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場戰爭美國會打誰



        昨天:兵戎相對,劍指伊朗

        2009年是伊朗伊斯蘭革命30周年。30年前,伊朗人民推翻親美的巴列維國王成立伊斯蘭共和國,建立了一個政教合一的新型國家。在那場革命中,激進的伊朗學生占領美國駐伊使館,扣留數十名美國人質達444天。美國為了營救被扣人質,發動了陸?章摵暇仍“沙漠鐵錘”行動,結果以失敗而告終。自此事件之后,美國與伊朗的蜜月關系結束,轉而成為敵對國家。

        為了搞垮伊朗新生政權,美國中央情報局培植了一個新生派領導人薩達姆·侯賽因,1979年幫助此人奪取政權,成為伊拉克總統。薩達姆擔任總統之后,執行反伊朗的路線,在美國的授意下,于1980年發動了對伊朗的戰爭。兩伊戰爭一打就是八年,美國希望借助伊拉克之手殲滅伊朗新生政權,但事與愿違,沒有一方成為那場戰爭的勝利者。八年消耗戰使一個富饒美麗的伊拉克淪落為一個千瘡百孔、貧窮落后的國家。

        薩達姆為了重振雄風,決定鋌而走險,吞并鄰國科威特。出兵之前,薩達姆征求美國意見,美國駐伊拉克大使明確表示這是伊拉克的內政。不反對就是默許嘛!于是,1990年8月2日,伊拉克大舉入侵并迅速占領科威特。萬萬沒有想到,薩達姆此舉正中美國圈套,美國總統老布什立即發布命令,派遣航母戰斗群前往波斯灣,“沙漠盾牌”行動隨即展開,接下來便是1991年1月17日至2月28日歷時42天的“沙漠風暴”和“沙漠軍刀”行動。在戰爭后期的“沙漠軍刀”行動中,美國陸軍先遣部隊抵近巴格達,薩達姆隨即成為甕中之鱉,在此關鍵時刻,老布什緊急下令,讓中央總部司令施瓦茨科普夫上將手下留人,停止進攻,所有部隊撤回到沙特境內,戰爭就此結束。命懸一線的薩達姆自己都沒有想到,刀已經架到脖子上了居然還大難不死。

        2003年3月20日,老布什的兒子小布什總統重操舊業,再次發動了伊拉克戰爭。這一次看來是動真格的了,戰爭不僅要薩達姆的老命,連伊拉克政權也要徹底推翻。歷史學家和軍事專家們大惑不解,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如果1991年海灣戰爭中消滅薩達姆、推翻伊拉克政權,伊朗就會立即坐大,成為中東地區的一霸,美國在中東的利益、中東親美國家的利益,還有以色列的利益就會受到嚴峻挑戰。權衡利弊之后,美國感覺小不忍則亂大謀,決定采取收的戰略,因為把拳頭收回來是為了今后更加有力地打出去。

        2001年10月,美國以反恐的名義發動了阿富汗戰爭,其戰略目的一石三鳥:摧毀塔利班政權,打擊基地組織,這是堂而皇之的戰爭誘因;在中國背后插上一刀,使之芒刺在背,動搖其以反臺獨軍事斗爭為核心的主攻戰略方向,使之首尾難顧;在中亞駐軍,對俄羅斯中亞方向構成威脅,把俄羅斯從獨聯體國家中剝離出去,使之處于孤立無緣的境地。

        2003年3月,伊拉克戰爭打響了。美國的戰略目的是:在政治上,徹底摧毀伊拉克政權,消滅薩達姆,樹立一個新的親美政權,以保持美伊關系的長治久安;在軍事上,把伊拉克作為穩定中東的戰略基地,與以色列軍事力量遙相呼應,控制中東,遏制伊朗,條件成熟的時候與阿富汗戰場連通,形成一個統一的大中東戰場;在經濟上,控制伊拉克石油資源,控制波斯灣和霍爾木茲海峽的能源通道,根據美國戰略需求調控世界石油價格。

