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專家:國慶60年閱兵最大亮點并非武器裝備



        最大亮點:解放軍體系作戰能力已經基本成型

      國慶60周年大閱兵已經結束了,作為軍事愛好者,可能最關注的還是大閱兵展示的國產新型武器裝備。大閱兵一結束,還有閱兵之前,很多媒體提出的問題都是驚人地相似:這次閱兵展示的武器裝備中最大的亮點是什么?很多軍事愛好者和發燒友也都提出了同樣的問題。

      這個問題回答起來既簡單又困難。說簡單,是因為這次閱兵當中展示出來的新裝備中,"亮點"裝備太多了。比如預警機、巡航導彈、新型的兩棲突擊車輛、新型的炮兵裝備、新型的防空導彈、反艦導彈,很多都是首次亮相的東西,這些都是亮點。

      說復雜,也是因為亮點太多了,最大的亮點是什么?這就很難界定。但是我個人認為,這次國慶閱兵展示的武器裝備當中最大的亮點還不是某一種或者兩種單件的武器裝備,而是它體現了人民解放軍體系作戰能力已經基本成型。這和十年前,也就是建國50周年的國慶閱兵有一個鮮明的對照。那次閱兵當中,大家看到的是大量性能數據比較先進的,單件武器裝備。這次閱兵當中,盡管也有更多的達到先進水平的單件武器裝備,但是它們背后體現出來的則是一種體系作戰能力。

      殲-10能不能打敗F-22是個偽命題

      在軍事愛好者當中,有一個討論很熱烈的話題,就是殲-10能不能打敗F-22,或者殲-10能不能擊落F-22。我的回答是,這個話題是一個偽命題。兩型先進的裝備處在完全架空的狀態下,去判斷誰能打敗誰,這顯然不合理。因為在未來交戰當中,任何先進裝備都依賴于一個作戰體系,誰能夠占據最后的優勢,不僅僅取決于單件裝備本身的性能,更多取決于體系作戰能力。

      這種事例,之前我們也看到了不少。比如在科索沃戰爭中,南聯盟裝備了米格-29,按當時國際標準是第三代戰機;以美國為首的北約空軍主要的單件裝備也是三代戰機。三代戰機對三代戰機,但是南聯盟空軍卻大敗,戰績為零。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現象?這就是體系作戰下的不平衡狀態。北約空中力量具備一個完善的、先進的作戰體系,這個作戰體系由包括預警機、電子干擾機在內的信息戰裝備。在這個信息戰裝備的支撐下,單個的戰斗機能夠形成最大的戰斗力,最大的優勢。反過來,南聯盟一方基本上沒有這樣一個配套的體系作戰能力。那么,它的三代戰機基本處在獨立作戰、單打獨斗、眼盲耳聾的狀態。因此,作戰的結果出現了一邊倒的結局。這就體現出來了體系作戰在未來戰爭中的決定性作用。

      可喜的是,這次閱兵當中,我們看到了這些年解放軍現代化建設中,機械化和信息化兩步同時走,獲取了一定的成果。機械化和信息化并舉的發展道路已經使我們初步形成了一種體系作戰能力。

      解讀閱兵裝備背后的"潛臺詞"

      具體來說,我們可以就體系作戰能力,一層一層地進行論述。要想形成體系作戰能力,首先必須具備體系作戰的關鍵性節點。關鍵性節點是什么?比如我們這次國慶閱兵當中首次亮相的兩型預警機,它就屬于體系作戰的關鍵性節點。在這次閱兵中,我們的解說詞惜墨如金,但是當預警機出現在我們的頭頂的時候,解說詞專門講到了預警機的誕生標志著人民空軍的信息化作戰能力和體系作戰能力不斷地加強,專門講到了體系作戰能力的問題。

      同樣,體系作戰的關鍵性節點還包括了其他的許多東西。這次閱兵當中,首次出現在閱兵行列當中的機動雷達方隊、通信裝備方隊、無人機方隊,這些東西應該說都是屬于體系作戰當中的關鍵性節點。

      另外有一些關鍵性節點可能沒有出現在閱兵式上,但是我們從閱兵式當中展現出來的其他的裝備,也可以看到它們的身后,有一個先進的、強大的作戰體系提供支撐。

      比如說國產新型的反艦導彈,特別是岸艦導彈,從它的外形和個頭上,大家都做出一致的判斷:它的射程大幅度提高了。第二炮兵在核常兼備道路上發展到今天,已經具備中遠射程的常規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這些武器射程很遠,在實際作戰當中,它需要得到信息上的資源。

