公司的名義招聘大陸的信息員,但對應聘者的要求非常直接,就是黨政機關工作人員、部隊轉業人員,或者在黨政部門和部隊有良好人脈的人員,總而言之就是有涉密途徑的人,要求提供的信息當然是黨、政、軍的內部文件和資料,許諾的待遇自然是從優。慢慢地,膽子越來越大的吳兵甚至為了取得更好的績效,早日拿到更多的錢,竟公然在一些網站和論壇上提出高價收購中共黨、政、軍文件資料。

      他直接給三個人匯過錢

      吳兵交代說,有些人先后上套了,他們在網上回信表示對招聘信息或征稿內容很感興趣,并詳細詢問需要些什么樣的信息、資料和文章,當然也特別關心報酬的多少。辦案人員告訴記者,上鉤的人中有一些根本不知道這是間諜機關在網上設的圈套,但同時也有個別人心里隱隱約約是有所感覺的,因為吳兵的要求相當露骨,然而這些人自以為聰明地覺得網絡是個無邊無際的信息海洋,自己偶爾在網上做點什么違禁的事情也不會有人注意,何況還可能掙不少錢。然而,他們是聰明反被聰明誤,這種屬于出賣國家機密的事情怎么可能逃脫法律的制裁呢?

      吳兵說,對這些回信的人,他和他身后的情報人員都不會放過,覺得誰身上有,就會先給他們一些甜頭,一來二去之后就會毫不掩飾地以涉密資料為交易條件,拉他們下水。

      根據吳兵交代,他在網上先后向200多人發了勾連郵件,其中有的人在不知情間提供了情報。吳兵把經他細心記錄的每個人的詳細情況統統作了交代,這些人中知情或不知情有情報提供行為的有十多人,而直接經吳兵手給3個人匯過錢。

      第一個人要求吳兵先給他買個相機。吳兵把這個情況報告杰克遜后,杰克遜同意先匯一部分人民幣給他買相機。這個人先后提供過兩份內部資料,但杰克遜說這些東西價值不大,最后只給了他很少的報酬。吳兵說,這是他通過網絡發展成功的第一個人,他想,盡管自己沒拿到錢,但畢竟搞到了東西,以后就好向杰克遜開口要錢了。

      第二個人在回信中對吳兵說,自己家在農村,母親因病住院,急需用錢,所以愿意提供涉及軍事的內部資料。他分幾次向吳兵提供了若干份文件資料。吳兵則給他匯去了報酬。2006年年底,杰克遜告訴吳兵,如果這個人愿意提供證件,公司愿意向他發放固定薪酬。吳兵發郵件把消息轉告了這個人,他也回復了電子郵件。但不知杰克遜出于什么考慮沒有了下文。

        第三個人膽子最大,他回復吳兵說,有一些涉密文件,而且還能想辦法搞到一些其他的東西,問吳兵能夠提供多少報酬。吳兵要求這個人先把手頭的文件資料發一個封面來看看。后來,文件封面發來了,但一看,并沒有多大價值。

      在網上活動也是會被發現的

      吳兵交代,在他開始從事網上收集情報和發展間諜的初期,有相當長一段時間杰克遜根本沒有提給他的報酬,即使給了杰克遜資料他也不講吳兵可以得多少錢,吳兵心里很不痛快,認為自己的利益沒有得到保障。吳兵因此和杰克遜交涉了多次才被告知,公司同意在獲取資料后,吳兵可以和對方三七分成。但吳兵還是覺得公司給的錢實在太少,杰克遜就悄悄向他捅破反正經費到了你手里,你想怎么分配都可以,聯想到杰克遜時不時讓自己在經費收據上以不同的人名簽收,吳兵頓時開悟了:原來情報報酬是可以層層克扣中飽私囊的。于是,吳兵也開始上行下效,大肆克扣應該支付給別人的情報報酬。杰克遜曾幾次向吳兵提出,要他把提供了資料、收到過報酬的那3個人轉給他,吳兵都拒絕了。吳兵說:我當時心想,如果轉給他,那我還有什么用處?后來,到了20073月,杰克遜開始給吳兵按月發放一定的固定薪酬。

      2007年的五六月份,吳兵發現自己的電腦老是出現異常情況,就報告了杰克遜。杰克遜讓吳兵要多注意安全。吳兵交代說:這之后,我才慢慢意識到,在網上活動也是會被發現的,網上收集情報原來也不像想象的那么容易和安全。我非常害怕,在8月份趕緊搬了家。

      他見記者時,流了兩次淚

      吳兵最終沒有逃脫法網。在和記者談話過程中,吳兵流了兩次淚,一次是為他自己后悔,一次是后悔他把最好的朋友拉下了水,害了他的一生。

      吳兵低聲喃喃地反復說:我知道到了現在這個地步,我說什么都沒有用了?墒俏也皇浅鸷迖,我也根本沒有勇氣和國家對抗,我只是稀里糊涂地被小利蒙住了大義,只是想著從國內套點東西就可以掙錢,見利忘義。到現在,我這一輩子徹底完了,背著背叛國家的罪名,永遠都是個罪人,我的家里人也都被我害得抬不起頭來!吳兵說,他剛被抓的時候,只是一味地后悔自己不夠小心,但現在他特別恨那些把他拖入深淵的臺灣間諜。他說:我終于想明白了,自己就是他們手里隨時可以拋棄的工具,他們根本沒有對我進行什么培訓,就讓我們去找關系搞情報,而他們自己呢,我問過程瑞,他從沒有進過大陸,杰克遜就更怕了,他說他連中國周邊的小國家都不去。他們待在安全的地方,我們搞來東西還要層層扣我們的經費。想起來,我真是愚蠢透頂!

      吳兵有一個最好的朋友是在他回國活動期間被他拉下水的。吳兵說:我最對不起的就是他。他轉業回家工作很好,本來很有前途,也可以好好享受天倫之樂,卻被我用朋友面子和金錢誘惑拉下了水。他的一生和他的家全被我毀了,他因為我也犯下了對不起國家的大錯!我一輩子都會受到良心的譴責!

      對朋友,吳兵覺得良心不安,而對那些他在網上勾連的人,他開始只是覺得那只是種生意,利益交換,并沒有什么自己害了他們的感覺,但是,當他知道有的人因此受到法律嚴懲時,他還是深深地低下了頭,聲音顫抖地說:是我害了他們。他們其實根本沒有從我這里拿到多少錢,但是因為我誘惑了他們,他們這一輩子全完了。有了背叛祖國、出賣國家機密的前科,他們還能有什么指望!

        這些人確實是被吳兵給害慘了。記者了解到,一個非常聰明很有電腦天賦的年輕人,當地的公司月薪8000元聘他,他因為嫌上班受約束不去,結果在網上看到吳兵發出的誘惑,覺得做起來不難,就發出去幾份資料,收了一萬多元錢,換來的卻是法律的嚴厲懲罰。辦案人員對記者說,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吳兵這個案子里,還有個別人吞下了臺灣間諜和他們自己合種的苦果,東窗事發,追悔莫及。他們怎么就不深想一層,那些事情的性質可都是危害國家的,怎么能去碰呢?難道在互聯網上做就沒有人知道了嗎!真是利令智昏!(據環球時報 文/程剛)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