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眼中的政治戰與心理戰


    來源:全民國防教育網 作者:李冬、高民政 2021-11-20

    想弄清政治戰與心理戰兩個概念的聯系與區別,就不能不從熱衷于政治戰的美國尋根問底,從美國學者的基本看法及其主要觀點談起。

    一、緣起中的“同質”:政治戰等同于心理戰

    政治戰的概念緣起于英國,脫胎于心理戰概念。心理戰的實踐古已有之,我國歷史上就有許多著名戰例。但心理戰是何時成為一個專業術語的呢?國內學者吳杰明等認為,心理戰作為專業術語,最早見于英國軍事歷史學家富勒1920年出版的著作《戰爭指導》中。1935年,美國學者拉斯韋爾、卡塞和史密斯合著的《宣傳與心理動員》一書對心理戰概念作了較為全面的闡述。但美國學者辛普森卻認為,心理戰一詞最早在英語中使用,是在1941年的一份關于納粹宣傳、第五縱隊和歐洲早期恐怖活動的文獻中。

    雖然學界對心理戰概念的出現時間有不同看法,但對政治戰最早源自英國和英語則有一定共識。事實上,現代政治戰的組織也最早出現在英國,即二戰時英國設立的政治戰執行機構,這也是二戰期間英國主要的心理戰研究機構。因此,那時的政治戰實際上等同于心理戰,二者在概念內涵和研究機構上并無根本分別。

    二、發展中的“獨立”:政治戰與心理戰并列

    1953年美國國務卿杜勒斯公開宣稱:“要通過政治戰、心理戰和宣傳戰等一切手段,促使東歐社會主義國家和平演變!币虼,也有人認為政治戰和心理戰是兩個獨立的概念。如曾擔任美國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所長的約翰·柯林斯在1973年出版的《大戰略:原則與實踐》一書中就指出:“如果沒有深謀遠慮的政治戰、經濟戰、社會戰和心理戰相配合,軍隊是不能取勝的!1989年,時任美國陸軍部長小約翰·O·馬什也指出:“低強度戰爭的朦朧戰場不僅包括軍事意義上的非正規戰爭,而且也包括經濟戰、政治戰和心理戰!笨梢钥吹,在杜勒斯、柯林斯和馬什這里,政治戰是一個獨立概念,與心理戰是一種并列關系。

    三、成熟后的“包容”:政治戰涵蓋心理戰

    政治戰的概念從產生之日起,就處在不斷的發展變化之中。它雖然來源于英國,但卻發展、成熟于美國。

    1948年,時任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室主任的喬治·凱南在向國家安全委員會提交的《開展有組織的政治戰》報告中明確提出了政治戰概念,認為政治戰是克勞塞維茨戰爭學說在和平時期的邏輯應用。廣義上,政治戰是指一個國家使用戰爭之外的一切手段以實現其國家目標。這些手段既具有公開性也具有隱蔽性,包括政治聯盟、經濟措施(如馬歇爾計劃)和白色宣傳等公開行動,以及秘密支持“友好”外國勢力、“黑色”心理戰,甚至鼓勵敵對國家的地下抵抗運動等隱蔽行動。在凱南的解釋中,政治戰的內涵已發生了較大變化,不再等同于心理戰,而是一種包容與被包容的關系。我國學者彭鳳玲將凱南的政治戰、心理戰概念進行對比分析后指出,從凱南給出的定義看,在政治戰手段中,隱蔽手段不僅包括隱蔽心理戰,還包括鼓勵敵對國家的地下抵抗活動等,這顯然超出了心理戰的內涵。

    政治戰與心理戰雖然相互區別不能混用,但卻聯系緊密可以相互利用?梢钥隙ǖ卣f,在當代美國的對外政治實踐中,政治戰包括國家權力的所有手段,心理戰只是美國進行政治戰的主要方式之一,也是其軍事行動的一部分。早在1950年初,美國防部就強調,心理戰是某一民族在戰時或特定條件下利用精心設計的宣傳手段,達到對國外敵對、中立或友好團體的輿論、情感和行為施加影響的目的,以保證本國政策及目的的實現。