      發展武器裝備有這樣一個通行的規則,就是武器射程要和信息獲取能力相匹配。那么在閱兵當中,我們看到了這些遠射程的遠戰裝備,就意味著我們的戰場信息獲取能力已經能夠和這些武器射程相匹配。這實際上也是在告訴我們,解放軍體系作戰的關鍵性節點的研制發展正在取得巨大的進步。

      作戰體系網絡初具規模

      體系作戰不光要有關鍵性的節點,還要有一個形成這種體系作戰的網絡。這是基于數字化戰爭當中的戰場網絡形成的。這種網絡的關鍵性的技術,比如數據鏈,要借助于通信裝備。閱兵中出現了專門的通信裝備方隊。在其他的一些裝備當中,我們也可以感受到這種能力。

      此外,在后勤裝備方隊中包含遠程醫療車,借助于網絡,這種醫療車可以在千里之外進行遠程診療甚至遠程手術。這些都標志著我們體系作戰當中的一個重要的環節,也就是網絡已經初具規模。

      99式坦克的變化在哪里?

      有了關鍵性節點,有了網絡的形成,下一個問題就是,這些單個作戰平臺必須具備接入到作戰網絡當中的能力。

      從單件裝備的外形上可能很難看得出來這一點。在這次閱兵當中,有很多的裝備看上去似曾相識。比如99式坦克,10年前的50周年國慶閱兵當中也曾經出現過,今年又出現了,它的變化在哪里呢?很多人從外形上來看的,感覺它的外掛裝甲變了,實際上,外觀變化僅僅是它的變化當中很小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內部的變化。在閱兵式解說詞中,講到三代99式坦克的時候,也專門提到了這型坦克具有較高的信息化能力。這就告訴了我們,這些單個平臺的發展和改進已經越來越多地嵌入了數字化、信息化模塊,使它們具備了納入體系作戰的能力。不僅僅是99式坦克,可能很多的裝甲車輛,比如兩棲車輛、空降戰車、155毫米履帶式自行火炮、遠程火箭炮,都已經具備了納入這種體系作戰的能力。至于?哲姷淖鲬鹌脚_具備這種能力更應該是"不是問題"的問題了。

      未來戰役將由多軍種聯合完成

      我可以以我個人的觀點做一個結論。這次閱兵當中,展示國產裝備的最大亮點是人民解放軍體系作戰能力的基本成型。

      這種體系作戰能力的成型,會帶來一系列的影響和變化。比如體系作戰模式下,聯合作戰的必要性越來越強了。在我軍歷史上,聯合作戰的經驗應該很少,真正能稱得上是聯合戰役的,僅有50年代解決一江山島的一江山島戰役,F在,聯合戰役、或者聯合作戰已經成為國際軍事領域最風行、最流行的一個字眼。為什么會這樣呢?一個是因為有這樣的需要,一個是因為有這樣的可能。國慶閱兵表現出來的人民解放軍體系作戰能力的成型,既為聯合作戰提出了要求,也為聯合作戰提供了可能。

      從前講到奪取制空權作戰,奪取制空權肯定是空軍的事情。奪取制海權肯定是海軍的事情,但是現在,在這次國慶閱兵當中,我們看到了許多展示的裝備已經具備了不對稱的作戰能力。比如二炮裝備強調了八個字--精干、頂用、核常兼備。展示的裝備當中,除了一型遠程核導彈之外,其他的,包含了近程的地地導彈、中遠程的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這些常規導彈,實際上就為第二炮兵提供了這種打擊遠程目標的能力。

      由此可以推想,奪取制空權作戰中,這些兵力也可以發揮巨大的作用。同樣,奪取制海權作戰當中,中遠程的常規彈道導彈也可以攻擊大型水面目標。一旦形成了這種不對稱的作戰能力,以往的作戰模式和戰爭觀念就會發生一種顛覆性的變化。那么,作戰指揮體系和戰役理論也會發生一個變化。這個變化,就是聯合戰役或者說聯合作戰理論的成型。

      或許,在我們未來的反侵略戰爭當中,我們看到的奪取制空權的戰役活動將是由陸軍、海軍、空軍和第二炮兵聯合實施的。奪取制海權的戰役行動,同樣是由多軍種聯合完成的。

      我想,實現了這樣的一種作戰方式,意味著人民解放軍機械化和信息化并舉的發展模式真正獲得了階段性的成果。(據新華網)

     

    設為主頁】【打印】【返回頂部
     
     
     
        
     

     

    特黄特色大片免费播放