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曝臺軍兵力部署圖很可能是設套迷惑大陸



        

        本報特約記者 司堅 于洋

        日前,臺軍又驚爆泄密事件。據報道,臺“立委”江連福近日質詢臺“國防部長”李天羽時指出,在網上可輕易下載準確的臺灣軍力分布圖,還有臺灣的軍用油庫分布圖、導彈分布圖及空軍基地分布圖,已造成嚴重的泄密事件。對此,李天羽表示要“嚴查”。那么,在臺軍眾多真假難辨的泄密事件中,這起事件是確有其事,還是故意放出的煙幕彈呢?

        網上能查到兵力分布

        臺軍被痛斥在“犯罪”

        據悉,事件緣起10月8日臺“立法院”的一次質詢。當時,臺“行政院長”張俊雄、“國防部長”李天羽接受質詢,“立委”江連福手持從網上獲取的臺軍兵力部署圖,質問道:“‘國防’文件在網絡上可以取得,臺灣還要存在嗎?”江連福諷刺,“國慶”不用展示“雄三”和“弓三”導彈了,因為“臺軍的戰力從網絡上都抓得到”。

      一開始,李天羽不以為然,辯稱全世界有導彈部署的地方,相關覆蓋范圍都有示意圖,可以說是半公開的資料。江連福于是追問,還有更詳細的陸軍兵力情況表也可以在網上取得,難道這也不算機密?此時,張俊雄忙接過話茬說,兵力部署應屬機密的一種。李天羽方才“心領神會”,稱“泄密事件將嚴肅處理并送法辦”。

        據臺灣媒體報道,早前,臺軍在評估解放軍對臺作戰中,稱解放軍可能先奪取金門、馬祖等外島,作為后續攻臺之中繼。為此,臺軍近年不斷加強外島兵力部署。據稱,這次兵力部署圖的曝光,形同把這些機密部署公之于眾。為此,島內輿論痛斥臺軍此舉無異于“犯罪”。

        針對這次泄密事件,除“立委”窮追猛打外,網上也有很多評論,不少臺灣網民痛罵臺軍管理混亂。不過,有意思的是,臺媒體對此事關注并不多,大多只發了一兩則消息。有分析人士指出,這反映出臺媒體對軍方泄密的“視覺疲勞”,因為此類事件隔三差五就來一起,報紙寫得乏味,民眾看得無聊。

        就在此前幾天,臺“參謀總長”霍守業的勤務兵,未按規定把切碎的機密文件銷毀,而且駕軍車外出,將其賣給民間回收業者賺外快。一名記者只花了40元,就從業者手中買回兩大袋碎紙,拼湊出不少機密文件內容。最后,霍守業不得不以“自請處分”的方式緩解民憤。

        陳水扁帶頭不守規矩

        臺軍泄密成家常便飯

        臺軍泄密事件接二連三,很多都是官員炫耀造成的,其中陳水扁就是泄密大戶。2003年年底,陳水扁為推動“防御性公投”,在一次演說中爆料,大陸在5個地點部署了496枚導彈,甚至還詳細指出了每個地點的導彈數目。結果沒幾天, 24名臺灣間諜就被抓。

        據報道,2004年2月,大陸再次破獲臺軍在南京軍區轄區苦心經營的情報網,活捉臺“軍情局”上校李運溥及手下多名情報員。據披露,這個情報網的垮臺也與陳水扁的公開言論有關。

        據分析,臺軍管理的松懈,是造成泄密事件頻發的根源。去年,臺“漢光23”軍演開始前,竟發生了近十宗泄密案件。3月,一份詳細載明“漢光23”實彈操演階段的航線圖曝光,無人機的空中偵察路線及陳水扁的位置都暴露無遺。到了7月,臺軍金門烏丘陸戰隊泄密,其裝備的火炮、防空導彈陣地的照片,都被張貼到網上。

        那么,臺軍泄密問題究竟有多嚴重呢?或許臺軍內部人了解得更清楚。前些年,從臺軍退伍的業余作家王裕民在《約旦狂人在隘寮》一書中披露,他服役的部隊在野外演習時,旅部應拍發電文下達命令,但都是暗地要求下級單位通過手機向旅部抄寫電文。還有,臺“陸軍總部”不允許部隊有多余的文件資料,但下面的人一般都會私藏備份資料,碰到檢查時,他們就把資料帶回家藏起來。

        由于內部管理混亂,臺軍甚至連保密器都能丟,而且是接二連三地丟。2003年10月,臺軍一個后勤單位遺失一個加裝在陸軍傳真機上的“安平4號保密機”。據說,臺軍各要害部門均使用該型保密器將資料加密,它丟失了,后果比李登輝當年“啞彈說”的殺傷力還強。

        正當臺軍方調查此事時,2004年8月,臺軍“憲兵學!庇謥G了一臺級別更高的“安平6號保密機”的信息采集卡,據稱該卡可用來讀取“憲兵”“極機密”作戰計劃,還是每日戰情的“門禁卡”。

        臺軍泄密常難辨真假

        軍力部署圖來源可疑

        這幾天,圍繞臺軍力部署圖泄密,網民們一直爭論不休。有人認為,這是臺軍管理混亂給解放軍送的“大禮”;也有人提出,這是臺軍故意釋放的煙幕彈,企圖給解放軍“設套”;還有人表示,軍力部署圖密級并不高,真假都無所謂。那么,事實究竟怎樣呢?