        2006年開始,為了實現中東戰略構想,美國多次醞釀和試圖發動對伊朗的戰爭。由于伊朗始終表現得像個刺猬,讓美國無處下口。美國天天喊殺叫打,卻始終不見動靜。2008年下半年,小布什即將結束自己的任期,所以對伊戰爭的事情就此擱置下來,伊朗戰爭就此偃旗息鼓。

        今天:外交休兵,以和為貴

        2009年新年伊始,美國新人新氣象,總統奧巴馬上任之后,決心痛改前非,重塑美國形象,倡導外交休兵、以和為貴的新理念,美國新政府開始推行“和為貴”的新政,為構建一個和諧世界而不懈努力。

        在這樣一個冠冕堂皇的旗幟下,美中關系被定義為“同舟共濟”的戰略合作關系,雙方求同存異,共同發展;美俄之間結束對抗和爭斗,美國表示要停止在東歐部署導彈的計劃,要大量裁減核武器和遠程武器,為建立一個無核世界而努力。此外,美國開始修復與美洲之間的關系,奧巴馬與美國的敵人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一見如故,共敘友情,暢想未來;奧巴馬對伊朗發表電視講話,表示希望結束兩國之間的分歧,主張美伊雙方進行外交談判;朝鮮向外層空間發射了飛行物,美國立即表態要聯合日本、韓國進行攔截,當金正日同志提出攔截就意味著戰爭的時候,美國人卻奇怪地大踏步后退了,美國正在尋求機會與朝鮮接觸,看能否化敵為友,化劍為犁。此外,奧巴馬決定要在2010年8月31日前結束伊拉克戰爭,從伊拉克撤回所有美國官兵,說是在那個地方不再留一兵一卒。為了貫徹總統的新思維,國防部長蓋茨還提出了軍事改革方案,撤銷、合并和縮減海軍DDG-1000驅逐艦、空軍F-22四代戰斗機、陸軍未來作戰系統等一系列性能先進、耗資巨大的軍事科研和采購項目。

        在奧巴馬執政100天的時候,民意調查給出了63%支持率的高分,充分體現了廣大美國人民對新總統的堅定支持和擁護。但是,奧巴馬迄今展示給人們的還不太像一個威嚴的總統,而更像是一位浪漫的詩人和政客,他的那么多許諾能夠兌現嗎?他的那么多美好的理想能夠實現嗎?

        明天:軟硬兼施,打壓并舉

        總體上來看,奧巴馬新政只是一個政治煙幕彈和糖衣炮彈,誘人的外表和迷人的言詞背后,隱藏著更深的戰略目的。老布什、克林頓和小布什都是按照強勢美國、單邊主義、為所欲為的剛性政治路線行事的,此間,他們發動了海灣戰爭、科索沃戰爭、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在老布什和克林頓執政期間,美國的這種強勢政治面臨的挑戰還不算太大,到了小布什執政期間,美國面臨的挑戰和壓力越來越大:世界從單極化走向多極化,美國再想金口玉言、唯我獨尊,一個人說了算就沒有那么容易了;和平力量的增長大于戰爭力量的增長,美國再像以前那樣動輒用戰爭的方式來解決危機和沖突已經行不通了;玩火者必自焚,整天擺弄金融債券和放高利貸為生的美國,萬萬沒有想到最終自己卻栽到次級貸款和金融債券上,從而使美國陷入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機之中。在金融海嘯的沖擊之下,美國要想維系金元帝國的統治地位已經越來越難了。在內外交困、走投無路、危機四伏的情況下,奧巴馬政府推出了“巧外交”的策略,綜合運用軟實力和硬實力。

