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少將:中國應積極捍衛主權勿以忍讓換發展


    2012年05月04日 08:53??中國廣播網

    資料圖:4月10日中午,我國黃巖島海域作業的數艘漁船,被菲律賓軍艦非法堵在黃巖島潟湖內,菲方欲抓扣我被困漁船漁民。

        資料圖:4月10日中午,我國黃巖島海域作業的數艘漁船,被菲律賓軍艦非法堵在黃巖島潟湖內,菲方欲抓扣我被困漁船漁民。

        中廣網北京5月3日消息 (記者李艷)菲律賓近日表示,雖然中方拒絕將黃巖島對峙事件交由國際法庭處理,但是菲律賓堅持仍然尋求利用一切外交和法律手段解決此事。由菲律賓騷擾中國漁民在中國黃巖島海域正常作業引起的中菲艦船對峙至今已經20多天,緊張局勢一直成為各方關注的焦點。中方多次強調通過外交途徑解決,積極緩和和平息事態。然而,菲律賓方面卻仍然動作不斷,極力想把事態國際化、復雜化。那么,面對菲律賓方面的咄咄逼人,解決黃巖島問題的出路在哪里?如何避免中國經濟發展的“戰略機遇期”被某些國家利用、成為侵占中國利益的戰略機遇期?軍事觀察員、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所長金一南少將進行了分析點評。

        美國在南海問題立場模糊 菲律賓借美抵抗中國夢碎

        美菲兩國政府外長和防長4月30日舉行首輪“2+2”會談。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在會后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美國對南海領土主權爭議問題不持立場,美國支持采取相互合作的外交程序解決南海問題。

        金一南認為,菲律賓根本沒有與中國發生沖突的主導權和實力,只想在黃巖島問題上借助美國力量與中國發生軍事沖突獲取利益,但美國明顯不愿意做這種不符合美國利益的事,沒有美國撐腰的菲律賓很難再有底氣挑釁中國,所以菲律賓與其說與中國抗衡,不如說是在美國那里討些籌碼。

        那么,這次中國與菲律賓發生沖突可能性有多大?首先,菲律賓根本沒有與中國發生沖突的主導權;其次,菲律賓沒有這個實力;另外,如果沒有美國“大老板”的允許菲律賓什么事兒都做不成。

        菲律賓主要是想借用美國的力量,因此,菲律賓對所謂菲美兩國“2+2”會談寄予厚望。所以在雙方“2+2”會談之前,菲律賓把動靜風聲炒得非常高,就是要在這個會談中加足自己的籌碼,在美國人面前討價還價,從美國方面獲得最大的利益。

        從4月30日菲美兩國外長和防長的“2+2”會談來看,結果不如菲律賓政府一些人的意愿,美國的態度很含糊。美國的明顯態勢是,它需要借助菲律賓返回亞太,需要借助菲律賓遏制中國、分散中國的力量,但是美國絕不愿意去替別人打一場別人主導的戰爭。如果說菲律賓想要在黃巖島問題上借用美國的力量與中國發生軍事沖突,美國明顯不愿意這樣做。

        所以在“2+2”會談上,在南海問題上表態最強硬的希拉里,在這次會談上也往后退了,她表示美國不偏袒任何一方,希望雙方通過外交途徑來解決,這無疑給菲律賓一種很大的挫折感,沒有達到預期的愿望。

        從這種角度來看,美國想借菲律賓和中國對抗的態勢實現戰略重心東移的目標,菲律賓又想借美國返回亞太之機挑動一場美中在南海的沖突,實際上是各懷鬼胎。雙方既有利益的結合點,同時也有利益的不合點。在黃巖島問題上,美菲雙方表現出的利益共同點和不同點非常明顯。

        那么既然現在美方的態度很明顯了,菲律賓本來就沒有在黃巖島挑起一場沖突的資格和能力,本來就想借助美國,美國這回往回退,表示并不愿意在黃巖島問題上、在南海問題上染指太多。在南海遏制中國是可以的,但是把美國卷入一場深度的沖突,對美國來說也是不劃算的。

        從這個角度來看,美方的聲明肯定讓菲律賓頗感失望。美國是個現實主義國家,希拉里要到北京參加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美國在中國有巨大的經濟利益,在中國還有多項安全合作的事項。在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的過程中,在美方來看菲律賓也就成了一碟小菜,這碟小菜還得往后推一推,現在的問題要把主菜做好。美國在與中國和菲律賓這三角關系中,在目前來看菲律賓的地位可能是往后降了。因為前面是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里面有兩個大國的重大利益要在這里面交錯、商談。

        從這一點來看,當然菲律賓肯定要還要咬著牙再等一段時間,但毫無疑問美國給菲律

        中國在勿以忍讓換發展 應采取有效行動捍衛國家主權

        有觀點認為,中國經濟發展的“戰略機遇期”正在被一些周邊國家利用來擴張海上利益,菲律賓等一些國家正是利用中國的“戰略機遇期”,不斷制造事端,以達到侵占中國利益的既成事實。中國的“戰略機遇期”豈能成為別國侵占我國利益的“戰略機遇期”?

        金一南認為,經濟發展的“戰略機遇期”不是通過忍讓退讓換來的,而是要靠我們采取有效維護主權的行動來積極捍衛,如果把維護主權和“戰略機遇期”對立起來,那么就會喪失掉這個機遇期。對這一點我們要保持高度的警惕,我們經常講戰略機遇期,它有一個客觀性和主觀性的問題?陀^性是指客觀形勢使然,世界和平發展的主題,包括世界高科技的發展、全球化的進程等等,構成了中國抓住戰略機遇期加速發展的客觀條件。但我們還要注意主觀的條件,任何形勢絕不是天賜良機的問題,還有一個主觀營造的問題。

        菲律賓等一些國家,就想利用中國要抓住戰略機遇期加速發展的一種戰略心理,認為我們在這個時間一定會保持戰略克制,就把我們的戰略機遇期變成它的戰略機遇期,占最大的便宜。從這點上給了我們一個提示,就是主動維護戰略機遇期的問題,絕對不能讓這些事情干擾了我們和平發展的進程,要堅決捍衛我們的利益。

        任何國家包括中國都是這樣,國家利益的出發點、國家利益的歸屬點,我們在戰略機遇期里抓緊時間完成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實現偉大民族復興的目標,最終就是有效地捍衛我們的國家利益。

        在這一點上來看,在戰略機遇期內采取有效維護主權的行動,與抓住戰略機遇期不但不矛盾,而且還能夠有效地捍衛這個戰略機遇期。如果在戰略機遇期之內,我們把維護主權和戰略機遇期對立起來、矛盾起來,那么實際上是把這個機遇期給消失了、丟掉了。

        戰略機遇期不是單純地通過忍讓、退讓所換來的,同時通過主觀的努力、主動的捍衛保衛這樣的機遇期,這樣的機遇期才能夠被稱為真正高質量的機遇期。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