    美國國防大學出版社和國家戰略情報中心于1989年聯合出版的《政治戰和心理戰——美國路徑的再思考》一書,曾對政治戰與心理戰的關系作了較為全面的探討。本書主編之一卡恩斯·洛德認為將這兩個術語混用是不可取的,政治戰擁有比心理戰更為廣泛的內涵。他在本書“國家戰略中的心理維度”一文中指出:“心理戰曾被用來指稱整個心理—政治行動,但將其作為一個術語專指軍事心理戰更為合適。軍事心理戰包括和平時期與戰爭時期的公開活動和隱蔽活動,其范圍可以從戰術、戰場層面變化到沖突的作戰和戰略層面!边M而認為:“政治戰是一類活動的統稱,包括政治行動、強制外交和隱蔽政治戰爭。一般來說,第一種職能由外交人員執行,第二種職能由軍事和外交人員執行,第三種職能由情報人員執行!痹诼宓驴磥,政治戰與心理戰之間是不能劃等號的,心理戰應專指軍事心理戰,而政治戰的內涵是大于心理戰的。

    《政治戰和心理戰——美國路徑的再思考》一書的另一位主編、美國國家戰略情報中心主席弗蘭克·R·巴尼特也同意洛德的觀點,認為政治戰是一個更具包容性的術語。他與洛德在本書序言中指出,雖然政治戰是一個在用法和理論上都不太成熟的術語,但似乎有助于描述一系列旨在支持國家政治—軍事目標的公開和秘密活動。在他們的定義中,政治戰代表了一攬子戰術,不僅僅是心理戰,還將心理戰與其他手段相結合用于實現政治目的。我國臺灣地區軍事政治學家洪陸訓教授曾指出,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使用心理戰摧毀敵人的戰斗意志,其實就是政治戰的運用。

    雖然政治戰與心理戰之間不能劃等號,但二者之間卻存在密切聯系,心理戰是政治戰中一個很重要的方面!墩螒鸷托睦響稹绹窂降脑偎伎肌纷迦酥槐A_·史密斯就試圖將政治戰這一術語與心理戰聯系起來,認為心理戰是政治戰的主要方面,是軍方進行政治戰的重要手段。他在《論政治戰》一書中指出:“政治戰可以與暴力、經濟壓力、顛覆和外交相結合,但眾所周知,其主要方面還是根據不同的情境使用文字、圖像和觀念開展宣傳和心理戰!辈⑦M一步指出,心理戰是軍方為了實現戰略性和戰術性軍事目標而開展的政治戰。同為本書撰稿人的安杰洛·科德維拉也認同史密斯的觀點,指出政治戰的很大一部分就是心理戰。

    美國諸多學者關于政治戰包容心理戰的傳統觀點在蘭德公司2018年的報告《當代政治戰:當前的實踐與可能的對策》中再一次得到繼承。報告明確指出:“政治戰包括國家權力的所有手段:外交、信息、軍事和經濟!边通過圖示的方式列舉了外交、信息、軍事、經濟四種手段相互結合所產生的政治戰方式,包括心理戰、宣傳、經濟顛覆、有條件的國家軍事援助、援助政治團體和抵抗組織等,并指出心理戰作為軍事行動的一部分,是信息手段與軍事手段的結合。

    四、變化中的“發展”:政治戰與心理戰概念和內涵的演變趨勢

    心理戰概念的出現早于政治戰,二者之間的關系是動態發展的,從政治戰概念起源時與心理戰的等同關系,逐步發展為并列關系以至包容與被包容的關系。在并列關系中,政治戰與心理戰是兩個相對獨立的概念,而在包容關系中,心理戰成為是政治戰中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毫無疑問,政治戰與心理戰以及輿論戰、法律戰等概念的內涵和外延也會隨著時代的發展而不斷發生變化。

    對政治戰與心理戰的關系,除了必須了解其概念形成發展過程中的微妙變化之外,至少有兩個方面還需要重點關注。一方面,從理論研究和學術探討上講,政治戰是大概念,心理戰是小概念,政治戰的內涵大于心理戰,心理戰存在于政治戰之中。政治戰作為國家總體戰略目標的策略和一攬子戰術,是各種政治戰工具的綜合集成。而心理戰被認為只是政治戰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主要由軍方進行的以達成政治戰目的的具體手段、方式和方法。另一方面,從實踐結果和地位作用上講,相對于心理戰而言,政治戰的功效突出且地位更高。心理戰在常規戰爭中只具有輔助功能,而政治戰則涉及國家戰略層面的整體謀劃,需要國家統籌規劃行動、協調所有資源為實現長遠政治目標服務,在國家戰略中具有決定性、全局性作用。這也是近年來美國在政治戰領域提出“全政府”概念,要求全要素參與政治戰的緣由所在。從這個意義上說,要精準反擊美國政治戰,打好對美政治仗,就必須從政治的高度和戰略的角度,把輿論戰、心理戰、法律戰都納入到對美政治斗爭的國家總體戰略體系之中。

    (作者系國防大學政治學院)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