        軍事專家表示,就密級程度而言,軍力部署的保密程度其實并不高,像美軍基地簡要情況,網上也可輕易查到。這一點,臺“國防部長”李天羽也已表示,導彈基地屬于“半公開的資料”。

        本報特約記者查看了網上流傳的幾幅臺軍部署圖,發現圖上只概略地標明某部隊的位置,并沒有更詳盡的資料。據分析,像這種兵力部署圖,戰術價值并不大,但卻有一定的戰略價值。從圖中可判斷一方的戰略重點,像從網絡流傳的臺軍布防簡圖、臺空軍部署圖中可知,臺陸空精銳大多部署在靠大陸的西海岸,山崖陡峭的東海岸兵力相對較少。

        另外,像空軍基地等戰略要地,單獨知道某一個或幾個,價值并不大,但如果掌握全部基地,就能推斷出其空軍戰略,甚至是戰時空軍戰役戰術,哪些機場是前出基地,哪些機場是后備基地,而基地間的支援和協作關系,大多也能推導出一二。

        分析人士指出,網絡流傳的這些臺軍布防圖,來源可能有三種:第一種是臺軍管理混亂,或是臺軍內部人士為發泄不滿情緒,造成真實布防圖泄露。第二種是軍事迷根據零散資料,自己動手繪制,而后發到網上。第三種是臺軍方為“掩人耳目”,拋出假布防圖“使詐”。

        據分析,從圖中圖標、文字表述及略顯粗糙的制圖工藝看,后兩種可能比較大。當然,第一種可能性也不能排除,畢竟臺軍泄密“什么情況都有”。但無論怎樣,幾幅來源不明、真實性不得而知的所謂臺軍力部署圖,其軍事價值值得懷疑。

        相關鏈接/LINK 臺軍多管齊下防泄密

        近年,臺軍泄密的新聞不絕于耳。僅今年初以來,有關這方面的報道,就有近10起。這個月剛過半,就已至少曝出3起。那么,臺軍難道不知道泄密的危害嗎?事實遠非如此。據報道,臺軍向來重視保密工作,隨著近來泄密事件頻發,臺軍強化了防泄密措施。

        措施一:開發保密硬件設施 臺軍近年多次編列專門預算,用于開發、購買保密設施。2003年2月,臺軍在各級單位的辦公電腦上裝配叫做“金鑰匙”的網上實時監控器,可通過網絡將使用人每一動作傳回并記錄,以防不當操作或拷貝機密資料。2005年11月,臺當局又開發出裝有晶片密碼的保密手機,并分發給將官以上官員使用,該機每次撥打前都要鎖碼再解碼,只要通話一方未將手機轉換成保密狀態,手機就無法使用。

        措施二:防止網絡泄密 臺前“國防部長”李杰就曾多次要求臺軍“實體隔離、網絡與個人計算機安全及儲存媒體管控”。目前,臺軍共使用三種網絡,即對外溝通網、對內溝通網,以及作戰指揮網,對外網沒有任何涉密信息,對內網站則由“潛龍系統”負責戒守,作戰指揮網不跟外界聯絡,不能向外輸出任何資料。為防止電腦病毒攻擊,臺軍還斥資上億元新臺幣開發網絡防護系統。另據報道,臺軍還組建了“網釣小組”,通過秘密監視各軍事討論區的網站,試探是否有“泄露軍事機密或發表不當言論”的現役軍人。

        措施三:強化對媒體的監控 去年,臺“立法院”通過“國家機密保護法”,明確了機密的定義和等級,并規定了相關處罰措施,讓臺軍保密“有法可依”。有了法律保障后,臺當局加大了保密監控力度,特別是強化了對媒體的監控,臺“高等法院”去年便以泄密罪,對臺《勁報》軍事記者洪哲政提出起訴,要求判處10年監禁,此案曾轟動一時。

        措施四:嚴防軍演泄密2006年臺“漢光22”演習中,臺軍安排了800多名“保防官”,專門負責對參演官兵進行監控,據說他們最喜歡在垃圾堆里找任何可能會造成泄密的資料。2005年初,臺軍試射“雄風3型”反艦導彈時,為了躲避大陸檢測,竟然跑到美國搞試驗。(于洋)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