        當今全世界軍費開支一萬億美元,美國在提交國會審議的2010財年軍費預算中,年度軍費預算5300億美元,戰爭撥款1400億美元,二者相加6700億美元,相當于其身后13個大國軍費的總和,占全球軍費總額的67%,其他將近200個國家的軍費才占到余下的33%。如果美國國防部真的要貫徹奧巴馬新政,是否可以率先自行裁減一半以上的軍費呢?美國的核武器、航空母艦、核潛艇和四代戰機的占有量及作戰效能占世界60%以上,如果美國軍隊貫徹奧巴馬新政,是否可以率先自行裁減一半以上呢?1991年冷戰結束之前,美國在波斯灣地區還沒有一兵一卒和一個軍事基地,如果美國真的對伊朗示好,可否率先解散第五艦隊、撤除駐海灣的軍事基地、完全徹底從伊拉克撤軍呢?所有這些的最終答案,都將是不、不、不!絕對不會的!即便是奧巴馬想做,美國政府也不會答應的。這不是以奧巴馬總統個人的意志為轉移的,而是美國的政治制度和社會制度所決定的。民主黨想干的事情共和黨未必贊同,奧巴馬建立和諧世界的夢想未必會得到軍工復合體、石油大亨和金融財團的支持,沒有這些實力集團的支持,總統還能干什么呢?

        反觀美國歷任總統,沒有一個總統沒有發動過戰爭,他們這樣做決非總統個人是好戰分子,而是各種利益集團的推動所致。奧巴馬總統致力于搞和諧世界,不打仗,那軍工集團喝西北風去?他們生產了那么多武器彈藥怎么辦?你不打仗、不消耗怎么能夠拉動軍工生產和勞動力就業?如果美國從海灣地區撤軍,從伊拉克完全徹底撤軍,到那時伊朗就會坐大,就會控制海灣石油資源和運輸通道,美國的經濟利益如何保證,美國的石油大亨何以為生?如果美國的軍工集團和石油集團的日子都不好過了,那金融家還不是要坐吃山空嗎?美國的股票市場、債券市場就會一瀉千里,美國金元帝國的大廈就會立即坍塌和淪陷,美國將會迅速淪為世界二流國家!到那個時候,即便是奧巴馬總統愿意,美國的利益集團也未必答應,受到嚴重損傷的美國人民也未必滿意,這就是一個真實的美國。

        奧巴馬上臺伊始,積極推動7800億美元的救市計劃,但著名智庫蘭德公司就拋出報告,認為這樣做是在犯傻,完全沒有用處,如果真的想挽救美國經濟的話,只有一條路,那就是用這7800億美元來發動一場對伊朗的戰爭。蘭德公司的觀點代表了美國的利益,曲徑通幽,美國總統無論怎樣彎彎繞,結果一定是通向大炮一響、黃金萬兩的殘酷戰場。

        下一場戰爭何時打響,我無法預料,但有一件事兒我能夠預料,那就是奧巴馬總統決不可能成為一個不進行任何戰爭的和平總統。下一場戰爭的對象是誰?阿富汗首當其沖,這已經是人所共知的事實。接下來很可能是伊朗,因為伊朗具備太多的戰爭要素:雖然美伊可能要進行外交和談,但如果讓伊朗放棄鈾濃縮及核計劃,那是萬萬不能的!美國可以不斷地向伊朗示好,但忍受了30年制裁和打壓的伊朗對美國人的“胡蘿卜”政策不一定有任何好感,相反卻對美國的“大棒”心有余悸。伊朗八年抗戰未能消滅薩達姆,在美國的幫助下,不僅薩達姆魂歸西天,伊拉克政權也發生了更迭,要是美國完成從伊拉克撤軍,那個時候的中東將會出現實力真空,伊朗將會乘機坐大,成為中東地區最為強大的軍事力量。對于這樣的中東霸主,美國將作何感想?以色列愿意看到那一天嗎?即便是美國不正面開戰,以色列也會沖鋒陷陣,一馬當先摧毀伊朗的核設施和軍事力量,美國和以色列絕不會容忍一個強大的伊朗在中東那樣的敏感地區與之作對!當然,如果伊朗能夠像利比亞那樣被美國招安,或許未來的歷史將會被改寫。但是,古代波斯帝國的后裔們會那樣卑躬屈膝地乞求和平嗎?這些,都將是我們的戰略觀察點。(據《解放軍生活雜志》)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